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4月23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4月23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3/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3/04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4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旅美學者程曉農談特朗普與中國

作者
旅美學者程曉農談特朗普與中國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執政僅一月有餘,他開始將已在競選時期就曾引發爭議的一些諾言付諸實踐。這位美國總統無論是在移民政策,還是經濟議題、乃至外交方面的主張,紛紛引發美國國內及全球的不安。特朗普關於中國的言論更令許多關心中國問題的資深政界人士為之愕然。作為全球兩個最大的經濟體,中美關係走向將直接影響全球大局。如何評價一個月來特朗普的所為?中美兩國關係將如何發展?對此,我們採訪了旅美學者程曉農先生。

法廣:特朗普上台一月有餘,美國國內示威浪潮可謂此起彼伏。作為一位體制外的人物,嘴無遮攔的美國新總統依舊不改其一貫作風,我行我素,常常語出驚人,不斷引發非議。請談談,你如何評價特朗普執政一個月以來的種種表現?與體制內的領導人相比,特朗普的行為是否得到廣泛認同?

程曉農:川普的行為是不是得到認同?現在這個問題比較複雜,因為它涉及到了美國多少年來,民間的一種意識形態,就是政治正確。很多人現在是為了自己的意識形態在反川普。他們並不去認真要面對和了解美國本身的問題和世界全球的問題。所以這種反對不見得是一種冷靜的思考,而是一種感性的衝動。另一方面,川普現在其實還在調整當中。所以一個月時間內,所發生的很多它執政過程中的一些動態,本身並不是最終信號,而只是中間信號。

我記得在川普當選以後的那個星期,我提到一句話,我說:川普開始上總統學習班了。我當時這樣說的意思是,美國政界的政治家、或者說政客,在政壇上常年打滾,磨練出了一套玻璃球的能耐,那就是:講話滴水不漏,四面討好,政治上、各個方面挑不出毛病來,讓人聽着確實很舒服。但是這其中有很多是空話、套話。你要把空話、套話都去掉,就會發現:確實裡面沒什麼內容。像希拉里當年在機場和川普的辯論中,她的發言就是很典型的、這種傳統政治精英的風格。川普是一個公司老闆出身,他從來沒有當過政治家。因此,期待着美國總統回歸傳統政治家模式的那種人,會覺得川普不像總統:因為他講話不圓滑,不四面玲瓏的。公司老闆的特點是說一不二。我從來沒有聽說哪一個公司老闆每講一句話都會徵詢一下律師或者下屬意見,(問他們)這句話講得是否合適?那就不是老總了。

因此,公司老闆如果講錯了話,習慣性地是讓下屬給他摸稀泥去。川普正好是這樣一種形態的人。因此,他上台的第一個月,我說他進總統學習班,就是說他可能不僅是第一個月,可能前面若干月,他都得在慢慢地調試。要轉換角色。所以在這段期間內,也許他第一天、或第某天的話會不一致,第一天的想法和第某天的想法也不一致。再有就是他上任之前,他的團隊里沒有多少處理各方面國際事務的專家,他只是通過媒體、通過與某些人見面,了解些信息。上任之後,他有一個正式的行政團隊,現在他的行政團隊開始和他合作,在這個過程中,行政團隊對各種事務的了解,也會影響到川普對各種事務的判斷。這本身,也是總統學習班的過程。也就是說,總統學習班開張以後,從他當選那一天開始到現在,學習班還在辦。

法廣:在中國問題上,美國總統的表現也令人難以捉摸。先是在正式入主白宮之前,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進行了電話交流,引發各方猜測;然後是在就任後、先後與20個重要國家的首腦通話之後,才與中國主席習近平進行了溝通。儘管這次通話有些遲,卻依然受到外界廣泛關注。能否從美中領導人的這次電話交流中窺出兩國關係現狀?

