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9月19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9月19·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曹順利之死

作者
曹順利之死
 

曹順利死了。死在她被抓捕關押在北京朝陽看守所五個月之後,死在她病入膏肓警方才將她“保外就醫”十餘天之後。歐美和聯合國都感到驚愕。

在她去年9月14日被當局從首都機場秘密攔截押往看守所被失蹤的那段時間,社交網絡透出越來越多不詳的預兆。然而誰也不會想到曹順利竟至於一去不復返。當局最後的結論是“因病不治”,曹順利的朋友,家人,維權人士不相信這種說法。曹順利的律師王宇從其家人得到的消息更令人驚駭:曹順利遺體上遍布青紫色的傷痕。這位律師要求對曹順利死亡真相展開獨立調查。曹順利為何而死?死得如此慘烈?

曹順利為何被抓?

曹順利女士本也默默無聞, 2013年夏天,她帶領一群女性在中國外交部門口靜坐一個多月的事情廣為外界所知。那時候她向本台簡述過自己的經歷。她因揭露當時中國國家人事部存在的腐敗現象而遭到辭退。隨後,走上與其說為個人伸冤不如說為爭取公正而奮鬥的道路。後來發生的事證明這條路十分艱險。這位北大法律系畢業的碩士竟然兩次遭到極具侮辱性的勞教。她並沒有因此倒下,反而有機會結實更多遭遇不公和不幸的人。她從此決定把自己懂法律和懂外語的專長發揮出來,給無助的上訪者提供幫助。並由此有了一個堅定的信念:要改善個人的境況,根本上是要整個國家的人權狀況得到改善。

聯合國每四年審查一次成員國提交的人權報告,曹順利意識到這是一個絕好機會。根據聯合國的原則,成員國撰寫人權報告時,必須邀請當事各方,包括人權遭到蔑視的受害者。2008年她行動的時候已經晚了,中國政府人權報告已經遞交出去。2013年,這是一個新的機會。於是,曹順利帶領一批被侮辱與被損害的人,絕大多數是女性,向負責執筆撰寫上述報告的中國外交部提出參與撰寫的要求。曹順利去年七月初接受我們採訪時解釋這樣做的原因:

“我們主要就是要求外交部寫人權報告的時候,依照聯合國51號協議,吸收我們參加。因為我們是國家人權報告的利益攸關方。 按照聯合國決議,在編寫國家人權報告的時候,要廣泛徵求利益攸關方的意見,跟他們進行廣泛的溝通和磋商。從零八年外交部做第一次人權報告的時候我們的要求 就提出來了。是在08年12月10號國際人權日提的。他們給了我們一個答覆,說報告已經寫完了,已經在11月3號交給聯合國了。所以這一次從去年10月18 號我們就提交了申請。申請有兩部分的內容:第一部分就是根據聯合國人權決議的精神,要求參加人權報告的編寫,要求他們定期收一些上訪人員的人權狀況調查 表。請他們在編寫國家的人權報告時參考一下我們的人權狀況。我們同時提出希望跟參加國家人權報告編寫的代表定期見面,以便告訴他們訪民的處境和訴求。第二 部分內容就是按照國內的法律『信息公開條例』提的要求,讓外交部公開上一次起草國家人權報告的工作組的人員名單和他們起草這個報告的過程。因為我們覺得他 們上一次在聯合國做的人權報告與實際情況不相符合,過分地粉飾和美化了中國的人權┄┄。”

外交部去年接待過曹順利,但她們一直沒有得到答覆。曹順利和她的朋友們一起,開始在外交部門口等待,整整等了一兩個月。外交部24小時上班,她們晝夜輪替。外交部以殺蟲的名義把她們遮涼的一顆大樹砍了,這些執着的婦女還是不肯放棄。中國國家人權報告最後按時送到了日內瓦,門口守候的她們終於沒有得到任何陳述意見的機會。去年9月14日,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審查中國政府提交的國家人權報告前夕,曹順利受邀前往日內瓦參加非政府組織的活動,就在她準備登機的時候被秘密抓捕了。一個多月後官方才承認曹順利被“依法拘捕”。這個幫助別人維權、忘我的女性五個月後的2月19日被看守所強行“保外就醫”的時候已經病入膏肓,3月14日,曹順利在昏迷數周后死去。大赦國際得知這個消息後表示:“中國當局手上沾着鮮血”。

