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4月28日法廣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7年4月27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7/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7/04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4月28日法廣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茉莉: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作者
茉莉: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最近數月來,多方信息顯示,中國與梵蒂岡緊鑼密鼓的建交談判已近尾聲,雙方恢復1951年以來中斷的外交關係在即。中梵建交意義何在?中國地下教會將在雙方恢復外交關係後面臨何種命運?羅馬教皇方濟各將如何面對中國的人權問題?對此,旅居瑞典的中國異見作家茉莉女士向我們闡述了她的看法。

法廣:首先請談談您如何看待中梵即將恢復外交關係一事?

茉莉:中國和梵蒂岡的關係是在1951年共產黨佔領了中國之後中斷的。那個時候,他們把天主教的神父都趕走,(不是坐牢,就是被趕走)。到了2013年,新的教皇上任,這位教皇叫方濟各,他是阿根廷人,來自南美洲。他有些左傾的傾向,他對北京有興趣,想要關注中國多達1200萬的天主教徒,包括地上和地下的。新上任的教皇就對北京有所表示。到去年十月,中國領袖習近平就像教皇贈送禮物,雙方這麼一來一往,就有想要建交談判的過程中。我覺得剛才說得很能理解,因為梵蒂岡教皇希望去關愛中國1200萬的天主信徒,北京也有自己的算盤,中國政府的算盤是,他們自己現在覺得自己是一個超級大國,想要稱雄世界;羅馬教廷梵蒂岡是一個小國、宗教小國,它沒有硬的勢力,有軟勢力,它在世界上有10幾億的羅馬的天主教徒,所以中國政府也希望得到羅馬教廷的支持。

如何看待這兩方面呢?每個人角度不同,看得不同。比如說在梵蒂岡的眼裡,與中共握手言和,這是春暖花開,經過漫長的寒冬,他們要建交了,他們很高興,覺得是很具意義的。但是在忠於梵蒂岡的中國地下教會,他們的眼裡,這是一個悲劇性的錯誤。它覺得梵蒂岡跟中國建交,錯了。當然地上教會,就是中國的三自教會,他們還是會很高興。所以這使雙方產生了對立、十分的對立的分歧。香港的一位主教、已經退休的主教-陳日君,他是一位非常正直的老人,他悲哀地說,這是因為教皇對中國共產黨的罪惡沒有真正地了解。所以如何看待中國和梵蒂岡建交,是不同的角度,是不同的看法。

法廣:中梵建交將對中國的教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地下教會未來命運又將如何?

茉莉:我覺得對中國的天主教會會產生很大的影響。我剛才說:地上的教會肯定很高興,因為他們信天主教,但是他們信的天主教,教皇是沒有教皇領導的。在天主教的教義中,教皇是個中介。在個人、教徒與上帝之間,教皇是橫梗在中間的。教皇、教廷和主教,大主教,他不是像基督新教,新教是直接個人面對上帝,這個就比較簡單,就是:我相信上帝,上帝看着我。但是天主教中間有很多中介。所以你要信了天主教,你就必須信教皇,必須信教廷和主教。

那麼中國這麼幾十年以來,1951年,羅馬教會被踢出中國之後,他們就一直沒有受到梵蒂岡的承認,因為如果堅持要忠於梵蒂岡的教徒,不是坐牢,就是被趕走。留下來的,要想在中共的統治之下,在1951年、1952年成立了三自教會,要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這很可笑。因為共產黨是無神論,一個無神論政黨怎麼能夠介入人家的宗教教體系呢?國內的地上教會的信徒會很高興,他們也許有機會被梵蒂岡承認,也許有機會見到教皇,這是他們終身的願望,是他們最大的幸福。但是,對中國地下教會來說,這就非常悲慘。因為他們堅守幾十年的理想都給搞亂了。

中國的地下教會,幾乎每個地下教會,在中共統治的這幾十年間,都有一本血淚帳,不是被騷擾、被歧視、被剝奪自由、他們的教堂被沒收、教堂被拆掉,這就是他們受到的迫害,還包括理念的衝突、信仰的衝突。就剛才說的,在天主教的信仰里認為,教會是普世的、唯一的,就是說:我只信任教會、教皇和上帝,這是一根線;但是共產黨的三自教會,卻強調一切宗教要愛國,要接受共產黨的領導。就是在這個有神論的宗教裡面,摻進無神論的人來領導你,還要你去愛這個國家,愛這個共產黨。這不是把這個宗教搞混了嗎?這個宗教還叫天主教嗎?本來他們就說,地上教會長期以來就不能叫天主教,因為你不屬於這個體系,改了名字,就是三自教會。那麼對地下教會來說,你如果跟中共建交,就和它的基本信仰衝突了。他們一直在地下,不管遭受了什麼樣的迫害,他們都死守着對羅馬教廷的忠誠。現在你要放棄這個,如果教廷、教皇和中共建交,就等於說同意共產党參與天主教的領導。每一個主教都由中國共產黨提名、任命,然後最後羅馬教皇就被架空,那就是批一下就行了。這就是教廷和中共建立起來的另外一個東西,就不是原來的天主教了,你不是你自己了。所以這個情況是十分嚴重,對於地下教會來說,簡直是不可以接受的。

