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1月20日法廣第二次中文廣播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1月20日法廣第二次中文廣播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0/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0/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1月20日法廣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王政:打壓只會激發更多女權主義者反抗

作者
王政:打壓只會激發更多女權主義者反抗
 
2017年1月22日美國華盛頓特區婦女大遊行中的華裔女權人士。圖片取自王政相關文章。

如果說婦女節的存在已經有百餘年的歷史的話,女權運動顯然在2017年獲得了新的激勵,2017年的三八節顯然不同於往年。繼1月21日的世界女權人士大遊行活動之後,又有女權組織號召全世界女性在三八節這一天罷工一天,或一小時,哪怕是幾分鐘、幾秒鐘。但也就在女權人士醞釀新的行動的時候,中國新一代女權運動的平台之一,《女權之聲》的微博2月20日突然被有關當局宣布封號。究其原因,竟有可能是該平台上報道了反特朗普女權活動的消息。這讓人聯想起2015年,中國女權行動派五姐妹在三八節前夜被捕的事件。世界女權運動目前處於怎樣一種狀態?中國新女權運動是否因為五姐妹被捕事件而落入消沉。我們電話採訪了長期從事女權運動研究的美國密西根大學女權運動史學者王政女士。

特朗普當選代表着整個保守勢力對進步勢力的反彈

法廣:我們首先來談談國際女權運動的大環境。能否簡單介紹一下世界女權運動目前處於怎樣一種狀態?女權運動是否整體處於一種低潮期,或者說目前找不到更大的發展空間?

王政:實際上女權運動沒有停止過,一直在發展。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之後,他就職演說的第二天(2017年1月21日),婦女就組織了一次大遊行,而且,這次遊行最初就是由幾個普通的婦女發出倡議,結果獲得大家呼應,很快就變成了全世界的呼應,聲勢極其浩大,當時在華盛頓,當地的統計就顯示有120萬人參加遊行,其他地方的統計不太準確,但是全世界肯定都不只三、四百萬人。我們可以從中看出,男女平等這樣的議題在世界各地都有非常高的敏感度。

這次婦女大遊行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特朗普(川普)在競選期間暴露出來的種種性騷擾言論,這些都是全球爭取男女平等的女權主義者不能容忍的。同時,這樣一個公開性騷擾的人能夠當選,說明在美國社會,同樣也在其他各個國家,還是有很多對婦女保持性別歧視、甚至是仇視、敵意的力量的存在,這也是這次婦女大遊行的一個目標,就是說,我們看到了這種反動力量的存在,全世界爭取男女平等的女權主義者都要表達一種呼聲,表明我們會監督,不會讓歷史開倒車。

法廣:從這個角度來說,是不是也正說明三八婦女節這個日子還是有存在的意義,可以起到一個警醒的作用,

王政:對,很有必要……

法廣:因為我們常常可以聽到有人說:婦女如今已經很解放了,也可以出去工作,三八節還有什麼意義呢……

王政:對,說女人還要解放什麼呢,不是都很解放了、都平等了么……其實說這種話的人就代表着很男權意識(的一群人),他們根本沒有看到現實生活中很多的男女不平等。就以中國為例:全國婦聯有婦女社會地位調查。90年代初的調查報告反映的是八十年代末中國的基本狀況。我是1985年到美國來的。那時候,中國的男女收入差別是80:100, 也就是男人掙一塊錢,女人掙八毛。而當時的美國不到60:100。所以我剛到美國的時候,很居高臨下,因為我們這些統計數字顯示,不講別的,我們的男女收入性別比比美國要好得多。但是幾十年以後,我在美國三十多年了,美國現在的男女收入比接近80:100,上升了,而中國的男女收入比變成了60:100

法廣:您怎麼解釋這種倒退呢?

