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7年8月22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2/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2/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第一次播音2017年8月22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旅美學者程曉農談特朗普與中國

作者
旅美學者程曉農談特朗普與中國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執政僅一月有餘,他開始將已在競選時期就曾引發爭議的一些諾言付諸實踐。這位美國總統無論是在移民政策,還是經濟議題、乃至外交方面的主張,紛紛引發美國國內及全球的不安。特朗普關於中國的言論更令許多關心中國問題的資深政界人士為之愕然。作為全球兩個最大的經濟體,中美關係走向將直接影響全球大局。如何評價一個月來特朗普的所為?中美兩國關係將如何發展?對此,我們採訪了旅美學者程曉農先生。

法廣:特朗普上台一月有餘,美國國內示威浪潮可謂此起彼伏。作為一位體制外的人物,嘴無遮攔的美國新總統依舊不改其一貫作風,我行我素,常常語出驚人,不斷引發非議。請談談,你如何評價特朗普執政一個月以來的種種表現?與體制內的領導人相比,特朗普的行為是否得到廣泛認同?

程曉農:川普的行為是不是得到認同?現在這個問題比較複雜,因為它涉及到了美國多少年來,民間的一種意識形態,就是政治正確。很多人現在是為了自己的意識形態在反川普。他們並不去認真要面對和了解美國本身的問題和世界全球的問題。所以這種反對不見得是一種冷靜的思考,而是一種感性的衝動。另一方面,川普現在其實還在調整當中。所以一個月時間內,所發生的很多它執政過程中的一些動態,本身並不是最終信號,而只是中間信號。

我記得在川普當選以後的那個星期,我提到一句話,我說:川普開始上總統學習班了。我當時這樣說的意思是,美國政界的政治家、或者說政客,在政壇上常年打滾,磨練出了一套玻璃球的能耐,那就是:講話滴水不漏,四面討好,政治上、各個方面挑不出毛病來,讓人聽着確實很舒服。但是這其中有很多是空話、套話。你要把空話、套話都去掉,就會發現:確實裡面沒什麼內容。像希拉里當年在機場和川普的辯論中,她的發言就是很典型的、這種傳統政治精英的風格。川普是一個公司老闆出身,他從來沒有當過政治家。因此,期待着美國總統回歸傳統政治家模式的那種人,會覺得川普不像總統:因為他講話不圓滑,不四面玲瓏的。公司老闆的特點是說一不二。我從來沒有聽說哪一個公司老闆每講一句話都會徵詢一下律師或者下屬意見,(問他們)這句話講得是否合適?那就不是老總了。

因此,公司老闆如果講錯了話,習慣性地是讓下屬給他摸稀泥去。川普正好是這樣一種形態的人。因此,他上台的第一個月,我說他進總統學習班,就是說他可能不僅是第一個月,可能前面若干月,他都得在慢慢地調試。要轉換角色。所以在這段期間內,也許他第一天、或第某天的話會不一致,第一天的想法和第某天的想法也不一致。再有就是他上任之前,他的團隊里沒有多少處理各方面國際事務的專家,他只是通過媒體、通過與某些人見面,了解些信息。上任之後,他有一個正式的行政團隊,現在他的行政團隊開始和他合作,在這個過程中,行政團隊對各種事務的了解,也會影響到川普對各種事務的判斷。這本身,也是總統學習班的過程。也就是說,總統學習班開張以後,從他當選那一天開始到現在,學習班還在辦。

法廣:在中國問題上,美國總統的表現也令人難以捉摸。先是在正式入主白宮之前,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進行了電話交流,引發各方猜測;然後是在就任後、先後與20個重要國家的首腦通話之後,才與中國主席習近平進行了溝通。儘管這次通話有些遲,卻依然受到外界廣泛關注。能否從美中領導人的這次電話交流中窺出兩國關係現狀?