最近,教廷、教皇接見了幾個主教,現在中共的主教,國內的地下教會就有人自己稱自己為主教,因為中共可以封主教,中共是無神論者,可以封主教,為什麼我自己不能封呢?所以羅馬教廷就會私自???這些自封主教的人,就像河北有一個主教叫董冠華,他被梵蒂岡視為不法之徒,他在自家的庭院裡面頂着寒風,向農民教友傳教,他就認為:既然中共的官方的主教、像蘇州的主教徐宏根,都可以被教皇接見,無神論者封的主教,你願意接見、你梵蒂岡願意承認,那麼我這裡也封。所以地下教會也開始自己封主教,教皇就很生氣。要他們小心,警告他們。所以地下教會面臨著一個非常困難的處境。

法廣:中梵建交的前景引發人權衛士的憂慮,一些持反對立場的人士呼籲教會關注中國地下教會信徒及主教的處境。羅馬教皇為何對此反應冷漠?

茉莉:現在對教皇有各種指責,因為現在人權問題很大。國際人權組織有各種數字和證據證明,習近平上台以後,加強了對基督教的控制,拆毀了眾多教堂的十字架。有一些地下教徒受迫害,遭到羞辱或者被監禁。而且就在2016年9月,他們又搞了一個宗教事務條例修改草案。強化了國家對宗教的壓制和迫害,踐踏了中國人的信仰權利。為什麼教皇沒有重視呢?因為這個教皇,我剛才講了,他自嘲有點“天真”,他是個左派教皇,他出自南美洲。他關心世界,被稱為“窮人的教皇”,他關心世界的貧窮問題。但是,他對社會公民的政治權利,不是很關心、不太懂。他完全不提人權,他只關心經濟上的平等,貧富差距問題,而且他對中國很無知。

這個教皇出身於耶穌會,耶穌會有一個很著名的人士,我們中國人熟悉的利瑪竇,這個意大利的神父利瑪竇在明朝萬曆年間, 到中國開拓了天主教之途,後來到清朝康熙時被禁止,因為“禮儀”之爭。現在的教皇因為崇拜在中國開闢這條傳教之路的利瑪竇,所以嚮往崇拜那一位前輩,所以他也想重新走上中國,因為中國有那麼多信徒。他以為跟中共打交道只是一個禮儀的問題,他不知道這是一個中共沒有信仰自由、沒有言論自由的問題,這是一個扼殺宗教自由的問題。他看不到這一點,這是他思想上的短板,沒有辦法。所以現在我們這麼多人的批評也沒有用。

法廣:有消息披露,梵蒂岡方面在兩國的建交談判中做出了一些讓步,您認為,梵蒂岡為什麼要讓步?它尋求與中國建交的主要目的是什麼?

茉莉:剛才講的讓步,就是讓中國共產党參與對主教的任命。這是非常重要的,就是主教完全是共產黨承認的人。實際上就是讓無神論者介入了有神論的宗教。梵蒂岡為什麼要讓步?剛才講了,宗教也是一個市場。我們在世界上看,我們以為宗教是很超自然的東西,虛無縹緲的,其實不是。在現實世界中,各種宗教都在激烈地爭奪市場。中國也是一塊大肥肉。這麼多教徒,教皇很想要。上千萬的教徒,他很想去關照。所以這個信仰市場,教皇也想搶回來。這是他的目的。梵蒂岡現在認識不到專制政權的本質,沒有政治自由。在一個國家裡,如果沒有民主、沒有宗教自由,他間接會產生什麼後果?他等於放棄天主教最基本的教義,就是違背自己,背叛耶穌基督,就像陳日君說的:背叛耶穌基督。

  • 陳破空:習近平與特朗普在朝核問題上合作冒有一定政治風險,毛左派不滿

    陳破空:習近平與特朗普在朝核問題上合作冒有一定政治風險,毛左派不滿

    美朝兩國的緊張關係再次吸引世人目光。美國傳出航母打擊群駛往朝鮮半島之際,朝鮮籍“太陽節”之日,舉行了大規模的閱兵,並在閱兵後的翌日,進行了一次新的導彈試驗。儘管這又是一次失敗的試驗,卻不乏為一次向美國挑釁的行為。朝鮮彈道試驗失敗後,美國再次警告平壤,絕不會容忍朝鮮進一步導彈發射或核試活動。整個東北亞地區呈現緊張態勢。這場較量將何去何從?中國將發揮怎樣的作用?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看法。

