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7年9月24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4/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4/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7年9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法國專家談氣候變化對中國農業的影響

作者
法國專家談氣候變化對中國農業的影響
 
環境與發展

根據聯合國糧油組織2016年11月1日公布的一份統計報告,地球大氣中將近五分之一的溫室氣體來自農業,而其中畜牧業的排放量位居首位,牛羊等動物所排泄的氣體以及固體含有大量的甲烷,而甲烷對地球升溫的影響力是二氧化碳的28倍。隨着地球居民對肉食動物的需求量的不斷增長,畜牧業的排放量也不斷大幅度的上升。此外,除了畜牧業之外,農作物種植所施加大量的化肥向大氣中排放大量的氮氣。最後,農民在耕地種植時大量使用的農業機械也是二氧化碳的一大排放源,不過,農業機械的排放量相對有限。

 在這樣的前 提下,如何在減低溫室氣體排放的同時發展農業?這是全球各國,尤其是農業大國所必須面對的問題。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小麥以及大米生產國,如何在中國發展與氣 候變化相容的農業?這是目前法國可持續發展學院(IDDRI)與中國農業部門合作研究的話題。為此我們採訪了該合作項目的法方負責人瑪麗 海倫·施瓦布( Marie Hélène Schwoob)女士。 

法國 農業研究學院近兩年推出了一個新的農業發展項目,名稱為千分之四(4 pour1000),目的是減低使用化肥提高農業耕地吸收二氧化碳的強度,因為,如果說農業耕種排放大量溫室氣體的話,農作 物在生長過程中也吸收了大量的溫室氣體,不僅小麥,大米等植物在成長的過程中自然吸收大量的二氧化碳,而且,農業耕地也是囤積溫室氣體的一大儲藏倉庫。因 此,法國農業研究學院提倡增加土壤中的有機物的含量,減低化肥的使用量,將耕地的吸收溫室氣體的功能每年提高千分之四,這樣,就能夠大幅度增加農業耕地的 吸碳量。

法国Iddri 研究学院的学者Marie hélène Schwoob 女士 网络

那麼,法國農業部大量宣傳推廣的千分之四的方法是否激發中國農業部門的興趣?施瓦布女士詳細地回答了本台的問題。

 法廣:  首先請您介紹了法國可持續發展學院與中國農業部的合作框架。

 施瓦布女士:這一合作計畫是在聯合國的可持續發展目標ODD的框架下進行的,這個項目的名字叫做可持續發展路徑( trajectoire),中方的合作單位包括中國農業大學。這是一個全球範圍內的合作項目,從2014年開始啟動。一開始是實驗階段,首先在三個國家,中國,烏拉圭,以及英國,目前正在向別的國家展開,例如法國,荷蘭以及突尼斯等國。目的是研究如何才能夠發展持續性的包容性的農業,在中國我們首先對中國農業做出了整體的評估,了解在農業生產領域採取行動的各類槓桿。目前,中國小組正在進行一些具體的課題研究,研究的主題就玉米以及畜牧草地。

法廣: 在您看來,中國農業生產所面臨的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施瓦布女士: 中國的農業耕地僅佔全球的百分之十,而中國的人口卻佔全球的百分之二十,這就導致中國農業多年來片面追求生產率,也就是如何在有限的耕地上儘可能的多生產,中國農民因此使用大量的化肥,例如氮肥,導致中國的耕地受到嚴重污染,中國的地下水資源也因此受到污染,這是中國的農民一向以來的耕作習慣,而今天,人們要求他們改變目前的耕作方式,在保持同樣的生產率的同時,採取更加可持續的生產方式,採取更加昂貴的耕作方式,因此,對他們來說,這並不一定符合他們自己的利益,在這樣的背景下,他們往往會採取種種方式,儘可能繞過政府的規定。如果能夠通過一些大型的企業來協調或許會更加容易,但是,中國的農業主要依靠的是三億個體農民。而中國的中央與地方政府似乎都不知道如何控制農民。所以,我認為最主要的問題是中國農民並沒有受到社會足夠的尊重,而農民才是發展可持續農業的最主要的動力。中國政府知道如何同中國的大型企業打交道,但卻不知道如何與三億個體戶農民打交道。應該了解農民們的需求,聽取他們的意見,幫助他們解決他們所面臨的難題,只有這樣,農民們才會接受政府制定的生產規章,我認為這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法廣:法國政府推崇的千分之四的生產模式,這對中國的農業是否也合適?

