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06月26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06月26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6/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6/06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第一節中文廣播北京時間2017年6月26日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紅歌會引發激辯 :誰在為文革發燒?

media 圖為北京人民大會堂”在希望的田野上交響演唱會”現場 網絡照片

今年是毛澤東發動的造成數千萬中國人喪生的文革五十週年。臨近五十週年前夕,權力象徵之一的北京中國人民大會堂突然高調演唱“紅歌”, 一曲崇拜毛澤東的 “大海航行靠舵手”,一句文革時期的“全世界人民團結起來打到美帝國主義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讓人震驚:“這好比柏林歌劇院推出希特勒的專場!”

一些人大聲疾呼: “有人替文革招魂”! 反彈之強烈,可能是促成這一大合唱演出的人所始料不及的,馬曉力等人微信留言:“今天的中國不是五十年前的中國,今天的中國人也決不允 許任何文革形式再來”。誰批准在人民大會堂這樣的權力重地舉行大規模演唱會,許多人懷疑沒有中宣部介入幾無可能。有些人直指這樣的演出是故意將中共總書記 習近平“文革化”,此說是正說還是反說,反正相當有力量,網上傳出中共中央辦公室主任,習近平親信栗戰書已作批示,要求中宣部和文化部調查此事,一些機構 也紛紛出面指責演出單位濫用其名。這些似乎都在急於擺脫責任,或者淡化事件,與對文革本身的認識毫無關係。

有人認為不能低估,這是一起極其驚人的事件。好比在德國,有人公然在柏林國家歌劇院推出紀念希特勒專場。毛澤東製造的血腥文革,為什麼至今還有 人紀念,還能在首都演出,有人就認為恐怕仍在於當局始終也沒有徹底清算文革,對毛澤東至今還是“三七開”,對文革採取假裝沒有發生的態度。為什麼當局不願 清算,因為人人都在其中的緣故。也有人指出,文革的毫無人性和嗜血的一面被淡化甚至被忘記,與人們對今天社會不公平的現實嚴重不滿,致使文革中鼓吹的虛無 平均主義、草莽英雄造反有理那一套為毛澤東服務的意識反而獲得某種正面的解讀。

紅歌大合唱事件已經過去數日,然而它所引起的爭論鋪天蓋地,好像為文革發生五十週年拉響了序曲。

爭論相當激烈的一個話題,就是為什麼文革的鬼影總會以某種形式閃現?之前馬曉力和羅點點一場有關文革的對話周一又被網友翻了出來,並附帶不少先前的 評語。金楠街人認為:“這個政權對犯過的罪惡和錯誤心知肚明,但從不公開道歉和悔改,唯一的辦法就是拖,讓時間磨滅人的記憶,實在拖不過去就抓。對待三年 大饑荒如此,對待文革如此,對待八9陸4和趙胡也如此”。贛江一水也認為:“關健是執政黨對當下的文革興起有着不可推卸的責任!” 謝文質疑:“自己可以 不反思,但不能阻止別人反思,反思是權利,權力不能阻止權利的行使。”

不要把文革十年切割開來去看,有人把他與整個中共見證的歷史聯繫起來。喬羽西認為:“文革之罪緣,不全在於文革這十年,而是始於之前二十多年的一系列運動。找尋初因,揭開真相,審判首惡。然後,才會有真的反思。”

不少人承認,幾十年前發生的那場文革,深刻地改變了中國社會的文化結構。春風一片說:“十年文革,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從此,開啟了中國大陸的全民 互害模式 ,文革雖然在1976年宣告結束,而這種在文革之中喪失了道德底線的互害模式卻沒有結束。而我們要反思文革就是要遏制住這喪失倫理沒有人性堪稱 為人世間正義人情社會和諧“黑洞”的“互害模式”!”王兆平表示他對文革的人士就是:“個人專制前無所有、踐踏法制、愚民統治、煽動群眾鬥群眾、毀壞中華 文化、民風惡化、破壞民生,摧殘經濟,是小人得志的社會,對中華遺害無窮。文革得志者,小人俱多,君子甚少,愚者俱多,智者隱遁……”

有人概括地揭露文革的殘暴,署名歷史爆料者的寫到:“以革命的名義,縱容農民打死地主,工人打死廠長,學生打死老師。互相舉報,夫妻反目,父子成仇,兄弟死敵。四十年過去,當年作惡者,作古的,斯人已去,活着的,卻仍在逍遙,毫無罪惡感。清算文革, 讓作惡者付出應得的懲罰,這個民族的靈魂得到洗禮! ” 有人則以自家在文革的悲慘經歷來現身說法,賈樟柯寫到:“文革開始時,我奶奶被勒令24小時內離開縣城回鄉下掃馬路,因為她是地主婆。我大伯入獄八年,期 間自殺未遂,因為他是地主的兒子。我舅舅被村幹部毒打後被發現死於一口井中,死因至今是迷。歷史不會被遮蔽,了解文革,了解中國,讓我們從了解自己的家庭 開始!”。

舉世公認,文革是中國大地發生的一場空前暴行,死者無數,餘毒未清,然而,站在反面立場看文革的也不少。司馬南就說: “有些邪門的事兒很難理解,為什麼那些人在文革中 左得出奇,後30年又右得要命?為什麼他們自己“深情地”演唱《東方紅》,有人還自任團長哩,卻不容忍90後小女生唱《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確,文革時期,無 數青少年被毛澤東推上前沿,痛定思痛,其中許多人後來對文革的反思也相當深刻。如果按司馬南說法,當年唱過“東方紅”的有原罪,只能永遠左到底才對?另外一個環 時總編胡錫進左右出擊,意欲一石兩鳥?“有人批我分裂,說我擰巴,我得承認,我就是內心挺矛盾的。我總是驚嘆,有些人覺得中國只要把美國或英國的法律引進來,中國立 馬就美國英國了了;還有人對文 革崇尚的不得了,深信文革是偉大創舉,這些人活的有多麼單純,理想主義,他們就像活在自我構築的童話世界裡。”北村評到, 這是“胡編的肺腑之言”。

有些人對文革的懷念正如之前不少學者指出,是因為對當下社會貧富不均的不滿,文革居然成了他們的參照。承文革 說“ 不是要徹底否定文革嗎?那你們 總得找到比文革更好的辦法,如果你們能止住貪污腐敗,能消滅黃賭毒,能壓倒美、日反華浪潮……總之,你們得讓老百姓滿意,否則,你們沒法說法民眾,也就否 定不了文革!你們現在很多地方不如文革,所以,老姓才懷戀文革! ”

文革過去五十年,每次一提起,就會引起激烈的爭論。清華大學教授孫立平認為:“對文革評價,有着明顯的分歧與對立。但要防止由此導致社會分裂。除了 很少的一些人可能藉機想恢復過去那一套外,貌似對立 的觀點也許隱含着一些可以相容的訴求。反思者擔心的是文革那一套再次禍害中國社會,肯定文革者有許多 想表達的是對權貴和社會不公的不滿。”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