程曉農:現在關於習近平和川普那次通話的談論內容,雙方都鉗口不言,所以我們並不知道實際上雙方談了什麼。但是我感覺上認為,好像談得並沒有太大的不愉快。如果說有一些跡象來反應中國的姿態,也許能夠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那就是中國也確實在變化之後,採取了一些靠近美國立場的姿態。我記得1月25號,中國商務部、工業和信息部、還有海關總署等五個部門發了一個九號公告,宣布按照聯合國的決議,對北朝鮮核武器所用的各種材料,從冶金材料一直到軟件,施行全面地禁運。這個公告是高調、公開的。從這個姿態可以看出來,實際上中國以前從來沒有禁運過,儘管聯合國決議頒布很久了,但是因為中國不禁運,北朝鮮可以因為中國不禁運而可以從中國獲得所有它要製造核武器的材料。

但是就在習近平和川普談過話之後,中國同意實行制裁了。至於這個制裁是否有效,我們現在還不知道。但是至少中國是向國際社會、向美國,用這個制裁的公告,表明了一些它的立場,就是說它願意與美國配合。中國能做出配合的姿態說明,習近平和川普的對話本身,應該說是取得了某些共識。但是這些共識是不適合在媒體上公開的。

法廣:與履行其他承諾的做法有些不同的是,特朗普在上台前,曾在貿易、關稅、南海等諸多問題上表明了對中國的強硬立場,但是上台後的立場卻並不明朗。如何解讀這一表現?

程曉農:這和我前面講的有關係。川普開始、在上台前,競選中談得很多關於中國的問題,是他的個人的觀感,並不是所謂的政策話語。他上任之後就會發現,他的觀感和很多現實之間出現距離了。比如關於貨幣操縱國的說法,這個說法其實已經過時了。現在中國政府做的事情,是拚命地擡人民幣,而不是讓人民幣貶值。川普旨在中國的貨幣操縱國指的是中國讓人民幣大幅地貶值,然後擴大在美國市場上的出口。現在中國政府為了保住人民幣的形象、保住外彙儲備,拚命地在扛着人民幣彙率,不讓它貶值太多。在這種情況下,實際上中國現在雖然在試着還在操縱彙率,但是它操縱彙率的方向和川普所希望的方向正好相一致,也就是說,川普不希望人民幣貶值,中國也不希望人民幣貶值,雙方在做同樣的事,中國在做美國想要做的事。所以在這一點上,川普乾脆連彙率操縱國的說法都擱一邊了。確實過時了。同樣其他的問題上的各種表態,有很多也是屬於對資訊掌握不能很全面的情況下發的言,所以可以講競選言論當中的很多立場是不必認真對待的。但是競選之後,他現在做的許多事情,實際上是在一步一步調整到比較適當的位置。

法廣:你怎樣預測中美兩國關係未來發展走向?

程曉農:中美兩國今後的關係不會很好,但是我覺得也不會太差。不會很好,(因為)中國的媒體永遠不會放棄反美宣傳。所以中美關係好不起來。如果去看中國的官網,如果再以《環球時報》為閱讀對象,毫無疑問,美國天天就是“惡魔”,中國要崛起的話,非得把美國給滅了不可。但是如果去看看中國的一些具體的做法,就會發現其實中國和美國之間,現在並沒有太多的實質性的、衝突的可能。當然我認為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中國其實現在也就是在媒體上喊喊殺殺,事實上中國軍隊現在正在進行軍隊體制改革。改革期間,軍隊是不能夠參與戰爭的。因為在軍隊體制改革期間,整個體系發生重大變革,我以前談過,就是:中國軍隊已經從蘇聯體制改成美軍體制了。

按照美軍體制,現在中國的軍隊傳統的那種總參謀部、總政治部這兩個部操縱一切的局面,被習近平改革給取消了,改成美國式的軍令和軍政分立的這樣的兩個體系。這種新的體系,從軍委的各個下屬部門一直到基層的連隊,都需要做相應的調試。這個調試需要相當長的時間。現在中國正在做的是,軍隊大裁減和善後。也就是說,此時此刻,軍營里最大的事不是訓練,不是打仗,而是安排人:哪個師長,付多少錢,他願意回家去。所以這個時候,中國不會打仗。不打仗,中美之間的關係就比較和緩。我覺得美國已經回到原來的立場了,沒有什麼新的變化。