施瓦布女士: 非常合適,千分之四的生產模式完全應該適合於中國農業,因為土壤問題是中國農業面臨的棘手問題,中國政府近期就出台了控制土壤污染計畫。試圖控制中國耕地土壤的日益貧瘠化。不過,法國農業部推出的千分之四的生產模式意味着必須將稻草以及麥秸等留在耕地地面,以此來堆肥,增加土壤的肥沃度以及吸碳強度,以及延長土壤的生產時期等等。這種耕作方式不一定符合農民的短期的經濟利益,因此,很難使農民們接受。這就使我們面臨同樣的難題,對我來說,必須首先與農民展開對話,而到目前為止,中國農民的地位過於邊緣化。

法廣:  中國政府是否可以通過向農民發放援助來促使農民接受?中國農業土壤的吸碳能力是否已經飽和?

施瓦布女士: 對,中國政府推出了許多的農業發展援助轉化計畫,例如將農作物耕地轉化為森林等等,這些援助計畫具有一定的實效,但是,我覺得中國農民可能一定會機械地對政府的刺激計畫做出回應,因為,今天中國農民最大的希望是到城市打工,耕田種地對他們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吸引力,很難預測,他們對政府的刺激政策將做出什麼樣的反應,因此,應該首先了解中國農民真正的需求。就中國土壤的性能問題,由於中國的國土遼闊,很難一概而論,一般來說,正如剛才所說的那樣,由於過量的使用化肥,中國的土壤十分貧瘠,急需獲得恢復,這也是中國政府的主要擔心所在,從整體來說,中國大部分地區的土壤的有機成分都嚴重欠缺,都有待於獲得大量的補充。

法廣:
中國的耕地面積也正在逐漸減少,為了保障一個國家的糧食自主供應,是否有必要設立一個底線,必須保留一定數量的耕地?

施瓦布女士: 其實,中國政府早在2008年就制定了至少必須保留一億兩千萬公頃的耕地的紅色底線,但是,中央政府制定的指標很難獲得地方政府的遵守。其中原因,首先是土地買賣為地方政府帶來巨額的資金收入,其次,是農業生產成果在國民經濟中所佔的比例較低,而中國各地地方政府的工作成績都是由GDP 來衡量的,所以,對地方政府官員來說,發展農業並不能夠提高他們的政績。

法廣: 中國政府近年來開始在非洲以及美洲租地生產糧食,從全球溫室氣體總排放的角度來計算,這是否值得推行?

施瓦布女士:長期以來,中國堅持糧食供應自給自足的政策,但是,最近幾年以來,中國政府逐漸發現在中國國內生產環境等代價過於昂貴,因此開始從國外進口,或者在國外直接生產。不過,如果從數字統計來看,中國在非洲投資的耕地數字遠遠低於中東地區國家,而且在美洲等地,中國的租用的耕地往往附帶有許多不確定性,不僅受到租期的限制,而且當地政府有權利隨時終止租賃合同,所以,在國外租地生產等都只是一些附帶性的措施,並不能從根本上堅決問題。事實上,在中國,農業生產所造成的環境污染以及溫室氣體排放同工業以及能源行業相對比要輕微得多,如果僅僅從環境角度來看,當然,如果有可能的話,有必要在環境代價低的國家或者地區生產糧食。

法廣:氣候變化對中國農業將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施瓦布女士:有專家估算,氣候變化對中國造成的糧食損失比例可能在5%至10%之間,而糧食生產是中國農業生產的一大重要的組成部分。當然,中國是一個大國,也有專家認為,中國北方農作物的成熟時間可能會加長,而中國南部將可能出現更多的水災。總而言之,氣候變化對中國農業將產生不可低估的影響。

  • 塑料微粒污染自來水! 怎麼辦?

    塑料微粒污染自來水! 怎麼辦?

    法國當代天才作家鮑里斯·維昂(Boris Vian)在他最著名的小說《歲月的泡沫》 (L'écume des jours)中,曾經描述了這麼一個畫面,主人公高倫 (Colin)打開家裡的水龍頭時,裡面流出的是竟是滑溜溜的泥鰍。如果說泥鰍可以被做成美味佳肴的話,今天從你我家中水龍頭裡流出的卻不是泥鰍,而是可以無孔不入地滲透到你身體的每一個最微小的部件的塑料微粒。這絕不是危言聳聽。總部設在美國的一家名叫Ormedia的新調查媒體機構本月初公布的一份調查報告令人不寒而慄.

