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3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3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4/03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4/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9年3月24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德國“自干五”:拒絕收買是做人最起碼的底線

作者
德國“自干五”:拒絕收買是做人最起碼的底線
 
雷克參加鳳凰衛視鏘鏘三人行節目談中國微博話語環境, 2013-09-09 。 網絡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一位學漢語的德國小夥子在中國的社交網絡上掀風做浪。他把中國共產黨幾十年來苦心經營用來禁錮中國百姓思想的一系列枷鎖都砸得稀爛,他把毛澤東比作希特勒,還戲稱他為毛胖胖。把毛澤東時代的偶像,今天又被習近平推上前台的雷鋒還原成為一個既可愛又可笑的小人物。他把孔慶東以及司馬南之類的新左派批得體無完膚。他因此也遭到中國官媒以及毛左派的大規模的攻擊。他的祖宗十八代都遭受“株連”,受到中國“網民”的辱罵,他甚至都收到死亡威脅……

但是,這一切都沒有使這位桀驁不馴的德國小夥子郾旗息鼓。反而使他更加鬥志昂揚,被中國國內的微博驅逐之後,他又在youtube 視頻網站上大顯身手。他基本上每天都發表視頻。對發生在中國以及歐洲的事件發表評論。他選擇的角度獨特,目光犀利,他的評論既風趣幽默,又思維敏銳。再加上能夠操一口同中國人一樣流利的漢語,使他在視頻網站上粉絲成群。

《六點雷雨》115:上海姑娘逃離農村

為了繼續跟蹤他的評論,許多中國國內的網民走上了翻牆的道路。因為這位對中國有深入了解的德國人說出了許多中國人的心聲,他已經成為成千上萬名被封口的中國人的代言人。他就是那位一語道破真相,揭露皇帝其實是一絲不掛的真相的勇敢的孩子。當被問到為什麼要這麼堅持,冒這麼大的風險去批評中國政府。他的回答是:之所以要批評,是因為喜歡中國,希望中國共產黨能夠帶領中國百姓走向民主。

難怪有網民會這樣給他在網上留言:我作為中國人卻還不如這位外國人為中國覺醒做的多,實感慚愧。
這位德國人的名字叫雷克,他的德文名字是Christoph Rehage,他自稱是老雷,還自己調侃說是一位自帶乾糧的五毛。

本台電話聯繫到目前正在德國專心寫書的雷克。請他就五毛,羊五毛,高潔事件以及歐洲國家政府對中國的立場等議題談談他的看法。

法廣: 首先請您簡單的介紹一下你自己,我們 法廣 的聽眾絕大多數都應該知道您,但是還是請您做一個簡單的自我介紹。

雷克 : 我是在德國慕尼黑學得中文,之後前往中國留學。曾經在中國稍微有點小名氣是因為2008年時在中國徒步旅行,本來準備從北京徒步旅行一直到德國,但是,走到新疆之後就不想走了,拍了一個視頻,這個視頻當時火了一下,有了一點小名氣。後來,就開始出書,玩微博,玩推特和臉書。在網上也有了一些小名氣。但是,再後來就開始在中國的社交網站談時政,就完全變了。因為受到很多攻擊,就開始在網上發表一些諷刺性的視頻,諷刺一些五毛等等,有一段時間曾經還很受歡迎,但是,後來就被和諧了。

雷克:拒絕收買是做人最起碼的底線

法廣:您怎麼理解五毛現象?因為五毛在中國確實是一個職業,還有一個冠冕堂皇的稱呼,也就是網絡評論員。

雷克 :我自稱自己是洋五毛,當然是出於諷刺的原因。我認為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立場,不管這個立場是否正確,不管這個立場是否很幼稚可笑,但他必須是你自己的立場,如果別人能夠收買你的話,那我就不可能再尊重你。我覺得這是做人的最基本的道德底線。

法廣:您自己自稱是洋五毛是為了諷刺,但是,西方現在也確實有些人是名副其實的洋五毛。他們為了得到北京的支持,獲得一些經濟或者政治資本,為中國政府的政策辯解。比如說,去年12月份發生法國記者高潔被驅逐事件時就有所謂法國“資深”記者站出來為北京辯解,其實這些人在法國根本就沒有人知道。您怎麼看這些人?

