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10月16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6/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6/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2017年10月17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 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茉莉: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作者
茉莉: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最近數月來,多方信息顯示,中國與梵蒂岡緊鑼密鼓的建交談判已近尾聲,雙方恢復1951年以來中斷的外交關係在即。中梵建交意義何在?中國地下教會將在雙方恢復外交關係後面臨何種命運?羅馬教皇方濟各將如何面對中國的人權問題?對此,旅居瑞典的中國異見作家茉莉女士向我們闡述了她的看法。

法廣:首先請談談您如何看待中梵即將恢復外交關係一事?

茉莉:中國和梵蒂岡的關係是在1951年共產黨佔領了中國之後中斷的。那個時候,他們把天主教的神父都趕走,(不是坐牢,就是被趕走)。到了2013年,新的教皇上任,這位教皇叫方濟各,他是阿根廷人,來自南美洲。他有些左傾的傾向,他對北京有興趣,想要關注中國多達1200萬的天主教徒,包括地上和地下的。新上任的教皇就對北京有所表示。到去年十月,中國領袖習近平就像教皇贈送禮物,雙方這麼一來一往,就有想要建交談判的過程中。我覺得剛才說得很能理解,因為梵蒂岡教皇希望去關愛中國1200萬的天主信徒,北京也有自己的算盤,中國政府的算盤是,他們自己現在覺得自己是一個超級大國,想要稱雄世界;羅馬教廷梵蒂岡是一個小國、宗教小國,它沒有硬的勢力,有軟勢力,它在世界上有10幾億的羅馬的天主教徒,所以中國政府也希望得到羅馬教廷的支持。

如何看待這兩方面呢?每個人角度不同,看得不同。比如說在梵蒂岡的眼裡,與中共握手言和,這是春暖花開,經過漫長的寒冬,他們要建交了,他們很高興,覺得是很具意義的。但是在忠於梵蒂岡的中國地下教會,他們的眼裡,這是一個悲劇性的錯誤。它覺得梵蒂岡跟中國建交,錯了。當然地上教會,就是中國的三自教會,他們還是會很高興。所以這使雙方產生了對立、十分的對立的分歧。香港的一位主教、已經退休的主教-陳日君,他是一位非常正直的老人,他悲哀地說,這是因為教皇對中國共產黨的罪惡沒有真正地了解。所以如何看待中國和梵蒂岡建交,是不同的角度,是不同的看法。

法廣:中梵建交將對中國的教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地下教會未來命運又將如何?

茉莉:我覺得對中國的天主教會會產生很大的影響。我剛才說:地上的教會肯定很高興,因為他們信天主教,但是他們信的天主教,教皇是沒有教皇領導的。在天主教的教義中,教皇是個中介。在個人、教徒與上帝之間,教皇是橫梗在中間的。教皇、教廷和主教,大主教,他不是像基督新教,新教是直接個人面對上帝,這個就比較簡單,就是:我相信上帝,上帝看着我。但是天主教中間有很多中介。所以你要信了天主教,你就必須信教皇,必須信教廷和主教。

那麼中國這麼幾十年以來,1951年,羅馬教會被踢出中國之後,他們就一直沒有受到梵蒂岡的承認,因為如果堅持要忠於梵蒂岡的教徒,不是坐牢,就是被趕走。留下來的,要想在中共的統治之下,在1951年、1952年成立了三自教會,要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這很可笑。因為共產黨是無神論,一個無神論政黨怎麼能夠介入人家的宗教教體系呢?國內的地上教會的信徒會很高興,他們也許有機會被梵蒂岡承認,也許有機會見到教皇,這是他們終身的願望,是他們最大的幸福。但是,對中國地下教會來說,這就非常悲慘。因為他們堅守幾十年的理想都給搞亂了。

中國的地下教會,幾乎每個地下教會,在中共統治的這幾十年間,都有一本血淚帳,不是被騷擾、被歧視、被剝奪自由、他們的教堂被沒收、教堂被拆掉,這就是他們受到的迫害,還包括理念的衝突、信仰的衝突。就剛才說的,在天主教的信仰里認為,教會是普世的、唯一的,就是說:我只信任教會、教皇和上帝,這是一根線;但是共產黨的三自教會,卻強調一切宗教要愛國,要接受共產黨的領導。就是在這個有神論的宗教裡面,摻進無神論的人來領導你,還要你去愛這個國家,愛這個共產黨。這不是把這個宗教搞混了嗎?這個宗教還叫天主教嗎?本來他們就說,地上教會長期以來就不能叫天主教,因為你不屬於這個體系,改了名字,就是三自教會。那麼對地下教會來說,你如果跟中共建交,就和它的基本信仰衝突了。他們一直在地下,不管遭受了什麼樣的迫害,他們都死守着對羅馬教廷的忠誠。現在你要放棄這個,如果教廷、教皇和中共建交,就等於說同意共產党參與天主教的領導。每一個主教都由中國共產黨提名、任命,然後最後羅馬教皇就被架空,那就是批一下就行了。這就是教廷和中共建立起來的另外一個東西,就不是原來的天主教了,你不是你自己了。所以這個情況是十分嚴重,對於地下教會來說,簡直是不可以接受的。