北京當局為什麼要抓曹順利,曹順利究竟在哪一點上觸犯了法律?曹順利的律師劉偉國認為:曹順利在外交部門口要求參與國家人權報告撰寫,這個行為完全合法,而且,根據他對國際法的了解,一個政府向聯合國提供人權報告的時候,政府有義務,向社會團體,民間組織徵詢相關的建議和意見。況且,從中國外交部當時多次接待曹順利來判斷,曹順利的行為是合法的,符合聯合國對撰寫相關報告的要求。否則,曹順利當時在外交部門口要求這個合法權益的時候,警方為什麼沒有出面制止,為什麼沒有說她這樣做是違法行為,構成了犯罪?假設曹順利違法的話,警察當時就應該處罰她。不管處罰正確與否。曹順利當時並沒有躲起來,她就在外交部門口,堂堂正正地提要求,為什麼當時不抓她?奇怪的是,這個事情平息以後,事隔好幾個月,曹順利要去日內瓦的時候,警方在機場抓走了她。從律師的角度看,這是對曹順利的打擊報復。

家居武漢,被稱作“坐牢皇帝”的維權人士秦永敏,從曹順利在首都機場消失的那一刻起,就向海內外不斷發出“尋找曹順利”的信息。他本來希望與曹順利一起主辦『中國人權觀察』的願望永遠破滅了。

秦永敏也認為曹順利根本沒有違法,“如果認定她是違法的,在外交部門口守候一兩個月的時間都沒有抓捕,為什麼事情過後,上飛機的時候卻抓捕她?在她“違法”的時候你不去抓捕她,過了那麼長時間你去抓捕她。這肯定是選擇性執法,而且根本沒有道理,純粹是出於政治迫害”。

秦永敏還說到一件事,就是曹順利9月12號上飛機的時候被攔了下來,“人家給她說改簽14號,這一段時間,當局顯然在考慮怎麼對付她。結果14號去機場就失蹤了”。抓曹順利似乎預謀已久。

曹順利死亡的真相

曹順利的兩位律師:劉偉國和王宇,他們在曹順利被關押的時候就曹順利拘留期間健康狀記錄向當局發出八份『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 』,要求當局就曹順利在拘留期間的健康體檢、病情記錄、醫生檢查及用藥、收押登記、費用支付、強製取保、護理人員、阻撓會見等八項內容提供公開信息,但一直沒有得到答覆。

3月19日,劉律師在電話中對記者肯定地表示,曹順利是非正常死亡。曹順利被抓捕後,反覆向警方,向看守所告知自己身體不好,要求給予治療。劉偉國和王宇律師代理這個案件後,在會見曹順利的過程中,也向看守所提出了相關要求。但是,事後王宇律師再去會見的時候,曹順利說仍然沒有給予她治療。所以,至少在救治不及時上,官方無法逃避責任。

秦永敏認為,曹順利雖然患有幾種慢性病,但正常情況下不至於死亡,他認為曹順利是被當局拖延致死。“律師要她保外就醫置之不理。在她生命垂危的時候,估計活不下去了,才要她的家人保外就醫,而她的家人拒絕了這種要求,結果看守所強行自己辦了保外就醫。這是中國近來發生的一系列玩弄法律的事件中最典型的一個”。

至於當局稱曹順利被關押的時候拒絕服藥,秦永敏認為這種情況不無可能。“因為曹順利女士她沒有罪。你這樣迫害她,她拒絕服藥┄┄。無論從那種角度說,曹順利的抓捕是完全不應該的,抓進去以後,她有病,不管是什麼原因,沒有得到治療。當局必須對此負責。曹順利的慘死,完全是中共當局一手造成的”。

我們同曹順利一起在外交部靜坐的李立榮女士進行了電話交談,這時候同外界談曹順利十分危險,但她還是為自己的老朋友說了幾句話,說著說著抽泣起來:“現在我不敢說了,什麼都不能說了,20號是曹順利的頭七,本來想紀念,也不能做。只能默默地為她祈禱吧。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是最好的一個人。”。她說曹順利“挺個性的,挺執着的,人特別好,而且也特別幫助人”。“我們法律懂得少,她給我們提供法律幫助”。“一提起她來,我們心裡就特別難過。我們在一起呆了這麼長時間,突然人一下子就這樣走了。心裡頭真的接受不了”。

李立榮女士難以接受曹順利突然會病死的說法:“她兩次被勞教,長達兩年,身體都被毀了”。但是,“她被抓到看守所的時候,沒有得到及時的治療,她得的病,不是一下子就要她的命的病”。

“她是我們的一位英雄”

