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06月26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06月26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6/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6/06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第一節中文廣播北京時間2017年6月26日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旅美學者程曉農談特朗普與中國

作者
旅美學者程曉農談特朗普與中國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執政僅一月有餘,他開始將已在競選時期就曾引發爭議的一些諾言付諸實踐。這位美國總統無論是在移民政策,還是經濟議題、乃至外交方面的主張,紛紛引發美國國內及全球的不安。特朗普關於中國的言論更令許多關心中國問題的資深政界人士為之愕然。作為全球兩個最大的經濟體,中美關係走向將直接影響全球大局。如何評價一個月來特朗普的所為?中美兩國關係將如何發展?對此,我們採訪了旅美學者程曉農先生。

法廣:特朗普上台一月有餘,美國國內示威浪潮可謂此起彼伏。作為一位體制外的人物,嘴無遮攔的美國新總統依舊不改其一貫作風,我行我素,常常語出驚人,不斷引發非議。請談談,你如何評價特朗普執政一個月以來的種種表現?與體制內的領導人相比,特朗普的行為是否得到廣泛認同?

程曉農:川普的行為是不是得到認同?現在這個問題比較複雜,因為它涉及到了美國多少年來,民間的一種意識形態,就是政治正確。很多人現在是為了自己的意識形態在反川普。他們並不去認真要面對和了解美國本身的問題和世界全球的問題。所以這種反對不見得是一種冷靜的思考,而是一種感性的衝動。另一方面,川普現在其實還在調整當中。所以一個月時間內,所發生的很多它執政過程中的一些動態,本身並不是最終信號,而只是中間信號。

我記得在川普當選以後的那個星期,我提到一句話,我說:川普開始上總統學習班了。我當時這樣說的意思是,美國政界的政治家、或者說政客,在政壇上常年打滾,磨練出了一套玻璃球的能耐,那就是:講話滴水不漏,四面討好,政治上、各個方面挑不出毛病來,讓人聽着確實很舒服。但是這其中有很多是空話、套話。你要把空話、套話都去掉,就會發現:確實裡面沒什麼內容。像希拉里當年在機場和川普的辯論中,她的發言就是很典型的、這種傳統政治精英的風格。川普是一個公司老闆出身,他從來沒有當過政治家。因此,期待着美國總統回歸傳統政治家模式的那種人,會覺得川普不像總統:因為他講話不圓滑,不四面玲瓏的。公司老闆的特點是說一不二。我從來沒有聽說哪一個公司老闆每講一句話都會徵詢一下律師或者下屬意見,(問他們)這句話講得是否合適?那就不是老總了。

因此,公司老闆如果講錯了話,習慣性地是讓下屬給他摸稀泥去。川普正好是這樣一種形態的人。因此,他上台的第一個月,我說他進總統學習班,就是說他可能不僅是第一個月,可能前面若干月,他都得在慢慢地調試。要轉換角色。所以在這段期間內,也許他第一天、或第某天的話會不一致,第一天的想法和第某天的想法也不一致。再有就是他上任之前,他的團隊里沒有多少處理各方面國際事務的專家,他只是通過媒體、通過與某些人見面,了解些信息。上任之後,他有一個正式的行政團隊,現在他的行政團隊開始和他合作,在這個過程中,行政團隊對各種事務的了解,也會影響到川普對各種事務的判斷。這本身,也是總統學習班的過程。也就是說,總統學習班開張以後,從他當選那一天開始到現在,學習班還在辦。

法廣:在中國問題上,美國總統的表現也令人難以捉摸。先是在正式入主白宮之前,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進行了電話交流,引發各方猜測;然後是在就任後、先後與20個重要國家的首腦通話之後,才與中國主席習近平進行了溝通。儘管這次通話有些遲,卻依然受到外界廣泛關注。能否從美中領導人的這次電話交流中窺出兩國關係現狀?

程曉農:現在關於習近平和川普那次通話的談論內容,雙方都鉗口不言,所以我們並不知道實際上雙方談了什麼。但是我感覺上認為,好像談得並沒有太大的不愉快。如果說有一些跡象來反應中國的姿態,也許能夠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那就是中國也確實在變化之後,採取了一些靠近美國立場的姿態。我記得1月25號,中國商務部、工業和信息部、還有海關總署等五個部門發了一個九號公告,宣布按照聯合國的決議,對北朝鮮核武器所用的各種材料,從冶金材料一直到軟件,施行全面地禁運。這個公告是高調、公開的。從這個姿態可以看出來,實際上中國以前從來沒有禁運過,儘管聯合國決議頒布很久了,但是因為中國不禁運,北朝鮮可以因為中國不禁運而可以從中國獲得所有它要製造核武器的材料。

