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4月28日法廣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7年4月27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8/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7/04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4月28日法廣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特朗普上場 商業大戰打響?

media 特朗普夫婦在華盛頓林肯紀念堂 路透社

特朗普總統就職大典即將舉行,有一個念頭縈繞在經濟界人士腦際不散,他上台後,會不會一如競選時承諾,給中國進口產品加稅百分之三十以上,給墨西哥進口產品課徵重稅,給外國出產的德國寶馬車加稅?從而打響一場誰也不知後果如何的商業大戰?

這是達沃斯集聚的全世界經濟界精英們幾天來最關心的問題。特朗普疾言厲色,善於使用推特直抒胸臆,可以說未上任前已把胸中積壓的想法幾乎全都傾瀉了出來:

中國廉價進口產品讓數百萬美國人失業,他說上台後要就此課徵百分之三十以上的高稅,他甚至威脅,如果中國不在特別是雙邊貿易等方面做出讓步,他可以不受幾十年不逾的“一中原則”束縛;特朗普甚至對德國寶馬集團也發出了增稅的警告...

美國經濟學家、諾貝爾獎得主約瑟夫.斯蒂格利茨直截了當地認為,特朗普的相關言論是“宣戰書”,尤其是對進口產品尤其是針對外國出產汽車課稅的言論。

面對種種警告,特朗普至少目前毫無改變,周一接受德國『圖片報』採訪時,他重申對進口美國的墨西哥產品,包括在外國出產的寶馬汽車一律課以高稅。

此言一出,出席達沃斯論壇的經濟界人士都有點激動不安。此地是一個為自由貿易自由經濟大唱讚歌的聖地,保護主義是他們的天敵。

斯蒂格利茨認為,“商業戰爭,猶如一場真正的戰爭。和平對雙方都有好處,戰爭摧毀的最終是雙方”。這位諾貝爾經濟獎得主擔心被特朗普瞄準的國家也會反過來報復,從而損害美國出口。

在一場有關中國在全球化扮演的角色的討論會上,另一位美國經濟學家魯里埃爾·魯比尼承認,美國在特朗普領導下,變成保護主義國家的風險很高,以美國這樣的規模,自然會引起潛在的經濟緊張。而中國,正是即將上任的白宮新主人瞄準的主要目標。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知道風險不低,利用在達沃斯開幕式發言的機會表示:我們反對保護主義,支持自由貿易。

中國的企業主也是同樣的聲音,在美國擁有一家連鎖院線、及好萊塢的一家電影製作公司的中國最富有的商人王健林懇請特朗普不要發動商業戰爭,否則娛樂產業將會被毀滅。

特朗普將來如何做尚不得而知,但是他的言論誰都無法裝作聽不見。達沃斯雖然沒有特朗普的人影,但是他的名字不斷地出現在與會者的嘴中。人人都在發警告,希望他上台後慎重行事。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幹事拉加德以外交式語言不點名警告:“向全球化轉身,這是一種錯誤的想法”。美國前財長勞倫斯·薩默斯乾脆直接抨擊,“這種民粹主義政治的受害者將會是低收入和中產人群”。這位前財長舉例說,特朗普的言論導致墨西哥貨幣狂跌,致使墨西哥工人比美國工人更多了一層競爭力。他認為比索貶值是一把刺向俄亥俄州的短刀。恰恰是這個去工業化受害者的州,多數選票投給了共和黨人。

如何面對美國重返保護主義?特朗普要做的第一件事可能是廢除泛太平洋自由貿易協定,魯比尼認為這樣做就會給中國在亞洲乃至在太平洋地區、一直擴及至墨西哥都賦予了更多的選擇。

特朗普會不會打響商業戰爭仍然是一個問號,但是他對跨國集團領袖的威脅至少已部分奏效。他們前呼後擁,向特朗普表示美好的願望,承諾將在美國開闢更多就業崗位。

這一極端進攻性的戰略,赤裸裸的干預手段在一個把市場就是一切企業受到保護的國家非常罕見,但已經收到成效。通用汽車公司和沃爾瑪也加入到一個長長的大集團名單,他們向反對向外國遷移工廠的特朗普投降。特朗普星期天推文寫到:“汽車製造商以及其他,如果他們想在我們的國家做生意,必須重新開始在美國本土生產”。

福特汽車公司宣布放棄將在墨西哥開廠的計畫,改為投資美國,菲亞特把外國生產的車型重返美國,宣布將開創2000個就業崗位。豐田公司也隨之跟上,同樣,一些諸如亞馬遜一樣的新技術產業也在效法,宣布將在美國開創10萬就業崗位等等。其他沒有宣布投資的廠家,也紛紛加入了特朗普團隊的芭蕾,試圖消除之前與未來總統的隔閡。

跨國集團害怕什麼?害怕保護主義。進而言之,害怕發生一場商業大戰。因此,有一個核心點有可能再次損害特朗普與跨國集團的關係,特朗普如果落實之前承諾,對墨西哥和中國產品課徵高稅,將會使美國大企業付出極其高昂的代價。

美國商會主席警告說,如果要招的工是美國人,就應該能夠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我們的客戶出售美國貨,出售我們的服務,而這些客戶並不生活在美國。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