雷克: 其實我覺得在使用這些詞的時候應該十分謹慎。因為很多五毛都是自干五,也就是自己自帶乾糧的五毛,他們或許也並沒有收到什麼好處。那些洋五毛中或許有些人收到了好處,我不太了解,我也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說那些話。但是,有許多人我相信是因為不了解情況.我可以以我自己的過程來說明,2003年,一個偶然的機會使我走上了學中文的道路。我剛學中文的時候,覺得中國人特別可憐,穿的都是同樣的衣服,生活也很單調,我去中國的時候,就有一種要解放中國的感覺。但是,我去了之後才發現,中國太棒了。中國吃的真好,比法國都要好得多。中國人也是一個很可愛的民族。中國人張口一玩,閉口一個玩,太有意思了。中國人生活得很好。我當時還在北京電影學院,到處都是帥哥美女,還經常到桂林等地去旅遊。我覺得在中國生活得很幸福。我當時確實是這麼想的,北京上海不是很自由嗎? 即使不能使用Facebook,我就覺得西方媒體對中國的問題有些誇張。後來,中文進步了,開始到別人很少去的地方旅遊,才發現中國確實有許多問題。

我想許多西方所謂洋五毛對中國的看法大概就停留在這個層面。他們一般都生活在外國人的圈子裡,覺得北京不是挺自由的嗎?上海也很自由,在中國不就是上不了一個Facebook嗎?那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很多中國人都很有錢,生活得很好。所以,他們就很想為中國做辯護。但是,他們根本沒有看到中國農村以及邊緣地區的嚴重的社會問題,那些污染嚴重的地方,那些失業率很高的地方,還有一些讓人完全絕望的事情,這些他們在中國都沒有看到。所以,這些外國人往往就會說,不止中國有問題,別的國家也有問題,中國政府也很努力啊!等等諸如此類的話。我覺得很多在中國的西方人都處於這樣的心態。

雷克:北京驅逐高潔凸顯缺乏自信

法廣 :正如您所說得那樣,剛剛被北京政府驅逐的法國新觀察家周刊記者高潔就是已經超出了你所說的第二階段,她在中國學習工作了很長一段時間,中文也說得很好,她十分關注中國的政治生活問題,尤其是對中國的新疆以及西藏等少數民族地區的問題特別關心,曾經也多次前往新疆,西藏周邊地區採訪,她這次遭到北京驅逐,法國政府並沒有表示抗議,引發法國輿論強烈反響,您個人如何看待此一事件?

雷克:我看了高潔的那篇有爭議的文章,說實話,我雖然大致贊同她的觀點,但是,其中有一小部分我覺得寫得確實不太好。雖然我作為老雷我不太喜歡她的文章的語調,但是,無論如何,中國政府有必要罵她嗎?至於將她驅逐出境嗎?而且她所提出的問題確實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她說,新疆維吾爾地區發生的恐怖事件不是一般的恐怖事件,不能與伊斯蘭國組織的恐怖主義相提並論,在這一點上我是支持她的。中國政府對待高潔的做法使我對北京政府本身感到擔憂。因為倘若中國政府自信滿滿,那他就不會採取如此極端的措施。這說明中國經濟下行,社會不穩定因素容易增加,失業率上升,使北京政府危機感倍增。所以,在進行個人崇拜的同時,內外同時打壓,既打壓中國國內的維權律師,又打壓國外的記者以及輿論,包括象我這樣的人。他們試圖以此使中國民眾認為他們的政府有多厲害,領導人有多威武。其實,這恰恰相反,我認為這恰恰是他們內心缺乏自信的表現,因為,你如果有自信的話,你可以任憑外國記者去說,你把新疆管理好了,讓外國記者前往參觀報道啊!一個外國記者既然能夠使中國政府如此惱怒,那我就覺得這個政府實在也太不穩定了。

