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4月29日法廣中文新聞(一小時)北京時間19點-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9/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9/04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第一節中文廣播北京時間2017年4月29日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韓美林巴黎個展: 推動全球治理變革的中國藝術

作者
韓美林巴黎個展: 推動全球治理變革的中國藝術
 

韓美林把當代中國的政治思維和1949年之後的中國新傳統、21世紀的新常態、當下的人文焦點,要麼用有寓意的造型演繹出來,要麼結合進自己的抽象里,而且很自然、很民俗,巧奪天工,為社會大眾喜聞樂見。美術館的收藏和展示、教育功能在韓美林作品的文化價值建設上是卓有成效的,意義是長遠的。衍生品市場茁壯成長的業績作為考察社會文化價值取向的一個方面,體現出來的是: 大量中國消費者花錢參與了藝術審美自信、意識形態自信、文化價值自信、文化產業自信的建設,這正是社會集體共識里的中國文化自信的準確表達。當然,中國人的集體共識離世界性的集體共識是有距離的。如果中國人不參與國際藝術體系的價值制定,那麼在全球化進程里,中國文化價值就會被動,中國政府推崇的的藝術傑作在國際市場上就拿不到被王健林購買的畢加索作品那樣的硬通貨幣的地位。中國最高層決策者們從韓美林世界巡展的源頭開始就支持作品裡的政治信息、政治思想的藝術表現、藝術價值的國際拓展。韓美林這次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中國文化部巴黎中國文化中心同時舉辦個展,正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着手研究安置 《和平守望》 前場地的建築和技術問題的時刻。

中國藝術家韓美林在今年三月和四月於巴黎同時舉辦兩個重要的個展。一個在聯合國教科文總部, 另一個在中國文化部旗下的巴黎中國文化中心。兩個展覽都取名 “愛與和平”。

韓美林在2015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命名為和平藝術家,巴黎是韓美林在80歲之後啟動的世界巡展的第三站。

在藝術層面,這次展覽反映出: 韓美林不甘於做一個俄羅斯列賓的追隨者、西班牙畢加索的崇拜者、中國齊白石的臨摹者。在文化自信的覺悟中,韓美林要在屬於他的時代里創造自己的藝術神話,用作品說話,摸索着在國際上提升中國文化價值的集體共識。

在政治層面,巴黎的這兩個展覽傳遞出非常清晰的信號 : 在中國最高決策層的政治家們的支持下,中國文藝參與北京推動全球治理變革的努力。

在經濟層面,我們看到: 韓美林和他的團隊開創了生機勃勃的藝術衍生品市場。這是一個讓市場通過消費來分享政治信仰和藝術信仰的文化產業。

 

韓美林的藝術是民俗的,有靈性的,高貴的,但更重要的是有感情的

 

先談藝術。巴黎的兩個展覽給我們比較突出的印象有幾點。

韓美林從中國民俗造型和地方色彩出發,吸收19世紀末以來西洋繪畫和雕塑名作中的現代性,博採眾長。他給高級工藝發揮的餘地,從紙本到陶瓷,從青銅、珍稀木材到絲綢面料,涉略各種材質,手段快速、靈活、大膽,隨心所欲。他用臨摹、變形、混搭、誇張將紋飾、圖騰、機理洋為中用、古為今用;把地區的風情、個人的感情在一個恰當的效果里為他需要的語境和寓意服務。

在布展上,巴黎的這兩個展覽,無論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展場還是巴黎中國文化中心的展場,都側重象博物館的永久陳列一樣強調韓美林的藝術工作里材料和手段的豐富性、多樣性。策展犧牲了讓不同的作品在一幕有主題、有情節、有高潮的大戲裡扮演不可替代的角色的可能, 突出韓美林作品與教科文組織里永久收藏的名作在材料上的共同語言,講究局部的細節。在藝術種類上,追求百科全書式的完整。

也因為這種策展上的取捨、這種藝術形態上的完整,我們有機會用自己的眼睛、自己的視角來重新策展,通過對不同作品的選擇和組合,把作品與世界美術史里的經典聯繫起來,放進我們自己的經驗里,象電影分鏡頭一樣,一個鏡頭一個鏡頭地觀察來自中國的、經過藝術家個性化的因勢利導與時代的脈搏一起跳動的藝術創作;研究它的根據,發展和引申。

韓美林的藝術是民俗的,是有靈性的,是高貴的,但更重要的是有感情的。他從一個長得好看的年輕人,走進受法國藝術影響的中國學府, 到在文革的洗禮中被大浪淘沙,人生中最深刻的感觸應該是孤獨和愛。

他愛女人,愛異想天開天就開的優越感,愛在感動中過日子。他虔誠,在共產黨的高級政治生活里左右逢源。他有信仰,菩提樹是他和平的信物。

他也能象畢加索一樣的信手拈來,把一個很普通的玩意兒瞬間魔幻成要讓人膜拜的藝術品。他可以把中國的物質崇拜不動聲色地裝置給你看,在木匠跟前指點乾坤,木刻臨摹漆刻,把浸潤在江水裡幾千年的成了精的娑婆朽木升華成曠世奇珍,可“欲”不可求。這和著名商人陳麗華推紫檀異曲同工, 阿彌陀佛,博物館見 !

