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7年4月26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6/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6/04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4月26日法廣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控制警衛局便控制了高層,控制軍隊便控制了全國

作者
控制警衛局便控制了高層,控制軍隊便控制了全國
 
《新史記》第35期封面

中共已故總參謀長、軍委秘書長羅瑞卿大將的小兒子羅宇,接受明鏡集團總裁何頻以明鏡電視記者的身分對他的長時間採訪,刊登在剛剛出版的《新史記》第35期上,講述鄧小平在文革後為掌控軍權,起用他父親的經過。今天我們請明鏡集團總主筆高伐林來介紹這篇重頭文章。

法廣:高伐林先生,羅宇先生是個什麼樣的人?

高伐林:要說羅宇,先得說父親羅瑞卿,他一度是中共高層擔任實權職務最多的人之一,曾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務院副總理、解放軍總參謀長、中央軍委秘書長等要職,橫跨黨政軍三界。很長時間裡,他就是毛澤東的“大警衛員”,毛曾說過:天塌下來有羅長子頂着,但在文革前夕毛突然翻臉,把他打進“彭羅陸楊”反黨集團,他憤而跳樓摔斷了腿。這個兒子羅宇,在那段歲月政治上也受到排斥和歧視,後來由鄧小平親自批示才參了軍。1988年羅宇被授予大校軍銜,曾任解放軍總參謀部裝備部航空裝備處處長。1989年,羅宇在出席法國航空展時,因不滿中共當局鎮壓學生和百姓,憤而辭職出走,現居美國。近年在海外出版了回憶錄《告別總參謀部》。

法廣:何頻先生採訪他,主要是探究什麼問題呢?

高伐林:他們討論的問題十分廣泛,但中心就是一個:中共黨和軍隊、黨權與軍權的關係,或者借用毛澤東的話說:是黨和槍的關係,槍指揮黨,還是黨指揮槍?若沒有槍杆子的支持,黨的領袖是否玩得轉?黨的領袖又如何掌控槍杆子,讓槍杆子能支持自己?羅宇講述了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這幾代領導人對軍隊如何掌控。

法廣:羅宇先生如何能得知這些情況呢?

高伐林:羅宇有兩個有利條件,一個,鄧小平時代,他在總參謀部擔任中層幹部多年,因為工作關係,與軍委主席、副主席和總參、總後、總裝備部主管都打過交道;第二個、也是更重要的一個,羅瑞卿的兒子嘛,少年和青年時期跟着父親年年都到北戴河,與毛澤東等朝夕相處。儘管他介紹,父親黨性很強,軍事機密和人事秘密對家人都守口如瓶,他甚至很少見到父親,但是在這麼一個家庭,耳濡目染,他了解的和悟出的中共軍隊內部信息,遠遠不是一般人可比的。而且文革結束之後,羅瑞卿復出,被任命為軍委秘書長,剛開頭手下一個秘書也沒有,上面的指令和下面的請示彙報雪片一樣飛來,羅宇不得不與母親承擔起秘書的職責。

法廣:在《新史記》雜誌刊登的這一部分中,他介紹了哪些人們會感興趣的情況?

高伐林:那很多。例如,鄧小平如何頂着汪東興的反對,讓羅瑞卿主管軍委日常工作,開頭他要安排羅瑞卿當總參謀長,汪東興不同意;鄧說,那就當總政主任,汪還是不同意;最後鄧拍桌子,說:讓他就當軍委秘書長,“不行也得行!”再例如,海軍司令員蘇振華為了巴結華國鋒,要將南海和東海艦隊的主要戰艦調到大連讓華閱兵,羅瑞卿堅決不批;再如,鄧小平有句名言:“牌桌上說的話都不算數”——羅宇說,鄧小平說的任何話都不算數——他對毛說“永不翻桉”,對華國鋒說“永遠擁護華主席的領導”,“六四”前說“不流血”……都不算數!還有,中央軍委怎麼運作,軍委主席、副主席與總參謀長怎樣互動,通過哪幾種方式來做出決策……

法廣:羅瑞卿到德國去動手術不幸猝死,遺體回國時鄧小平親自到機場迎接,他對羅瑞卿痛惜不已吧?

高伐林:是啊,羅瑞卿去世之後,鄧小平在軍隊頻繁換馬,先讓耿飈管,很不得力;調來楊尚昆管,但楊尚昆提拔自己的弟弟楊白冰,逐漸形成“楊家將”勢力,又讓鄧產生疑忌;1992年拿掉“楊家將”,把劉華清和張震推出來……走馬燈一樣換來換去,要麼能力不行,要麼資歷和威望不夠,要麼人品遭人非議,都不如羅瑞卿既能放下心,又能鎮得住。本來鄧小平是要借重羅瑞卿在軍隊中的威望,儘快掌穩軍權,但沒有料到,羅瑞卿擔任軍委秘書長,只幹了一年多就發生意外。

法廣:在羅宇看來,羅瑞卿在文革結束後復出這一年多,做出了哪些貢獻呢?

