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6月23日法廣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7年6月22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2/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2/06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6月23日法廣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金鐘:挑戰“一中神話”特朗普有膽識

作者
金鐘:挑戰“一中神話”特朗普有膽識
 
圖為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 路透社照片

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去年當選後曾明確表示,他認為現在是重現審視華盛頓和北京之間外交關係的中心基礎,即“一個中國”政策的時候了。眾所周知,這個政策已經有幾十年的歷史,美國據此斷絕了與台灣的外交關係,作為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承認的一部分。但在去年12月初,特朗普成為了至少是自1979年以來,第一位與台灣領導人通話的總統或候任總統,令全球官員震驚。

特朗普進一步表示,堅持“一個中國”的政策可以用來作為一些有爭議的問題,比如中國操縱貨幣以及南海問題的籌碼。他在接受採訪時說:“如果我們不能在貿易等其他事情上和中國達成協議,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必須受到‘一個中國’政策的約束。”

就此,紐約時報的分析指出,特朗普試圖用這種方式來利用台灣,擊中了中國共產黨最為敏感的所謂“核心利益”。如果華盛頓正式承認台灣,中國人應該會斷絕中美外交關係。

果不其然,在台灣總統蔡英文赴中美洲四國訪問上周末過境美國並與共和党參議員克魯茲會面之際,中共喉舌《環球時報》8日登出言辭激烈的評論,威脅說,如果美國侯任總統特朗普上台 後,有破壞“一中原則”的行為,北京為捍衛這一原則,“哪怕走到同美國斷交那一步也會在所不惜”。

 《環球時報》評論聲稱,北京“根本就不用怕他們(特朗普與蔡英文)的挑釁,北京的反制浩然正氣,堅定有力”。現在中國“奪回了主動權,美台或主動收斂,或者進一步吃虧後被迫克制”。評論先說,特朗普還在候任階段,北京“不好與他一般見識,拿兩國外交撒氣”。評論隨後重申,為了捍衛“一個中國”原則,北京“哪怕走到同美國斷交那一步也會在所不惜”。環時還說,北京用不著“領特朗普不見蔡英文這個情”。恪守“一個中國”原則不是中國對美國現任和候任領導人的“任性要求”,而是後者“維護中美關係、尊重亞太現有秩序的“一項義務””。評論聲稱,如果特朗普進入白宮後“挑釁一個中國原則”,“中國人民一定會強烈要求本國政府全力報復,讓美國得不償失”。

與此同時,我們注意到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先生最近發表的新年感言,提到2017年將是挑戰一中紅線的一年。為何有這種反思呢?本次節目特地邀請他來說明,金鐘總編輯首先表示:2016年頭號新聞就是川普當選美國總統,而他又大膽地提出要重新看待“一中原則”,這將直接影響到中美關係,令世人不能掉以輕心。

金鐘接著說:這位大商家戲劇性的變身為政治家,將要領導一個世界頭號強國,不由你喜不喜歡、看不看好,都是一個歷史性的事件。川普即將上台已經擺開架勢要顛覆白宮多年的陳規,和中國相關的”尼克松戰略“必當其衝。敏感而有預測性的,凜然不可侵犯的“一中”神話遭到質疑。中國大陸和台灣因40年代的內戰將一個中國分裂為二,迄今已67年。而“一個中國”的戒律,又是美國參與制造的。北京甚至違背九二共識的“一中各表”,只要“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個專制大國和一個民主大國合謀一個幾乎是國際性的政治公理,讓一個實體國家淪為“孤兒”,這是20世紀罕見的“奇蹟”。

然而,“奇”在哪兒呢?金鐘指出,當基辛格發現“海峽兩岸”可以成為有利用價值的外交字眼時,中國大陸正處於暗無天日的水深火熱之中,數百上千萬的無辜者掙紮在死亡在線,經濟面臨崩潰。而對岸則已被譽為亞洲四小龍之一,在自由和富裕的道路上前進。戴上一中緊箍咒後,台灣不斷陷於孤立,來自北京的打壓、欺凌被合理化、被通行無阻。基辛格尼克松外交戰略的內涵,已經不是秘密——拉攏中共遏制蘇聯,所謂聯中反蘇是也。這個戰略的迷惑性至今有效。我們開放雜誌早就發表文章嚴厲批判這個對中國的正常發展極為有害的所謂地緣政治的策略。