但是就在習近平和川普談過話之後,中國同意實行制裁了。至於這個制裁是否有效,我們現在還不知道。但是至少中國是向國際社會、向美國,用這個制裁的公告,表明了一些它的立場,就是說它願意與美國配合。中國能做出配合的姿態說明,習近平和川普的對話本身,應該說是取得了某些共識。但是這些共識是不適合在媒體上公開的。

法廣:與履行其他承諾的做法有些不同的是,特朗普在上台前,曾在貿易、關稅、南海等諸多問題上表明了對中國的強硬立場,但是上台後的立場卻並不明朗。如何解讀這一表現?

程曉農:這和我前面講的有關係。川普開始、在上台前,競選中談得很多關於中國的問題,是他的個人的觀感,並不是所謂的政策話語。他上任之後就會發現,他的觀感和很多現實之間出現距離了。比如關於貨幣操縱國的說法,這個說法其實已經過時了。現在中國政府做的事情,是拚命地擡人民幣,而不是讓人民幣貶值。川普旨在中國的貨幣操縱國指的是中國讓人民幣大幅地貶值,然後擴大在美國市場上的出口。現在中國政府為了保住人民幣的形象、保住外彙儲備,拚命地在扛着人民幣彙率,不讓它貶值太多。在這種情況下,實際上中國現在雖然在試着還在操縱彙率,但是它操縱彙率的方向和川普所希望的方向正好相一致,也就是說,川普不希望人民幣貶值,中國也不希望人民幣貶值,雙方在做同樣的事,中國在做美國想要做的事。所以在這一點上,川普乾脆連彙率操縱國的說法都擱一邊了。確實過時了。同樣其他的問題上的各種表態,有很多也是屬於對資訊掌握不能很全面的情況下發的言,所以可以講競選言論當中的很多立場是不必認真對待的。但是競選之後,他現在做的許多事情,實際上是在一步一步調整到比較適當的位置。

法廣:你怎樣預測中美兩國關係未來發展走向?

程曉農:中美兩國今後的關係不會很好,但是我覺得也不會太差。不會很好,(因為)中國的媒體永遠不會放棄反美宣傳。所以中美關係好不起來。如果去看中國的官網,如果再以《環球時報》為閱讀對象,毫無疑問,美國天天就是“惡魔”,中國要崛起的話,非得把美國給滅了不可。但是如果去看看中國的一些具體的做法,就會發現其實中國和美國之間,現在並沒有太多的實質性的、衝突的可能。當然我認為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中國其實現在也就是在媒體上喊喊殺殺,事實上中國軍隊現在正在進行軍隊體制改革。改革期間,軍隊是不能夠參與戰爭的。因為在軍隊體制改革期間,整個體系發生重大變革,我以前談過,就是:中國軍隊已經從蘇聯體制改成美軍體制了。

按照美軍體制,現在中國的軍隊傳統的那種總參謀部、總政治部這兩個部操縱一切的局面,被習近平改革給取消了,改成美國式的軍令和軍政分立的這樣的兩個體系。這種新的體系,從軍委的各個下屬部門一直到基層的連隊,都需要做相應的調試。這個調試需要相當長的時間。現在中國正在做的是,軍隊大裁減和善後。也就是說,此時此刻,軍營里最大的事不是訓練,不是打仗,而是安排人:哪個師長,付多少錢,他願意回家去。所以這個時候,中國不會打仗。不打仗,中美之間的關係就比較和緩。我覺得美國已經回到原來的立場了,沒有什麼新的變化。

  • 陳破空:特朗普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是明智選擇

    陳破空:特朗普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是明智選擇

    美國總統特朗普決定退出聯合國氣候變化巴黎協定,引發國際社會強烈反響,也在美國引起巨大爭議。美國退出的決定,似乎將中國推上了前台。中國隨即表明立場,重申了對氣候協議的承諾,並與歐盟發表共同聲明,表示要加強合作、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美國退出巴黎協定的決定將為全球氣候變遷的關注帶來怎樣的影響?是否將衝擊美國綠能產業的發展?會否損及美中及美歐之間的關係?對此,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夏明談蔡英文執政後的兩岸關係

    夏明談蔡英文執政後的兩岸關係

    台灣總統蔡英文掌權已一年有餘,蔡英文曾在總結一年以來的政績時指出:台灣各項經濟指標都有進步;在備受關注的兩岸關係問題上,台灣總統則表示:依舊維持其上任之初的主張: “維持現狀”。實際上,一年多來,兩岸關係是否如蔡英文所言,得以保持 “現狀”?蔡英文掌權後,力圖開拓更大國際生存空間的打算是否實現?兩岸關係有沒有變化?目前又處在怎樣一種狀態?對此,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導演文海與他的中國獨立紀錄片見證:《放逐的凝視》

