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 第二節中文廣播北京時間2017年6月24日19點至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4/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4/06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第一節中文廣播北京時間2017年6月25日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茉莉: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作者
茉莉: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最近數月來,多方信息顯示,中國與梵蒂岡緊鑼密鼓的建交談判已近尾聲,雙方恢復1951年以來中斷的外交關係在即。中梵建交意義何在?中國地下教會將在雙方恢復外交關係後面臨何種命運?羅馬教皇方濟各將如何面對中國的人權問題?對此,旅居瑞典的中國異見作家茉莉女士向我們闡述了她的看法。

法廣:首先請談談您如何看待中梵即將恢復外交關係一事?

茉莉:中國和梵蒂岡的關係是在1951年共產黨佔領了中國之後中斷的。那個時候,他們把天主教的神父都趕走,(不是坐牢,就是被趕走)。到了2013年,新的教皇上任,這位教皇叫方濟各,他是阿根廷人,來自南美洲。他有些左傾的傾向,他對北京有興趣,想要關注中國多達1200萬的天主教徒,包括地上和地下的。新上任的教皇就對北京有所表示。到去年十月,中國領袖習近平就像教皇贈送禮物,雙方這麼一來一往,就有想要建交談判的過程中。我覺得剛才說得很能理解,因為梵蒂岡教皇希望去關愛中國1200萬的天主信徒,北京也有自己的算盤,中國政府的算盤是,他們自己現在覺得自己是一個超級大國,想要稱雄世界;羅馬教廷梵蒂岡是一個小國、宗教小國,它沒有硬的勢力,有軟勢力,它在世界上有10幾億的羅馬的天主教徒,所以中國政府也希望得到羅馬教廷的支持。

如何看待這兩方面呢?每個人角度不同,看得不同。比如說在梵蒂岡的眼裡,與中共握手言和,這是春暖花開,經過漫長的寒冬,他們要建交了,他們很高興,覺得是很具意義的。但是在忠於梵蒂岡的中國地下教會,他們的眼裡,這是一個悲劇性的錯誤。它覺得梵蒂岡跟中國建交,錯了。當然地上教會,就是中國的三自教會,他們還是會很高興。所以這使雙方產生了對立、十分的對立的分歧。香港的一位主教、已經退休的主教-陳日君,他是一位非常正直的老人,他悲哀地說,這是因為教皇對中國共產黨的罪惡沒有真正地了解。所以如何看待中國和梵蒂岡建交,是不同的角度,是不同的看法。

法廣:中梵建交將對中國的教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地下教會未來命運又將如何?

茉莉:我覺得對中國的天主教會會產生很大的影響。我剛才說:地上的教會肯定很高興,因為他們信天主教,但是他們信的天主教,教皇是沒有教皇領導的。在天主教的教義中,教皇是個中介。在個人、教徒與上帝之間,教皇是橫梗在中間的。教皇、教廷和主教,大主教,他不是像基督新教,新教是直接個人面對上帝,這個就比較簡單,就是:我相信上帝,上帝看着我。但是天主教中間有很多中介。所以你要信了天主教,你就必須信教皇,必須信教廷和主教。

那麼中國這麼幾十年以來,1951年,羅馬教會被踢出中國之後,他們就一直沒有受到梵蒂岡的承認,因為如果堅持要忠於梵蒂岡的教徒,不是坐牢,就是被趕走。留下來的,要想在中共的統治之下,在1951年、1952年成立了三自教會,要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這很可笑。因為共產黨是無神論,一個無神論政黨怎麼能夠介入人家的宗教教體系呢?國內的地上教會的信徒會很高興,他們也許有機會被梵蒂岡承認,也許有機會見到教皇,這是他們終身的願望,是他們最大的幸福。但是,對中國地下教會來說,這就非常悲慘。因為他們堅守幾十年的理想都給搞亂了。

中國的地下教會,幾乎每個地下教會,在中共統治的這幾十年間,都有一本血淚帳,不是被騷擾、被歧視、被剝奪自由、他們的教堂被沒收、教堂被拆掉,這就是他們受到的迫害,還包括理念的衝突、信仰的衝突。就剛才說的,在天主教的信仰里認為,教會是普世的、唯一的,就是說:我只信任教會、教皇和上帝,這是一根線;但是共產黨的三自教會,卻強調一切宗教要愛國,要接受共產黨的領導。就是在這個有神論的宗教裡面,摻進無神論的人來領導你,還要你去愛這個國家,愛這個共產黨。這不是把這個宗教搞混了嗎?這個宗教還叫天主教嗎?本來他們就說,地上教會長期以來就不能叫天主教,因為你不屬於這個體系,改了名字,就是三自教會。那麼對地下教會來說,你如果跟中共建交,就和它的基本信仰衝突了。他們一直在地下,不管遭受了什麼樣的迫害,他們都死守着對羅馬教廷的忠誠。現在你要放棄這個,如果教廷、教皇和中共建交,就等於說同意共產党參與天主教的領導。每一個主教都由中國共產黨提名、任命,然後最後羅馬教皇就被架空,那就是批一下就行了。這就是教廷和中共建立起來的另外一個東西,就不是原來的天主教了,你不是你自己了。所以這個情況是十分嚴重,對於地下教會來說,簡直是不可以接受的。

