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3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3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4/03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4/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9年3月24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變態辣椒:極權領袖都缺乏幽默感和包容心

作者
變態辣椒:極權領袖都缺乏幽默感和包容心
 
變態辣椒,本名王立銘 圖片來源:南都周刊

由於題材涉獵廣泛,而且筆鋒犀利,漫畫家“變態辣椒”於2014年8月遭遇全網封殺。官媒對他群起而攻,稱之為“親日媚日的漢奸相”。迫於政治壓力,他選擇流亡海 外,旅居日本繼續作畫。在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變態辣椒描述了他創作思路轉變的心路歷程,展現出可貴的自我反省意識,同時表達了他對中國時政漫畫曇花一現 的惋惜之情。

 

在中國大陸這樣歷來注重政治導向,尤其維護領導人形象的氛圍中,政治漫畫往往被認為是犯禁之舉,尤其針對最高領導人嬉笑怒罵的作品更是鳳毛麟角。近年來隨着微博在中文互聯網上一度興盛,時政漫畫也曾迎來一個短暫的春天,甚至被觀察人士樂觀期待成為體制鬆動的跡象,但很快又在嚴苛的審查中歸於沉寂。

在這種背景下,筆名“變態辣椒”的漫畫家王立銘更加顯得是一個異類。作為微博時代的大V,由於題材涉獵廣泛,而且筆鋒犀利,變態辣椒於2014年8月遭遇全網封殺。官媒對他群起而攻,稱之為“親日媚日的漢奸相”。迫於政治壓力,他選擇流亡海外,旅居日本繼續作畫。在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變態辣椒描述了他創作思路轉變的心路歷程,展現出可貴的自我反省意識,同時表達了他對中國時政漫畫曇花一現的惋惜之情。


 

RFI:王先生您好,感謝接受法國國際廣播電台中文部的採訪。在當今的中國時政漫畫領域,您是非常有代表性的一位作者。也正是發表了一些筆鋒犀利的作品,您目前受到政治壓力而旅居日本。首先能否從業內人士角度出發,介紹一下中國時政漫畫領域近年來的大致發展狀況?

變態辣椒:我自己成長於新媒體時代。通過新媒體我開始發現中國大陸的一些漫畫作者,大家慢慢地相互了解。這個漫畫作者群體成長於網絡時代,和以前不同的是,他們主要依靠微博和微信來傳播,很少會發表在傳統媒體上。

最近幾年來,隨着習近平上台之後權力不斷擴大,中國的言論空間逐漸收窄。上海還有一位姓戴的攝影師(註:藝術家戴建勇),因為把習近平的畫像ps成臉發皺的滑稽形象,就被刑拘了一個月。我認識的一些原本在國內挺有影響力的漫畫家,比如“青年小矛”、“慕容嗷嗷”等人已經不再畫政治漫畫了,專註商業漫畫;上海的“大屍兇”也越來越集中在社會題材;深圳的“成濤”因為已經受到多次警告,為了家庭安全的考慮,已經不再畫(政治題材)了。

很多作者看到我本人的處境  幾乎淪落到坐牢的邊緣  也就不再畫了。中國的時政漫畫空間本來就很狹窄,現在收縮到幾乎沒有了。

我的感覺是,極權領袖一般都有這個規律,就是缺乏幽默感和包容心。對諷刺他們的文學和漫畫作品,他們都會毫不留情地打擊。好像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最高指示:文藝不能當市場的奴隸”

RFI:大約在胡溫執政的末期,中國大陸的時政漫畫開始嶄露頭角,當時也被認為是體制逐漸走向鬆動的一個標誌,然後如您所說,習近平上台之後空間重新收窄,但與此同時也產生了比此前更多的文字上的戲謔和諷刺。您認為接下來這七八年時間當中,時政漫畫前景如何?會一直被抑制住嗎?

