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6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6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4/06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4/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6月24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席海明:南蒙古“大呼拉爾”的目標是民族自決權

作者
席海明:南蒙古“大呼拉爾”的目標是民族自決權
 

2016年11月10日,南蒙古大呼拉爾成立大會在日本參院的一個會議廳內舉行。對南蒙古民族而言,南蒙古大呼拉爾的成立標誌着一個新紀元的開始。出席本次成立大會的,除日本的一些參、眾兩院議員外,還有西藏流亡政府官員和來自台灣及香港的民間社團代表,以及世界其他一些地區民間組織的代表和負責人。旅居德國的內蒙古人民黨主席席海明當選為第一屆大呼拉爾主席。席海明先生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法廣:首先請您簡要地介紹一下“南蒙古大呼拉爾”是怎麼一回事?此時建立“南蒙古大呼拉爾”有着怎樣的現實意義和作用?

席海明: 大呼拉爾實際是歷史上成吉思汗時代原始貴族民主制的一種制度,經過選舉。所以我們就套用這個歷史名詞。為什麼要建立這個議會?因為九十年代初,原來有建立流亡政府,我在外蒙也談過這個問題。九八年我們在華盛頓也談過,0六年在東京宣言里也談過。但是我們覺得作為流亡政府,我們的力量不夠。維吾爾成立了世維會,對我們有啟發。我們覺得成了這麼一個組織,關鍵是超越黨派,為家鄉人民呼籲,建立一個平台,跟國際社會進行接觸和聯絡。

法廣:作為內蒙古人民黨主席,請您談談內蒙古人民黨與“南蒙古大呼拉爾”之間的關係?

席海明: 我們作為內人黨(內蒙古人民黨)主席,是倡議者,最早提出來是2011年在第一次蒙汗國際研討會上公開提出來的。13年在巴黎宣言也提到這個問題。最後在瑞士日內瓦也進行了協商。去年一月份在日本我們幾個黨派和組織建立了大呼拉爾籌委會。為什麼成立(籌委會)?因為我們現在黨派越來越多了,除了內蒙古人民黨以外,還有自由聯盟黨,南蒙古民主黨,青年聯盟,還有自由民主基金會。因為各黨派主張不同,各有各的訴求。另外,現在內蒙的形式要求大家統合起來,我們是否能夠統合?(很難)。因為也有不同意我們意見的。我們現在能夠聯絡的共同點聯合起來做。如果指望我們把全世界、或者全南蒙古的蒙古人都統合起來,形成統一意見一塊行動,這需要漫長的時間。

另外中國歷史上一直對蒙古人實行分而治之、以夷制夷。現在中共海外的情志機構也是在做這個工作。我們只要要有這個念頭,想大家團結、聚集力量,它馬上就會進行各種挑撥和各種內鬥。中國海外民運的內鬥已經是活生生的例子或者悲劇。我們的想法,成立一個組織不是為了內部吵架、而是能夠合得起來的先干。我們干好了、有很多人認同了以後,再擴大我們的力量。

法廣:“南蒙古大呼拉爾”對內蒙古地區的自由民主運動有多大的影響?是否符合內蒙古地區蒙族人民的願望?換句話說,你們如何把你們的思想和行動傳遞到內蒙古地區?

席海明:我們有幾個組織,“內人黨”是其中比較積極倡導的一個組織。但是要平等聯合、共同組建。第一,我們現階段沒有能力把所有的蒙古人都統一起來。維吾爾人做得比較好。西藏當然有達賴喇嘛尊者在,所以大家基本上是一個聲音。我們現在很難做到。第二,中共的破壞和挑撥、無事生非,目的就是讓你內部內耗,最後讓你做不成事情。另外我們不是一個權利機構,我們的原則就是民族自決權。我們現在只是在各方面進行聯絡、呼籲,將來為在內蒙實現大家都能投票、民族自決的這種前提條件,創造這個條件,像蘇格蘭投票一樣,或者像台灣投票選舉總統一樣,(實現)老百姓選舉。聯合國憲章說人民自決,人民自決是把權力還給人民。我們暫時為此籌備和準備、進行聯絡,爭取創造這樣一個條件而奮鬥。

我們都是自願的。如果我們干不好,從國內的情況看,我們的人民希望蒙古人在海外有一個強的聲音。尤其維吾爾和西藏的聲音對南蒙古的震動很大。他們希望我們也像他們一樣有一個統一的、很強的聲音。代表蒙古人的根本利益、在國際上發聲,尋求國際社會的關注、理解和支持。至於內蒙的未來,不是我們能夠決定的。我們就是堅持民族自決權,將來在內蒙把權力交給人民,人民選擇到底怎麼辦。我們也曾有過探討,針對獨立、聯邦等。我們也喊過20年獨立,人民究竟是否想獨立?到時候投票就決定了。我們沒有權利先規定什麼。我們自願地為自己家鄉父老尋求一種能夠實現民族自決的前途,條件;我們決心為此而奮鬥。我們希望為家鄉人民代言,把蒙古人的聲音在國際上喊起來、吼出來,讓國際社會看到、關注南蒙古的問題,使我們的問題得到國際社會的理解和支持。逐步在中國民主化、或者世界局勢變化的時候,求得南蒙古問題的解決。