程曉農:現在關於習近平和川普那次通話的談論內容,雙方都鉗口不言,所以我們並不知道實際上雙方談了什麼。但是我感覺上認為,好像談得並沒有太大的不愉快。如果說有一些跡象來反應中國的姿態,也許能夠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那就是中國也確實在變化之後,採取了一些靠近美國立場的姿態。我記得1月25號,中國商務部、工業和信息部、還有海關總署等五個部門發了一個九號公告,宣布按照聯合國的決議,對北朝鮮核武器所用的各種材料,從冶金材料一直到軟件,施行全面地禁運。這個公告是高調、公開的。從這個姿態可以看出來,實際上中國以前從來沒有禁運過,儘管聯合國決議頒布很久了,但是因為中國不禁運,北朝鮮可以因為中國不禁運而可以從中國獲得所有它要製造核武器的材料。

但是就在習近平和川普談過話之後,中國同意實行制裁了。至於這個制裁是否有效,我們現在還不知道。但是至少中國是向國際社會、向美國,用這個制裁的公告,表明了一些它的立場,就是說它願意與美國配合。中國能做出配合的姿態說明,習近平和川普的對話本身,應該說是取得了某些共識。但是這些共識是不適合在媒體上公開的。

法廣:與履行其他承諾的做法有些不同的是,特朗普在上台前,曾在貿易、關稅、南海等諸多問題上表明了對中國的強硬立場,但是上台後的立場卻並不明朗。如何解讀這一表現?

程曉農:這和我前面講的有關係。川普開始、在上台前,競選中談得很多關於中國的問題,是他的個人的觀感,並不是所謂的政策話語。他上任之後就會發現,他的觀感和很多現實之間出現距離了。比如關於貨幣操縱國的說法,這個說法其實已經過時了。現在中國政府做的事情,是拚命地擡人民幣,而不是讓人民幣貶值。川普旨在中國的貨幣操縱國指的是中國讓人民幣大幅地貶值,然後擴大在美國市場上的出口。現在中國政府為了保住人民幣的形象、保住外彙儲備,拚命地在扛着人民幣彙率,不讓它貶值太多。在這種情況下,實際上中國現在雖然在試着還在操縱彙率,但是它操縱彙率的方向和川普所希望的方向正好相一致,也就是說,川普不希望人民幣貶值,中國也不希望人民幣貶值,雙方在做同樣的事,中國在做美國想要做的事。所以在這一點上,川普乾脆連彙率操縱國的說法都擱一邊了。確實過時了。同樣其他的問題上的各種表態,有很多也是屬於對資訊掌握不能很全面的情況下發的言,所以可以講競選言論當中的很多立場是不必認真對待的。但是競選之後,他現在做的許多事情,實際上是在一步一步調整到比較適當的位置。

法廣:你怎樣預測中美兩國關係未來發展走向?

程曉農:中美兩國今後的關係不會很好,但是我覺得也不會太差。不會很好,(因為)中國的媒體永遠不會放棄反美宣傳。所以中美關係好不起來。如果去看中國的官網,如果再以《環球時報》為閱讀對象,毫無疑問,美國天天就是“惡魔”,中國要崛起的話,非得把美國給滅了不可。但是如果去看看中國的一些具體的做法,就會發現其實中國和美國之間,現在並沒有太多的實質性的、衝突的可能。當然我認為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中國其實現在也就是在媒體上喊喊殺殺,事實上中國軍隊現在正在進行軍隊體制改革。改革期間,軍隊是不能夠參與戰爭的。因為在軍隊體制改革期間,整個體系發生重大變革,我以前談過,就是:中國軍隊已經從蘇聯體制改成美軍體制了。

按照美軍體制,現在中國的軍隊傳統的那種總參謀部、總政治部這兩個部操縱一切的局面,被習近平改革給取消了,改成美國式的軍令和軍政分立的這樣的兩個體系。這種新的體系,從軍委的各個下屬部門一直到基層的連隊,都需要做相應的調試。這個調試需要相當長的時間。現在中國正在做的是,軍隊大裁減和善後。也就是說,此時此刻,軍營里最大的事不是訓練,不是打仗,而是安排人:哪個師長,付多少錢,他願意回家去。所以這個時候,中國不會打仗。不打仗,中美之間的關係就比較和緩。我覺得美國已經回到原來的立場了,沒有什麼新的變化。

  • 陳破空談新書:中美衝突,戰爭還是交易?

    陳破空談新書:中美衝突,戰爭還是交易?