變態辣椒:如果說在胡溫執政的末期,時政漫畫出現一個高峰的話,我們可以看到這是和新浪微博的興起相同步的。無論對於中國網民,還是對於中共宣傳部門的控制來說,新浪微博都是一個前所未有的體驗。這種言論自由的空間是暫時的。當時很多“公知”在微博上發表大量言論,我和很多漫畫作者也是活躍在那個時期,那時當局還不太清楚如何來管控微博,等到習近平時代他們慢慢習慣了,就很鮮明地提出一個政策:互聯網這個陣地不能被“公知”奪走,於是採取了若干步驟,一是以薛蠻子事件為代表來打擊“公知”,二是他們自己要派人來佔領這個陣地,也就是周小平、花千芳這樣的人。

我覺得新媒體時代的政治漫畫應該說是曇花一現,只發生在新浪微博上言論自由相對寬鬆的那幾年,之後不會再有了。這個空間未來只會越來越窄。

 

RFI:相對其他漫畫作者來說,您的風格獨樹一幟。此前多數作者更傾向於把“體制”或者“官僚”用一種抽象形式表現出來,而您的作品多數是“指名道姓”的,讀者一看就知道是誰  尤其是針對當今中國最高政治領袖,您的這種創作風格主要出於什麼考慮?

變態辣椒:這個變化其實要感謝我來到自由世界。當我考慮到中國當局對我的迫害,決定留在日本之後,這才真正打開了一個全新的空間。

在此之前我也像您說的一樣,會比較含蓄,進行自我審查。在這個意義上,我相當理解國內那些漫畫作者的處境,因為我也曾經歷過大量的“被喝茶”、“被封號”,我自己慢慢摸索到一條所謂的“高壓線”,盡量不要去觸碰,盡量保持常在河邊走還努力不濕鞋的狀態。很多國內的漫畫作者都能理解我這種感受。

我是來到日本之後,才決定不再做任何自我審查的,所以就敢直接提出批評,很多國內的網友也發現了這種變化,其中有些人會難以理解,對我提出批評,說變態辣椒你現在的漫畫不像以前那麼有藝術性了,怎麼會變得這麼直白、激烈、極端?而我會跟他們解釋說,我在海外看到的那些政治漫畫,尺度和我都差不多,我並沒有比他們更突出,只是說你們不了解言論自由的邊界:在海外,通過這樣的政治漫畫直接對領導人提出批評是很正常的。只有在國內,因為大家知道那樣一定會被抓,所以畫得很含蓄。而當我們都習慣自我審查時,就不習慣看人家畫得那麼直接。

 

“下面,我們來談談你們倆嚴重的暴力傾向問題......”

RFI:同時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官方也在引導和培育自己的政治漫畫形象,比如圍繞習近平本人,曾經推出過一組“時間都去哪兒了”的漫畫。您認為這種官方版漫畫有沒有生命力?會不會成為新媒體時代的一種升級版的文宣策略?

變態辣椒:看漫畫生命力的成長或者萎縮,其實還要看相同類型的藝術表現形式,比如中國一度非常流行的相聲和小品,為什麼這兩年沒落了?很大一個原因是,無論是這些政治漫畫還是相聲小品,都有一個不能忽略的重要屬性,就是諷刺性。這些諷刺性藝術的生命力就在於,對權貴和體制可以用嬉笑怒罵的方式進行批判,這樣的漫畫才有生命力。

反過來說,如果它變成歌頌性、宣導性的東西,必然會喪失活力。近兩年的春節晚會我們之所以覺得越來越不好看,就是因為以前還能起到諷刺和批評作用的相聲小品已經都消失了。漫畫這個領域也是一樣。

我個人印象很深的一件事是,去年我曾經參觀來日本訪問的《諷刺與幽默》雜誌社漫畫展,後者聲稱展示當代中國的政治漫畫。我當時很好奇:中國還有政治漫畫嗎?於是就以普通觀眾身份去看了一下,結果讓我很失望,但也在預想之中:這些所謂的“政治漫畫”已經不痛不癢,都是歌頌“習大大”反腐打黑之類,變得不好笑了。

政治漫畫的諷刺要辛辣、口味要重,才會有意思,不痛不癢的漫畫是沒有生命力的,不會讓觀眾覺得過癮並且來主動傳播。而一味靠官方用力強推,是很吃力的。

 

“全憑大大為奴家做主”

RFI:說到”重口味“,您的作品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性“。從最一開始用性來嘲笑金正恩,到後來諷刺方舟子,再後來惡搞習近平和周小平”基情四射“,讓人印象深刻。有人可能覺得很過癮,但也有人可能會覺得過於重口味  政治漫畫一定要走下三路嗎?

