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00點至7:00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8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民間人士:我們為什麼要祭奠林昭

作者
民間人士:我們為什麼要祭奠林昭
 

祭奠林昭猶如一場殘酷的遊戲。林昭忌日,民間許多人要去蘇州祭奠,各人所在地警方提前約談,威脅,攔阻。漏網之魚,終於到了蘇州,登上靈岩山,遭警方包圍,暴打,關押,然後驅逐。今年如此,年年如此。然而,民間人士,前赴後繼,源源不絕。

林昭,南國女子,北大學子,57年反右時認定政權為獨裁政權,從此成為反抗極權暴政的鬥士。1968年4月29日被以反革命罪秘密槍殺,時年不足36歲。1981年被平反。2004年4月22日,林昭被安葬在蘇州靈岩山,可嘆只是衣冠冢,遺體至今不知所在。林昭的檔案,包括獄中所寫大量血書,八零年代一度開放,不久又被封存。然而,民間沒有忘記林昭。林昭殉難幾十年後,許多人把她作為說真話,敢反抗,有良知,求自由的象徵。有人更認為她是一位聖女。

四月二十九,林昭殉難日,人們從中國各地來到蘇州祭奠。每年四二九,當局如臨大敵,今年也不例外。當日,上百位人士在快要接近林昭墓地時,被警方包圍起來,臨時關押到不同的派出所。明知祭奠林昭不易,為何這麼多人每年都要從遠方趕來祭奠?四位投身中國公民運動的民間人士,朱承志李小玲賈榀公民小彪,其中前三位4月29日親臨蘇州祭奠林昭一度遭警方扣押,分別談了他們的感受。

湖南株洲人士公民小彪今年剛參與幾次大的公民維權活動,包括曲阜事件和建三江事件,今年林昭忌日他沒有去蘇州,但是他的不少朋友去了。在公民小彪看來:

林昭其實已經變成了一種符號,代表了一種精神,一種理想。她對自由民主的執着與嚮往,並且奮不顧身的勇於抗爭的這種精神,在我們當下的社會非常缺乏,特別是在這種一黨獨裁的統治之下,思想不自由,言論不自由,各個方面都受到鉗制,受到管控。人們不滿,困惑,隨着互聯網的普及,多數人通過自媒體的交流了解到林昭的事跡,倍受鼓舞,深感激勵。覺得就要以自己,以個人的行動去祭奠她,感謝她,一是為了緬懷,也是為了向她學習。學習她的勇敢的抗爭精神。

朱承志,曾經為揭開維權人士李旺陽死亡真相四處奔走而多次遭到拘捕,專程從湖南趕到蘇州祭奠林昭,但是快走到林昭的墓碑時,警方不由分說地把他和同行的朋友一道抓走。我們找到他時剛剛放出來,他感慨道:

林昭在最艱苦的環境里能夠堅守一個陣地,能夠說出真話,這一點值得我們每一個人敬重。她為了自由,付出了生命,我們祭奠她,懷念她,這是必須要做的一件事。

朱先生,六十多歲,電話里聽他的聲音很響亮。他和朋友們經年累月的維權行動是不是得到很多人響應了呢?對此,朱承志淡然視之:

這個也不能這麼去說。反正,作為我個人來說,我秉承我的良知,我去做我想做的事。

林昭逝世好多年了,當年把她判死刑的官方後來為她“平反昭雪”,現在為什麼又怕人們祭奠呢?許多人感到納悶,今天祭奠林昭,為什麼還這樣難,官方如臨大敵,抓走所有要上山的人,這是為什麼呢?公民小彪這次並未決定去蘇州,但是在林昭忌日前幾天,株洲警方就找他約談,警告他不要去蘇州祭奠,不要給他們添麻煩。到正日子了,他的戶籍所在地的國寶又跑到株洲來談話,然後做筆錄,整整一下午。公民小彪認為:

這就是這種極權制度下的景象,他們有一種心虛和膽怯。當局雖然後來為林昭女士平反,但現在還是害怕林昭的這種精神與這種理念傳存下去,那樣的話,會對當局的統治造成嚴重威脅。