雷克:唯利是圖是西方政府一貫宗旨

法廣:說到新觀察家周刊記者,我也想請您順便談談你對西方國家的政府對北京的妥協立場:法國政府對自己的記者遭到驅逐僅僅表示遺憾;連抗議一詞都沒有使用;瑞典公民遭綁架並且在央視上公開認罪,瑞典政府也只是做出了一個軟綿綿的呼籲;英國接待中國主席習近平時百般遷就的做法更是引發英國輿論不少批評;您對這些現象怎麼理解?

雷克:其實說白了,這是西方一貫的傳統。在與非歐洲國家的關係上,西方一貫的傳統就是誰強,就和誰合作。誰對我們有益,我們就和誰在一起。其實,西方這個概念十分籠統,我不知道具體到底指的是什麼範圍?比如說,日本是否屬於西方?說實話,我不太清楚。就歐洲而言,一向是以他的利益為中心,而且,他也沒有義務去為了中國或者非洲人的權力去努力。雖然,我作為個人我希望歐洲能夠少爭一些利益,多關注一些人權,但是,事實並不是這樣的。

歐洲過去也一直是那樣的。當中國弱的時候,八國聯軍就毫不猶豫地長驅直入,圓明園等等,而今天,中國強大了,那歐洲就要與中國做生意,這沒有什麼奇怪的。我對此一點也不感到意外,尤其是象英國那樣的國家。

法廣: 您認為這是西方一貫的做法?

雷克:對,事實就是這樣,西方不是同沙特阿拉伯也很好嗎?我們同沙特阿拉伯是哥們,那我們在中國鬧什麼呢?沒什麼好鬧的!您不覺得奇怪嗎!第一個訪問中國的美國總統是尼克松,尼克松是最反對共產主義的美國總統,這就太清楚了,他就是為了美國的利益。當然,我們希望西方能夠成熟一些,能夠在人權問題上堅守原則,能夠有一些理想,但是,政治就是政治。

法廣:您的一番話使我想起2010年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前夕,我在布魯塞爾中歐文化峰會上採訪意大利著名作家Umberto Eco艾可,因為他曾經是呼籲北京釋放劉曉波的歐洲百名知識分子之一,我當時就請他就劉曉波可能獲得諾獎做一個評論,他當時十分冷漠地回答說:“作為作家我應該為全世界的言論自由呼籲,但是至於中國的自由民主人權問題歸根結底是你們中國人的事情,而不是我們的事情。”

雷克:Umberto Eco艾可是我的偶像!我好喜歡他,我一直擔心他會去世,因為他特別喜歡他的書。他這麼說雖然很冷漠,十分令人寒心,但是,我有的時候我也會這樣想。因為,就拿我個人來說,我可以選擇,把中國人當豬,完全就賺中國人的錢,我可以當一個哈老外,誇中國,我可以賺很多錢,生活得很幸福。您相信嗎?這不需要什麼才能,只要能夠賣乖,賣萌,就行了。但是,我選擇不,為什麼呢?我不是為了惹誰,也不是為了挑釁,我只是想說我的心裡話。我說毛澤東是一個獨裁者,是一個屠夫,這確實是我的心裡話,這是我學了漢學之後發才會這樣說,我說了之後,引來很多人的辱罵,我完全可以選擇不說,可以這樣對自己說中國的事是中國人自己的事,我完全理解有人會這樣想。這就好像看到大街上兩個人在毆打,你去幫助那個被打的人,被打的人反而罵你, 那你就會很自然地說,我才不會再管呢!我自己去練練武術,或者干點別的,管你做什麼。我在微博上被罵的簡直令人難以想象。我的父親,母親,包括祖宗十八代都挨罵,還有人說要殺我,給我家打電話,我那時就想可惜我沒有把你們當豬,知道嗎?