變態辣椒:我覺得可能是中國人對言論自由的尺度還不太能接受。比如我在台灣電視政論節目中看到議員之間對峙的激烈程度,可能是大陸人很難接受的,他們會覺得這樣子吵架是不是太不給對方面子?我覺得中國的政治漫畫也存在這樣的問題。我用“性”來表達主題,其實不是我故意要去這麼做,而是正好用“性”的隱喻能夠表達我的意圖。

另外,國內一部分讀者可能對我有誤解,以為我所有的漫畫都是涉性的,其實較真去分析的話,大概只有5%左右的漫畫是和性有關的,但可能正是這部分作品因為重口味、給大家印象更深,所以傳播最廣。如果說我只靠涉性漫畫來吸引眼球,恐怕不是這樣的。

 

RFI:因為作品鋒芒畢露,您也遭受到一些打擊,現在旅居日本。在日本您的時政漫畫作品有多大市場?日本讀者會通過您的作品來了解當下中國政治和社會現狀嗎?

變態辣椒:其實這個市場是不大的。據我了解,在一個正常而健康的社會裡  例如日本或者台灣  大部分普通人平時是不關心政治的。好比如果大家都開始談論空氣問題,那一定是因為污染很厲害。在日本,大部分人平時並不關心政治,他們的漫畫題材往往是關於生活、關於愛情的。

我在日本的發展,只能是利用原來的漫畫特長,加上還是有一部分關心中國問題的日本人,所以就這樣子生存下來。應該說,這是一個非常小眾的市場。

 

習主席“藏書”

RFI:2015年初法國發生了震驚世界的《查理周刊》血案,當時主流輿論都對這種侵犯言論自由的野蠻暴行表示譴責,但與此同時也有一種相對邊緣的聲音認為,捍衛言論自由固然重要,但對《查理周刊》為代表的瀆神、刻薄甚至惡毒的漫畫風格持保留態度。您從一個中國同行的角度出發,如何看待《查理周刊》所代表的作品風格?

變態辣椒:說實話,在《查理周刊》出事之前,我並不了解這份刊物。事發之後我看了它刊載的很多諷刺基督教或者伊斯蘭教的漫畫,我是覺得有一點點不妥。

因為我發現他們的漫畫有一點我以前漫畫的影子,比如我曾經把司馬南或者胡錫進畫成嘴巴里噴大便的形象,但是後來我意識到,這樣一種諷刺的形式非常像以前共產黨搞文化大革命時純粹侮辱性的漫畫  不是為了爭論觀點,只是為了侮辱對方人格。

這樣的漫畫會有一個問題,就是它本身不具有針對性,別人也可以拿同樣的漫畫武器來反擊我。通過一些網友的批評,我自己也意識到這個問題,這些漫畫的格調並不高,以後應該創作更具有針對性的作品,比如針對習近平自己的特點而提出批評,你很難用同樣的東西來反擊我。

從這個角度來看,當然《查理周刊》遭襲這件事本身是絕對不能容忍的,因為這屬於言論自由的範疇;但另一方面,它有些作品  比如直接把默罕默德畫成生殖器這樣的,的確是有一點無聊。

 