賈榀是廣東街頭運動的參與者,去年他在東莞參加舉牌抗議活動遭到關押,失去工作後成了“專業”維權人士。維權不容易,常年東奔西跑,僅靠工作多年攢下來的一點積蓄。但他覺得義不容辭。對官方阻礙人們紀念林昭,他的解釋是:

一是來參加紀念林昭的全國各地的朋友其實都是比較出名的異議人士;然後這麼多的人聚集,當局害怕會搞出什麼樣的活動,會可能造成什麼樣的影響。但是,阻擋的效果適得其反:從兩方面來說,一方面當局在逼迫民眾覺悟。因為像強拆,各種的不公平的事件都在啟發著很多的人。另一個方面,就是現在網絡高度發達,很多朋友就是通過網絡,主要是以網絡為主這樣一些途徑,受到很多啟蒙。所以越來越多的人都在反思社會上的問題,反思中國的制度。

儘管阻礙重重,好多人都上了“黑名單”,但得助於互聯網,民間人士一呼百應。林昭每年的紀念活動,網上一呼,天南海北的人都去了。公民小彪認為:

隨着互聯網的進一步普及,社會的進步,公民意識會越來越蘇醒。人們的政治權利意識也會得到提高。抗爭的行動也就會越來越普及。

林昭覺醒於1950年代中共反右時期,那時的中國,毛澤東一手遮天,林昭最早使用“極權”的概念來批判共產黨的統治制度。在那個時代,能出現林昭這樣敢於挑戰極權的人物,無疑是一個異數。可是在今天,二十一世紀的中國,林昭的精神依然是中國所急需嗎?朱先生認為:

目前來說,貪腐盛行,說假話說到一個泛濫的局面。像林昭女士,她敢於說真話,敢於堅持真理的人,現在的的確確太少太少。所以我們要紀念林昭,希望有更多的人能說真話。來堅持做一個人的基本理念。

林昭的行為,林昭的反思對於今天中國社會的參照的意義,在賈榀看來,這是毫無疑問的,林昭已經成為精神自由的象徵:

林昭所處的時代和現在其實有很多共同之處。比如專制、獨裁,權力不受監管,包括對輿論和言論的管制。就是說專制社會的特性仍然沒有變化,只不過現在走出來反抗的人沒有以前那麼嚴重的後果了。

林昭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人物,她出身非常好,剛開始她狂熱地崇拜毛澤東,對共產黨宣傳的那一套非常地相信。並且是一個狂熱的共產主義份子。但是後來,當她走入社會,接觸到很多不同的群體的時候,她發現,她所看到的,跟共產黨宣傳的差別太大了。開始反思。經過反思,就決定揭露一些事情,要說一些真話。結果遭到非常殘酷的對待,多次被關押,被發配邊疆勞改,直到最後,在獄中被折磨好幾年,然後槍斃。她的轉變是非常大,而且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即使共產黨後來都為她平反了,雖然共產黨為她平反所找的理由, 在我們看來是不合適的。但畢竟為她平反了。所以,她的事情,非常值得大家去悼念她,她的精神也非常值得學習。

李小玲女士專程從廣州趕來祭奠林昭。她以前做生意。用她的話說,五年前,遭遇司法不公,漸漸明白在中國這樣的事太多太多。只有一個民主法制的社會,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司法不公。但是要讓中國進入民主社會,大家都要盡一份自己的力量才行。她想明白以後,“最後走上了不歸路”。她參加街頭運動,參加抗爭,我們找到她時,正在蘇州一家醫院陪歐陽新華先生搶救,旁邊還有警察監視。說起當天祭奠活動,她感到“很納悶。很氣憤,很憤慨,也很不理解。”