  • 夏明:中美關係將朝向具有建設性、而非對抗性方向發展

    夏明:中美關係將朝向具有建設性、而非對抗性方向發展

    四月初,中國主席習近平對美國進行的訪問吸引了廣泛關注。至今,習近平與特朗普的會見繼續引發熱議。中美兩國領導人在兩天的會晤中涉及的話題一直受到各方猜測。種種跡象顯示,特朗普對習近平似乎並未表現出當選以來傳遞的強勢立場。如何看待中美兩國今後的外交走向?這次會晤將給兩國關係帶來怎樣的影響?對此,我們採訪了美國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

  • 2017大選年看法國華人社群的政治參與

    2017大選年看法國華人社群的政治參與

    2017年是法國大選年,四月底的總統選舉之後,還有立法選舉,不僅有政府的更迭,也有立法機關國民議會的換屆。幾個月來,各路政黨不遺餘力競選拉票,不同社會族群、不同社會團體也競相以各自方式表達訴求,以期或多或少地影響未來政策的制定與執行。在這樣的背景下,華人社團如何自處呢?近些年來,一向低調的華人社團因為治安問題接連發起大規模集會抗議活動,吸引法國輿論日益廣泛的關注。如果說觀察人士和媒體均肯定華人社團這一融入主流社會的表現的話,在法國每五年一次的政治大動員中,華人社群在何種程度上切身參與呢?社會融入努力是否也表現在選舉活動所代表的政治參與層面?近年來法國亞裔社群的反歧視抗議集會與法國社會傳統的反歧視運動有怎樣的交集?我們電話採訪了巴黎第四大學社會學博士、目前在斯特拉斯堡大學任教的莊雅涵女士。

  • 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談李明哲事件

    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談李明哲事件

    台灣非政府組織工作者李明哲在中國境內失蹤引發各方關注。李明哲於3月19日從澳門入境廣東後一直失聯。李明哲失蹤十天後的3月29日,中國有關方面負責人證實:李明哲因涉嫌從事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被扣查。此一信息傳出後,李明哲的親屬非常擔心,多家人權組織和民間機構也紛紛呼籲,要求台灣當局出面、對其公民的人身自由受到侵犯做出回應。李明哲在中國受到扣查的事件說明了什麼?等待着他的又將可能是怎樣的命運?對此,美國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馬岳:2017特首選舉對選舉制度公信力造成更大破壞

    馬岳:2017特首選舉對選舉制度公信力造成更大破壞

    2017香港特首選舉遵循2014年港人轟轟烈烈的雨傘運動堅決抵制的方式落下帷幕。如果說這次並無懸念的選舉只是備受港人詬病的小圈子選舉的延續的話,同是體制內代表的曾俊華雖然落選,但他在競選後期在民間贏得的廣泛支持,也使得這次選舉不同於往年。如何理解曾俊華廣泛的民意支持?雖有北京鼎力背書卻缺少民意基礎的新當選特首林鄭月娥在何種程度上可以兌現承諾,彌合香港社會的裂痕?我們電話採訪了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教授馬岳先生。

  • 旅法學者劉學偉談法國總統大選

    旅法學者劉學偉談法國總統大選

    法國總統大選日益逼近。今年的競選撲朔迷離,不斷爆料,令原本較為平靜、應該按部就班進行的選舉活動步驟大亂。時至今日,並不被絕大多數法國人看好的極右翼政黨領導人瑪琳娜-勒龐居然在民調中居首,有望在首輪選舉中獲得較多選票,進入第二輪的爭奪戰。如何看待本次法國大選?各路候選人的優勢何在?選舉最終將鹿死誰手?旅法學者、歷史學博士劉學偉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陳破空:中國炒作韓國薩德,目的在於掩蓋金正恩毒殺金正男的尷尬醜聞,轉移視線

    陳破空:中國炒作韓國薩德,目的在於掩蓋金正恩毒殺金正男的尷尬醜聞,轉移視線

    近來,朝鮮半島局勢頗為引人關注。美韓兩國開始部署薩德導彈防禦系統,朝鮮當局則以發射導彈的行徑不斷挑釁國際社會。中國則受到薩德事件與朝鮮核武問題的困擾。中韓兩國緊張關係不斷升級。北京明確表態,威脅美韓兩國將為薩德反飛彈系統引發的後果負責,中國民間也掀起反韓聲浪。然而,面對朝鮮,北京似乎更為寬容,主張美朝對話以化解危機。面對兩個朝鮮,中國為什麼採取了截然不同的立場?中國對韓國採取的一系列行動能否奏效?中國與美國、韓國及朝鮮的關係將朝向何處發展?對此,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