最近,教廷、教皇接見了幾個主教,現在中共的主教,國內的地下教會就有人自己稱自己為主教,因為中共可以封主教,中共是無神論者,可以封主教,為什麼我自己不能封呢?所以羅馬教廷就會私自???這些自封主教的人,就像河北有一個主教叫董冠華,他被梵蒂岡視為不法之徒,他在自家的庭院裡面頂着寒風,向農民教友傳教,他就認為:既然中共的官方的主教、像蘇州的主教徐宏根,都可以被教皇接見,無神論者封的主教,你願意接見、你梵蒂岡願意承認,那麼我這裡也封。所以地下教會也開始自己封主教,教皇就很生氣。要他們小心,警告他們。所以地下教會面臨著一個非常困難的處境。

法廣:中梵建交的前景引發人權衛士的憂慮,一些持反對立場的人士呼籲教會關注中國地下教會信徒及主教的處境。羅馬教皇為何對此反應冷漠?

茉莉:現在對教皇有各種指責,因為現在人權問題很大。國際人權組織有各種數字和證據證明,習近平上台以後,加強了對基督教的控制,拆毀了眾多教堂的十字架。有一些地下教徒受迫害,遭到羞辱或者被監禁。而且就在2016年9月,他們又搞了一個宗教事務條例修改草案。強化了國家對宗教的壓制和迫害,踐踏了中國人的信仰權利。為什麼教皇沒有重視呢?因為這個教皇,我剛才講了,他自嘲有點“天真”,他是個左派教皇,他出自南美洲。他關心世界,被稱為“窮人的教皇”,他關心世界的貧窮問題。但是,他對社會公民的政治權利,不是很關心、不太懂。他完全不提人權,他只關心經濟上的平等,貧富差距問題,而且他對中國很無知。

這個教皇出身於耶穌會,耶穌會有一個很著名的人士,我們中國人熟悉的利瑪竇,這個意大利的神父利瑪竇在明朝萬曆年間, 到中國開拓了天主教之途,後來到清朝康熙時被禁止,因為“禮儀”之爭。現在的教皇因為崇拜在中國開闢這條傳教之路的利瑪竇,所以嚮往崇拜那一位前輩,所以他也想重新走上中國,因為中國有那麼多信徒。他以為跟中共打交道只是一個禮儀的問題,他不知道這是一個中共沒有信仰自由、沒有言論自由的問題,這是一個扼殺宗教自由的問題。他看不到這一點,這是他思想上的短板,沒有辦法。所以現在我們這麼多人的批評也沒有用。

法廣:有消息披露,梵蒂岡方面在兩國的建交談判中做出了一些讓步,您認為,梵蒂岡為什麼要讓步?它尋求與中國建交的主要目的是什麼?

茉莉:剛才講的讓步,就是讓中國共產党參與對主教的任命。這是非常重要的,就是主教完全是共產黨承認的人。實際上就是讓無神論者介入了有神論的宗教。梵蒂岡為什麼要讓步?剛才講了,宗教也是一個市場。我們在世界上看,我們以為宗教是很超自然的東西,虛無縹緲的,其實不是。在現實世界中,各種宗教都在激烈地爭奪市場。中國也是一塊大肥肉。這麼多教徒,教皇很想要。上千萬的教徒,他很想去關照。所以這個信仰市場,教皇也想搶回來。這是他的目的。梵蒂岡現在認識不到專制政權的本質,沒有政治自由。在一個國家裡,如果沒有民主、沒有宗教自由,他間接會產生什麼後果?他等於放棄天主教最基本的教義,就是違背自己,背叛耶穌基督,就像陳日君說的:背叛耶穌基督。

  • 廖天琪談國際筆會第83屆年會

    廖天琪談國際筆會第83屆年會

    全球性作家組織“國際筆會”第八十三屆年會於9月17-21日在烏克蘭西部的重要城鎮利沃夫舉行。與會的有來自69個國家的163名代表。追思已故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是本次國際筆會的一個重要活動。另外,在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的倡議下,國際筆會對劉曉波夫人劉霞的命運深表關注。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向我們介紹了本次國際筆會的相關情況。