  • 從中梵談判爭議看對中國宗教自由的不同判斷

    從中梵談判爭議看對中國宗教自由的不同判斷

    梵蒂岡教廷在與北京中斷外交關係半個多世紀之後,似乎近期有望與北京談判取得共識,並簽署協議。教廷顯然希望儘快改變中國教會一分為二、政府承認的愛國教會與忠實於羅馬教皇的地下教會分庭抗禮的局面。但教廷與民間觀察人士以及海外華人天主教會顯然對中國目前的宗教自由狀況有不同的觀察與判斷。羅馬方面的最新立場引發很多不解和擔憂。梵蒂岡為何如此迫切要與北京達成協議?梵蒂岡立場有何改變?協議達成之後教廷是否真能更好地保護中國國內的天主教徒?我們電話採訪了巴黎外方傳教會的沙百里神父。

  • 韓德立神父:黨對宗教事務的管理比以前更多了

    韓德立神父:黨對宗教事務的管理比以前更多了

    近期,梵蒂岡天主教教廷與北京就中國主教任命問題的談判有望很快達成共識的消息吸引輿論各方的關注。教廷也許希望儘快結束中國天主教會分裂為官方認可的愛國教會與堅持只忠於羅馬教廷的地下教會的局面,但中國天主教信徒在1949年以後遭受的迫害與苦難,以及中國近年來對包括宗教信仰在內的公民社會空間收緊控制的現實也令一些輿論對教廷目前的選擇多有異議。今天的公民論壇節目邀請比利時魯汶大學南懷仁研究中心主任韓德力神父談談他對這個問題的看法。魯汶大學南懷仁研究中心自上個世紀80年代起就開始推動與中國大陸天主教會的往來,這其中既有官方承認的愛國教會,也有被中國當局排斥的地下教會。

  • 法前總統薩科齊利比亞政治獻金疑案的特別之處

    法前總統薩科齊利比亞政治獻金疑案的特別之處

    2018年3月,法國前總統尼古拉-薩科齊因涉嫌在2007年的總統競選活動中接受前利比亞卡紮非政權資金而被起訴。指控罪名是:被動受賄、非法籌集競選資金和窩藏利比亞被挪用公款。被起訴雖然並不等於司法審判,但表明調查人員已經掌握了足夠嚴重而且彼此吻合的線索,將進一步調查。如果說前任一國之元首被警方拘押48小時足以構成眾人矚目的新聞事件的話,此案的特別之處遠遠超出了普通的非法收取政治獻金調查。在今天的節目中,我們就試着梳理一下這可謂千頭萬緒的疑案的主要線索和相關人物。

  • 陳破空談新書:《金錢、間諜和成龍現象》

    陳破空談新書:《金錢、間諜和成龍現象》

    2018年年初,旅美中國作家陳破空先生的又一部新書在日本問世。作為一名對中國政局洞若觀火的作家和政論家,陳破空先生在這部新書中,揭示了中共十九大之後中國的政治、經濟和社會走向。在今天的本節目中,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針對這些問題的看法。

  • 陳破空談新書,兼論中國模式的末路狂奔

    陳破空談新書,兼論中國模式的末路狂奔

    旅美政論作家陳破空先生2018年年初在日本出版新書《金錢、間諜和成龍現象》,突出了金錢在中共統治和中國社會發展中的畸形作用。特彆強調了間諜和成龍現象。陳破空先生向我們介紹了他的寫作思路。

  • 旅法學者劉學偉談美朝高峰會

    旅法學者劉學偉談美朝高峰會

    近年來,朝鮮半島局勢始終吸引着世人的目光。不過,緊張的半島局勢近來出現了轉機。隨着金正恩邀請特朗普舉行高峰會的提議,長期處於衝突邊緣的美朝兩國關係明顯緩解,令世人普遍舒了一口氣。應該說,朝美峰會如能如期舉行,將構成兩國關係的一個重大突破。如何解讀美朝高峰會?此一峰會最終能否實現?對此,旅居法國的歷史學博士劉學偉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夏明:達賴喇嘛希望 “中間道路”的主張能夠獲得當局的回應

    夏明:達賴喇嘛希望 “中間道路”的主張能夠獲得當局的回應

    3月10日,對西藏藏人來說,是一個特殊的日子。59年前的這一天,藏人集會,幾天後達賴喇嘛出走印度,開啟了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流亡生涯。西藏問題從此便受到世人的廣泛關注。在迎來又一個3月10日之際,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針對西藏相關問題闡述了他的觀點。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