王政:就這個問題,我寫過很多文章。一個(原因)是八十年代以後,中國開始市場經濟,進入全球資本主義的軌道以後,很多男女平等的政府機制被拋棄,難以為繼了。市場經濟以後,從當時國家企業的改革開始,下崗就是先從女工開始的。80年代到90年代的下崗潮中,明顯就出現了巨大的性別歧視。比如,當時的女職工好像佔全國就業比例的38%,而(女職工)下崗的比例佔60%還多:偏差馬上顯現出來。一方面政府不再堅持這些平等政策,另一方面是市場經濟,男女平等就業和平等就學問題就出現巨大的問題。因為制度上沒有保障了,而整個社會還是一個男權社會,中國男權社會幾千年的歷史,不可能因為一百年的現代化和推廣男女平等的努力就得到改正,沒那麼簡單。男權的力量始終存在,可以說,在平等的事業上推進進展比較快、步子比較大的時候,尤其在男女平等問題上,那些保守勢力、男權的力量必定要反彈。這次美國就證明了這一點。我們研究歷史的人最清楚,歷史不是直線上升的,總會有反覆。這次特朗普(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代表的就是整個保守勢力對進步勢力的一個反彈。

女權主義如小草,無處不在,落地生根

法廣:1995年在北京舉行的世界婦女大會對中國女權運動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中國近幾年也出現了新一輪女權運動,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女權行動派。但2015年三八婦女節的前夜,發生了女權行動派五姐妹被捕事件。兩年之後,中國女權運動處於怎樣一種狀態?是否整體處於一種低潮狀態?還是說女權運動仍在繼續?

王政:九五世婦會是中國婦女運動史上的一個大突破,就是說,(中國女權運動)終於和國際接軌了。這是中國政府承辦的最大規模的國際會議。這次會議當時有兩個部分,一個是政府(級別)的會議,另一個是非政府組織論壇,這就把中國自80年代就出現的各種各樣的民間組織(活動)重新帶入高潮,各種組織的女權運動都行動起來。在這之後,體制內外的女權主義者一起推動,將男女平等列入了基本國策。

我覺得,我們在看中國女權運動發展的時候,需要考慮它比較複雜的框架,不能簡單說比如:中國政府在打壓女權,等等。中國政府不是鐵板一塊的統一體,我們往往可以看到左手去打右臉的事,自相矛盾的事很多很多。比如《環球時報》近期有篇文章說:中國政府從來不打壓女權,一直都在支持男女平等……結果沒過幾天,網信辦就把《女權之聲》(微博號)封了:這真是自己給自己打臉的行動。類似這樣完全違背(男女平等)基本國策的做法總是存在。

我想談談年輕一代的女權主義者。其實正是跟世界婦女大會召開之後,體制內外的女權主義者,那一代女權主義者在各個方面做了大量的(女權)普及工作:聯合國的兩個文件(《北京宣言》和《行動綱領》),社會性別主流化、男女平等基本國策在各個領域實施,如何在各個領域解釋男女不平等、性別歧視實際存在的問題並向這些行為和現象作鬥爭,等等,這些理念已經傳播得很廣很廣,所以,年輕的女權主義者是在這樣一個國際女權運動高漲的大環境下,在中國男女平等成為基本國策的話語里成長起來,再加上女權主義批判性學術,我們當時介紹了大量女權主義學術很前沿的批判性理論:如何剖析社會性別制度,如何剖析性別歧視的表現,等等,這些都使得新一代女權主義者的起點就很高。另外我還想強調兩個正面因素。一是獨生子女政策雖然有很多負面影響,包括很多對婦女的不人道的摧殘,但是,這個政策在不經意之間也產生了一個正面效果,那就是在中國產生了一大批小公主——獨生女兒。有些中國家庭不能望子成龍的時候,就希望能望女成鳳。不能生兒子,那就好好培養女兒。所以中國史無前例地出現了一大批從出生就受到兩方面家庭的全部資源投入的很好的教育的小關注,同時,中國高等教育大發展,而其中女生比例,好像在2010年時,就超過了50%,這在中國歷史上是重要的大事件,要知道1949的時候,中國女性90%都是文盲。而且高等教育群體人數每年都在增加。這兩大因素造成了中國有一大批非常優秀的女青年。要知道,在家庭里,父母對獨生女兒都是望女成鳳,希望她們有很好的發展。但一踏入社會,各種歧視撲面而來:職場求職,她們被告知只要男性,不要女性;甚至從高中報考好學校開始就有學校以女生太多為由,對女生要求更高考分,……處處都有歧視,更不用說職場的性騷擾、高校里的教師性騷擾……男權反攻倒算到這樣一種程度,使得歧視行為無所不在。所以矛盾十分尖銳,年輕女權行動派就是在這樣一個大的歷史背景和社會變化中出現的,這毫不奇怪,也是非常正面的,因為她們是非常有覺悟、有公民意識的一代人。

