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6月23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8年6月22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3/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2/06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6月23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鐵漢李旺陽被自殺4週年家屬上墳當局如臨大敵

media 香港各界要求調查李旺陽的死因

為爭取民主而寧死不屈的鐵漢李旺陽,6月6日是他被自殺的4週年,他的妹妹李旺玲和妹夫趙寶珠到湖南邵陽大山嶺陵園祭拜,當局如臨大敵,派出數十個公安和國安人員全程陪同,李的生前好友則被嚴密控制。

根據湖南維權人士歐彪峰披露,李旺玲和丈夫在李旺陽的墳前弔祭了40分鐘之後,就強行被當局驅使離去。香港傳媒試圖電話聯絡李旺玲夫婦,但電話全日一直無法打通。歐彪峰事後告訴蘋果日報記者:“趙寶珠中午回家後曾給我打電話,說他們祭拜全程都有國保陪同嚴密監控,現在聯繫不上他們。極權非常害怕,因為民間都沒有忘記李旺陽先生這種精神,大家一直在懷念。擔心民間紀念會讓抗爭的精神蔓延。”

當局出動數十警察蹲守陵園,嚴防外人前往拜祭。李旺陽在老家邵陽的所有朋友都被控制,不準前往墓地,其中尹正安通過電話告訴蘋果日報:“今天我這裡來了幾十個警察,出不了門,現在還有很多警察。他(李)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當然想他,一直想起他。”

報導指,尹因替老友鳴冤而多次被捕,最長一次關了一個月,“刑事拘留,說我顛覆政府。豈止是委屈,簡直是憤怒”。

李旺玲6日當天早在微信寫道:“今天是我哥哥李旺陽離奇去世四週年忌日。二十七年前的六月四日是中國民主運動最光榮、最輝煌的日子,同時也是中國最黑暗、最悲慘的一天,我哥哥李旺陽的一生與這兩個六月緊緊相連,他把他有限的生命都奉獻給了這光輝的年代與歲月。”

在70年代起發起工人運動的李旺陽,89年因支持民運入獄,前後遭囚21年(其間曾短暫出獄),飽受殘酷虐待,在獄中遭遇“棺材倉”、拔牙灌食等酷刑,導致嚴重傷殘。他2011年出獄時需被擡回家中,長住醫院。2012年5月,他接受香港有線電視台專訪,當時雙耳失聰,眼睛也幾乎完全失明,要靠手心寫字溝通,對自己因參與民運所受的摧殘,他不後悔,他說:“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為了國家早日進入民主社會,為了中國早日實現多黨制,我就是砍頭,我也不回頭!”

然而,香港有線電視台在當年六四前夕播出李旺陽的訪問之後不久,李旺陽卻被指在醫院窗邊用繩索自縊,但當局發出的照片,卻清楚顯示李旺陽死時雖然繩索纏着頸脖,但雙足卻踏着地板,令人懷疑自殺的說法。

李旺陽被自殺前接受有線電視記者林健誠的採訪,林直到今天仍頗為自責,他在6日清晨6時,再度為李旺陽點燃燭光,在其推特網頁上寫道:“願您在天上活得比地上好。李旺陽先生一生追求民主理想,受酷刑囚禁達22載,於2012年6月6日6時‘被自殺’,至今冤情未雪。”

香港支聯會等民間團體代表6日冒雨到中聯辦抗議,並重申要求“由獨立、公正的機構重新調查李旺陽死因,嚴懲促使李旺陽致死的兇徒及背後人士,還死者公道!”

李旺陽在邵陽醫院被自殺後,時任湖南省委書記週強曾邀請香港記者訪問,並宣稱經過徹查後,李旺陽自殺致死是毫無懸念,證據確鑿。他還說:“我們在湖南,都相信了。”週強之後一年不到,獲晉陞為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