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7年11月22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2/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2/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7年11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導演王兵巴黎蓬皮杜中心電影及攝影展

作者
中國導演王兵巴黎蓬皮杜中心電影及攝影展
 
王兵影片《三姐妹》畫面。 網絡DR

法國巴黎蓬皮杜文化中心目前正在盛大舉行中國導演王兵電影的回顧展,同時也插花式舉行《王兵攝影展》。本次活動日期為4月14日至5月26日,放映王兵在雲南上墳途中偶遇而拍攝成的記錄片電影《三姐妹》,該片曾在威尼斯影展大放異彩,另外還有《鐵西區》、《和鳳鳴》、《父與子》,以及一部有關瘋人院故事等的影片。攝影區則展出他的巨作《無名者》、戈壁的《遺迹》、《父與子》。知名度未如同另一個新生代中國導演賈樟柯響亮的王兵,經過此次在蓬皮杜文化中心的展覽活動後,可說 “驚艷” 法國,解開了法國觀眾的眼帘,讓法國人走入到他的心靈世界。本台就此為大家採訪了展覽策劃工作人員、影評人及一些觀眾的反應。

 

首先為大家採訪的是蓬皮杜王兵攝影電影展的策劃中心主任助理阿美麗女士。
 
法廣:請您談一下當初怎麼會想到舉辦王兵電影回顧及攝影展?


阿美麗:這個計劃一開始起源於著名的西班牙巴塞隆納現代文化中心CCCB於2006年開始的一個電影人之間的通信活動CINEAISTEENCORRESPONDANCE。從2007年開始,邀請了五位西班牙導演參加這個通信活動,然後以影片方式介紹兩人之間的通信活動。其中第四位受邀請的是導演JAIME ROSALES,而JAIME ROSALES邀請對話的對象就是中國導演王兵。
 
王兵與JAIME ROSALES認識了10年。2004年,他們兩人都在預備自己的第一步影片,王兵預備的影片就是《鐵西區》,JAIME獲得電影基金會的獎學金。他們兩人在巴黎一起度過了一年;這也是王兵第一次離開中國,當時他36歲,JAIME比他年輕一點,兩人從此成了好朋友。
不過當時王兵既不會說法文,也不會英文,而JAIME雖然會法語,但不會說中文,因此令人很少用話語溝通。即便如此,其實,在一起的這一年,在他們的心靈上都留下來很溫暖、很深刻的回憶。2004年後,王兵再度與JAIME見面,而且見到了JAIME的太太,彼此間建立了真正的友誼。
 
所以,後來,巴黎蓬皮杜中心問JAIME,他要與哪一位導演對話,他立刻想到了他的朋友,王兵。他在這個藉着影片通話的活動中,想要發出的問題是(問王兵的是)“你今天在哪裡?”“在你四周有些什麼呢?”王兵當時正在開始拍攝三姐妹的紀錄片,一個16分鐘的短片。當年,2009年,王兵在雲南那個山上去探望那位作家的墳墓,在上山途中遇見了這三姐妹,當下,他就錄製了16分鐘的紀錄片,他就拿這個紀錄片來回答JAIME。
 
接着,我們蓬皮杜中心起初的想法就是,展示他們之間的影片通信,他們的工作,用回溯方式展現王兵及JAIME的整個作品。而我們特別在意這個展示,因知道王兵自己也就布置方面做了設計,他對展示自己作品的空間的設計表現高度的興趣。也就是在蓬皮杜地下一層的展覽場之外,也就是除了在放映他影片的電影廳,在外面的空間也同步展示他的做平,因此我們展示他的紀錄片視頻。
 
在我們與王兵談過之後,他看過展覽會場的空間後,他提出也想同時展示自己的“攝影作品”。這也是王兵的第一次攝影展。王兵過去雖然在學校學過攝影,但後來又去學電影,然後學習導演。他對於取景很在行,這不稀奇。但問題是,他從沒有展覽過一張相片。隨意當蓬皮杜中心邀請他展示廳所有的攝影作品,把他們掛放在自由出入的展覽場,而不是放在電影院里時,他就想把他們拍製成相片,並展示出來。
 
 
 法廣:四月16日開始展出,直至目前,你們是否收到的觀眾反應?