法廣 :您舉的例子十分形象,這也是中國官方一貫的說法,中國事情不用你們外國人來管。習近平在擔任主席之前就在墨西哥發表了類似的講話,批評西方人是吃飽了沒事幹來批評中國。

雷克:對,北京非常成功地宣傳了這樣一個理念,中國作為一個民族,西方作為民族,然後,渲染這兩大民族之間的對抗,其實這一切並不存在,西方並不是一個一體的群體,法國與西班牙,英格蘭與蘇格蘭之間都有很大的區別。北京把西方畫成一個團結的群體,這個群體與中國相對抗。其實並非如此。並沒有對抗,我們只是希望,或者我們中有部分人希望中國百姓可以自己做一些決定,不是一下子就民主。有人說這樣會大亂,我也覺得應該慢慢來,可以先在一些大城市多一點民主。能不能先搞一點法治。西方國家也確實並不完美,在法國也有許多問題,天天有罷工,大家都煩死了。但是,西方起碼有法治,也就是遊戲規則是事先制定的,大家都必須遵守。而中國是什麼呢?在中國,什麼都是亂七八糟的,你有權,你和習近平是哥們,那你就幹什麼都行。比如說,周永康吧,五年期,你如果在大街上罵周永康,你早就進監獄了,而今天你就可以隨便罵。這是為啥?其實,我覺得如果中國政府還有一些良知的話,就應該先搞一點正真的法治再說。其實,根本不存在什麼中西方也就是西方與中華民族之間的對立,我們希望的是一個名副其實的中華民族,而不是一個蘇聯式的共產黨領導下的政權對中國人做宣傳,說中華民族必須面對外面的敵人,有什麼敵人?誰是敵人?

感謝雷克先生接受本台的專訪。
 


同一主題

  • 要聞分析

    德國大V雷克:微博是中國的潘多拉魔盒

    想了解更多

  • 中國/德國

    德國大V雷克:微博是中國的潘多拉魔盒

    想了解更多

  • 法國記者遭北京驅逐事件

    高潔遭逐 法國媒體嚴厲指責政府軟弱

    想了解更多

  • 法國記者遭北京驅逐事件

    法媒總編聯署譴責北京以莫須有罪名驅逐高潔

    想了解更多

  • 2019年巴黎書展面臨如何振興出版業難題

    2019年巴黎書展面臨如何振興出版業難題

    又是春天,又是讀書季。法國最大的圖書沙龍巴黎書展從3月15到18號在南部的凡爾賽門國際展覽中心舉行,這個每年一度的圖書盛會在四天的時間裡有望吸引近20萬讀者。

  • 洛桑尼瑪:高壓政策控制不了藏人的靈魂

    洛桑尼瑪:高壓政策控制不了藏人的靈魂

    六十年前,1959年3月10號,成千上萬西藏拉薩民眾為了阻止他們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前去觀看軍區的文藝演出,包圍了他暫時居住的羅布林卡,民眾認為這是中共要誘騙劫持達賴喇嘛的騙局,類似“達賴已經被帶走”的謠言四起,藏民控制了羅卜卡林內的三位噶倫,並在街上貼海報,喊口號,要求共產黨離開,這個突發事件最後演變成了大規模起義。解放軍隨後實施的鎮壓行動造成了多少藏人死亡的數據根據不同的來源說法也不同,最終導致達賴喇嘛決定出走印度達蘭薩拉,組成流亡政府。這個事件被北京定性為“暴亂”,藏人稱其為“起義”,無論何種稱呼,不可否認的是,它改變了達賴喇嘛和所有藏人的命運,也完全改寫了西藏的歷史進程。

  • 李子薇:巴黎出色的當代藝術女策展人

    李子薇:巴黎出色的當代藝術女策展人

    李子薇來自中國廣東,學習藝術和管理,隨後來到巴黎繼續深造。李子薇於2005年在巴黎六區的開設A2Z的畫廊並且從事當代藝術策展,15年來她辛勤耕耘,推出不少青年當代藝術家,也展出了如馬德升,越南裔Hom等具有代表性來自中國和亞洲的藝術家。李子薇接受本台三八婦女節的專訪,與大家共同分享自己作為女性策展人的經歷。請聽法廣專訪。

