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9月18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9月17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江西新婚人洞房抄黨章遭網上惡評

media 圖為網絡甚傳江西鐵路局系統一對新婚人洞房抄黨章照片 網絡照片

中國禁止媒體網絡以及民眾談論文化大革命50週年敏感議題之際,卻大肆炒作江西一對新婚夫婦不入洞房卻抄寫共產黨黨章。但網民譏諷批判如潮,有批評說,文革捲土重來的危險甚至就在眼前。

中國傳統上新婚夫婦在新婚夜裡羞答答做些什麼通常是不需要大肆張揚的,更不用說還要用上紙和筆。

紐約時報今天報導,在中國東南部就真有這麼一對夫婦,將他們開始共度餘生第一晚的至少一部分時間用來抄寫了共產黨的黨章。而且是逐字手寫。

“鋪開紙張,工整地抄下黨章,給新婚之夜留下美好記憶,”這是關於此事的其中一種描述。這件事最早由這對夫婦所在的單位南昌鐵路局於周一發布在網上。

這對夫婦都是鐵路設備檢修人員,他們通過坐在床邊抄寫黨章里那些不含感情色彩的詞句來表達自己對共產主義的高度忠誠。其中一張照片顯示新郎李雲鵬正在抄寫黨章,而他的新娘陳宣池則在旁邊看着,似乎是在欣賞丈夫的書法。

報導說,中國的網絡上充溢着針對這些照片的爭論和質疑,也有對這對夫婦的些許同情,因為在人生最為私密的時刻,他們被用作了宣傳道具。也有一些人話中有話地讚美他們的政治毅力。

“新婚之夜新郎不跟新娘敦一敦偉大的友誼,做一做愛做的事,”名為王五四的知名評論人在一篇諷刺文章中寫道。這篇文章在網上得到廣泛傳播。

“新婚之夜手抄黨章這件事,必定會被敵對勢力利用,加以炒作嘲諷,”他頗有預見性地發出警告。“廣大黨員一定要站穩立場。”

紐約時報說,在習近平主席領導下,共產黨在逐漸加大有關愛黨或崇拜習近平的宣傳。然而,就連官方媒體也表示,李雲鵬和陳宣池應該在那天晚上停一停,專心過二人世界。重要的黨媒《人民日報》介入進來,在其網站上發表了一篇評論。

“作為一名黨員,學習黨章是非常必要的,”這篇似乎不含諷刺意味的評論文章寫道。“然而黨員也只是一位普通人,會有兒女情長、會有七情六慾。”

不可避免地,也有人質疑這對夫婦在婚房裡抄寫黨章時,怎麼會碰巧有攝影師在場。

這些業餘偵探們還指出,在其中有些照片里,新郎戴着一支看起來還挺貴的手錶,其他照片里則沒有。在一張照片里,新娘的指甲油似乎也不見了。

紐約時報說,“抄黨章”一詞如今倒是在中國流行文化中傳播開來。這種方式恐怕是宣傳官員不曾料想到的。

另據網絡報導,中國網上譏諷批評新婚之夜抄黨章作秀做宣傳的聲音不斷。有網民驚問,是不是雷鋒再世了?

一項批評尖刻調侃問“新婚之夜,還有第三者?誰拍的照?”“估計是南昌鐵路局的書記,共產共妻嘛。”

另一個調侃說,“在黨的指導下過夫妻生活。”“洞房也姓黨了?呵呵”

“笑死人!黨章在新婚之夜取代了洞房指南,沒想到黨章還有這一妙用。”

一個譏笑批評說,“為了黨性連人性都不要了,黨國又一奇葩!”

有的批評擔心是不是文革復辟了。比如一個批評說,“就是文革中表忠心的變種。看來,文革並沒走遠,極有可能捲土重來。”“想當年,新婚之夜夫妻向大救星表忠心,難道說文化大革命沒有遠去嗎?”

網上批評指,“我還以為是文革時期的新聞。”“文革之風又在擡頭,真噁心。”

中國網上還有賦詩批判,“床前明月光,地上鞋兩雙,舉頭望紅旗,低頭抄黨章。洞房花燭夜,黨在指揮槍。”

可能是發表在海外批評詩詞還這樣說,“天堂有門你不走,地獄遠門硬要闖。都在退出保命,你們卻硬往裡搶。可悲可悲。”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