阿美麗:在我想這個攝影展覽的主題與原訂活動的“主題”不太吻合。事實上王兵設計的這個展覽場如同一個流動中的影像,在進行他們的同時,在戲院里正放映着一個長時間的影片。對他來說,如果沒有看旁邊設置的連續放映的紀錄片視頻,及電影院的長片,那就不要設立他的攝影展。因為王兵是為了蓬皮杜中心特別從這些影片里取材,特別做了那些相關人物及地點的視頻,以及放大衝洗他們的相片。說到人物,例如:無名者,他是已經存在於電影院所反映的王兵長片中的,在把他們製作成相片。還有如雲南“三姐妹”之外的小男孩的一系列生活的相片集視頻,他們也是在三姐妹紀錄片當中未經過剪輯的原毛片中,也是三姐妹的續集,為的是繼續關注這些小孩後來變成什麼樣子?一旦這些孩子跟着爸爸去城市後,結果是怎麼樣。王兵如此的連接及選擇主題,這些人物很動人且強烈地呈現在我們眼前。尤其加上戈壁的相片及勞改營地點,這些都很震撼人心。王兵提出的第一個條件是,如果不展示長片的視頻,他就不展出相片。
 
放映王兵長片的電影院的條件非常好,《三姐妹》影片也在蓬皮杜的展覽期間在外面商業院線同時放映,票房很好。我們看到來看展覽的法國觀眾發現了王兵,而且一再回來看王兵的電影,常常滿座。小廳Cinéma1有150個座位,大廳Cinéma2有315個座位。
我們蓬皮杜中心很高興能夠放映5部以上的王兵作品,每次都有一些討論及對話,並分享感受。影片讓觀眾印象深刻,觀眾反應熱情,因為王兵的電影震撼力強調,深深打入法國觀眾的內心。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首映後,大家都涌去外面的商業院線去看“三姐妹”電影,根據記錄顯示,已經有三萬名觀眾前去觀賞,這對於紀錄片來說是很好的票房紀錄。
至於王兵的作品,有許多攝影專業熱火是看過後,都紛紛表示很敬佩、欣賞王兵的作品。因此我們看到有攝影機、導演及畫廊主持人都來看這個展覽。大家都很受感動,而且王兵攝影展是供認免費參觀的,許多觀眾受到吸引,尤其是王兵的黑白相片作品。我們發現,這些觀眾看完後,臉上都帶着手感動機震驚的表情,而且很能看得懂這些相片,感受得到王兵作品的震撼性。
 
雖然有文化上的不同,雖然有些法國人並不知道中國的現代史背景,但王兵作品敘述的故事似乎有普世性,觀眾似乎非常受感動,尤其是被那個“無名者”的作品所感動。王兵的的巨幅人物特寫相片震撼性強,觀眾很受感動,我們經常聽到他們成長王兵的取景、切割鏡頭的能力,他們稱讚王兵是一個很有“眼力”的攝影師,我們能感受到法國觀眾的傾慕崇拜。
  
法廣:蓬皮杜中心經過此次展覽後,有沒有打算日後與王兵合作的計劃呢?


阿美麗:目前我們蓬皮杜中西還沒有計劃未來與王兵有什麼合作機會。對我們來說,這也很困難,因為我們才剛剛舉辦一個王兵的展覽。蓬皮杜這些不在於電影商業圈內,而未來王兵的電影應是在商業院線放映,蓬皮杜中心並沒有設立一個專門為新出爐的電影造勢行銷的電影院。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為了我們一定還會與王兵合作,因為此次展覽,王兵可說與法國觀眾有了真實的會晤。蓬皮杜中心會一直對王兵抱有好奇心,特別是王兵的電影。
 
在此,我要宣布一個好消息,王兵的“無名者”紀錄片剛剛被我們中心收購進入了蓬皮杜國家現代藝術博物館的收藏品中;這些收藏品包括了畢加索及馬提斯的作品。這意味着,以後,我們可以繼續安排展覽他的這個作品。而且,有很大的機會可以中心複製並在一些展覽中出現。
 
還有我們蓬皮杜中心可以以“首映”的方式,迎接王兵的下一部影片,這也是我們與王兵再度聯繫上的一種方式,同時,提供給我們的觀眾有機會看到王兵新作品的首映,及讓王兵本人有出現在觀眾面前的機會。
我們也預期,說不定在6個月、在一年或兩年之後,當王兵完成一部新作品是,他再度與我們聯絡,向我們展示,讓我們可以再一次與他聯絡上,我們的觀眾也就能繼續與王兵有接觸。
 
 
 
我們也採訪了法國藝術每天都電影專業記者布爾多先生( Emmanuel BURDEAU ) 
 
法廣:為什麼你對王兵的電影感興趣?


