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4月25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5/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5/04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4月26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控制警衛局便控制了高層,控制軍隊便控制了全國

作者
控制警衛局便控制了高層,控制軍隊便控制了全國
 
《新史記》第35期封面

中共已故總參謀長、軍委秘書長羅瑞卿大將的小兒子羅宇,接受明鏡集團總裁何頻以明鏡電視記者的身分對他的長時間採訪,刊登在剛剛出版的《新史記》第35期上,講述鄧小平在文革後為掌控軍權,起用他父親的經過。今天我們請明鏡集團總主筆高伐林來介紹這篇重頭文章。

法廣:高伐林先生,羅宇先生是個什麼樣的人?

高伐林:要說羅宇,先得說父親羅瑞卿,他一度是中共高層擔任實權職務最多的人之一,曾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務院副總理、解放軍總參謀長、中央軍委秘書長等要職,橫跨黨政軍三界。很長時間裡,他就是毛澤東的“大警衛員”,毛曾說過:天塌下來有羅長子頂着,但在文革前夕毛突然翻臉,把他打進“彭羅陸楊”反黨集團,他憤而跳樓摔斷了腿。這個兒子羅宇,在那段歲月政治上也受到排斥和歧視,後來由鄧小平親自批示才參了軍。1988年羅宇被授予大校軍銜,曾任解放軍總參謀部裝備部航空裝備處處長。1989年,羅宇在出席法國航空展時,因不滿中共當局鎮壓學生和百姓,憤而辭職出走,現居美國。近年在海外出版了回憶錄《告別總參謀部》。

法廣:何頻先生採訪他,主要是探究什麼問題呢?

高伐林:他們討論的問題十分廣泛,但中心就是一個:中共黨和軍隊、黨權與軍權的關係,或者借用毛澤東的話說:是黨和槍的關係,槍指揮黨,還是黨指揮槍?若沒有槍杆子的支持,黨的領袖是否玩得轉?黨的領袖又如何掌控槍杆子,讓槍杆子能支持自己?羅宇講述了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這幾代領導人對軍隊如何掌控。

法廣:羅宇先生如何能得知這些情況呢?

高伐林:羅宇有兩個有利條件,一個,鄧小平時代,他在總參謀部擔任中層幹部多年,因為工作關係,與軍委主席、副主席和總參、總後、總裝備部主管都打過交道;第二個、也是更重要的一個,羅瑞卿的兒子嘛,少年和青年時期跟着父親年年都到北戴河,與毛澤東等朝夕相處。儘管他介紹,父親黨性很強,軍事機密和人事秘密對家人都守口如瓶,他甚至很少見到父親,但是在這麼一個家庭,耳濡目染,他了解的和悟出的中共軍隊內部信息,遠遠不是一般人可比的。而且文革結束之後,羅瑞卿復出,被任命為軍委秘書長,剛開頭手下一個秘書也沒有,上面的指令和下面的請示彙報雪片一樣飛來,羅宇不得不與母親承擔起秘書的職責。

法廣:在《新史記》雜誌刊登的這一部分中,他介紹了哪些人們會感興趣的情況?

高伐林:那很多。例如,鄧小平如何頂着汪東興的反對,讓羅瑞卿主管軍委日常工作,開頭他要安排羅瑞卿當總參謀長,汪東興不同意;鄧說,那就當總政主任,汪還是不同意;最後鄧拍桌子,說:讓他就當軍委秘書長,“不行也得行!”再例如,海軍司令員蘇振華為了巴結華國鋒,要將南海和東海艦隊的主要戰艦調到大連讓華閱兵,羅瑞卿堅決不批;再如,鄧小平有句名言:“牌桌上說的話都不算數”——羅宇說,鄧小平說的任何話都不算數——他對毛說“永不翻桉”,對華國鋒說“永遠擁護華主席的領導”,“六四”前說“不流血”……都不算數!還有,中央軍委怎麼運作,軍委主席、副主席與總參謀長怎樣互動,通過哪幾種方式來做出決策……

法廣:羅瑞卿到德國去動手術不幸猝死,遺體回國時鄧小平親自到機場迎接,他對羅瑞卿痛惜不已吧?

高伐林:是啊,羅瑞卿去世之後,鄧小平在軍隊頻繁換馬,先讓耿飈管,很不得力;調來楊尚昆管,但楊尚昆提拔自己的弟弟楊白冰,逐漸形成“楊家將”勢力,又讓鄧產生疑忌;1992年拿掉“楊家將”,把劉華清和張震推出來……走馬燈一樣換來換去,要麼能力不行,要麼資歷和威望不夠,要麼人品遭人非議,都不如羅瑞卿既能放下心,又能鎮得住。本來鄧小平是要借重羅瑞卿在軍隊中的威望,儘快掌穩軍權,但沒有料到,羅瑞卿擔任軍委秘書長,只幹了一年多就發生意外。

法廣:在羅宇看來,羅瑞卿在文革結束後復出這一年多,做出了哪些貢獻呢?

