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 第二節中文廣播北京時間2017年7月22日19點至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2/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2/07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第一節中文廣播北京時間2017年7月23日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異端的權利之四 以恐怖維護思想專制

異端的權利之四  以恐怖維護思想專制
 
加爾文--從宗教改革的旗手到不容異端。

[提要]加爾文以他在宗教與世俗兩個領域的權勢,壓制打擊卡斯特里奧對他的挑戰。雙方力量對比懸殊,使卡斯特里奧處於必敗的地位。但是現實中的失敗,不代表精神的失敗,他所倡導的思想、言論自由,他所捍衛的異端的權利為後來的啟蒙運動照亮了道路。在法國大革命的《人權宣言》中,我們能看到卡斯特里奧思想的光芒。

問:以加爾文的性格,他是不會放過卡斯特里奧的。請你給聽友們介紹一下這場鬥爭的結果。

答:好。卡斯特里奧的《答加爾文書》已經從道義上宣判了加爾文迫害異端的罪行。這部書不糾纏塞維特斯與加爾文在教理爭論中的對錯,而只是不遺餘力地維護一個原則,異端的權利,也就是說無論真理在誰手裡,發表意見的權利是不容剝奪的。思想自由是人的天然權利,凡是否認這個權利的人,一定代表着邪惡的勢力,一定是維護狹隘黨派利益和專制者個人地位的暴政。他的推論邏輯嚴謹,事實充分,根本無法辯駁。加爾文採取的第一個措施,是我們大家都熟悉的老手段,禁止印行卡斯特里奧的文章,也就是說靠恐怖的權力讓批判的聲音淹沒掉。沒有人知道卡斯特里奧說了什麼,他對加爾文的批判就自然無效。用加爾文自己的話是“背着人叫的狗不咬人,可不用害怕”。結果加爾文通過外交渠道,讓日內瓦市出面給巴塞爾市一個抗議。巴塞爾市怕得罪了日內瓦,便下了禁令,禁止任何非正統著作出版。表面上是不針對特定的著作,其實是針對《答加爾文書》。這一禁就是一百年。《答加爾文書》出版印行已經是一百年後的事兒了。在手握大權的加爾文面前,卡斯特里奧弱小得不堪一擊,但他依然奮起反抗,他抗議道:“你們的言詞和武器,不過是從過去的專制統治那裡撿來的破爛貨,它們只能給你一個暫時的統治,但絕非是精神上的。這一統治的基礎是高壓,而不是對上帝的愛。我不羨慕你們的權力和你們的武器。我有其他的權力和武器——堅定純正的信念,堅信上帝會幫助我,賜予我恩典。即使在一段時期里,真理被當時眼花繚亂的‘公正’所壓倒,但沒有人能永遠壓倒真理”。

問:看來,壓制不同意見,施行思想專制的方法,古今中外大同小異,都是設法切斷信息的來源。古有禁書,眼下還可以藉助現代技術搞網絡封鎖。

答:我們已經幾次談到,作惡是“太陽底下沒有新東西”。現在我們往下講。你還能發現專制暴政常用的一些共同的手法。卡斯特里奧的傳記作者茨威格總結說:“專制暴君永恆的悲劇在於,他們必須繼續不斷地嚇唬有獨立思想的人們,甚至在敵手已被解除武裝和剝奪了言論之後也如此。如果一個被壓垮了的敵手一聲不吭,但仍拒絕廁身於暴君的佞幸和奴才之列,那此人的繼續存在就成為一個煩惱的來源”。這是一個普遍的現象,對專制者來說,剝奪你的話語權容易,但讓你從心裡屈服更重要。而卡斯特里奧就是拒絕低頭。他仍在親近的朋友圈子裡為異端辯護,這讓加爾文惱火,他怕他的道德上的力量。於是,他使出不少手段,比如唆使人站出來挑戰卡斯特里奧,讓他就異端問題展開辯論,或者散布流言,攻擊他的學術工作。這時,路德的戰友,德高望重的梅蘭克森站出來支持卡斯特里奧,這反而更激起加爾文的仇恨。因為卡斯特里奧並不和他辯論教理問題,而是向他要思想言論的自由。加爾文設法找到突破口,向卡斯特里奧進攻,找不到就造。他硬說卡斯特里奧是一本惡毒攻擊教會的小冊子的作者。其實這是假的,但他抓住不放,寫了一篇駁斥文章《惡棍的謬論》,對卡斯特里奧大加攻擊謾罵。而卡斯特里奧卻彬彬有禮地回應他,甚至說,“我十分願意和你取得兄弟般的諒解”。但加爾文卻毫無悔意,對他的謾罵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什麼“瘋狗”、“竊賊”、“野獸”,最後斷定他是個“撒旦的特殊子民”。