BURDEAU在電影中王兵是中國相當優秀的電影製片人,從事這行業已有十年了,特別是他獨樹風格的紀錄片形式影片,是需要極大的勇氣。可說是孤獨地一個人拍攝,這在電影工業中幾乎也是“孤獨者”,但他貢獻、建造了一些可說是為中國編寫傳記的電影,如“人物特寫的作品,他也是“獨一無二的”,是“唯一的”。而我們西方人,法國人看他電影中表現的中國,是其他人所沒有呈現的。
 
就王兵,我們可以有很多東西可以談,如:片長九小時的“鐵西區”,法國人從“鐵西區”影片開始認識了王兵的電影。此影片中,他想我們展示了,至今為止,從未有人展示過的東西,影片表現出2000年,當時這個巨大的鐵工廠陷入困境面臨官媒、遣散員工的大動蕩時期。當時,這個工廠一個接一個地倒閉關門,那麼被遣散之後呢?這些失業工人怎麼辦?這些工人離開了重工業工廠後怎麼辦呢,或許他們會找到一些比較性質普通的工作。我想,王兵在電影中表達、處理了這個問號,而且繼續在其他影片中一直表達這個問題,同時也換新地表達。他拍了一部精神病院主題的影片,呈現裡面一位在反右派行動中受到迫害的痛苦經歷。在另一部紀錄片裡面,他表現的是一個獨自生活在洞穴里的人。還有雲南三姐妹故事的影片。他總是這樣藉着影片,藉着這些都與“工作”有關的題材拍片,我想,這也是他的一種重新審視這些“工作”的種類,這是一個意義很強烈的主題
 
 
法廣:你怎麼看王兵電影的風格,某些人認為其風格很異類?


BURDEAU我不認為可以為王兵的電影下定義。他所拍電影的風格很前衛。首先是需要有一些方法,一秒鐘方式來拍電影,如:鐵西區,他去到一個地方,在那裡花了很長的時間,好讓這些人能在日常生活中接納他在他們當中,在他們當中生活,而且讓他的鏡頭一直跟蹤這些人,跟蹤特寫他們每天都活動,試着拿這些資料來排除一部屬於人物特寫的影片,而且是儘可能地包括每一個動作,儘可能地把這個以後不再有的地點場所的面貌完整地拍攝下來。
所以,王兵不是一個故意去製造震撼力,或製造一個形式的電影人,他首先考慮到是自己的風格。
他讓所有人感到有興趣的是,他念茲在茲地把影片完全奉獻給“某些主題”、給“某些人”(我認為),從另一種說法,可以使用你的詞句,這是“一種負有使命感”的電影。
 
 
法廣:你如何看王兵電影的那種無時間限制地拍攝紀錄一些很微不足道的日常生活的細節及反覆的動作,不會落入窺視狂的陷阱嗎?你如何看王兵作品的藝術價值?


BURDEAU我在前面說過,這是一個非常偉大的導演,他真是現今全球範圍來說,很重要的導演,因為,他為電影而貢獻全力,為了以電影藝術為其一生之職志而做了許多事,這特別是電影藝術中的一個信念,那就是儘可能地展示出、見證出這類的故事。如果沒有影片,這些人物,這些事物就會不存在了。王兵做的就是讓這些東西永遠保存下來。所以要展示出來這些如果沒有電影,我們就看不到的事物。
 
這就是一種對於電影來說的可能的定義,這就是他藉着鐵西區所做到的。
 
我想他的電影還有另一個重要的藝術價值,亦即“對於那些人,對於人的動作,以及對人類的生活動作感興趣。”。
在“工作”與“非工作”的界限邊緣,這也是王兵一直在追求探索的。對我來說,這就是一個很高的藝術價值。
以此態度來拍攝錄影下來,然後我們就可以看到不同的地方,它會像“工作,又像“非工作”。
我認為在王兵電影中,藉着這些“人物的動作”要發出的問題是人的工作活動,是他電影中的中心主題。
“無名者”他真正在做什麼,我們永遠不會知道。我們永遠不知道,因為正如這個男人“沒有名字”,他所做的事也就“沒名、沒姓、沒有對話”,這就是王兵選擇的一種方式。影片中沒有一句話,這就是一種藝術性的選擇,我們可以說,他是極端強烈的藝術性。因此可以讓我們在銀幕上看到,而且以一種非常特別的方式去部署畫面。
 
法廣:您認為王兵的這種記錄風格的長電影,能夠生存嗎?