韓美林最喜歡的是他的狗,不用文明,也不用文化,在最荒誕、最殘忍的社會動蕩里,小狗軟軟地趴在他的懷裡,呼吸。小狗為了和他多待一會兒,被文革中的激進分子打死了。韓美林把這份記憶、這份感情放進了巴黎這次展覽里。他希望世界和平。他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命名的和平藝術家。

 

韓美林巴黎個展里的政治思路

 

韓美林坦率地承認,這次在法國的展覽具有政治意義。他是中國立法諮詢和協商機構全國政協的常委,政府給予他部長級待遇,他是中國最高級別的官方美術家。

韓美林給我們的印象是一直嘗試把北京當下最核心的政治思路翻譯為藝術語言,希望通過不斷受藝術再教育的世界公眾對藝術手段的迷戀和反思、對藝術家的追捧和崇拜,來創造現在進行時的中國邏輯的世界性信仰。

今年2月22日,習近平用氣候變化《巴黎協定》作為切入點,從中國要與盟友一起推動全球治理變革的角度,對到訪北京的法國總理卡澤納夫說,要捍衛全球治理成果。習近平不僅要加強中國在世界政治遊戲規則的制定上的能見度和參與度,更希望起引導甚至主導作用。

通過維護氣候變化《巴黎協定》,來推動全球治理變革,以點帶面,這一思路在3月9日韓美林在巴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以“愛與和平”為題的個展開幕式上發表的講話里得到接力傳遞。韓美林呼籲全球愛好和平,愛好藝術的人們重視全球氣候暖化的問題,每個人從自身做起,聯合起來,愛惜自然資源,善待動物,保護環境。

對韓美林的國際巡展傳遞習近平推動全球治理變革的思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中國常駐代表團的努力下不僅理會,而且還很主動地配合。副總幹事恩吉達 Getachew Engida 在開幕式的講話中引用韓美林過去的講話說,“我們不應該輕視藝術創作,它有着改變世界的力量。如今,我們所居住的地球生態變得越來越不平衡。但是我們可以通過教育下一代來保護這個賴以生存的星球”。恩吉達認為韓美林在巴黎的這次展覽完美詮釋了這些話 。

韓美林這次在巴黎的展覽是一個經過精心安排的世界巡展的第三站。時間點是在中國立法機構人大和政協年度性的兩會期間,在中國共產黨十九大之前,臨近北京舉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時刻。

就在今年一月底,中國領導人劉延東、劉奇葆、許其亮、李源潮、馬凱、賈慶林相繼參觀了巡展的起點,北京中國國家博物館“韓美林八十大展”。劉奇葆說,韓美林的作品完美地融合了中國傳統文化和現代藝術形式。劉延東說韓美林是國家級的大藝術家,既是中國的,又是世界的。

中國最高層決策者們從巡展的源頭開始就支持韓美林展覽里的政治信息、政治思想的藝術表現、藝術價值的國際拓展。政治局委員、副總理劉延東在國際平台上定期組織高級別人文交流機制,將文化與外交結合起來,通過中國藝術家的聲音支持和推廣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全球治理變革思路。支持韓美林的世界巡展是中國文化外交框架里的一個具體內容。

 

文化自信從文化價值觀開始打造

  

中國推動全球治理變革,實際上就是主張用中國的政治思維參與全球遊戲規則的修訂和改革,尋求世界的持久和平,共同繁榮。

用文化為中國的政治思維造勢,起到教育作用,讓中國人的道理在全球範圍內深入人心,這不僅需要文化產品自身高超的造詣,還需要社會集體共識對文化價值的承認,甚至信仰。

這種集體共識,首先是中國人自己的共識。文化自信,就是中國人自己相信自己,自己認可自己。韓美林和他的團隊按照現有的國際藝術價值創造體系的規律,結合中國國情,在國家收藏、機構收藏和藝術教育上已經打下文化自信的基礎。