    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所著新書《川普對決習近平》於6月20日和7月20日先後在台灣和日本推出。在這部新書中,陳破空以其一貫犀利的筆觸,揭示了中美兩國的博弈、兩國領導人的鬥法,日本與台灣等亞太國家所受到的波及,並對整個世界格局的走向進行了分析和預測。我們請陳破空先生簡要地介紹一下這部新書的主要內容。

  • 香港主權回歸20周年青年訪談之一:自由表達的權利是香港繁榮的基石

    香港主權回歸20周年青年訪談之一:自由表達的權利是香港繁榮的基石

    2017年是香港主權正式回歸北京20周年。但官方慶典活動的隆重,與香港社會一再深化的撕裂現實形成難以掩飾的反差。從2003年的反國安條例23條的萬人大遊行、2012年的國民教育罷課風波,再到2014年香港前所未有的大規模公民抗命運動,二十年的磨合似乎不僅沒有拉近香港與北京的距離,反而擴大了雙方的分歧,一國與兩制似乎不再是一個可以共處的和諧整體,而是日顯對立的兩種認識,港人的中國人身分認同感在經歷了2008年時的高峰後一再下滑,而2014年以青年人為主體的雨傘運動更凸顯出幾乎在主權已經回歸北京的香港長大的青年對“兩制”概念的執拗堅持。在今天的公民論壇節目中,我們就邀請還在讀書的香港年輕人Frankie …

  • 夏明:中印目前的較量和摩擦不致引發戰爭

    夏明:中印目前的較量和摩擦不致引發戰爭

    最近一個多月來,中印邊境局勢緊張,兩國軍隊發生對峙、雙方互不示弱,劍拔弩張,大有一觸即發之勢,作為全球兩個經濟崛起大國,中印雙方關係緊張,自然引發各方密切關注。如何看待中印兩國今次的軍事對峙?兩國是否可能爆發新的軍事衝突?一場新的衝突將帶來怎樣的後果?我們請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來闡述一下他的看法。

  • 茉莉新書:反彈的彎枝與巨無霸

    茉莉新書:反彈的彎枝與巨無霸

    台灣雪域出版社最近出版了中國流亡作家茉莉的第二本西藏問題評論集。茉莉自1998年訪問印度達蘭薩拉流亡藏區以來,更加關注西藏的人權狀況,常常以政治評論和文化隨筆的方式發表感言,力圖引發公眾對西藏問題的關注。這部評論集集合了茉莉最近十年來在香港發表的涉藏文章。我們在今天的本節目里,請茉莉談談與這部評論集相關的話題。

  • 徐友漁:憲政民主與和平理性是劉曉波重要精神遺產

    徐友漁:憲政民主與和平理性是劉曉波重要精神遺產

    中國獨立作家、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因病英年早逝。劉曉波在上個世紀80年代曾被稱作是中國文壇“黑馬”,但1989年席捲全國的學生運動讓他從此走上了一條完全不同的艱難道路,從文學批評轉向了對中國民主建設的政治思考,他因此而四次入獄。2010年10月,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將這一年的獎項頒發給他的時候,他正因為參與起草要求憲政改革的《零八憲章》而在獄中服刑。但他的政治理念不僅為中國政府所不容,被屏蔽在所有中國媒體平台之外,而且在中國海內外民主活動人士中也並非沒有爭議。在今天的節目中,我們電話採訪劉曉波夫婦的好友、原中國社科院哲學所教授、目前在紐約新學院大學作訪問學者的徐友漁先生。徐友漁先生認為,劉曉波留給後人的最重要精神遺產,既是他的政治主張,也是他的和平理性精神氣質。

  • 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理事長費良勇談漢堡G20抗議活動

    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理事長費良勇談漢堡G20抗議活動

    7月7日和8日,20國集團峰會在德國的漢堡舉行。作為一個直接影響未來世界政治和經濟的重要平台,20國集團峰會吸引了各方的密切關注。峰會前夕及峰會期間,世界各地的抗議者陸續湧入漢堡,展開了各種形式的抗議活動。海外多個中國民運組織則在20國集團峰會前夕,在7月6日至7日,舉行了“憲政民主,民族自治  2017年歐洲蒙、維、藏、漢漢堡研討會”,並在隨後的7日和8日,在漢堡舉行示威抗議,以吸引國際社會對中國民主化進程的關注。我們在今天的本節目中,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理事長、組織並主持了本次抗議活動的費良勇先生,向我們介紹一下與本次活動相關的情況。

  • 廖天琪:放行劉曉波是習近平晉身世界級領袖的契機

    廖天琪:放行劉曉波是習近平晉身世界級領袖的契機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傳出在獄中罹患肝癌的消息,引發國際社會關注。全球154位不同領域的諾貝爾獎得主聯名發出公開信,多個民間團體和許多異見人士也紛紛呼籲,要求中國政府遵循人道主義原則,允許肝癌晚期的劉曉波和體弱多病的妻子劉霞到國外治療。有消息顯示,劉曉波本人也表示希望出國。劉曉波的最後願望是否能夠實現?等待着他的又將是怎樣的前景?對此,旅居德國的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向我們闡述了她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