BURDEAU三姐妹紀錄片已經有三萬人次票房,將來還會有三萬五及四萬票房,鐵西區,需要長坐九個小時去看的電影,但是仍然人潮洶湧座無虛席。王兵在法國的地位會改變的,他現在被許多人認可接納。

 

  • 劉曉波是誰,為何應被後人銘記?-與他生前的部分朋友談談劉曉波(二)

    劉曉波是誰,為何應被後人銘記?-與他生前的部分朋友談談劉曉波(二)

    根據中國官方消息, 61歲的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國大陸著名社會活動家、知識分子劉曉波先生,因病於7月13號在其接受“保外就醫”的瀋陽醫院逝世。劉曉波先生不幸離世的消息,也立即引來了來自於他生前好友和全世界各界人士,對這一事件的關注和哀悼。為此法廣也再一次請來了部分劉曉波先生生前的朋友、同事和一直關注中國人權進展的一些代表人物,來為您介紹一個他們所認知的劉曉波,以及他們對其不幸去世這一噩耗的回應。

  • 余傑:劉霞軟禁生活比劉曉波坐牢更痛苦

    余傑:劉霞軟禁生活比劉曉波坐牢更痛苦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終於不敵癌症病魔的吞噬,在7月13日離世。他沒能在自由的天空下走完人生最後的路程,這讓他的親朋好友以及世界各地相識與不相識的關注中國命運的人士唏噓不已。應該說,已經四次坐牢的劉曉波此前一直拒絕出國,但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他卻改變立場,表示“死也要死在國外”,他顯然想用他最後一點生命,為因為他而長期處於軟禁狀態的妻子劉霞爭來她應有的自由。劉曉波帶着未了心愿離世給他與妻子劉霞的故事更增添了幾分凄婉。逝者長已矣,但生者、他未能如願送往自由天地的妻子現在狀況如何,沒有人知曉。關心者在痛惜與憤怒之中,開始為劉霞的自由發出呼籲。劉曉波的生前好友、旅居美國的中國異議作家余傑目前正在台灣為出版劉曉波文集第三卷和第四卷忙碌,他接受了我們的電話採訪。

  • 劉曉波是誰,為何應被後人銘記?-與他生前的部分朋友談談劉曉波(一)

    劉曉波是誰,為何應被後人銘記?-與他生前的部分朋友談談劉曉波(一)

    根據中國官方消息, 61歲的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國大陸著名社會活動家、知識分子劉曉波先生,因病於7月13號在其接受“保外就醫”的瀋陽醫院逝世。劉曉波先生不幸離世的消息,也立即引來了來自於他生前好友和全世界各界人士,對這一事件的關注和哀悼。法廣也在第一時間請來了部分劉曉波先生生前的朋友、同事和一直關注中國人權進展的一些代表人物,來為您介紹一個他們所認知的劉曉波,以及他們對其不幸去世這一噩耗的回應。

  • 專訪黃聞光談《北京政變》

    專訪黃聞光談《北京政變》

    “酷吏” 、“太子黨” 、“禍水” 、“王與寇”這些詞會讓你想到什麼,是歷史劇?還是武俠小說?也許都可以。實際上這是明鏡新聞集團創始人何頻和美國的記者黃文光2012年共同撰寫的書《中國權貴的死亡遊戲》中章節的題目,這本書從2012年震驚中外,的王立軍事件着手,主線是通過大量的資料對薄熙來,谷開來事件及其導火索,英國人海伍德在重慶南山麗景飯店的死亡事件展開,副線則是中國高層權力的殘酷鬥爭。 中共十九大即將召開,這本書中提到的事件和人物至今還在對中國政治領域餘波未消。

  • 廖天琪:中國政府現在最好的決定就是對劉曉波和家人放行

    廖天琪:中國政府現在最好的決定就是對劉曉波和家人放行

    自今年6月26日傳出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國大陸文學評論家、人權活動家劉曉波先生在獄中因肝癌晚期被接受“保外就醫”以來,該消息立即引發了世界各界對這一事件的廣泛關注。全球眾多團體和個人表達出對他本人病情的關心,以及希望他和家人能自由選擇就醫地點的呼籲。我們今天也請到這些人中代表之一,現僑居德國的獨立中文筆會現任會長廖天琪女士,請她來幫助我們就這一事件從歐洲的角度進行詳細的介紹和分析。

  • 金鐘: 香港回歸20年 香港人心沒有回歸

    金鐘: 香港回歸20年 香港人心沒有回歸

    香港回歸20周年之際,曾經居住香港多年的資深媒體人、香港《開放》雜誌總編金鐘先生接受本台電話採訪,談他對香港回歸變遷及前景看法。

  • 法國立法選舉以及國民議會你想知道的一切

    法國立法選舉以及國民議會你想知道的一切

    法國國民議會選舉在今年6月11和18日舉行全民直選兩輪投票,選出577個任期5年的議員席位,每個議員在國民議會代表其選區民眾利益,參與法國法律草案的討論和投票表決。總統馬克龍的共和國前進黨必須成功拿到至少289席、即國民議會的多數席位,才能順利讓他有關法律的目標通關。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