  • 夏明:防民如防川,防公共輿論比防川更難

    夏明:防民如防川,防公共輿論比防川更難

    近年來,隨着網絡的普及和高速發展,信息的傳播早已超越了時間和地域的局限,變得越來越輕鬆便捷。廣泛的信息來源、快捷的傳播速度,為現代人提供極大方便的同時,卻也增添了一些當權者的煩惱。今年以來,中國國內不斷傳出新聞信息網站被關、被整頓的消息。9月初,中國網信辦出台了《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管理規定》,似乎標誌着中國針對網絡信息監控的舉措升級,再次引發廣泛關注。我們請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就相關問題闡述他的看法。

  • 茉莉談傅正明先生新書-狂慧詩僧

    茉莉談傅正明先生新書-狂慧詩僧

    旅居瑞典的華人作家傅正明先 生所著新書《狂慧詩僧  邱陽創巴傳奇三部曲》最近在台灣出版。《狂慧詩僧》是一部略帶虛構色彩的文學傳奇,向讀者展現了一位藏傳佛教狂惠大師。應該說,這是一部鮮有的題材創作,全書通過不同尋常的浪漫愛情、藝術創作和傳法學佛的故事,譜寫了東方文明的一曲謳歌。這樣一部書籍的出版打破了世人對佛教僧人的傳統看法,向我們敞開了這片神秘土地的一個新視角。為了更好地了解這部書籍,我們請旅居瑞典的中國流亡作家茉莉女士來做出她的解讀。

  • 廖天琪:四筆會平台國際會議旨在打造一個新的多方位交流模式

    廖天琪:四筆會平台國際會議旨在打造一個新的多方位交流模式

    第一屆“四筆會平台國際會議”於8月底在瑞典城市馬爾默召開。這次會議的主辦方分別為:瑞典筆會、獨立中文筆會、維吾爾筆會和藏人海外作家筆會。會議的宗旨是:尋求共識空間  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我們在今天的本節目中,請會議的主持者之一、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向我們介紹一下本次會議的相關情況。

  • 夏明:朝核危機必須通過美中俄三方協調來解決

    夏明:朝核危機必須通過美中俄三方協調來解決

    近年來,朝鮮危機不斷升級,隨着平壤頻繁的挑釁,國際社會相繼出台了制裁措施。不過,種種制裁卻未能效地制約金正恩政府。今年以來,朝鮮頻頻傳出發射導彈與核試的消息。9月3日,朝鮮宣稱成功測試了一枚氫彈,這是朝鮮進行的第六次核試,也是一次空前的核試爆。國際社會應如何有效地 應對朝鮮的軍事行動? 朝鮮獲得核大國地位將對整個世界局勢造成怎樣的影響?如何有效地化解朝核危機?對此,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戴耀庭:香港實際上進入了半威權時代

    戴耀庭:香港實際上進入了半威權時代

    曾轟動世界的香港雨傘運動落幕近三年之後,2017年8月17日,這場運動的三名學生領袖:黃之鋒、周永康、羅冠聰重新面對法庭,並被改判入監6至8個月。而在2016年,三人已經在同一案件指控中,以非法集結及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罪名分別被判處社會服務令和緩刑,三人已經完成相關刑罰。但港府律政司認為這些刑罰過輕,提出了上訴。這項改判決定8月20日在香港引發雨傘運動以來最大規模的抗議示威,不少人認為這項判決更是一項政治判決,也有人擔心會有更多人因為參加抗爭行動而被加判重刑。最早倡議以和平佔領中環的公民抗命行動爭取真普選的佔中三子也將重新面對法庭。非暴力公民抗命運動是否在香港已經行不通?重壓之下,香港社會民間抗議活動是否還有反彈空間?爭民主力量是否還能凝聚力量?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最早發出公民抗命倡議的戴耀庭先生認為,在香港目前的半威權政府狀態下,公民抗命也許需要調整方式,但香港人不會放棄民主理想。

  • 陳破空:中美對峙, 21世紀最大的一場戰略對峙

    陳破空:中美對峙, 21世紀最大的一場戰略對峙

    美國總統特朗普近來宣布調整對阿富汗的戰略。8月21日晚間,特朗普發表講話,闡述美國未來的阿富汗戰略。儘管美國總統宣布調整,實際上美國對阿富汗的具體戰略並沒有實質上的改變。不過,有一點引入關注的是,特朗普在談到關於阿富汗問題的整體戰略時,首次要求亞洲大國印度發揮更大作用。有分析指:美國動用印度牌是為了遏制中國。對此,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發表了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