問:像加爾文這樣一個宗教改革的旗手,竟然不惜自壞聲譽,像個沒教養的人,也很讓人吃驚。

答:但卡斯特里奧卻冷靜有風度。他回答加爾文:“這些謾罵不能損我於絲毫,有朝一日真理會獲勝,而你加爾文將被迫向上帝講清楚,你是如何辱罵別人的,以拯救他們也拯救你自己”。他還說:“讓我保留我的信念不受壓制,我也完全同意,你保留你的信念。不要再認為,凡與你有不同意見者,一定是錯的,應該以異端罪處以火刑”。他這是既堅持了自己的信仰,又為塞維特斯伸冤。而隨後加爾文的做法更令人不齒,他讓信徒們編了一齣戲,把卡斯特里奧化名卡斯特羅,放在戲中當丑角,而且他想方設法讓巴塞爾大學解除卡斯特里奧的教職,斷他的生路。這時,他的爪牙發現了卡斯特里奧的一本新書《給法蘭西的忠告》。在這本書中,他勸新教和天主教和解。他把宗教寬容思想貫徹到底。他說:“法蘭西,我對您的忠告,是停止強制、迫害和殺害良心吧。讓每一個信仰基督的人自行其是”。在他心中,應該讓那些願意成為新教徒的人做新教徒,願意成天主教徒的人做天主教徒。這幾乎是“南特赦令”的先聲。加爾文抓住這部書,讓他的黨徒把卡斯特里奧當作異端送上法庭,他們要求巴塞爾的宗教會議行動起來,逮捕卡斯特里奧。但是這裡有一個法律障礙,根據巴塞爾的法律,必須有人正式起訴,否則不能立案。加爾文是不會出面的,他找了個叫博登斯丁的人,向巴塞爾當局遞交起訴書。於是巴塞爾當局只能立案,審判卡斯特里奧。卡斯特里奧被要求在大學評議會面前,對指控答辯。他知道控告的人,不是這個博登斯丁,而是加爾文。他要求和加爾文當庭對質。他說:“我知道我的原告人是有權有勢的,我知道自己是個無名之輩,地位低微,不為人知。但上帝注視着低微者。如果低微者的鮮血因不公正而流出,他會要求贖罪的”。但是一個偶然事件,給了加爾文控告卡斯特里奧的口實。在巴塞爾郊區,住着一位富商,叫布魯格斯。他死後葬在教堂的地下室。後來人們發現這個人其實是再洗禮教派的重要人物大衛·喬里斯。屠殺再洗禮派時,他逃走,悄悄隱居在巴塞爾。卡斯特里奧知道他是誰,卻不去告發,因為這是和他的為人準則,與對宗教寬容的信仰不一致的。但有人揭發了他與喬里斯這個大異端人物的關係。這還不算,另一位被判為異端的學者奧基諾,寫了一本書《三十次對話》,卡斯特里奧把它翻譯成拉丁文,這等於幫助擴散了異端思想。這下子,他被當作異端遭受審判是逃不掉了。但是死神救了他,審判尚未開始,他突患重病去世了。