我們去祭奠林昭,十點多的時候,我們從山下剛剛轉到去上山的路上,突然來了一百多到兩百個警察,把我們全部圍住了。十幾個警察抓一個。抓完我們以後,還使用暴力,打了我們。然後把我們全裝到警車上,分別拉到各個派出所。我是被拉到胥口派出所,10個人關一個房間。下午三點多的時候,又把我們送到長橋派出所,這期間沒有給我們吃飯。我們中間有一個叫歐元新華的74歲老人,就這樣生病了。後來把他送到吳中人民醫院,那裡無法做手術,最後又轉送到蘇州附屬第一醫院搶救,現在我就在這裡陪他。

李小玲為什麼要祭奠林昭,道理很簡單:“林昭作為一個中國的現代女性,我們很認可林昭她的舉動,也很認可林昭的思想,我們應該悼念她,懷念她,讓她生前受的苦難,以後的人再不要重受。”

在深知底層之苦的李小玲眼中,林昭,對於今天的中國還有着另外一層意義,另外一種啟示:

至少林昭所作的一切,對貧窮的公民是一種啟發。作為共產黨,你執政六十多年。在這六十多年當中,表面上百姓的生活似乎改善了一點。但是深想一下,今天中國的百姓,有什麼東西真正是屬於自己的?沒有。土地不是自己的,房屋不是自己的,連醫療、上學都要拚命地幹活賺錢。拚命賺錢都難以維持生計。所有的資源,都被當官的,腐敗的人佔有了。他們把國家的資源轉換到個人身上。把自己的親屬轉到國外去。不到二十年時間,中國什麼都沒有了,還剩下什麼?該開發的,不該開發的,全開發完了。該占的,不該占的,全占完了。農民的土地沒有了,工人的工作沒有了。底層人民,你說還有什麼?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是自己的。我們紀念林昭,就是希望用她的行動喚起更多的中國人。讓人們知道什麼叫民主。如果我們是在一個民主國家,不會存在這些問題。看得起病,住得起房。中國現在多少人看不起病,住不起房,多少不公?中國現在有那麼多的訪民,也是司法不公引起的。我覺得中國政府越來越腐敗,越來越不可思議。現在,對於我們很貧困的人來說,我們沒有什麼,就是祭奠一下,悼念一下,我們也不會有任何過激的行為。好了,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抓,就打,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形容今天的中國社會。

祭奠林昭的朋友們究竟想要什麼,他們如何看待中國的前途?賈榀說,他們的最終目標其實很簡單,實現中國的自由民主事業;短期的目標,通過這樣一些活動,更多的能夠喚醒一些網友,讓他們從網絡走到現實當中來,並且不斷地帶動更多朋友,然後大家一起來提高公民意識,一起來推動,一起為中國將來在政治上實現民主而奮鬥。他說:

我的願望就是希望中國能夠在法制的框架下,能夠在各方面越來越公平,越來越自由,越來越平等。

 

 

  • 麻雀行動再進入聯合國要求習近平廢強拆侵權

    麻雀行動再進入聯合國要求習近平廢強拆侵權

    在聯合國第69屆大會召開前夕,以反強拆維權為主旨的“麻雀行動”,於19日進入位於紐約的聯合國總部大樓,進行情願、抗議活動。麻雀行動組織成員原本以為中國主席習近平會到聯合國參加會議,因此事先預備了這項示威訴求中國政府廢除強制拆遷的侵權行為。中國訪民--- 麻雀行動的參與者馬永田女士向本台(法廣)敘述如何在“公民力量”維權組織及美國議員丹尼爾等人的協助下進入聯合國大樓進行訴求。麻雀行動創始人---紐約公民力量負責人---楊健利博士也向本台介紹麻雀行動的濫觴及維權行動。

  • 余英時談六四:失去政權等於毀滅了中共的宇宙

    余英時談六四:失去政權等於毀滅了中共的宇宙

    八九六四慘案發生後,為幫助一批流亡海外的知識分子和學生安身、繼續學習和思考,普林斯頓中國學社在歷史學家余英時教授關懷下誕生。二十五年過去,流亡者的情況發生了變化,中國的面貌也發生了變化,余英時對中國時局的關懷始終如一。在官方正在不遺餘力抹掉六四記憶的時刻,如何認知這一歷史事件?余英時認為,了解中國共產黨的基本性質是揭開六四屠殺真相的一把鑰匙。“對於這個黨而言,政權就是他的宇宙”。即便在習近平時代,這一點也絲毫沒有改變,用暴力來鎮壓一切,用錢來收買一切。希望這個政權平反六四是一種不可能實現的期待。然而,余先生認為,中國人的民族性和民族傳統沒有發生大的改變,這預示着這個國家的未來並不黑暗。

  • 萬潤南談六四:舉起右手支持反貪 舉起左手抗議強權!

