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2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8年12月17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2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達賴喇嘛特使介紹與北京談判的細節

media 達賴喇嘛駐歐洲特使格桑堅贊(Kelsang Gyaltsen),日期不詳。 網絡

就在達賴喇嘛訪問法國之際,我們請達賴喇嘛駐歐洲特使格桑堅贊(Kelsang Gyaltsen)先生回顧總結了十多年來北京與達賴喇嘛方面舉行的多次談判的具體經過。格桑堅贊作為達賴喇嘛的談判代表曾經參加了所有的談判會議。由於這些談判都是閉門會議,外界只能間接地獲得一些零散的傳聞,對談判進展的過程,北京談判代表的立場以及態度知之甚少。格桑堅贊今年六月在巴黎藏傳佛教節日期間接受了本台的採訪,他向本台詳細介紹了雙方談判的前後經過。

法廣: 首先請您介紹一下同北京舉行了多少談判,談判的時間以及地點。

格桑堅贊: 2002年,我們同中國政府取得直接的聯繫,從此以後,我和我的同事曾經去過九次中國,期間有一次是在中國駐瑞士使館,所以總共有過十次會議,九次談判,一次非正式會議,談判從2002年開始到2010年結束,2010年是最後一次。

法廣:談判使用的是什麼語言?藏語的“獨立”與“自治”這兩個詞的含義是否同中文等語言一樣明確,不存在任何模稜兩可的可能?

格桑堅贊: 我們說藏語,我們的翻譯翻成中文,然後,中方代表說中文,由他們的藏語翻譯翻成藏語。我們藏語中對獨立與自治有兩個不同的詞,分別是十分明確的。我們藏語中確實有這兩個詞。

法廣:能否介紹一下九年來十次談判的整體狀況?

格桑堅贊: 談判大約經歷了九年的時間,一開始的時候,中國代表的態度還是比較積極的,他們顯示對談判的興趣,也認為雙方之間應該進行對話。儘管雙方的立場以及觀點分歧十分重大。然而,雙方都認為見面對話是十分重要的。但是,2006年的時候,中方的立場開始顯得十分強硬。他們明確地表示不再就自治或者藏民的未來進行談判,唯一可以討論的是達賴喇嘛個人的問題。

法廣: 那他們當時有沒有解釋是出於什麼原因?今天回想起來,您明白是什麼原因嗎?

格桑堅贊: 沒有人知道中國代表團是由於什麼原因改變立場,為什麼變得如此強硬。有分析認為是由於中國政府內部的權力爭鬥,江澤民當時受到來自黨內強大壓力,所以不得不顯示強硬姿態。也有人認為可能同2006年達賴喇嘛在印度南部施教大會有關,因為這次講經大會曾經彙聚了上萬名來自西藏的藏人,當時講經的主題是要保護動物,達賴喇嘛強烈呼籲藏人不再穿着動物皮毛服裝,尤其是虎皮等動物皮。講經大會之後不久,在全藏區就有許多人開始焚燒皮革,曾經引發很大的轟動。而皮革服裝對藏民來說是十分昂貴的服裝,但是,達賴喇嘛一呼籲既然有這麼多人響應。有人就認為這可能是北京政府採取強硬立場的原因。但是,真正的原因究竟是什麼,沒有人知道。之後,2008年就爆發了西藏大規模的遊行示威事件,達賴喇嘛當時對西藏的狀況十分擔心。他要求我們同北京官方聯繫,要求北京不要採取鎮壓措施。所以,我們的目的是試圖說服北京不要採取強硬措施,所以,2008年6月,北京政府突然告訴我們,說要求我們解釋我們所說的高度自治的是什麼,要求我們拿出具體的文件。我們對此感到十分欣慰。所以,在之後的會議上,我們就遞交了我們的自治備忘錄。我們的備忘錄是完全按照中國的憲法撰寫的。但是,遺憾的是,中方全盤拒絕我們的要求。他們說,我們的所謂自治其實就是半獨立,違背了中國的憲法。但是,他們卻沒有解釋我們的備忘錄中究竟有哪一條違背了中國的憲法,為什麼說是一個半獨立的要求。他們說我們不遵重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不遵守中國的自治區的運作規章。不尊重中國式的社會主義的模式。所以,2010年,我們在備忘錄上增加了一些附加的註解,並且遞交給了中國政府,但是,到今天都沒有收到中方的回應。所以,如果你們登錄我們的網站,你們就可以看到我們遞交的備忘錄以及註解這兩份文件,這兩份文件涵蓋了我們有關要求西藏全面自治的所以的立場的觀點。

法廣: 既然他們全盤否決了你們的提議,那麼,中國代表是否提出什麼建議呢?

格桑堅贊: 他們什麼都不提議,當我們問他們為什麼全盤否決我們的要求;既然如此當初為什麼要我們拿出備忘錄時, 中方談判代表,中國統戰部負責人朱維群就明確地回答說,這是一場測試,目的是測試你們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立場的理解,是要看西藏代表同中方立場之間的差距。也就是說,他們根本就沒有進行有關自治談判的意願。

法廣: 這九次正式談判中對哪一次的印象最好?

格桑堅贊: 在所有的會議中,應該說是2008年的那次是最積極的談判。那是2008年6月和七月,在北京奧運召開之前。北京代表突然向我們表示,他們願意聽取我們的意見。這是唯一的一次。之前,也有一些積極的表態,但僅僅停留在應該繼續對話等等,2006年態度又突然改變。2010年以後,就沒有收到中方的任何回應。

法廣: 那就達賴喇嘛個人的議題呢?他們不是只願意討論這個議題嗎?達賴喇嘛2011年正式脫離政權之後曾經表示希望能夠返回中國朝聖,去佛教聖地五台山等地雲遊,中方對此是否做出回應?

格桑堅贊: 沒有,達賴喇嘛長期流亡國外,因為只有在海外他才能自由地為藏人發聲。達賴喇嘛將政權轉交給西藏民選政府之後,曾經表示希望能夠前往五台山訪問,但是,中國官方並沒有做出任何回答。

法廣: 談判在2010年之後一直中止至今,今天是否還有恢復談判的希望?

格桑堅贊: 我們的立場十分明確,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我們都願意同北京舉行談判,這是我們一貫的立場,今後也將一如既往。

感謝格桑堅贊先生接受法廣的專訪。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