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12月16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6/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6/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12月17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茉莉: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作者
茉莉: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最近數月來,多方信息顯示,中國與梵蒂岡緊鑼密鼓的建交談判已近尾聲,雙方恢復1951年以來中斷的外交關係在即。中梵建交意義何在?中國地下教會將在雙方恢復外交關係後面臨何種命運?羅馬教皇方濟各將如何面對中國的人權問題?對此,旅居瑞典的中國異見作家茉莉女士向我們闡述了她的看法。

法廣:首先請談談您如何看待中梵即將恢復外交關係一事?

茉莉:中國和梵蒂岡的關係是在1951年共產黨佔領了中國之後中斷的。那個時候,他們把天主教的神父都趕走,(不是坐牢,就是被趕走)。到了2013年,新的教皇上任,這位教皇叫方濟各,他是阿根廷人,來自南美洲。他有些左傾的傾向,他對北京有興趣,想要關注中國多達1200萬的天主教徒,包括地上和地下的。新上任的教皇就對北京有所表示。到去年十月,中國領袖習近平就像教皇贈送禮物,雙方這麼一來一往,就有想要建交談判的過程中。我覺得剛才說得很能理解,因為梵蒂岡教皇希望去關愛中國1200萬的天主信徒,北京也有自己的算盤,中國政府的算盤是,他們自己現在覺得自己是一個超級大國,想要稱雄世界;羅馬教廷梵蒂岡是一個小國、宗教小國,它沒有硬的勢力,有軟勢力,它在世界上有10幾億的羅馬的天主教徒,所以中國政府也希望得到羅馬教廷的支持。

如何看待這兩方面呢?每個人角度不同,看得不同。比如說在梵蒂岡的眼裡,與中共握手言和,這是春暖花開,經過漫長的寒冬,他們要建交了,他們很高興,覺得是很具意義的。但是在忠於梵蒂岡的中國地下教會,他們的眼裡,這是一個悲劇性的錯誤。它覺得梵蒂岡跟中國建交,錯了。當然地上教會,就是中國的三自教會,他們還是會很高興。所以這使雙方產生了對立、十分的對立的分歧。香港的一位主教、已經退休的主教-陳日君,他是一位非常正直的老人,他悲哀地說,這是因為教皇對中國共產黨的罪惡沒有真正地了解。所以如何看待中國和梵蒂岡建交,是不同的角度,是不同的看法。

法廣:中梵建交將對中國的教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地下教會未來命運又將如何?

茉莉:我覺得對中國的天主教會會產生很大的影響。我剛才說:地上的教會肯定很高興,因為他們信天主教,但是他們信的天主教,教皇是沒有教皇領導的。在天主教的教義中,教皇是個中介。在個人、教徒與上帝之間,教皇是橫梗在中間的。教皇、教廷和主教,大主教,他不是像基督新教,新教是直接個人面對上帝,這個就比較簡單,就是:我相信上帝,上帝看着我。但是天主教中間有很多中介。所以你要信了天主教,你就必須信教皇,必須信教廷和主教。

那麼中國這麼幾十年以來,1951年,羅馬教會被踢出中國之後,他們就一直沒有受到梵蒂岡的承認,因為如果堅持要忠於梵蒂岡的教徒,不是坐牢,就是被趕走。留下來的,要想在中共的統治之下,在1951年、1952年成立了三自教會,要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這很可笑。因為共產黨是無神論,一個無神論政黨怎麼能夠介入人家的宗教教體系呢?國內的地上教會的信徒會很高興,他們也許有機會被梵蒂岡承認,也許有機會見到教皇,這是他們終身的願望,是他們最大的幸福。但是,對中國地下教會來說,這就非常悲慘。因為他們堅守幾十年的理想都給搞亂了。