關於我們成立之後如何影響裡面、如何呼應的問題,原來這個事情很難,現在方便了,因為有了網絡。雖然有屏蔽,但是通過翻牆,有很多人都能夠看到外面的情況。還有我們也通過微信群,在牧民群里直接跟牧民接觸。因此我們想通過加強網絡聯絡,把我們牧民的要求及時地在國際社會中做宣傳,把我們自己的一些意見跟牧民、或者我們的人民進行協商,我們打算主要通過網絡和微信這些現代通訊渠道,從我們這兩年的經驗來看,這是可以做的。而且很快,效果也很好。現在抓一個牧民,我們馬上就可以從國外得到消息。這也是裡邊的牧民通過微信,或者個別人網絡直接發到外面來,我們也有這種聯繫渠道。而且我們今後會加強這種聯繫渠道。大呼拉爾成立以後,我們要時刻了解人民的呼聲和他們脈搏,爭取為他們傳聲、發聲。爭取把內蒙的聲音在國際上發出來。

法廣:請介紹目前內蒙古地區的現況,比如人權惡化、環境等方面的情況?

席海明:內蒙在毛澤東時代就是移民、開荒,對環境造成很大的破壞。今天的沙塵暴也是那個時候打下的底子。後來鄧小平時期,瘋狂掠奪資源。開發的時候沒有計畫,而且除了國家開發以外,還有香港、南方的一些商人跟地方官員勾結,亂開發。所以環境破壞非常(大)。

中國搞了沙塵暴以後,並不考慮環境等政策問題,而是說蒙古人放牛、放羊,草原出了問題了。所以他們提出了幾個政策。一個是生態移民,把蒙古人移到別的地方去,把草場空起來。第二個是閉牧還草,就是放牧的地方不讓放牧了,把草養起來。理論上說,這種說法有一點道理,但實際上,我們蒙古人放了幾千年牛羊,操場一直很好。這個原因不在於我們放牛羊,而是共產黨來了以後,掠奪、開荒、不尊重生態環境的規律、內蒙的氣候。蒙古人選擇游牧,內蒙(土地)植被層特別淺,一破壞就變成沙漠。千年積累的一個草原最後被毀成了沙漠。內蒙的沙漠一直在擴大。

現在到了習近平時代,情況更嚴重了。閉牧了以後沒有還草,而是又進了開礦的隊伍。甚至現在快成了豬圈了。中國糧食公司在內蒙強行跟官僚們(背着牧民)簽訂了合同。派警察保衛、要建大型養豬場。在蒙古人的茫茫草原,要建成漢家的良田或者是豬圈。這不僅是對自然的一種不適應,也是對我們蒙古人的傳統文化、生活方式的一種粗暴干涉,甚至在文化上是種族滅絕。蒙古人世世代代是在草原上放牧,以草原為生存的依據,現在把草原奪走之後,他們就沒有了立錐之地。他們在城裡沒有平等地競爭能力,在求職、工作等各個方面。最後只能做邊緣人。所以對我們來說,現在民族的現狀已經到了生存危機階段了,我們必須為自己的生存而鬥爭。這也是我們在海外,為自己的家鄉有責任感的、有感情的這些人的一種責無旁貸的責任。否則我們眼睜睜地看着我們的民族從文化上、生活上在逐漸被消亡、被消滅。

法廣:近年來,社會輿論對內蒙古自由民主運動有種種議論,一種說法是“蒙獨”,也有說法是“內蒙古人自決”,還有說法是享有“真正的民族自治”,請介紹一下“南蒙古大呼拉爾”和內蒙古人民黨的政治主張和目標。

席海明:確實在蒙古人中也有不同意見。如:裡面的人多數是覺得想要真正的自治,在外面也討論過,比如我們原來也提過是不是聯邦制在中國民主化了之後,適合中國各民族的生存,但是作為一個大呼拉爾,我們的目標是民族自決權。這是現代國際社會解決民族問題基本原則。聯合國憲章也是承認的。現在中國是個專制社會、獨裁社會,它沒有民族或者人民自決的可能。這種情況下,我們要改變中國的制度,使他向民主化演進,民主化了以後,不是解決民族問題的靈丹妙藥,但是現在為止,只有民主化以後,才有解決問題的可能性和前提條件。我們並不認為民主化了就達到我們的目的了。因為民族問題的解決在民主國家也是存在。

民主化了以後,我們蒙古人怎麼辦?那就要蒙古人選擇和說了算。不能說讓13億人投票決定我們的命運。因為現在講到台灣問題的時候,經常聽到中共的說法說,要13億人不答應。不能以大國主義或大民族沙文主義來壓迫弱小民族接受你的主張。另外,還有一個民族平等問題;大民族、小民族都是平等的。因此我們覺得,南蒙古的問題是有它的複雜性,無論從地緣政治或是其他角度看。但是我們想,到時候南蒙古怎麼辦,我們要堅持民族自決權的原則。讓南蒙古的人民自己、自由地做出選擇。這是我們要求要達到的目標。

