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1210法廣中文第二次播音 北京時間12月10日19-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1/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1/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12月11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郭文貴故事:情報機構掌握權之爭

郭文貴故事:情報機構掌握權之爭
 
上海視窗

本周,《財經》、《財新周刊》和騰訊財經紛紛刊發了富豪郭文貴勾連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建等人,以監聽、監控為手段,並以情報部門的特殊背景作為掩護,獲取大量財富的神奇故事。

一直以來,對郭文貴發家史的調查早已有之,往往都被郭以安全部門官員上門約談,或者去函威脅等方式,以國家安全工作特殊需要等理由壓下。如此大規模曝光國家安全機關的醜聞,在中國可謂前所未有。

郭文貴案最有趣的部分,首先是暴露出來的中國情報部門的運作內幕醜聞———某種意義上說,郭文貴這一出身卑微的富豪,雖然手法激進行事神秘,本質上,仍然不過是情報官員推出來攫取財富的合夥人或者“白手套”。

郭文貴第一次引起全國性媒體和北京政商圈好奇,當是在奧運主場館附近的古怪建築“盤古大觀”的爭奪。

當時,北京市主管城建的副市長劉志華,以郭文貴公司未能全額繳納地價款,實力不足且違反規劃為由,收回了這一地塊的開發權————這符合當時的政策,但也有私心,此後的中紀委調查顯示,這一地塊流入了與劉志華一情人有關聯的公司名下。

據騰訊財經的調查,被激怒的郭文貴派人跟蹤劉志華,掌握了劉志華的日常行蹤,還獲得了劉的住址、車牌、情婦等具體信息。確定劉赴港的時間和酒店後,郭提前兩天派了1名酒店IT技術人員潛入酒店安裝設備,最後拍下了劉志華和情人的性愛錄像。

一個月後,這一錄像經由特殊渠道直接遞進中南海,當時安全部門的說法是,劉志華當時正主管奧運工程建設,境外“反動分子”拍攝視頻,想“炒作”奧運貪官問題。

據說,看到視頻的胡錦濤震怒,當天即責成中紀委火速查辦劉志華,接手此地塊的首創集團總經理、劉志華好友劉曉光,隨後也被相關部門帶走“協助調查”。兩個月後,“消失”了劉曉光正式復職,首創公告正式退出摩根中心,這一項目最終順利建成,並更名為“盤古大觀”。

對劉志華電話的監控得到了馬健負責的國安部的支持,但郭文貴並非首次使用這一手法。

2001年,時任河南省交通廳長石發亮被郭做局色誘,他在房間里安裝了攝像頭,事後,石發亮指令交通廳下屬的河南中原高速公司,以市價三倍的價格購買郭文貴開發的裕達國貿大廈西塔三層,“不許還價”。

不知為何,郭文貴一直極力結識情報界人士結識馬建據說是由於生意夥伴林強引薦。

林強也出身“保密戰線”,有說法稱,林強本是公安部國保局負責港澳情報的副局長,遠華案後因牽連而下海經商,不過,也有說法是,郭文貴還通過渠道,結識了河南鎮平籍的安全部某位前任部長。

除了馬健外,曾在北京市擔任公安局副局長,現任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也是郭文貴關係網絡(被稱為“盤古會”)中重要一員,巧合的是,張也在擁有秘密偵查權限的國保系統長期工作過。

根據“騰訊財經”的說法,上述二人均在盤古大觀擁有私密空間, 此外戴相龍的女婿,知名投資人車峰等多位神秘人物在這裡有物業。

出席郭文貴在盤古宴會的還有三位被郭文存稱為“郭文貴的好大姐”,這三位任職於政府部門的人士都是郭文貴在官場的重要朋友,其中一位,據稱則在中紀委等要害部門任職。有猜測是,郭文貴以男色上位,但並不能得到可靠渠道的證實。

馬建的直接下屬,國安部某處處長高輝曾遊說企業家加入這一關係網絡,高某許諾,加入後,除了免費提供盤古為住宿辦公條件外,最誘人的是,他能夠調動全國各地的政法系統為企業家提供“相應的服務”。

據財新的報道,郭文貴的合作夥伴曲龍和他鬧翻後,曲龍向安全部紀委、中紀委實名舉報郭文貴收購民族證券過程中侵吞巨額國有資產的問題。

曲龍在舉報材料中稱;“2009年至2011年,郭文貴夥同國家安全部等部門個別工作人員,以國家安全工作需要為名,多次開具安全部公函,要求民航總局、首都機場集團將首都機場股份公司持有的民族證券股權低價轉讓給政泉置業。”

在收購過程中,為避免正常收購競爭和溢價,郭文貴以同樣手段,藉助安全部副部長馬建的力量,以國家安全部的名義,由河北政法委協調河北銀監局,將石家莊商業銀行持有的民族證券股權以協議形式低價收歸證券置業。

郭文貴還夥同安全部等部門工作人員,向北京國資委、北京產權交易所出具安全部公函,馬建以安全部名義親自出面協調,要求北交所設置排他性條件,使得政泉公司成為唯一受讓人……“郭文貴與少數國家權力機關工作人員,內外勾結,致使優良的是數十億國有資產流失。”