鄧小平對台的戰爭威脅失靈

金鐘在他的反思中續道:有昧於如此嚴重的歷史是非,而在毛共焦頭爛額、眾叛親離之際,尼克松屈尊朝拜一個在林彪事件後奄奄一息的暴君,其後果安在?除了為毛輸血打氣,就是拿台灣做祭品,犧牲台灣的主體尊嚴,給中共“以大吃小”壯膽。有人誇張中美對話是“改革開放”的起點,違背事實。政治局批鬥周恩來辦對美外交是投降主義,證明絕無向西方開放之意。毛從來不為國計民生着想,卻不避嫌拉頭號帝國做虎皮,反蘇有面子,滿足帝王的虛榮心。美國拉中共也未必增強冷戰實力,莫斯科自信十足,對毛的這套權謀洞若觀火,視文革為離經叛道。真正的惡果是在中國內部,以殘害自己人為能事的毛,有了美國這樣的反蘇盟友,自然會強化其政治路線,從而延長毛專制統治的肆虐。我們從鄧小平復出支持赤柬、攻打越南,將反蘇策略延續到1989年戈爾巴喬夫訪華,可見其軌跡。但“一中”卻在逆境中一瀉千里到今天。鄧復出上台曾大言炎炎,八十年代解決台灣問題,並制定和平統一、一國兩制規範。但是到1989老戈來訪時就泄了氣:“我這生只剩下一件事:就是台灣問題,恐怕看不到解決的時候了。”

那問題何在?金鐘認為:時人動輒以中共武力犯台說事。台灣當局作為戰敗者的談共色變,以1994年《1995閏八月》的出版事件最為搞笑。一名記者的天花亂墜,竟獲得人手一本的暢銷佳績。開放雜誌特地以專題予以辯駁,指出中共1995年攻台絕無可能。後來我們在一個座談會上又從資深記者秦家驄(前紐約時報駐北京記者)口中獲悉,1979年在北京,喬冠華特地向他透露:“我們永遠不會打台灣。” 喬曾是毛周的外事親信,這句話顯然不是他個人的意見。老鄧1984年對台重要宣示,也往往為人所略過,鄧說,不放棄用非和平方式統一台灣,是因為“承諾和平統一是唯一方式,中國將永不能統一。” 鄧交代後代,不要忘記這個“戰略考慮”。

中共妄圖不戰而勝收歸台灣

金鐘直陳:這話說了三十年,後人已經三代,為了統戰,他們不願做惡人放惡言,只在一中上糾纏。相信他們明白老鄧的話只是一種“戰爭威脅”的心理戰,中南海謀士們難道不明白真槍實彈一場對台戰爭,無論從道義、政治、軍事、外交、經濟……各方面言,其風險和代價是值得去承受的嗎?選擇必然是“不戰而屈人之兵”為上策。這是一中舌戰經久不衰的原因。換言之,用非戰方式謀求台灣稱臣歸順,攫取1949年戰場上沒有得到的戰果,何樂而不為!但是,中共面對的現實非常嚴峻:台灣統派勢力的衰落,和本土派的不斷壯大與中國漸行漸遠的大趨勢。可以想見失去台灣人的認同,是鄧小平到習近平的謀台之路越走越坎坷而揮之不去的心理障礙。也是川普敢於挑戰一中紅線的心理秉持。凡此種種,介入一中博弈的各方,都將受到不同的約束,很難將事態推到戰爭的邊緣。

並總結出:川普出招,北京還在觀望,一副籌碼在握的傲慢。那位墮落為食利者的外交家,再次飛向北京101次,諒已失當年風流。今日暴發戶的酒色霸氣,終不同於1972年山大王的顢頇蠻橫。2017——美中港幾場大戲連台。一中攤牌是最難逆料的事。毋庸諱言,衝破一中的禁錮,就是遏止大中國主義的擴張圖謀。給亞洲以和平、給台灣以一個正常國家的平等地位,並非鼓動“台灣獨立”,而是訴諸於一個更高價值層面,那就是維護台灣在驚濤駭浪中自強不息,已經實現的六次大選三次政黨輪替的偉大成就。這是中國五千年未見的畫時代大躍進,是無數仁人志士的夢想成真。在博愛、自由、民主的範疇內,2300萬人的台灣已是一個世界級的大國,她應該受到國際社會的尊重與呵護。

(附註:採訪時金鐘總編使用美國慣用譯名“川普”來稱這位美國新當選總統)

  • 法國立法選舉以及國民議會你想知道的一切

    法國立法選舉以及國民議會你想知道的一切

    法國國民議會選舉在今年6月11和18日舉行全民直選兩輪投票,選出577個任期5年的議員席位,每個議員在國民議會代表其選區民眾利益,參與法國法律草案的討論和投票表決。總統馬克龍的共和國前進黨必須成功拿到至少289席、即國民議會的多數席位,才能順利讓他有關法律的目標通關。

  • 六四二十八周年如何紀念?