高伐林:他認為,父親復出時間雖然不長,卻有一個極為重要的貢獻,這就是,將中央警衛團從汪東興手裡拿過來了。中央警衛團等於過去皇權時代的禁衛軍,非同小可。誰掌管了禁衛軍,最高權力者的性命就捏在了他的手心。汪東興是晚年毛澤東最信任的人,他掌管禁衛軍,毛澤東才能安心。毛澤東死後,汪東興正是利用掌管中央警衛團的機會,一舉拿下了“四人幫”。但汪東興與鄧小平政見不同,鄧小平對他怎麼能放心?弄不好,他再重演拿下“四人幫”的戲碼怎麼辦?羅瑞卿上任後,首先將中央警衛團的隸屬關係從中辦轉到中央軍委,編到了總參警衛局,這就與汪東興切割開來,為鄧小平奪下軍權、控制黨權,最後推倒華國鋒,掃除了一個大障礙,解除了後顧之憂。
不過羅宇認為,這也是華國鋒、汪東興他們自己自食苦果,怪不得別人。

法廣:為什麼羅宇這麼說呢?

高伐林:羅宇認為,毛澤東去世前安排了一個“三足鼎立”的局,“一足”,是華國鋒、汪東興、陳錫聯,這是掌握實權的;“一足”,是“四人幫”,再“一足”,是葉劍英、李先念。“三足鼎立”,左右制衡,華國鋒才能立得住。但是華國鋒和汪東興沒有得到毛的真傳,毛走了沒多久,就把“四人幫”打掉了,“一足”斷了,他們又抵擋不了鄧小平,毛澤東留下的這個“鼎”就倒了!

  • 打貿易戰北京無實力,中國根本不可能勝利

    打貿易戰北京無實力,中國根本不可能勝利

    現在特朗普一下子對準1500億美元,手裡還有3700億美元的資本;中國跟完了也不過1500億美元,這就真跟《環球時報》所說的跟美國不貿易了也要打,特朗普再加碼,中方沒籌碼啦。今天的《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來明鏡電視主持人陳小平,給大家詳細介紹《明鏡編輯部》第232期節目。陳小平和中國金融評論家賀江兵討論了中美經濟戰。該節目完整文字稿收錄在最新出版的第76期《內幕》雜誌中。 …

  • 特郎普慢慢擰緊水龍頭,貿易戰對中國政府衝擊相當大

    特郎普慢慢擰緊水龍頭,貿易戰對中國政府衝擊相當大

    中國與美國近來爆發貿易戰,雙方你來我往,不見停手的跡象。這場規模高達數萬億美元的大國經濟戰爭,究竟會如何發展?中國真能不怕不躲?特郎普賭上自己政治生命宣戰,又能收到什麼戰果?今天的《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來明鏡電視編輯劉欣女士,給大家詳細介紹《明鏡編輯部》第223期節目:中式聰明遭遇商人總統,經濟侵略者人民幣跌成盧布?該節目完整文字稿收錄在最新出版的第96期《外參》雜誌中。  

  • 文集《學人干政與憲政轉型》出版

    文集《學人干政與憲政轉型》出版

    今年3月的中國第十三次全國人大會議,通過了中共中央提出的修憲草案,舉世矚目熱議。正當此時,明鏡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學人干政與憲政轉型》的文集。這次“明鏡書刊”節目,我們就請明鏡集團總主筆高伐林先生來介紹這本書。

  • 習近平修憲不是個人行為,中國從未有希望走向民主

    習近平修憲不是個人行為,中國從未有希望走向民主

    習近平修改憲法,取消主席任期制限制,中共自改革開放之後的集體領導終結。對於這個改變,外界普遍將其看作是習近平的個人意願與舉動,譴責其開歷史倒車,恢復集權統治。事實真的是這樣嗎?本期“明鏡書刊”欄目,我們請來明鏡新聞出版集團編輯賀蘭若女士,介紹2018年3月8日《明鏡編輯部》電視節目的文字稿,刊載在《明鏡月刊》99期:習近平回歸集權不完全是個人行為,而是中共制度必然;中國從來沒有走向民主的希望。

  • “返聘”王岐山:習近平不得不為之的選擇

    “返聘”王岐山:習近平不得不為之的選擇

    不久前落幕的兩會,主要關注兩件大事,一是取消國家正副主席的任期限制,二是王岐山成為焦點。王岐山重返政治舞台備受關注,習王體制未來走向也引發外界議論。今天的《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來明鏡電視編輯張洛尹女士,給大家詳細介紹《明鏡編輯部》第217期節目:習近平“返聘”王岐山發出的是什麼信號?該節目完整文字稿收錄在最新出版的第68期《中國密報》雜誌中。

  • 習近平修憲關注三大問題,個人集權難以承擔政治責任

    習近平修憲關注三大問題,個人集權難以承擔政治責任

    這次修憲顯示了黨政合一趨勢,黨的領導成為憲法第一條,讓中國倒退到了文革高峰時期;監察委改革則是對80年代改革倒退的一個高峰。個人集權實際上是一種不負政治責任的制度。今天我們請明鏡火拍電視主持人柳晨來介紹明鏡火拍《法治與社會》頻道第111期的內容,嘉賓是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吳國光教授。本期採訪的文字內容登載在剛剛出版的《外參》第95期雜誌。

  • 馮崇義:修憲復辟元首終身制,習近平率中國重返極權

    馮崇義:修憲復辟元首終身制,習近平率中國重返極權

    中共中央向全國人大建議修改憲法、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在海內外引起軒然大波。剛剛上市的《外參》95期,發表了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馮崇義教授,接受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訪談的長稿,是根據3月2日的《法治與社會》第109期電視節目整理。今天我們請明鏡集團總主筆高伐林先生來介紹他們的訪談。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