    導演文海與他的中國獨立紀錄片見證:《放逐的凝視》

    在上一次的公民論壇節目中 ,中國獨立紀錄片導演文海向大家介紹了他在作品《兇年之畔》拍攝過程中,對中國農民工權利意識的覺醒以及他們的維權行動的社會意義的再認識。如果說《兇年之畔》以寫實的影像方式紀錄了身處中國社會底層的農民工從邊緣人到自覺公民的成長過程的話,文海在同一時期完成的書著《放逐的凝視》則以文字的形式,紀錄了中國獨立紀錄片最近20年間,在狹窄而又充滿種種不確定性的環境下走過的道路。從不時受到警方騷擾的家庭放映,到蹣跚成型的本土獨立影像節,從國際電影節獲得的光環,到本土獨立影像節的陸續夭折,文海以自身的獨特經歷,見證中國獨立紀錄片導演內心對自由表達的執著追求與官方輿論導向機器間的博弈,也同時反思自己在這十幾年真實紀錄中國社會現實過程中的個人成長。2017年3月底,文海來巴黎參加第39屆法國國際真實電影節期間接受了我們的採訪。

  • 《1989的女孩們》導演楊雨談拍攝感受

    《1989的女孩們》導演楊雨談拍攝感受

    八九-六四天安門運動剛剛送走了第28個年頭。去年底,在迎來這一具有歷史意義的日子的前夕,旅美中國獨立紀錄片導演楊雨先生推出了《1989的女孩們》這部影片。楊雨透過三個女孩在美國的平凡生活故事,透視出中國近28年的歷史,從而將“八九的孩子”這個隱秘而敏感的群體展現在世人的眼前。在“天安門事件”迎來又一個紀念日之際,我們有幸採訪到楊雨先生,請他來談談這部影片的意義。

  • 程曉農:六四這段歷史不會永遠地忘卻

    程曉農:六四這段歷史不會永遠地忘卻

    6月4日,在中國的政治生活中是一個頗為敏感的日子。 “八九”天安門事件在2017年6月4日,迎來第28個年頭。28年來,隨着社會天翻地覆的變化,中國大大提升了在國際舞台上的地位,已然躍為第二大經濟體。然而,對六四話題解禁的期待尚沒有成為現實。今天重新回顧這段歷史,人們在認知上是否有所改變?它對現代人有着怎樣的啟迪?這段歷史能否最終從人們的記憶中抹掉?我們請旅美政治評論家程曉農先生來闡述一下他的看法。

  • 夏明:一帶一路的思路主要服務於中共的兩個“百年”

    夏明:一帶一路的思路主要服務於中共的兩個“百年”

    中國主辦的2017年“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於5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舉行。本次論壇聚集了來自上百個國家的代表,共有29個國家元首與會。就在美國總統特朗普準備邁入貿易保護主義道路之際,中國主席習近平卻再次下定決心,進一步確立其“新絲綢之路”的主張。習近平在2013年掌權伊始,就提出“一帶一路”計畫。隨着時間的流逝,世界政治、經濟格局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中國“一帶一路”的思路也在很大程度上更為具體化。“一帶一路”的主張自提出以來是否取得成效?它今後將朝着怎樣的方向繼續發展?我們請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談談相關話題的看法。

  • 獨立紀錄片導演文海:讓我們彼此看見

    獨立紀錄片導演文海:讓我們彼此看見

    中國獨立紀錄片《兇年之畔》2017年初起陸續在鹿特丹、巴黎、布魯塞爾等歐洲不同城市放映。這部長達三小時的影片以廣州番禺利得鞋廠和深圳奇利田高爾夫用品公司工人維權事件為核心,紀錄了中國農民工權利意識覺醒的過程,而影片與歐洲觀眾見面的時刻也正是這些農民工維權活動在日益嚴酷的打壓中陷入低潮的轉折。觀眾可以從中了解這些為中國躍身世界經濟強國做出巨大貢獻卻常常無法保證自身基本權利的農民工的抗爭,以及他們面對的嚴酷打壓,導演文海則更在拍攝的過程中意識到這些身處社會最底層的人在中國社會變革中扮演了先行者的角色。2017年3月底,影片來巴黎參加第39屆法國國際真實電影節放映時,文海接受了法廣的採訪。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