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6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00點至7:00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6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6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專訪長平:家人被抓 久違了連坐制

media 資深媒體人長平

要求習近平辭職信事件在中國繼續發酵,兩周前,媒體人賈葭在機場被逮捕,現在有條件釋放。兩天前,媒體人溫雲超的家裡人在廣東被抓,懷疑他是這封信的作者;現在,要求釋放賈葭和溫雲超家人的旅德時評家長平的家人遭到同樣的厄運。3月27日,他的兩個弟弟,一個妹妹,在父親的壽宴上被警方抓走,長平深感震驚。痛指早已廢棄的“連坐制”“株連九族“再現。

法廣:我們知道前幾天,你發表評論『賈葭失蹤,睜眼之罪』,你為這位被當局懷疑與習近平辭職信風波有關因而突然失蹤的媒體人呼籲,現在賈葭放了,你的家人卻被抓走了,外界聽到這個消息都很吃驚,請您為我們講一下具體的情況:

長平:我也非常震驚,雖然家人多次遭到騷擾,我也沒有想到事情的結果會如此地野蠻,如此地放肆。賈葭失蹤後,作為一個時事評論人,我寫了評論,同時我接受了法廣的採訪。這是我正常的工作,也是我的職責。關於那封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我所作的全部事情就這兩個:一個是為德國之聲寫了一篇評論文章,一個是接受了法廣的電話採訪。我在文章和採訪中都批評了中共的權力鬥爭,但是也闡釋了我對他們的權力鬥爭不敢興趣。所以,我本人對他們的權力鬥爭,對這封信沒有任何興趣,也沒有介入更多。我也只是在它廣泛傳播之後才讀到。但是,這個文章在網上發表之後, 我的家人遭到警方廣泛的調查和騷亂,並受到威脅。3月27日,我在成都的兩個弟弟和一個妹妹返回老家為父親祝壽,就在我父親的壽宴上,他們遭到四川省西充縣警方綁架。為什麼說這是綁架,因為這是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強制羈押。雖然知道是警方乾的,但警方是以綁匪的形式出現的,沒有正規的法律手續。我未能與親屬和家人直接聯繫,我是通過其他渠道得知。警方要求我的家人與我聯繫,要求我立即停止發表批評中共的文章,否則就會找理由治罪。

目前其實我和家人已經中斷了一切聯繫,尤其是我的思想、我的文章,我的媒體工作,跟我的家屬和親人沒有任何關係,他們也不了解我的工作,所以無法滿足警方的要求。我也同意我的親人在任何時候跟我斷絕一切關係。同時我想說對一個國家領導人政治作為的任何形式的批評,都是任何一個正常國家公民的言論自由。我呼籲中共當局立刻停止對那封呼籲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的調查並立即停止由此導致的對媒體人、網民、評論人及其親屬的騷亂和綁架,我也想說,本人從事新聞工作和專業評論二十餘年,一直以職業精神和知識分子良知自勵自律。從來問心無愧,並甘願承受由此導致的坎坷命運。從中共當局的騷亂和威脅中,我更多地看到了我的寫作的價值,我還將更加努力。最後我要強烈譴責中共當局對德國之聲、法廣等西方媒體新聞自由的干預和打壓,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中國警方的野蠻綁架,希望他們儘快釋放我的兄弟姐妹。他們跟警方想調查的事件以及我的工作真的沒有任何關係。他們是徹徹底底的無辜的受害者。

法廣:法廣幾天前採訪你的時候,是因為賈葭被失蹤,北風他的親屬也因為那封要求習近平辭職的信被中國警方抓了起來。當時您為賈葭和北風呼籲。您認為當局這麼密集打壓不簡單是一個簡單的政權內部的內鬥,其實是“權力的傲慢”,他們為什麼要從家人下手呢?

長平:這是一個非常流氓的做法。在現代社會,眾所周知,包括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也廢除了連坐制,株連九族非常野蠻,在中國的法律上文本上也不能成立。但是,事實上他們還在採取這樣的行為。儘管他們知道,家屬和家屬之間,他們的工作,他們的思想,尤其是在海外的和在國內的人,在很大程度上其實沒有任何關係,具體到這封信上,更是沒有任何關係。我本人也跟這份信沒有關係。那麼,這就是一種綁架和要挾,他們希望這樣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這是一個非常野蠻的行為,這是對人類社會發展到迄今為止的政治文明,法制文明的一個極大的背叛和羞辱。

法廣:作為一個知名的中國問題的觀察家和時評家,面對目前這種情況,包括您自己的家人也被抓了起來這樣意想不到的事件,還有另外一個知名的媒體人北風的親屬也遭遇了這種情況,賈葭莫名其妙被失蹤,剛剛獲釋,但據說也不是沒有條件的。那麼,您是怎麼看目前中國發生的一連串事件,您有什麼樣的預感?到底要發生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密集地做這些事情?

長平:在專制制度下,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所以我一向非常警惕去預測它在一個短的時間內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們知道蘇聯解體和東歐劇變,以及柏林牆倒塌是沒有人能夠具體預測到底會在什麼時間發生。但是,從一個更長遠的時間段去看,中共在目前這樣一個維穩的方式可以說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所以才會出現這麼瘋狂的事情,一個維持表面的體面的理由都不需要,維持表面的一個平衡都不能做到,那它確實走到了對自身、也對國際社會帶來非常大的威脅的一個地步。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公民的人身自由是沒有保障的。可能上周是賈葭,前天是北風的親人,今天是我的親人。但是,這並不意味着它到此為止,明天,還有更多的,在今天完全沒有想到會成為受害者的人成為受害者。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