中國的地下教會,幾乎每個地下教會,在中共統治的這幾十年間,都有一本血淚帳,不是被騷擾、被歧視、被剝奪自由、他們的教堂被沒收、教堂被拆掉,這就是他們受到的迫害,還包括理念的衝突、信仰的衝突。就剛才說的,在天主教的信仰里認為,教會是普世的、唯一的,就是說:我只信任教會、教皇和上帝,這是一根線;但是共產黨的三自教會,卻強調一切宗教要愛國,要接受共產黨的領導。就是在這個有神論的宗教裡面,摻進無神論的人來領導你,還要你去愛這個國家,愛這個共產黨。這不是把這個宗教搞混了嗎?這個宗教還叫天主教嗎?本來他們就說,地上教會長期以來就不能叫天主教,因為你不屬於這個體系,改了名字,就是三自教會。那麼對地下教會來說,你如果跟中共建交,就和它的基本信仰衝突了。他們一直在地下,不管遭受了什麼樣的迫害,他們都死守着對羅馬教廷的忠誠。現在你要放棄這個,如果教廷、教皇和中共建交,就等於說同意共產党參與天主教的領導。每一個主教都由中國共產黨提名、任命,然後最後羅馬教皇就被架空,那就是批一下就行了。這就是教廷和中共建立起來的另外一個東西,就不是原來的天主教了,你不是你自己了。所以這個情況是十分嚴重,對於地下教會來說,簡直是不可以接受的。

最近,教廷、教皇接見了幾個主教,現在中共的主教,國內的地下教會就有人自己稱自己為主教,因為中共可以封主教,中共是無神論者,可以封主教,為什麼我自己不能封呢?所以羅馬教廷就會私自???這些自封主教的人,就像河北有一個主教叫董冠華,他被梵蒂岡視為不法之徒,他在自家的庭院裡面頂着寒風,向農民教友傳教,他就認為:既然中共的官方的主教、像蘇州的主教徐宏根,都可以被教皇接見,無神論者封的主教,你願意接見、你梵蒂岡願意承認,那麼我這裡也封。所以地下教會也開始自己封主教,教皇就很生氣。要他們小心,警告他們。所以地下教會面臨著一個非常困難的處境。

法廣:中梵建交的前景引發人權衛士的憂慮,一些持反對立場的人士呼籲教會關注中國地下教會信徒及主教的處境。羅馬教皇為何對此反應冷漠?

茉莉:現在對教皇有各種指責,因為現在人權問題很大。國際人權組織有各種數字和證據證明,習近平上台以後,加強了對基督教的控制,拆毀了眾多教堂的十字架。有一些地下教徒受迫害,遭到羞辱或者被監禁。而且就在2016年9月,他們又搞了一個宗教事務條例修改草案。強化了國家對宗教的壓制和迫害,踐踏了中國人的信仰權利。為什麼教皇沒有重視呢?因為這個教皇,我剛才講了,他自嘲有點“天真”,他是個左派教皇,他出自南美洲。他關心世界,被稱為“窮人的教皇”,他關心世界的貧窮問題。但是,他對社會公民的政治權利,不是很關心、不太懂。他完全不提人權,他只關心經濟上的平等,貧富差距問題,而且他對中國很無知。

這個教皇出身於耶穌會,耶穌會有一個很著名的人士,我們中國人熟悉的利瑪竇,這個意大利的神父利瑪竇在明朝萬曆年間, 到中國開拓了天主教之途,後來到清朝康熙時被禁止,因為“禮儀”之爭。現在的教皇因為崇拜在中國開闢這條傳教之路的利瑪竇,所以嚮往崇拜那一位前輩,所以他也想重新走上中國,因為中國有那麼多信徒。他以為跟中共打交道只是一個禮儀的問題,他不知道這是一個中共沒有信仰自由、沒有言論自由的問題,這是一個扼殺宗教自由的問題。他看不到這一點,這是他思想上的短板,沒有辦法。所以現在我們這麼多人的批評也沒有用。

法廣:有消息披露,梵蒂岡方面在兩國的建交談判中做出了一些讓步,您認為,梵蒂岡為什麼要讓步?它尋求與中國建交的主要目的是什麼?

茉莉:剛才講的讓步,就是讓中國共產党參與對主教的任命。這是非常重要的,就是主教完全是共產黨承認的人。實際上就是讓無神論者介入了有神論的宗教。梵蒂岡為什麼要讓步?剛才講了,宗教也是一個市場。我們在世界上看,我們以為宗教是很超自然的東西,虛無縹緲的,其實不是。在現實世界中,各種宗教都在激烈地爭奪市場。中國也是一塊大肥肉。這麼多教徒,教皇很想要。上千萬的教徒,他很想去關照。所以這個信仰市場,教皇也想搶回來。這是他的目的。梵蒂岡現在認識不到專制政權的本質,沒有政治自由。在一個國家裡,如果沒有民主、沒有宗教自由,他間接會產生什麼後果?他等於放棄天主教最基本的教義,就是違背自己,背叛耶穌基督,就像陳日君說的:背叛耶穌基督。