高伐林:他認為,父親復出時間雖然不長,卻有一個極為重要的貢獻,這就是,將中央警衛團從汪東興手裡拿過來了。中央警衛團等於過去皇權時代的禁衛軍,非同小可。誰掌管了禁衛軍,最高權力者的性命就捏在了他的手心。汪東興是晚年毛澤東最信任的人,他掌管禁衛軍,毛澤東才能安心。毛澤東死後,汪東興正是利用掌管中央警衛團的機會,一舉拿下了“四人幫”。但汪東興與鄧小平政見不同,鄧小平對他怎麼能放心?弄不好,他再重演拿下“四人幫”的戲碼怎麼辦?羅瑞卿上任後,首先將中央警衛團的隸屬關係從中辦轉到中央軍委,編到了總參警衛局,這就與汪東興切割開來,為鄧小平奪下軍權、控制黨權,最後推倒華國鋒,掃除了一個大障礙,解除了後顧之憂。
不過羅宇認為,這也是華國鋒、汪東興他們自己自食苦果,怪不得別人。

法廣:為什麼羅宇這麼說呢?

高伐林:羅宇認為,毛澤東去世前安排了一個“三足鼎立”的局,“一足”,是華國鋒、汪東興、陳錫聯,這是掌握實權的;“一足”,是“四人幫”,再“一足”,是葉劍英、李先念。“三足鼎立”,左右制衡,華國鋒才能立得住。但是華國鋒和汪東興沒有得到毛的真傳,毛走了沒多久,就把“四人幫”打掉了,“一足”斷了,他們又抵擋不了鄧小平,毛澤東留下的這個“鼎”就倒了!

  • 金融反腐大地震,周小川 肖鋼等待結局

    金融反腐大地震,周小川 肖鋼等待結局

    其實所有的金融領域的高官不查則已,一查肯定是有問題的。證監會、銀監會和保監會和央行一個問題比一個大。對於央行“三朝元老”周小川,目前面臨的問題是如何查他,查他到什麼地步,硬摔放倒拿下還是放一馬軟着陸的問題。今天的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到明鏡新聞出版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博士,讓他來給我們的聽眾介紹《內幕》第64期,談中國金融界正迎來前所未有的大地震。

  • 歷史被明鏡照出什麼樣的原形

    歷史被明鏡照出什麼樣的原形

    當代世界,光是書刊已經遠遠不能滿足民眾的精神需求,民眾接受信息的渠道已經極大地擴展。有鑒於此,明鏡集團開始大力發展網絡電視和廣播,“歷史明鏡”電視節目就是其產品中的一類。這次經“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明鏡集團總主筆、“歷史明鏡”電視節目主持人高伐林來介紹。  

  • 習近平牢控政治,經濟交還李克強?

    習近平牢控政治,經濟交還李克強?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自從加冕為“核心”後,不但獨攬黨政軍大權,還把本來應歸國務院領導的經濟領域也緊握在手中。外界因此一度傳出所謂的“府院之爭”和李克強被架空等等說法。但是在剛剛過去的2017年全國兩會上,習近平主張“黨治”的經濟路線卻完全沒有被提及,取而代之的則是李克強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經濟路線。本期“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來《外參》雜誌主編賀蘭若女士,給大家詳細介紹最新84期《外參》獨家內容:中共黨內達成妥協,習近平牢控政治,經濟大權交還李克強。

  • 習近平是中國最後的強人

    習近平是中國最後的強人

    習近平的出現和他上台之後的所作所為,令人意外,他下一步還有什麼意外之舉?明鏡集團總裁何頻的新書《中國最後的強人》,對這些問題做出了回答。這次“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明鏡集團總主筆高伐林來做個介紹。  

  • 郭文貴的神秘“老領導”透露了什麼信息

    郭文貴的神秘“老領導”透露了什麼信息

    郭文貴的神秘“老領導”透露了什麼信息?在第二次專訪中,郭文貴先生原來準備的80%的信息不見了,確實與這位神秘“老領導”有關係。這位老領導是郭文貴與北京博弈的一個關鍵人物。許多人非常關心這次採訪中出現的這位神秘 “老領導”。今天的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到明鏡新聞出版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博士,讓他來給我們的聽眾介紹《內幕》第63期,談這位老領導與郭文貴的互動究竟釋放出了什麼信息。  

  • 肖建華是中共內鬥的利器還是犧牲品?

    肖建華是中共內鬥的利器還是犧牲品?

    2017年春節,與中國眾多常委家族有着利益牽連的金融大鱷肖建華被從香港帶回內地,之後便淼無音訊。為什麽肖所擁有的,可以算得上是“中國最牛的關係網”此次也沒能救得了他?本期《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來《外參》雜誌主編賀蘭若女士,給大家詳細介紹《外參》第83期內容:習近平曾慶紅權鬥禍及肖建華,女保鏢受中共控制。

  • 毛澤東和鄧小平:獨裁者的一體兩面

    毛澤東和鄧小平:獨裁者的一體兩面

    毛澤東與鄧小平在中共奪取政權之後先後主宰中國,當今幾代中國人的命運都曾經被他們控制。內幕出版社最近出版《毛澤東和鄧小平》一書,再次聚焦以他們的名字命名的時代。這次“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明鏡集團總主筆高伐林來介紹這本書。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