曹順利的日內瓦之路成了地獄之路。3月19日,位於日內瓦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要提出一個對中國國家人權報告的結論,曹順利,就是為要求參與這樣一份報告而死的。對此,劉律師感慨良多。對於中國的人權現狀,他感覺“非常糟糕。去年以來,律師們可以說疲於奔命。因為很多公民,很多維權人士遭到不同程度地各種各樣的惡名的抓捕。他們都沒有犯罪,只是在行使一個國家公民的正當權利。他們是這個國家的主人,他們要求那些國家的公僕去履行自己的職責。比如要求財產公開,比如曹順利女士要求參加聯合國人權報告的撰寫。這都是一個國家的主人行使自己的正當權利的要求。反而受到打擊報復,甚至像曹順利女士這樣的慘死於獄中”。

劉律師熟悉曹順利的為人,他說:“她是一個非常剛硬的人,非常熱衷於公益事件。她對很多人提供了不同程度的幫助。她到外交部要求參與撰寫報告的這個行為不是為了追求自己個人的利益或者維護個人的權益。她是通過這種行為,促進整個的國家的人權狀況的改善。我認為她是我們的一位英雄”。

曹順利的姐妹們感激曹順利,曹順利讓她們看到了更廣闊的人生意義。李立榮女士對自己的作為不後悔:“走上這條路,就堅持自己的真理唄。一個人有一個人的追求吧,有追求,活着也挺充實的。如果吃飽了睡,睡了吃,覺得那樣活着沒有意義。幫助別人自己也快樂,不圖回報,活得有意義就行了”。

秦永敏對記者說:曹順利在飽受折磨後不幸離世,他聽到消息後非常憤怒,幡然淚下。“憤怒之際馬上給習近平寫了封公開信。通過習近平,對中共當局表示極大的憤慨和強烈的譴責”。他回憶說,曹順利以前在國家機關工作的時候,舉報了上級的一些貪污受賄行為,然後受到打擊,被解除公職。從那以後,她就在上訪,上訪了很多年。越來越認識到,不僅她本人,而且中國的訪民遭受了很多非人的待遇。所以決定把自己的法律知識都用來維權活動。

曹順利為爭取改善人權而死,秦永敏表示,為爭取改善人權奮鬥的事業將進行下去。他表示自己主辦的『中國人權觀察』致力於全中國的人權保障,希望建立一個完整的人權保障機制。“習近平也好,中共其他的高官也好。如果他們不在今天建立一個完整的人權保障機制,你不保障別人的人權,就是不保障自己的人權”。

律師,維權人士,還有和曹順利一起在外交部門口靜坐的姐妹們,都對記者說他們欣賞曹順利的人格,佩服她的堅韌不拔。說這些話的時候可以感覺到他們強忍着悲痛。
 


同一主題

  • 公民廣場

    中國的西西弗:一群晝夜在外交部門口守候的女性

    想了解更多

  • 中國

    北京否認維權人士曹順利女士虐待致死

    想了解更多

  • 中國/曹順利

    鳳凰網刊文為北京辯護 否認對曹順利之死有責

    想了解更多

  • 美國/中國

    美國對維權人士曹順利之死表示關注和震驚

    想了解更多

  • 余英時談六四:失去政權等於毀滅了中共的宇宙

    余英時談六四:失去政權等於毀滅了中共的宇宙

    八九六四慘案發生後,為幫助一批流亡海外的知識分子和學生安身、繼續學習和思考,普林斯頓中國學社在歷史學家余英時教授關懷下誕生。二十五年過去,流亡者的情況發生了變化,中國的面貌也發生了變化,余英時對中國時局的關懷始終如一。在官方正在不遺餘力抹掉六四記憶的時刻,如何認知這一歷史事件?余英時認為,了解中國共產黨的基本性質是揭開六四屠殺真相的一把鑰匙。“對於這個黨而言,政權就是他的宇宙”。即便在習近平時代,這一點也絲毫沒有改變,用暴力來鎮壓一切,用錢來收買一切。希望這個政權平反六四是一種不可能實現的期待。然而,余先生認為,中國人的民族性和民族傳統沒有發生大的改變,這預示着這個國家的未來並不黑暗。

  • 萬潤南談六四:舉起右手支持反貪 舉起左手抗議強權!

    萬潤南談六四:舉起右手支持反貪 舉起左手抗議強權!