最近,教廷、教皇接見了幾個主教,現在中共的主教,國內的地下教會就有人自己稱自己為主教,因為中共可以封主教,中共是無神論者,可以封主教,為什麼我自己不能封呢?所以羅馬教廷就會私自???這些自封主教的人,就像河北有一個主教叫董冠華,他被梵蒂岡視為不法之徒,他在自家的庭院裡面頂着寒風,向農民教友傳教,他就認為:既然中共的官方的主教、像蘇州的主教徐宏根,都可以被教皇接見,無神論者封的主教,你願意接見、你梵蒂岡願意承認,那麼我這裡也封。所以地下教會也開始自己封主教,教皇就很生氣。要他們小心,警告他們。所以地下教會面臨著一個非常困難的處境。

法廣:中梵建交的前景引發人權衛士的憂慮,一些持反對立場的人士呼籲教會關注中國地下教會信徒及主教的處境。羅馬教皇為何對此反應冷漠?

茉莉:現在對教皇有各種指責,因為現在人權問題很大。國際人權組織有各種數字和證據證明,習近平上台以後,加強了對基督教的控制,拆毀了眾多教堂的十字架。有一些地下教徒受迫害,遭到羞辱或者被監禁。而且就在2016年9月,他們又搞了一個宗教事務條例修改草案。強化了國家對宗教的壓制和迫害,踐踏了中國人的信仰權利。為什麼教皇沒有重視呢?因為這個教皇,我剛才講了,他自嘲有點“天真”,他是個左派教皇,他出自南美洲。他關心世界,被稱為“窮人的教皇”,他關心世界的貧窮問題。但是,他對社會公民的政治權利,不是很關心、不太懂。他完全不提人權,他只關心經濟上的平等,貧富差距問題,而且他對中國很無知。

這個教皇出身於耶穌會,耶穌會有一個很著名的人士,我們中國人熟悉的利瑪竇,這個意大利的神父利瑪竇在明朝萬曆年間, 到中國開拓了天主教之途,後來到清朝康熙時被禁止,因為“禮儀”之爭。現在的教皇因為崇拜在中國開闢這條傳教之路的利瑪竇,所以嚮往崇拜那一位前輩,所以他也想重新走上中國,因為中國有那麼多信徒。他以為跟中共打交道只是一個禮儀的問題,他不知道這是一個中共沒有信仰自由、沒有言論自由的問題,這是一個扼殺宗教自由的問題。他看不到這一點,這是他思想上的短板,沒有辦法。所以現在我們這麼多人的批評也沒有用。

法廣:有消息披露,梵蒂岡方面在兩國的建交談判中做出了一些讓步,您認為,梵蒂岡為什麼要讓步?它尋求與中國建交的主要目的是什麼?

茉莉:剛才講的讓步,就是讓中國共產党參與對主教的任命。這是非常重要的,就是主教完全是共產黨承認的人。實際上就是讓無神論者介入了有神論的宗教。梵蒂岡為什麼要讓步?剛才講了,宗教也是一個市場。我們在世界上看,我們以為宗教是很超自然的東西,虛無縹緲的,其實不是。在現實世界中,各種宗教都在激烈地爭奪市場。中國也是一塊大肥肉。這麼多教徒,教皇很想要。上千萬的教徒,他很想去關照。所以這個信仰市場,教皇也想搶回來。這是他的目的。梵蒂岡現在認識不到專制政權的本質,沒有政治自由。在一個國家裡,如果沒有民主、沒有宗教自由,他間接會產生什麼後果?他等於放棄天主教最基本的教義,就是違背自己,背叛耶穌基督,就像陳日君說的:背叛耶穌基督。

  • 陳破空:特朗普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是明智選擇

    陳破空:特朗普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是明智選擇

    美國總統特朗普決定退出聯合國氣候變化巴黎協定,引發國際社會強烈反響,也在美國引起巨大爭議。美國退出的決定,似乎將中國推上了前台。中國隨即表明立場,重申了對氣候協議的承諾,並與歐盟發表共同聲明,表示要加強合作、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美國退出巴黎協定的決定將為全球氣候變遷的關注帶來怎樣的影響?是否將衝擊美國綠能產業的發展?會否損及美中及美歐之間的關係?對此,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夏明談蔡英文執政後的兩岸關係

