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7年5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7年5月24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點至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5/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5/05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7年5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被舉報“仇視”毛澤東 社科院退休學者何方去函紀檢自辯

media 印有毛澤東、習近平像的紀念品。攝於2015年3月4日 Reuters/路透社

日前,有消息稱,中紀委駐中國社會科學院紀檢組通報批評社科院資深學者何方,指責其長期以來主張民主社會主義、仇視毛澤東,搞歷史虛無主義等。

前天,何方對香港媒體證實了遭社科院紀檢組來函質詢的消息。據社科院紀檢組的公函,隨函轉來了中央第一巡視組轉來的反映何方“有關問題”的摘要,即何方在學術研究中,存在“主張民主社會主義、仇視毛澤東,搞歷史虛無主義”的政治紀律問題,紀檢官員要求何方書面做出回復,並在上周五(5月20日)前遞交社科院紀檢組。

昨天(5月24日),何方的友人對外披露了何方的自辯信。何方認為,他的學術研究領域包含舉報者涉及的三個問題,但舉報者就這三個問題“戴的帽子”,並非他的觀點,有對對實行“政治陷害”之嫌。

對“民主社會主義”,何方稱,他長期從事國際問題研究工作,自然會關注世界各國,包括奉行民主社會主義或社會民主主義路線國家的發展情況。但何方表示,他本人,“在涉及這方面的文字中更未提倡和主張過“民主社會主義”。

對所謂“仇恨”毛澤東的舉報,何方稱,他本人“高度評價了毛澤東的歷史作用和領導才能”。但他認為,毛澤東“犯有錯誤”,導致中國的發展進步與世界拉開了距離;後期在全國範圍推行“大躍進”、公社化以及“文革”等給人民帶來重大災難。

何方提出,把客觀而嚴肅地討論毛澤東的缺點錯誤及其影響,說成是“仇視”毛澤東,只能反映舉報者“居心不良”。

十八大後,習近平在關於中共黨史的講話中,提出“前後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的新說法。

在舉報中,何方被指控為否認前三十年成就,存在歷史虛無主義等問題。對此,何方引用鄧小平的說法, “我們從1957年下半年以後,耽誤了20年,而這20年又是世界蓬勃發展的時期”,為自己辯解。

對此次被指控存在政治紀律問題,作為1938年去延安,有七十餘年黨齡的老資格中共黨員,何方頗不以為然,他質疑說,提倡這種“舉報與查處”並發起運動,是否影響黨員的正常心態和全黨的團結,“恐怕是多少有點問題的”。

一位學者認為,對何方老人進行“思想紀檢”是“標誌性”事件;讓一個九十三歲的老人寫交待材料,可見當今官僚“要黨性,不要人性”。

何方的被舉報和被判自辯,是社科院對意識形態加強控制努力的一部分。

去年底,中共中央第一巡視組對中國社會科學院進行了專項巡視。1月31日,中央第一巡視組向中國社會科學院黨組反饋了專項巡視意見。

中央第一巡視組組長王懷臣提出,中國社科院“存在一些錯誤思想傾向”,應落實意識形態工作責任制,堅決守住陣地,對錯誤思潮和言論“及時發聲、敢於亮劍”。

另一方面,何方的低姿態辯解引起了一些爭議。

有學者認為,何老遭受無辜陷害值得同情,“但用如此乞求中央的方式,感覺沒有必要”;何方的友人則認為,何方只是盡量溫和地說明情況,並無乞求之意,並非橫眉立眼才是氣節。老人到了這個年紀,一切都看透了,“還會懼怕現在的什麼不成?”

93歲的何方,1938年,赴延安參與中共革命;五十年代擔任任駐蘇聯使館研究室主任、外交部辦公廳副主任等職務,1959年,何方被劃為“右傾”,下放並曾被勞改;78年平反後,何方進入學術界,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所長,退休後,何方曾多次參與《炎黃春秋》這一老幹部圈子的活動。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