  • 達瓦才仁:3.10血寫的歷史不能讓墨寫的歷史掩蓋

    達瓦才仁:3.10血寫的歷史不能讓墨寫的歷史掩蓋

    1959年3月10日達賴喇嘛走出西藏,流亡到印度的達蘭薩拉。作為藏人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此後的半個多世紀里,為保護西藏的文化奔波勞碌。走出西藏五十周年後,達賴喇嘛退出政壇,專心弘法。那麼六十年前達賴喇嘛走出西藏的那天,對藏人來說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日子呢?今天的西藏特別節目中,請到了達蘭薩拉藏人政府駐台灣辦事處主任、達賴喇嘛宗教基金會代表達瓦才仁。

  • 達賴喇嘛:“我們從未提出大西藏的概念”

    達賴喇嘛:“我們從未提出大西藏的概念”

    解決西藏問題的困難之一在於歷史與現實、傳統與現代之間的衝突。歷史上,西藏地區的領域包括現在的西藏自治區以及青海、甘肅、四川、雲南的藏區。西藏流亡政府以保護藏文化為由要求重新統一各藏區,這被中國政府批評為“大西藏的野心”,是名副其實的“藏獨”設想。此外,儘管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表示致力於改革傳統的政教合一制度,將政治上的領導權交給流亡政府民選產生的首長,中國官方輿論卻始終批駁達賴喇嘛制度代表着政教一治。就此爭議,在接受本台特派印度達蘭薩拉記者雅尼克的專訪中,達賴喇嘛指出:(1)流亡政府從未提出“大西藏”的概念,所強調的是在宗教與文化保護上而考慮統一所有藏區;(2)作為政教合一的達賴喇嘛制度已經結束,但宗教上的達賴喇嘛傳統是否延續,將由西藏人民來決定。

  • 達賴喇嘛:“熱比婭贊成我以非暴力方式尋求自治的立場”

    達賴喇嘛:“熱比婭贊成我以非暴力方式尋求自治的立場”

    繼2008年三月西藏發生大規模騷亂後,2009年七月新疆又爆發了嚴重的維漢衝突,潛伏在中國經濟繁榮背後的政治訴求衝突、族群矛盾以及宗教信仰分歧等問題日益凸顯,而西藏與新疆這兩個邊疆重鎮成為火山噴發的出口。面對相似的困境,藏民族是否考慮與維族形成某種形式的聯合,共同謀求走出困境的策略?他們又是如何爭取達賴更多漢族民眾的理解與支持?在接受本台特派印度達蘭薩拉記者雅尼克的專訪中,就上述問題,達賴喇嘛強調接觸與對話的重要性  通過交談,他贏得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熱比婭對其以非暴力方式尋求自治的政策的支持;通過交流,他使更多的人消除誤解、放下成見,了解西藏的真實狀況和藏人的真正需求。

  • 達賴喇嘛:“民主是世界趨勢 中國應順勢而行”

    達賴喇嘛:“民主是世界趨勢 中國應順勢而行”

    在世界各國發展日趨密切的今天,西藏問題的解決已不再僅僅是中國的“內政事務”。西藏民眾對民主與人權的追求與全球的民主發展趨勢遙相呼應,而就如何回應西藏人民的訴求與如何推動經濟上崛起但政治上滯後的中國轉入民主的軌道,國際社會實質上面對的是同一個問題。作為流亡海外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是西藏人民追尋民主、自治和自由的象徵,是中國與西方外交糾紛中的“爭議性”人物,而在很多人眼裡,他更是解決西藏危機的希望。在接受本台特派印度達蘭薩拉記者雅尼克的專訪中,達賴喇嘛表示,民主是世界發展的趨勢,中國應該順勢而行。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