  • 夏明:“低端人口”是一種違反社會規律、非常荒謬且悲劇性的概念

    夏明:“低端人口”是一種違反社會規律、非常荒謬且悲劇性的概念

    2017年11月18日,北京市大興區新建村一場大火,毀滅了千千萬萬個農民工尋求幸福之路的美夢。隨着這場大火,北京展開了大清理行動,受到驅趕的則是那些被稱為“低端人口”的社會最底層人士。如何看待此一事件,我們就此採訪了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

  • 1917-2017:俄羅斯面對十月革命遺產的糾結

    1917-2017:俄羅斯面對十月革命遺產的糾結

    2017年是俄羅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這場革命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個共產主義政權,顛覆了二十世紀的國際關係。但百年後的今天,這次革命的起源地卻沒有任何大張旗鼓的紀念活動。恰恰相反,俄羅斯人對於百年紀念應該紀念什麼顯然並無共識。有人強調“十月革命”百年,但也有人只籠統地提及“俄羅斯革命”百年。命名的區別掩飾着俄羅斯人面對1917年的動蕩歷史的不同解讀。今天的公民論壇節目邀請法國高等社會科學院俄羅斯及中歐國家研究負責人Françoise …

  • 廖天琪:獨立中文筆會年會尤為關注獄中作家命運

    廖天琪:獨立中文筆會年會尤為關注獄中作家命運

    11月24日,香港又一次舉辦了一年一度的中文筆會年會。出席本次會議的,除香港本地政治活動人士及兩岸三地的知名作家以外,中國國內的多名筆會成員也得以赴港與會,這是近年來較為罕見的現象。我們請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來向我們介紹一下有關本次年會的情況。

  • 夏明:擔心習近平承襲毛鄧時代的所有悲劇

    夏明:擔心習近平承襲毛鄧時代的所有悲劇

    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閉幕至今已一月有餘,中國主席習近平進一步確立了其新的領導地位。隨着習近平思想寫入黨章,有關習近平比肩毛澤東和鄧小平的說法便不脛而走。中國新一屆領導班子的形成將開啟怎樣的未來?中共領導層人事布局遵守了怎樣的規則?如何解讀習近平倡導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等話題始終成為各方熱議的焦點。我們請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就此闡述一下他的觀點。

  • 陳破空: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亞洲行取得空前成功

    陳破空: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亞洲行取得空前成功

    美國總統特朗普剛剛結束了上任以來的首次亞洲行。本次為期十二天的出訪,是自1991年以來,美國總統歷時最長的亞洲之行。本次行程的重要一站當屬中國。這是中共十九大落幕、習近平進一步強化了其領導地位之後,北京接待的第一位到訪的國家元首。此外,隨着中國近年來的強勢崛起,世界格局發生着微妙的變化,中美兩極格局逐漸成型。當選一年後,在國內遭遇種種困境的美國總統本次亞洲行的主要目的何在?此行收穫了怎樣的成果?如何看待美中兩國關係?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做出了解讀。

  • 廖天琪:經濟發展並不理所當然地帶動人權民主進步

    廖天琪:經濟發展並不理所當然地帶動人權民主進步

    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主辦的中國民運會議於10月月23日在德國的波茨坦舉行。這是圍繞中國現狀與民主未來主題舉辦的第八屆大會。本屆會議召開之際,中共19大全國代表大會也正在北京舉行。因此,會議格外關注中共19大以後的中國政局、台海兩岸關係、香港民主現狀及前景以及一帶一路的效應等。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向我們介紹了本次會議的相關情況。

  • 張博樹:十月革命是對俄羅斯現代文明進程的巨大扭曲

    張博樹:十月革命是對俄羅斯現代文明進程的巨大扭曲

    1917年的俄歷10月25日至26日夜間,列寧領導的布爾什維克在俄羅斯當時的首都彼得格勒奪取政權,並在隨後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個蘇維埃政權,改寫了俄羅斯帝國的歷史進程,也在將蘇維埃模式推向世界的同時,對二十世紀世界歷史進程產生深遠影響。目前旅居美國的中國憲政學者張博樹先生接受了我們的電話採訪,他認為,十月革命推翻此前的二月革命政府是一次巨大的歷史倒退,而布爾什維克得以奪取政權只是利用了當時的歷史條件,並不帶有必然性。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