    不少中國人依舊懷念八十年代,他們說那是一個中國罕有的有點光明的年代。然而, 八九六四終結了這一短暫的光明年代。爭取民主,要求懲治貪腐的青年學生、知識分子、改革者乃至黨內開明人士遭到毀滅性打擊。萬潤南,當年因創辦四通公司名震四方的民營企業家被官方封為這場民主運動的幕後黑手。從此流亡海外,參與創建民主中國陣線,成為領導人之一。在他流亡快要25周年的時候,北京當局又對一批自由知識分子大打出手,敲響了六四25周年這個痛苦的紀念日即將到來的警鐘。作為海外民運領袖,如何看待六四事件對當下中國的意義?習政權統治下的中國前途何在?萬潤南在回顧了八九六四的意義和教訓後提醒大家注意這樣一個詭異的現實:習李正在做的反貪腐行動,恰是八九民運期間,社會各階層的主要訴求。正值此民心可用之時,當局無視法治,極不理智地打壓一些持理性、溫和立場的知識分子。面對這樣的局面,我以為應該“舉起你的右手,支持習近平反貪腐反官倒;舉起你的左手抗議強權,反對他對知識分子的打壓”。

  • 民間人士:我們為什麼要祭奠林昭

    民間人士:我們為什麼要祭奠林昭

    祭奠林昭猶如一場殘酷的遊戲。林昭忌日,民間許多人要去蘇州祭奠,各人所在地警方提前約談,威脅,攔阻。漏網之魚,終於到了蘇州,登上靈岩山,遭警方包圍,暴打,關押,然後驅逐。今年如此,年年如此。然而,民間人士,前赴後繼,源源不絕。

  • 崔保仲─一位地下教會神父還俗的心路歷程

    崔保仲─一位地下教會神父還俗的心路歷程

    崔保仲,教名約瑟夫。22歲祝聖為中國地下教會神父。2000年代初期來到被稱之為“天主教長女”的法國進修神學。幾年後,對自己在祭壇佈道的內容深感空洞,遂與巴黎大主教談心,得到明示,心情漸趨寧靜,於是到比利時“閉關”。最後脫離教會神職工作,兩年後得到教皇批准,“塵埃落地,離開神壇”。約瑟夫神父中國佈道的過程從一角顯露了鮮為人知的“受難教會”數千萬中國地下教徒的生活。而最終還俗的崔保仲心路歷程也不平凡。其中,同是天主教徒的法蘭西學院院士程抱一對他可謂影響重大。在面對是否背叛上帝的嚴厲詰問時,他說:“如果我繼續在教會渾渾噩噩下去,那才是真正的背叛!”

  • 猶抱琵琶半遮面 京城人人說永康

    猶抱琵琶半遮面 京城人人說永康

    最近中國流傳着這樣一個詰問:周濱的父親是誰?至於周濱本人,據說他是一位“神秘富商”,利用父親的權勢,建構了一個龐大的“政商帝國”。後來他被抓了,他的帝國衛星圈的一大批官員,從部長到黑社會漢子也被抓了。中國媒體近來常說“周濱的父親”,周濱有名,父親隱名。周濱是官二代,官二代是官員的後代,一般情況,介紹起來,先說其父,再說其子,父輩榮耀,兒輩沾光。對這位周濱,媒體是反過來說的,周濱如何如何,連帶出來周濱的父親如何如何。網上故此稱周濱為“最牛官二代”。今天,周家的人很多都被抓了,周濱的父親還在被模糊着,儘管人人心中有桿秤。為什麼這樣奇怪呢?兩會期間,中國一位官員回答說:“你懂的”! …

  • 腐敗深重豈能拿一個東莞說事

    腐敗深重豈能拿一個東莞說事

    東莞掃黃引起民間一片噓聲,微博上“東莞挺住,東莞加油,今夜我們都是東莞人!”聲聲呼應,令人驚駭。中國的有識之士不得不思考這一詭異的現象:所謂黃色,似向來為正人君子痛心疾首。當局掃黃從來不遺餘力。中共一進城,橫掃所謂舊社會餘毒,“賣淫嫖娼”首當其衝,關閉妓院,改造從業人員。進入表面的清教徒時代。八十年代伊始,改革開放,中國的顏色開始發黃,掃黃,打擊流氓團夥,清查黃色錄像帶,此起彼伏,從未間斷。掃黃成為極其正當的凈化社會空氣的理由,然而,當局這次大舉動作,卻引起網絡輿冷嘲熱諷;“我們都是東莞人”就是最典型的對被打擊者的認同。有人自嘲式地引用毛澤東的一句話解釋這一現象:“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