同一主題

  • 中國

    時政漫畫家“變態辣椒”遭官媒誅伐滯留日本拒回國

    想了解更多

  • 金正恩四次訪華所引起的反響

    金正恩四次訪華所引起的反響

    聽眾朋友,新年伊始,朝鮮頭號人物金正恩突然訪問中國並在中國過生日,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裡,金正恩已是四次訪華,據中國媒體報道,應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邀請,朝鮮勞動黨委員長、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恩1月7日至10日對中國進行訪問。2019年也是中朝建交70周年。

  • 美國從敘利亞撤軍的動機與考量

    美國從敘利亞撤軍的動機與考量

    聽眾朋友,美國總統特朗普2018年12月突然做出從敘利亞撤軍的決定,讓盟國感到吃驚,特朗普宣稱在敘利亞戰勝了極端組織伊斯蘭國並下令從飽經戰亂的敘利亞撤出所有美國軍人。五角大樓於12月23日披露,當時的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簽署了撤軍行政令。據美國《紐約時報》2018年12月31日報道,特朗普打算4個月內從敘利亞撤出大約兩千名美國軍人。

  • 馬來西亞政局大翻轉以及對馬中關係的影響

    馬來西亞政局大翻轉以及對馬中關係的影響

    聽眾朋友,馬來西亞政局最近出現大翻轉,反對派希望聯盟在5月9日舉行的大選中贏得國會下議院過半數席位,獲得組建新政府的資格。現年92歲的馬哈蒂爾5月10日晚宣誓就職總理。7月2日,馬來西亞政府新確認的13名內閣部長在首都吉隆坡國家皇宮宣誓就職,標誌着在大選結束近兩個月後,馬哈蒂爾領導的新政府終於完成了組閣。與此同時,馬來西亞當局逮捕了前總理納吉布。此前,馬來西亞警方商業犯罪部門負責人辛格6月27日在吉隆坡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他們對前總理納吉布的住處進行了突襲,查獲了近2.75億美元的物品,包括現金、珠寶和奢侈手提包。他表示,這是該國歷史上緝獲物品最多的一次行動,其中包括12000件首飾,567個手提包,423塊手錶和234副太陽鏡,其中最昂貴的物品是一個價值超過100萬美元的項鏈。這些物品從與納吉布有關的至少6處財產中被沒收。

  • 一些西方國家調整對中國的軍事戰略

    一些西方國家調整對中國的軍事戰略

    聽眾朋友,面對中國的崛起以及軍事力量的不斷提升,一些西方國家最近相繼出台了有關的應對戰略。其中,美國,日本以及澳大利亞最近所通過的國防法案或是防務文件尤為突出。

  • 看霍爾木茲海峽的戰略意義

    看霍爾木茲海峽的戰略意義

    聽眾朋友,前不久伊朗革命衛隊威脅稱,一旦伊朗石油被禁止出口,便將禁止油船通過霍爾木茲海峽。此言一出,立即引起全球的關注。伊朗每天出口原油200多萬桶原油。其收益300多億美元,占伊朗出口總值的三分之二。美國的石油禁令,對伊朗的打擊將是“災難性的”。

  • 阿富汗和平進程步履艱難

    阿富汗和平進程步履艱難

    阿富汗獨立選舉委員會4月1日宣布,將於今年10月20日舉行立法選舉。上一次阿富汗議會大選於2010年舉行。新的議會選舉大選本應在2016年10月舉行,但選舉日期被一再推遲。新一輪阿富汗總統選舉則計畫在明年2019年展開。

  • 世界是否又進入新的冷戰 ?

    世界是否又進入新的冷戰 ?

    聽眾朋友,美中貿易戰打響之前,美國在其新版《國防戰略》就已經宣布, “中國是使用掠奪性經濟學來脅迫其鄰國,同時在南海地貌實現軍事化的戰略競爭者” ;“中國和俄羅斯正在體系內損害國際秩序以獲取利益,同時削弱原則和‘路規’。”《國防戰略》指出:“現在日益清楚的事實是,中國和俄羅斯想要重塑世界,將世界納入其‘威權主義’模式的軌道  同時‘攫取干涉’其他國家經濟、外交和安全決策的權力。”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