曲龍在舉報材料中稱,他向安全部紀委等相關部門實名舉報之後,“郭文貴卻在第一時間致電我,明確告知其完全知曉我實名舉報之事,恐嚇我‘你敢告我,找死,倒數時日吧!’這一不合常規的情況,令我極端震驚。”

2011年3月31日,曲龍駕駛的車輛在北京東四環的頌江南大酒樓窯窪湖店院內遭多輛車圍堵,曲龍被砸開車窗後帶走。據說抓捕過程驚險,造成大堵車。

知情者稱,此事直接推動者正是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執行人員為安全部某處處長高輝、河北承德市公安局以及郭文貴手下等十來人相關人員,他們以“涉嫌非法持槍”將曲龍帶至承德市公安局。

2012年,河北省承德市法院以職務侵占罪判曲龍15年有期徒刑。

倚仗馬建等安全、公安部門實權官員的支持,包括暗中的技術手段監視竊聽和明面上的親自出面協調,郭文貴在“黑”了劉志華後保住盤古大觀,在“撈”了趙雲安後轉手拿走天津華泰和4億元現金,直至低價獲得民族證券控股權。郭文貴“與安全部門有合作關係”的特殊身份,增加了他本人的神秘性,也為其巧取豪奪的商業活動提供極大便利。

據說,目前馬建被查出有6套別墅,6名情婦和兩個私生子,其中兩名情婦亦為安全系統官員。在馬建落馬前後,安全部還有至少兩名局級幹部被帶走。據稱,有關部門調查發現,馬建親自掌握的一個處,居然擁有國內經濟犯罪大案要案的辦案及動用技術手段授權,在郭文貴、馬建的內外交攻下,安全力量被竊用為官商勾結巧取豪奪的利器。
2013年12月底,據知情人士透露,郭文貴當時結束中紀委的談話之後,直奔首都機場飛抵香港,至今滯留海外,目前郭文貴據說仍在歐洲藏匿。

郭文貴的真正奧援,顯然並不僅是馬建一人,庇佑郭文貴者,據說甚至包括前中紀委副書記一級的高官,但郭文貴一案的要害,並不在反腐,而在於情報權力的重組。

此番郭文貴案情全面暴露,看似郭文貴玩火自焚,將馬建這一郭文貴在情報部門的直接盟友拉下馬,但更與新掌權者意圖以此清洗並徹底掌控情報部門直接相關。

從周恩來執掌中共情報部門以來,雖然嚴禁用於黨內鬥爭,但以國家安全部為代表的情報部門擁有監聽、監視和安插特勤人員的特殊權力,是權力玩家必爭的鋒利匕首。情報官員雖然貌似權勢無邊,與真正擁有紅色基因的權貴家族相比,仍然只是擁有信息優勢的技術官僚。

一位長期調查高官貪瀆問題的調查記者認為,“目前這種株連九族式的反腐,與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腐敗是一個硬幣的兩面。在位之際,可以兄弟姊妹皆列土,倒台之後必然掘地三尺,家破人亡。當然也有例外,譬如少數有父輩血酬和紅色基因的權貴家族,蓋因他們與當權者乃是一個利益共同體。”

  • 華北煤改氣治理霧霾導致民眾取暖困難

    華北煤改氣治理霧霾導致民眾取暖困難

    為了治理主要因燒煤取暖和城市交通尾氣帶來的霧霾,中國華北地區正在之上而下推動取暖由煤炭,尤其是散煤燒炕轉為天然氣取暖。

  • 中國公安“大數據”系統引發擔憂

    中國公安“大數據”系統引發擔憂

    中國警方借鑒BAT(百度、阿里和騰訊)建立了自己的警務大數據系統,可能是全球類似系統中最強大的之一。國際人權機構人權觀察昨天(11月23日)對這一系統可能帶來的負面效應提出了質疑。

  • 人權觀察呼籲當局:停止中國醫療機構進行LGBT轉化治療

    人權觀察呼籲當局:停止中國醫療機構進行LGBT轉化治療

    11月15日,人權觀察發布報告,呼籲中國政府應當立即採取措施,禁止公立醫院和私人診所提供同性戀轉化治療。這些機構所提供的“治療”,旨在將個人性傾向由同性戀或雙性戀變為異性戀,本質上即是歧視與侵權。

  • 攜程親子園虐童案被曝光

    攜程親子園虐童案被曝光

    11月7日攜程親子園虐童案被曝光,社交媒體上引起軒然大波。許多受害者一起翻看過去幾個月的監控視頻。讓大家觸目驚心,此前曝光的幾段虐童視頻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 即將竣工的千億投資的港珠澳大橋受質疑

    即將竣工的千億投資的港珠澳大橋受質疑

    近日,緊張施工中的全球最大的跨海大橋項目在網絡媒體上引起了許多討論。

  • 從黨報版面看習近平的壓倒性地位

    從黨報版面看習近平的壓倒性地位

    十九大一中全會結束當天(10月26日)的人民日報版面,刊發了十九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資料,版面語言引發各界解讀。

  • 周小川警示“明斯基時刻”風險

    周小川警示“明斯基時刻”風險

    昨天(10月19日)上午,在中共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統代表團開放日上,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回答了關於金融風險的敏感問題。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