  • 陳破空:百萬大抗爭,香港如燈塔,照亮黑暗中國

    陳破空:百萬大抗爭,香港如燈塔,照亮黑暗中國

    六月份,為反對政府修訂“逃犯條例”,香港爆發了主權移交後22年來最大規模的示威抗議,從六月九日的百萬人上街,到六月十六日的兩百萬人的抗議,在警方催淚瓦斯的威脅打擊下,反對聲浪不減反增,凸顯了香港民眾的勇氣,引發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迫於巨大壓力,港府終於決定讓步。特首林鄭月娥宣布暫緩修訂“逃犯條例”。如何看待香港本次大抗爭活動?這場抗爭為13億中國人民帶來了怎樣的啟迪?對此,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茉莉:在時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讀曹旭雲《愛爾鎮書生》有感

    茉莉:在時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讀曹旭雲《愛爾鎮書生》有感

    “八九六四”天安門事件剛剛送走了第三十個年頭。在歷史的長河中,三十年雖然不算長,但也絕非是一個可以令人輕易忽略的數字。三十周年的前夕,許多回憶當年這場轟轟烈烈的民主運動的新書問世。其中,一部由曾親自參與了天安門事件的當事人曹旭雲所著《愛爾鎮書生》一書吸引了人們的關注。

  • 陳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夠意識到:中國民主化是台灣安全的最大保障

    陳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夠意識到:中國民主化是台灣安全的最大保障

    一支由八九民運參與者、倖存者及政治犯組成的中國民運代表團-“台灣民主人權參訪團”,在八九六四天安門事件迎來三十周年的前夕抵達台灣訪問。代表團得到台灣總統蔡英文等政要的會見。台灣方面向代表團介紹了台灣的民主化發展進程,同時期盼中國大陸儘早邁入民主化道路。代表團在台灣期間,還出席了在台灣舉辦的89六四30周年紀念活動。代表團名譽總顧問、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 廖天琪: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直接間接地催生了中國的公民運動

    廖天琪: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直接間接地催生了中國的公民運動

    “八九六四”天安門民主運動今年迎來三十周年。三十年,在歷史的長河中,雖然並不算十分漫長,但在人的一生中,三十年可謂不算短。當年投身這場運動的熱血青年,如今已進入中年,許多人流落他鄉,在期盼中度日,有些人承受着生活的壓力,有些人經受着精神鬱悶的煎熬,更有些人不堪流亡生涯的重壓,英年早逝。他們渴望六四得到正名的美好願望,一年年落空。

  • 朱耀明牧師與黃雀行動:港人做了一件很光榮的事

    朱耀明牧師與黃雀行動:港人做了一件很光榮的事

    1989年發生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大規模青年學生爭民主和平示威活動曾意外地成為團結海內外華人的一條特殊紐帶。當時主權尚未正式回歸北京的香港迅速捲入其中,從捐款、送帳篷等各種形式的聲援活動,到5•21百萬人大遊行,港人始終滿腔熱情地關注和支持着這場自1949年以來,中國最大規模的街頭民主運動。六四屠殺發生後,香港更成為眾多被北京當局追捕的民運人士的逃生跳板。來自各界的不同人士迅速組成“地下通道”,成功地幫助不少處境危險的學運領袖由香港逃往海外。這也就是後來人們常說的“黃雀行動”。2014年隨香港爭普選和平佔領中環行動而重新站到民主前線的朱耀明牧師,當年就參與了地下通道的救援行動。他接受本台電話採訪,介紹了他參與救援行動的經歷,以及八九六四事件對香港社會的深遠影響。

  • 王丹談“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記憶、再次出發

    王丹談“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記憶、再次出發

    2019年6月4日,八九天安門學運迎來三十周年。三十年前的這一天,大批中國學生與民眾走上街頭,發出反對腐敗、要求民主的疾呼。這一大規模的民主運動最後以血腥鎮壓而告終。三十年來,為“六四”平反的呼聲始終未斷、期盼卻年年落空;當年衝在運動最前列的年輕的學運領袖如今也已進入知天命之年。他們中的許多人至今仍流落他鄉,有家不能回。“六四”三十周年之際,當年的學運領袖人物之一王丹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 廖天琪:科隆研討會首次敢於直接面對港台問題

    廖天琪:科隆研討會首次敢於直接面對港台問題

    以中國人權與民族問題為主題的2019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不久前在德國科隆落下帷幕。本屆論壇為該組織舉行的第九屆研討會議。中國民運敢於直接面對港台問題與民族問題,構成本屆會議的特點。與會各方人士密切關注中國人權狀況以及台灣與香港面臨“新殖民化”的局面。主持了論壇的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向我們介紹了本屆會議的情況。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