法廣:那在女權行動派五姐妹被捕事件之後的女權運動處於怎樣一種狀況呢?

王政:我的觀察是打壓之後,運動更高漲了。我在國內授課時就看到,甚至有些高中女生也(對女權運動)感興趣了。如果沒有打壓,很多人還不知道(女權運動),一打壓,大家都開始關注了。就像這次封《女權之聲》微博號一樣,一下子大家又非常關注……有些政府部門不協調,不知道大的環境、大的話語,也不知道後果是什麼,也不去想這些後果,以為只要威脅一下就可以了。這些威脅的背後原因,我覺得很複雜。有可能是具體執行部門要維穩,因為現在維穩最重要,他們要保自己的官位。至於為什麼要打壓女權,我剛才說過,男權意識根深蒂固,無所不在,社會上存在,政府部門裡就不存在么?有些人甚至是從心裡憎恨這些要求男女平等的女權人士;另外一種分析是,我覺得黨內權力鬥爭很激烈,不排除這是一種高級黑動作。打壓女權最容易,尤其是習近平主席兩年前在聯合國與中國聯合舉辦的婦女峰會,也就是女權主義的最高會議上表態了,承諾了中國政府對男女平等事業的支持……其中原因可能很複雜,但是有一點我需要強調:不管動機如何,這種做法非常愚蠢,因為女權運動不是一個政黨組織,只要抓住頭兒、毀了這個組織就可以了,女權主義是一種世界性思潮,任何人在任何時候都可以成為女權主義者,都可以表達自己的女權主義見解,而且我剛才提到了,這批受過高等教育的獨生子女群體是女權主義巨大的基本社會力量,只要有男權意識對她們的壓抑,她們就會起來到處發聲,打壓幾個人就想把她們嚇倒(是不可能的),她們的聲音是壓不下去的,她們就像小草一樣,無處不在,落地就能生根。這不是一個組織。封一個公眾號,抓幾個人等等都是很愚蠢的做法,只會激發更多的有覺悟的女青年起來反抗。


同一主題

  • 中國/美國

    習近平昨主持聯合國婦女權益全球領導人會議遭希拉里克林頓譴責

    想了解更多

  • 公民論壇

    趙思樂:女權行動—中國最活躍、最可見的社會運動

    想了解更多

  • 要聞分析

    從被捕到獲釋:五名中國女權人士的荒謬經歷

    想了解更多

  • 要聞解說

    梁小軍:打壓女權運動的目的是打碎公民社會自組織化的連結

    想了解更多

  • 旅法學者劉學偉談法國總統中國行

    旅法學者劉學偉談法國總統中國行

    新年伊始,法國總統馬克龍便展開了當選之後對中國的首次訪問行程。針對此次訪問,各方評論不一。我們利用本次機會,採訪了旅法學者、歷史學博士劉學偉先生。

  • 夏明教授點評2017中國大事件

    夏明教授點評2017中國大事件

    我們剛剛送走了2017年。應該說,對中國社會而言,2017年並不是平凡的一年。這一年裡發生的多個重大事件將對未來造成不可忽略的影響。我們在今天的本節目中,請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就幾件大事做一下點評。