問:這對他實在是件好事,讓他逃脫了宗教法庭的折磨。

答:我也這樣想。他未受審判,在他的葬禮上,巴塞爾大學的所有學生都為他送葬。有三百名學生為他捐款立碑,上書“獻給我們著名的導師,感謝他淵博的知識和紀念他純潔的一生”。他死於1563年,但到了十七世紀初,他的著作被人發現,廣泛傳播。他所捍衛的異端的權利,已成為人類文明不可缺少的要素。你若想判斷一個組織、一個國家是不是文明,思想自由、言論自由和寬容異見,就是一個基本標誌。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異端的權利之三:蒼蠅戰大象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異端的權利之二 --卡斯特里奧的異端保衛戰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異端的權利-----加爾文不容異端

    想了解更多

  •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孟德斯鳩洞見之三——以權力約束權力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孟德斯鳩洞見之三——以權力約束權力

    [提要]孟德斯鳩極為睿智地指出:一切有權力的人都容易濫用權力,這是萬古不變的一條經驗。濫用權力意味着侵犯人的自由,因為當權者不知道施用權力應該在何處停止,因此制約權力就是捍衛自由的第一要務。

  •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 孟德斯鳩的洞見之二——恐懼培養奴隸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 孟德斯鳩的洞見之二——恐懼培養奴隸

    [提要]孟德斯鳩的“政體分類說”指明,共和國的統治原則是品德,君主國的統治原則是榮譽,而專制政體則需要恐懼。這個原則至今未有改變。

  •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孟德斯鳩的洞見之一——政體分類說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孟德斯鳩的洞見之一——政體分類說

    [提要]孟德斯鳩的《論法的精神》是一部博大精深的著作。它確立了現代文明政制的原則,明確了評價政治制度的基本標準,那就是:這種制度是否保障了人的自由。這部著作不僅從一般法學理論上論述了法與一切其他事物的關係,而且提出了切實可行的、具體的政制建構。孟德斯鳩謙遜而自豪地說:“如果我的書能使那些發號施令的人增加他們應該發布什麼命令的知識,並使那些服從命令的人,從服從上找到新的樂趣的話,那我便是所有人們當中最快樂的人了”。

  • 孟德斯鳩--巴黎的外鄉人

    孟德斯鳩--巴黎的外鄉人

    [提要]1721年,孟德斯鳩出版了書信體小說《波斯人信札》,一時洛陽紙貴。他在巴黎各個著名的沙龍都受到歡迎。這部小說借一個來到巴黎的波斯人之口,討論了很多啟蒙時代人們所關注的問題,各個沙龍中都讀這部書,實質上是為啟蒙運動推波助瀾。

  • 啟蒙哲人自由法典的創造者—— 孟德斯鳩寬闊的法律視野

    啟蒙哲人自由法典的創造者—— 孟德斯鳩寬闊的法律視野

    [提要]孟德斯鳩是啟蒙哲人中,對後世國家政治生活影響極大的人。他是現代法學理論的奠基人,是現代國家結構的創建者。提起現代國家制度,幾乎無人不知“三權分立”這個概念,它便是在孟德斯鳩( Montesquieu, 18- 01-1689--- 10-O2-1755 ).的手中完成的。當今人類社會在政治制度建設中,自由與專制的抉擇,文明與野蠻的抉擇,仍然圍繞着孟德斯鳩的思想爭鬥不休。

  • 啟蒙哲人開闢的嶄新公共領域---文字共和國

    啟蒙哲人開闢的嶄新公共領域---文字共和國

    [提要]啟蒙哲人們的活動,開闢了一個嶄新的公共領域,皮埃爾·培爾稱之為“文字共和國”(Republique Lettres)。這是人類精神發展史上前所未有的。所謂文字共和國,並非一個固定的實體,而是啟蒙哲人們在精神上自由交流形成的一個“引力場”。這個引力場中的價值觀,成為國家行為、社會準則的評判標準,以極大的影響力引領社會的變化發展。

  • 啟蒙哲人關心的主要問題之二:自由的理念

    啟蒙哲人關心的主要問題之二:自由的理念

    [提要]在人類思想發展史上,啟蒙哲人們是最為推崇自由理念的人。他們思考的重點之一,是如何使人擺脫宗教和強權的壓制,使個體能從身心兩方面獲得更大的自由。他們為人類追求自由,認識自由,開闢了新的航向,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