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7年5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7年5月24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點至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5/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5/05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7年5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章立凡:體制內的文革基因未死

media 四川建川博物館群展示的毛澤東畫像。攝於2016年5月13日 路透社

50年前的今天,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通過《五一六通知》,提出要實行無產階級在上層建築、包括在各個文化領域的專政,並宣布成立新的文化革命小組,這項通知被看作是文化大革命的起點。當年8月,北京紅衛兵的造反運動在不足一個月的時間裡,就致使至少上千人無辜喪命,成為這場持續十年的運動的殘酷特點的一個血腥符號。如果說中國官方始終沒有文革期間死於非命者的令人信服的數字的話,這十年間,全中國各個階層,幾乎每一個家庭都經歷了這場運動的殘酷衝擊。1981年,中共中央決議文件宣布文革為“領導人錯誤發動”的一場“浩劫”,要徹底否定文革。但五十年後的今天,這場被官方徹底否定的運動卻成為公共討論的禁區,民間要求反思文革的呼聲長期受到來自官方的壓制。

為什麼我們不能滿足於中共中央徹底否定文革這樣一個結論,為什麼必須對文革反思?北京歷史學者,時事評論員章立凡先生接受了我們的電話採訪:

章立凡:當初(雖然)否定文革,但是中共中央並沒有就此承認這是黨犯的一個錯誤,也沒有因此向全國的老百姓道歉,好像錯誤只是毛澤東、四人幫、林彪的,黨還是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一直要求日本就戰爭給中國人民造成的傷害賠禮道歉,但是,我覺得,中共欠老百姓一個道歉,因為文革這場內亂造成生命財產的損失,不亞於一場國際戰爭。這是我覺得(必須反思文革的)第一個理由。

第二個理由,雖然徹底否定了文革,但是沒有清算毛澤東的罪惡。所以,如果今天中國要依法治國、依憲治國的話,我覺得,首先就要清算毛澤東,因為毛澤東實際上是中國憲法的敵人,是憲法的最大的破壞者。通過發動文革,他不僅推翻了經過憲法程序選出的國家主席—這其實就是一場政變,而且,大量的人民的公民權利——生命權和財產權,遭到侵害,這也是對憲法的蹂躪。所以,要想依憲治國、依法治國,就必須清算毛澤東的罪惡。我覺得,這一點也是做得不夠的。

第三個理由,更深層次的理由是我覺得我們這個民族要反思。我們這個民族暴力的基因週期性的會發作,現在我們又聽到了文革的腳步聲。當然,現在時代不一樣了,但是,中共體制內這種文革的基因並沒有死亡,文革的病毒還會週期性地發作。比如,像今年,我們看到了所謂“十日文革”這樣的一種週期性發作的癥狀……

法廣:那在您看來,目前這種文革回潮的驅動力是什麼?

章立凡:它實際上是來自執政黨這種暴力團體的暴力基因。為什麼在文革結束以後,在八十年代會對文革有徹底的否定,甚至有一定程度的清算,但是,在1989年以後,文革話題又被限制:文革的研究也好,文革的探討也好,都受到壓制。這主要是(因為)文革話題和六•四話題一樣,涉及到執政黨的合法性,反思文革,或者反思六•四,都會涉及到中共作為一個暴力團體,在奪取政權以後的一系列作為,這就涉及到它的合法性問題,所以,在這一點上是非常有忌諱的。

實際上到今天為止,中共並沒有完成習總所講的“從革命黨到執政黨的轉型”,我覺得,這種轉型到現在為止也還沒有完成。而且,由於它的這種紅色基因,文革病毒還在不斷的發作。

法廣:您是否擔心中國再發生一次文革,或者類似文革那樣的運動呢?

章立凡:我覺得,大規模的、像毛式的那種文革已經不太可能再次來臨,因為毛時代是一個完全封閉的時代,信息封閉,一切資訊完全被官方壟斷,資源也被壟斷,思想也被壟斷。但是,(中國)現在已經是一個多元化的互聯網和大數據的時代。毛時代封閉的環境下,容易造神成功,但是,在互聯網時代想要造神幾乎註定是要失敗的,因為資訊太豐富了。任何造神的企圖都會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被脫下底褲……

法廣:但是,最近一段時期以來,我們還是不斷看到有個人崇拜的這種表現形式出現……

章立凡:這實際上說明這些人落伍,說明他們的思想已經遠遠落後於這個時代。所謂:群眾已經過河,領導還在河裡摸石頭吧。他們現在就是一群摸石頭的傻瓜,所以才會有這種文革式的思維。

法廣:您身在北京,是否注意到官方媒體這幾天對五十週年有什麼報道?

章立凡:現在嚴禁大家發言,我本人已經不斷地受到警告,讓我不要就文革話題接受媒體採訪。我回答他們說,第一,1981年有決議,徹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為什麼我不可以談?為什麼我作為一個歷史學者不可以談?第二,我是一個文革的親歷者,也是受害者,我談自己的經歷,為什麼不可以?他們也無話可講。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