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0819 法廣中文第二次播音 北京時間8月19日19-20點
RFI/Sébastien Bonijol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0819 法廣中文第二次播音 北京時間8月19日19-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第一節中文廣播北京時間2017年8月20日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鋒銳律師案王全璋以尋釁滋事、煽動顛覆兩罪被刑事拘留

media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認為,當局新一波對維權人士打壓波及全國 222人遭壓制 中文網絡照片 DR

自7月5日前後被不明身份者帶走後,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王全璋律師的家人就只能從官方媒體上得知他的消息,卻一直沒有王全璋律師下落的官方說法。

月18日,多家官方媒體高規格刊發了由《人民日報》記者黃慶暢和新華社記者鄒偉聯合採寫的《北京鋒銳律所案追蹤》抹黑報道。

該文稱,“近日,公安部指揮多地公安機關摧毀一個以北京市鋒銳律師事務所為平台,少數律師、推手、“訪民”相互勾連、滋事擾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團夥,周世鋒、王宇等人被“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文中談及王全璋,但並未給出他的下落。

在此前同樣由兩人撰寫的通稿《揭開“維權”事件的黑幕》中則說,“維權圈”大體分為三個層級:組織核心層,包括鋒銳所主任周世鋒、行政助理劉四新、律師黃力群等人;策划行動層,包括律師王宇、王全璋和推手吳淦、翟岩民等人;跟風參與層,包括劉星、李某某等“訪民”。

根據王全璋律師的妻子在8月6日發表的網絡文章,“到今天為止你失聯近一個月了。7月上旬我們最後一次通話,電話里我們還商量好一個星期左右帶兒子回家,可第二天你的電話卻再也無法接通。”

一個月來,王全璋的家人委託的律師李仲偉多次前往天津,但均無王的消息,李仲偉透露,昨天(8月9日),他陪同王全璋妻子第三次前往天津河西區看守所,終於得到警方的說法。

警方答覆稱,王全璋涉嫌“尋釁滋事”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兩個罪名,於此前的8月4日被“刑事拘留”,通知書已經寄往他身份證上的地址,警方並未按刑事訴訟法規定,告知家屬和律師王全璋涉案的主要事實。

警方稱,目前王全璋案“案情不便透露,目前不允許會見”,如果書面要求會見,他們“會給書面不允許會見的決定書”。
此前,根據官方通稿《北京鋒銳律所案追蹤》稱,“鋒銳律所文有劉四新,武有‘屠夫’吳淦,還有王宇、王全璋等一批‘戰將’”,該文還提及王在2013年4月,在為法輪功信仰犯辯護時,被靖江法院司法拘留的往事。

此文描述稱,開庭前,辯護人王全璋、與王宇同為鋒銳律所律師的王全璋到靖江市檢察院“無理控告”承辦人及主審法官。庭審中,王全璋以“申請迴避、捏造事實”等方式干擾庭審進程;未經法庭許可,擅自用“雲錄音”狀態的手機錄音、拍照,企圖傳到網上“炒作”,最後,王全璋被“依法”治安拘留。

警方還指控,王宇、王全璋、吳淦等人頻頻接受境外媒體採訪,“散布攻擊黨和政府、抹黑司法制度”等的“負面言論”。
但根據王全璋妻子的回憶,在2013年4月,王全璋仍然是北京振邦律師事務所律師,“怎麼一下子變成王全璋在鋒銳所的違法事實了呢?”

王全璋的妻子認為,王全璋“作為辯護律師,法庭上只是說了一些一個辯護律師該說的話、做了該做的事,沒有任何違反法庭紀律的行為。”

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王全璋1976年出生,山東五蓮人,常代理敏感案件,如山東記者齊崇淮案、原深圳警督王登朝案的申訴、法輪功學員案件無罪辯護等。

2014年3月28日,王全璋赴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建三江農墾局七星拘留所為2014年建三江事件被迫害的律師維權,警察對他實施了抓住頭髮撞牆、用拳頭猛擊後腦等暴力。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