  • 超強颶風侵擾頻繁 氣候變暖環境全球災難增多?

    超強颶風侵擾頻繁 氣候變暖環境全球災難增多?

    在繼8月底颶風“哈維”登陸美國,造成多人死亡之後,颶風“艾爾瑪”又在9月3日又席捲加勒比海地區,包括法國在內的法屬安的列斯群島受到颶風襲擊,造成人員和物資重大損失。隨後“艾爾瑪”颶風還在9月9日周末登陸美國南部海岸,席捲美國佛羅里達。雖然颶風的形成與氣候變化之間的直接聯繫還有待進一步證明,但是氣候變化,造成極端氣候現象頻頻出現,這的確威脅地球生態和人類生活的環境。

  • 中法輿論看反增長與環境保護

    中法輿論看反增長與環境保護

    就在中國政府推動一帶一路發展計畫以圖消費國內多餘產能,維持中國經濟增長之際,就在美歐等西方國家政府對中國的將近百分之七的經濟增長不乏嫉妒的同時,西方輿論越來越關注經濟增長與可持續發展之間是否相溶的問題,擔憂地球有限的資源是否能夠承擔全球經濟的無限制的增長,也就是說,所謂的可持續發展是否真的有可能持續?於是,反增長Decroissance,這一最早出現於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的概念近期頻頻出現在公眾輿論平台上,原先被認為是極端消極無政府主義者的口號反增長正在獲得主流輿論的接受。

  • 劉寧談中國當代建築與地方氣候和文化特質

    劉寧談中國當代建築與地方氣候和文化特質

    法國媒體近日都報道了中國廣西柳州聘請意大利建築師修建全球規模最大的森林城市的計畫,這一將於2020年建成的森林城市計畫在居民住房以及醫院等公共建築的樓層種植樹木,將住房建築隱藏於森林之中,使城市居民感覺自己生活在鳥語花香的大森林之中。除了環境舒適宜人之外,樹林可以凈化空氣,吸收二氧化碳,減低溫室氣體排放。這一大膽的建築模式在歐洲已有先例並且正在獲得深受霧霾危害的中國民眾的青睞,被中國輿論評論為是中國城市建築的未來。

  • 從一帶一路談中國的環境評估

    從一帶一路談中國的環境評估

    隨着中國一帶一路發展規畫輪廓的日益清晰,這一涵蓋全球64個國家的跨邊界多國合作計畫在為沿路國家帶來經濟開發時機的同時,也引發國際社會對地緣政治以及環保領域的擔憂。從中國官方公布的一帶一路路線圖來看,一帶一路的密集的網絡幾乎覆蓋了地球三分之一的地區,涵蓋歐亞大陸水陸兩大部分,以及非洲北部,並且還計畫向西部,南部非洲延伸,中國在東南亞以及非洲地區的開發計畫,已經引發當地民眾對生態環境方面的嚴重擔憂。 在今天的環境與發展節目中,我們請旅居德國的水利環保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談談他對上述問題的看法。

  • 從馬達加斯加到莫桑比克中國在非洲走私木材何時了?

    從馬達加斯加到莫桑比克中國在非洲走私木材何時了?

    中國從非洲非法進口走私木材,以及中國企業在非洲從事非法砍伐森林的事件已經不再是新聞,最近十多年來,不斷有西方非政府組織以及西方媒體對上述事件做追蹤報道,總部設在倫敦的非政府組織全球見證組織以及法國權威媒體的世界報都曾經專門派調查人員,喬裝改扮成商人,到中國的生產紅木傢具以及音樂器材的商店做實地調查。本台環境與發展節目就曾經就中國從馬達加斯加走私紅木的消息做了專題報道。

  • 世界自然保護聯盟主席章新勝談世界環境公約

    世界自然保護聯盟主席章新勝談世界環境公約

    在法國憲法委員會主席,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協議第21次談判會議主席法比優斯的主持下,世界環境公約大會6月24日在巴黎索邦大學圓形大廳內舉行,法國環境部長於洛,聯合國前秘書長潘基文,巴黎市長伊達爾戈女士,前 聯合國氣候問題特別大使瑪麗·羅賓遜女士,美國加利福尼亞前州長,R20氣候行動基金會主席施瓦辛格,世界自然聯盟主席章新勝等政府以及非政府組織代表在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