    萬潤南談六四:舉起右手支持反貪 舉起左手抗議強權!

    不少中國人依舊懷念八十年代,他們說那是一個中國罕有的有點光明的年代。然而, 八九六四終結了這一短暫的光明年代。爭取民主,要求懲治貪腐的青年學生、知識分子、改革者乃至黨內開明人士遭到毀滅性打擊。萬潤南,當年因創辦四通公司名震四方的民營企業家被官方封為這場民主運動的幕後黑手。從此流亡海外,參與創建民主中國陣線,成為領導人之一。在他流亡快要25周年的時候,北京當局又對一批自由知識分子大打出手,敲響了六四25周年這個痛苦的紀念日即將到來的警鐘。作為海外民運領袖,如何看待六四事件對當下中國的意義?習政權統治下的中國前途何在?萬潤南在回顧了八九六四的意義和教訓後提醒大家注意這樣一個詭異的現實:習李正在做的反貪腐行動,恰是八九民運期間,社會各階層的主要訴求。正值此民心可用之時,當局無視法治,極不理智地打壓一些持理性、溫和立場的知識分子。面對這樣的局面,我以為應該“舉起你的右手,支持習近平反貪腐反官倒;舉起你的左手抗議強權,反對他對知識分子的打壓”。

  • 崔保仲─一位地下教會神父還俗的心路歷程

    崔保仲─一位地下教會神父還俗的心路歷程

    崔保仲,教名約瑟夫。22歲祝聖為中國地下教會神父。2000年代初期來到被稱之為“天主教長女”的法國進修神學。幾年後,對自己在祭壇佈道的內容深感空洞,遂與巴黎大主教談心,得到明示,心情漸趨寧靜,於是到比利時“閉關”。最後脫離教會神職工作,兩年後得到教皇批准,“塵埃落地,離開神壇”。約瑟夫神父中國佈道的過程從一角顯露了鮮為人知的“受難教會”數千萬中國地下教徒的生活。而最終還俗的崔保仲心路歷程也不平凡。其中,同是天主教徒的法蘭西學院院士程抱一對他可謂影響重大。在面對是否背叛上帝的嚴厲詰問時,他說:“如果我繼續在教會渾渾噩噩下去,那才是真正的背叛!”

  • 曹順利之死

    曹順利之死

    曹順利死了。死在她被抓捕關押在北京朝陽看守所五個月之後,死在她病入膏肓警方才將她“保外就醫”十餘天之後。歐美和聯合國都感到驚愕。

  • 猶抱琵琶半遮面 京城人人說永康

    猶抱琵琶半遮面 京城人人說永康

    最近中國流傳着這樣一個詰問:周濱的父親是誰?至於周濱本人,據說他是一位“神秘富商”,利用父親的權勢,建構了一個龐大的“政商帝國”。後來他被抓了,他的帝國衛星圈的一大批官員,從部長到黑社會漢子也被抓了。中國媒體近來常說“周濱的父親”,周濱有名,父親隱名。周濱是官二代,官二代是官員的後代,一般情況,介紹起來,先說其父,再說其子,父輩榮耀,兒輩沾光。對這位周濱,媒體是反過來說的,周濱如何如何,連帶出來周濱的父親如何如何。網上故此稱周濱為“最牛官二代”。今天,周家的人很多都被抓了,周濱的父親還在被模糊着,儘管人人心中有桿秤。為什麼這樣奇怪呢?兩會期間,中國一位官員回答說:“你懂的”!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