  • 學者王友琴:文革摧毀了中國人的日記

    學者王友琴:文革摧毀了中國人的日記

    2017年12月,57歲的黃帥在北京去世。當今中國年輕人對這個名字已經十分陌生,但早在文革中的70年代,她曾經被看作是反潮流“革命小闖將”,聞名全國,是那個顛倒是非的年代的一個標誌性符號。事件的起因是她的一篇對班主任老師表達不滿的日記…… 因為幾篇日記而一夜成為家喻戶曉的所謂反潮流英雄也許並非這個當年小學五年級的學生所願,這段情非所願的短暫輝煌也在此後的日子成為她的一個難以卸掉的包袱,但文革中因為一本日記而被投入監獄、甚至家破人亡者可以說不計其數。目前在美國芝加哥大學任教的王友琴女士在她多年的文革受難者歷史收錄整理的過程中,注意到了文革中,日記給無數中國人帶來的災難。她於是開始書寫《摧毀日記的革命》,收錄文革受難者的日記故事。在今天的公民論壇節目中,我們就電話採訪王友琴女士,談談她對文革與中國人的日記的關係的觀察與分析。

  • 朝鮮核武器會否反向威脅中國國土安全?

    朝鮮核武器會否反向威脅中國國土安全?

    朝鮮半島的緊張局勢隨着金正恩政權接二連三的導彈試射和核試驗而不斷升級,美國總統特朗普偏重軍事解決方案的傾向更使得發生衝突的危險與日俱增。中俄兩國雖然一再堅決表態,反對對朝動武,但卻顯然也未能阻止金正恩政權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聯合國一次比一次嚴厲的國際制裁措施同樣於事無補。朝鮮半島無核化的願景如今不得不面對朝鮮擁有核武器的既成事實。亞洲因此成為全球擁有核武器的國家最集中的地區,而中國正位於這個地區的核心。作為平壤當局的重要盟友或昔日盟友,中俄兩國利益考量是否一致?這兩個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在朝鮮危機中是否能有所作為?隨着中朝關係降溫,北京又在何種程度上還能影響平壤當局的決策?我們電話採訪了中國清華大學、清華-卡內基全球政策中心研究員趙通先生。

  • 夏明:“低端人口”是一種違反社會規律、非常荒謬且悲劇性的概念

    夏明:“低端人口”是一種違反社會規律、非常荒謬且悲劇性的概念

    2017年11月18日,北京市大興區新建村一場大火,毀滅了千千萬萬個農民工尋求幸福之路的美夢。隨着這場大火,北京展開了大清理行動,受到驅趕的則是那些被稱為“低端人口”的社會最底層人士。如何看待此一事件,我們就此採訪了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

  • 1917-2017:俄羅斯面對十月革命遺產的糾結

    1917-2017:俄羅斯面對十月革命遺產的糾結

    2017年是俄羅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這場革命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個共產主義政權,顛覆了二十世紀的國際關係。但百年後的今天,這次革命的起源地卻沒有任何大張旗鼓的紀念活動。恰恰相反,俄羅斯人對於百年紀念應該紀念什麼顯然並無共識。有人強調“十月革命”百年,但也有人只籠統地提及“俄羅斯革命”百年。命名的區別掩飾着俄羅斯人面對1917年的動蕩歷史的不同解讀。今天的公民論壇節目邀請法國高等社會科學院俄羅斯及中歐國家研究負責人Françoise …

  • 廖天琪:獨立中文筆會年會尤為關注獄中作家命運

    廖天琪:獨立中文筆會年會尤為關注獄中作家命運

    11月24日,香港又一次舉辦了一年一度的中文筆會年會。出席本次會議的,除香港本地政治活動人士及兩岸三地的知名作家以外,中國國內的多名筆會成員也得以赴港與會,這是近年來較為罕見的現象。我們請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來向我們介紹一下有關本次年會的情況。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