    六四二十八周年如何紀念?

    時光冉冉,轉眼間又到了紀念89 六四的日子,89年民主運動遭血腥鎮壓已經過去了28年,六四在中國依然是禁區,但每年六四到來之際,全球各地的華人還是會通過各種方式進行紀念。在此次紀念64二十八周年的特別節目里,我們邀請多位嘉賓,包括六四的親歷者,參與者,受害者,民運人士,記者等從各個方面予以分析和介紹。

  • 奧朗德五年任期留下了什麼?

    奧朗德五年任期留下了什麼?

    奧朗德周日在與現任總統馬克龍進行權利交接後離開了愛麗舍宮,結束了五年的任期。他在隨後前往法國社會黨總部發表講話時說,他留下的法國比2012年接手時要好得多。情況究竟如何?

  • 旅法博士莊雅涵:華裔普遍對馬克龍當選態度正面

    旅法博士莊雅涵:華裔普遍對馬克龍當選態度正面

    法國2017總統大選塵埃落定, 各方對大選的剖析關注、對年輕新當選總統的熱議方興未艾、遠未散去,本次專題我們就從在法華裔及關注大選的兩岸華人的視角,請在法從事移民融入研究的法國索邦大學社會學博士莊雅涵談談她的觀察。

  • 法國作家媒體人奧利芙:投票維護共和國精神

    法國作家媒體人奧利芙:投票維護共和國精神

    法國總統大選投票結束。39歲的政治新人馬克龍戰勝對手馬麗娜 勒龐,在5月7日進行第二輪投票中以66.1%的得票率當選。這位法國前經濟部長,4年前還不為眾人所知的馬克龍當選,成為新一任法國總統,5月14日走馬上任。法國新總統馬克龍面臨眾多考驗,如組建政府,面對6月18日的議會選舉,另外,歐盟,打擊恐怖主義,提升法國經濟議題也備受關注。請聽法廣專訪法國作家,媒體人紀堯姆·奧利芙(Guillaume …

  • 杜懋之:馬克龍與勒龐在全球化的對立也將顯於中法關係上

    杜懋之:馬克龍與勒龐在全球化的對立也將顯於中法關係上

    法廣聽友們,在上一集看法國大選進入決選的馬克龍與勒龐兩人的外交政策的特別節目中,歐洲智庫ECFR擔任亞洲和中國項目的副主任(Mathieu Duchâtel)杜懋之先生,跟我們談了馬克龍與勒龐兩位總統候選人對歐盟截然不同的立場,以及在外交領域上,勒龐的主張是強調國家主權接近戴高樂主義與多極化世界,而馬克龍的藍圖則比較屬於傳統的跨大西洋派,靠近美國與西方的陣線,如此兩者將來在俄羅斯問題上的表現就會很不一樣,在本次的節目里,我們與杜懋之先生繼續探討親俄的勒龐與親美的馬克龍兩人在處理國際議題尤其是同中國的關係又有何相異之處等問題。

  • 杜懋之:馬克龍屬跨大西洋派外交傳統 勒龐近戴高樂主義又主多極化世界

    杜懋之:馬克龍屬跨大西洋派外交傳統 勒龐近戴高樂主義又主多極化世界

    被稱作法國第五共和以來形勢最複雜最詭異的總統大選,首輪結果23日晚揭曉,前進黨候選人馬克龍與國民陣線黨候選人勒龐進入第二輪,這種對決組合雖然沒有像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讓民調栽了跟鬥,卻仍然造成法國政壇板塊的大地震,傳統左右派兩大黨都遭選民背棄,共和黨更是第一次被踢出局。如何解析這次首輪投票結果中信息?親歐的馬克龍與反歐的勒龐有何外交主張?這些問題在本次特別節目中,我們請到在歐洲獨立智庫—ECFR擔任亞洲和中國項目的副主任(Mathieu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