    夏明談蔡英文執政後的兩岸關係

    台灣總統蔡英文掌權已一年有餘,蔡英文曾在總結一年以來的政績時指出:台灣各項經濟指標都有進步;在備受關注的兩岸關係問題上,台灣總統則表示:依舊維持其上任之初的主張: “維持現狀”。實際上,一年多來,兩岸關係是否如蔡英文所言,得以保持 “現狀”?蔡英文掌權後,力圖開拓更大國際生存空間的打算是否實現?兩岸關係有沒有變化?目前又處在怎樣一種狀態?對此,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導演文海與他的中國獨立紀錄片見證:《放逐的凝視》

    導演文海與他的中國獨立紀錄片見證:《放逐的凝視》

    在上一次的公民論壇節目中 ,中國獨立紀錄片導演文海向大家介紹了他在作品《兇年之畔》拍攝過程中,對中國農民工權利意識的覺醒以及他們的維權行動的社會意義的再認識。如果說《兇年之畔》以寫實的影像方式紀錄了身處中國社會底層的農民工從邊緣人到自覺公民的成長過程的話,文海在同一時期完成的書著《放逐的凝視》則以文字的形式,紀錄了中國獨立紀錄片最近20年間,在狹窄而又充滿種種不確定性的環境下走過的道路。從不時受到警方騷擾的家庭放映,到蹣跚成型的本土獨立影像節,從國際電影節獲得的光環,到本土獨立影像節的陸續夭折,文海以自身的獨特經歷,見證中國獨立紀錄片導演內心對自由表達的執著追求與官方輿論導向機器間的博弈,也同時反思自己在這十幾年真實紀錄中國社會現實過程中的個人成長。2017年3月底,文海來巴黎參加第39屆法國國際真實電影節期間接受了我們的採訪。

  • 《1989的女孩們》導演楊雨談拍攝感受

    《1989的女孩們》導演楊雨談拍攝感受

    八九-六四天安門運動剛剛送走了第28個年頭。去年底,在迎來這一具有歷史意義的日子的前夕,旅美中國獨立紀錄片導演楊雨先生推出了《1989的女孩們》這部影片。楊雨透過三個女孩在美國的平凡生活故事,透視出中國近28年的歷史,從而將“八九的孩子”這個隱秘而敏感的群體展現在世人的眼前。在“天安門事件”迎來又一個紀念日之際,我們有幸採訪到楊雨先生,請他來談談這部影片的意義。

  • 程曉農:六四這段歷史不會永遠地忘卻

    程曉農:六四這段歷史不會永遠地忘卻

    6月4日,在中國的政治生活中是一個頗為敏感的日子。 “八九”天安門事件在2017年6月4日,迎來第28個年頭。28年來,隨着社會天翻地覆的變化,中國大大提升了在國際舞台上的地位,已然躍為第二大經濟體。然而,對六四話題解禁的期待尚沒有成為現實。今天重新回顧這段歷史,人們在認知上是否有所改變?它對現代人有着怎樣的啟迪?這段歷史能否最終從人們的記憶中抹掉?我們請旅美政治評論家程曉農先生來闡述一下他的看法。

  • 夏明:一帶一路的思路主要服務於中共的兩個“百年”

    夏明:一帶一路的思路主要服務於中共的兩個“百年”

    中國主辦的2017年“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於5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舉行。本次論壇聚集了來自上百個國家的代表,共有29個國家元首與會。就在美國總統特朗普準備邁入貿易保護主義道路之際,中國主席習近平卻再次下定決心,進一步確立其“新絲綢之路”的主張。習近平在2013年掌權伊始,就提出“一帶一路”計畫。隨着時間的流逝,世界政治、經濟格局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中國“一帶一路”的思路也在很大程度上更為具體化。“一帶一路”的主張自提出以來是否取得成效?它今後將朝着怎樣的方向繼續發展?我們請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談談相關話題的看法。

  • 獨立紀錄片導演文海:讓我們彼此看見

    獨立紀錄片導演文海:讓我們彼此看見

    中國獨立紀錄片《兇年之畔》2017年初起陸續在鹿特丹、巴黎、布魯塞爾等歐洲不同城市放映。這部長達三小時的影片以廣州番禺利得鞋廠和深圳奇利田高爾夫用品公司工人維權事件為核心,紀錄了中國農民工權利意識覺醒的過程,而影片與歐洲觀眾見面的時刻也正是這些農民工維權活動在日益嚴酷的打壓中陷入低潮的轉折。觀眾可以從中了解這些為中國躍身世界經濟強國做出巨大貢獻卻常常無法保證自身基本權利的農民工的抗爭,以及他們面對的嚴酷打壓,導演文海則更在拍攝的過程中意識到這些身處社會最底層的人在中國社會變革中扮演了先行者的角色。2017年3月底,影片來巴黎參加第39屆法國國際真實電影節放映時,文海接受了法廣的採訪。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