他們把作品大多捐贈給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公立美術館,或者中國國家博物館。部分作品作為國有資產,在中國領導人生活和工作的中南海和人民大會堂里收藏、展示,有時也作為國禮送給世界各地的政要。

同時他們通過教育讓社會大眾和青年學生學習、接受、讚賞、崇拜、傳播韓美林的藝術審美、藝術的象徵手段和藝術的政治意義。

如果用文化產業的市場反應作為參數之一來衡量韓美林作品的文化價值的話,我們可以看到:韓美林作品的衍生品業的年凈利潤達到6000萬元人民幣,衍生品平台的併購價值已經達到10億元人民幣。

換句話說,韓美林把當代中國的政治思維和1949年之後的中國新傳統、21世紀的新常態、當下的人文焦點,要麼用有寓意的造型演繹出來,要麼結合進自己的抽象里,而且很自然、很民俗,巧奪天工,為社會大眾喜聞樂見。這一點受到了人民的肯定。14億中國人,平均下來,有超過70%的人願意花一塊錢來買韓美林作品的宣傳品,或者大眾版海量複製品。他們不僅買了韓美林的審美,也買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命名的和平藝術家傳遞的政治信息。

美術館的收藏和展示、教育功能在韓美林作品的文化價值建設上是卓有成效的,意義是長遠的。衍生品市場茁壯成長的業績作為考察社會文化價值取向的一個方面,體現出來的是: 大量中國消費者花錢參與了藝術審美自信、意識形態自信、文化價值自信、文化產業自信的建設,這正是社會集體共識里的中國文化自信的準確表達。

當然,中國人的集體共識離世界性的集體共識是有距離的。中國的文化自信在國際文化價值觀,在世界藝術價值認定中的角色和份量,中國的文化產業在世界藝術品市場里的地位,這些都是需要研討的課題。

從文化產業的方面來看,二十世紀末、二十一世紀初,國際藝術投資家用西方當代的審美,在西方主流意識形態里,選擇了能夠見證一段中國歷史、激發社會思潮、參與社會涌動的中國當代藝術家的作品。他們通過舉辦展覽、興建美術館、高價拍賣、國際藝評、金融參與等系統的方法讓同一件作品在短短几年時間裡夢幻般地升值。有經驗的資本階層參與到狂熱的附加值建設里,等作品的身價被捧到百倍千倍的時侯再賣給一夜暴富的新興資產階級,一方面套取大量熱錢,另一方面讓生機勃勃的新富接力,以自身暴富的神話繼續作品價值暴漲的傳奇。

這種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連環也把中國政府推崇的文化價值觀放在了一個受到強烈對比的處境里。 人民大會堂和中南海收藏的藝術作品傳遞出來的世界觀、政治理念、地區特點、人文品格不僅在國際間沒有得到與中國的文化自信旗鼓相當的價值認同,連在初步接觸國際當代藝術的中國新興資本的幸運兒那裡,在他們的財富所引導的有高端經濟社會地位階層性特點的本土社會集體共識那裡,也不一定被心服口服地接受。因為對載體、對藝術品的價值認同,國際的取向要比孤立的地區取向強大。國際藝術投資家的教育工作做在了前面。

無論是意識形態方面的還是審美方面,國際間的藝術投資家、收藏家和藝術機構是從他們自身的、當下的價值取向出發,通過資本的力量,通過藝術的感染力、傳播力和歷史定位影響 ,爭取到包括中國富豪在內的國際財富精英的認同,然後由他們再次傳播,影響普羅大眾,芸芸眾生。

在中國國內打造藝術價值、營造文化自信的過程中積累了經驗的韓美林和他的團隊一定意識到這一點:如果中國人不參與國際藝術體系的價值制定,那麼在全球化進程里,中國文化價值就會被動,中國政府推崇的的藝術傑作在國際市場上就拿不到被王健林購買的畢加索作品那樣的硬通貨幣的地位。

韓美林希望把他的大型雕塑作品 《和平守望》 捐贈給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與上個世紀的畢加索和賈科梅蒂的作品一樣, 被這一具有深刻的文化價值觀教育意義的聯合國機構永久收藏推廣。2015年6月,李克強總理在訪問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時侯就先把韓美林的《和平守望》的小樣送給博科娃總幹事。韓美林這次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中國文化部巴黎中國文化中心同時舉辦個展,正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着手研究安置 《和平守望》 前場地的建築和技術問題的時刻。

展覽期間,國際藝術市場傳來十九世紀的法國畫家高更的作品《你什麼時侯結婚 ?》以接近3億美院的價格成交的消息。大家在猜:買主可能是卡塔爾王室的公主, 因為她在2011年已經花了將近2 億6千萬美元買了另一位十九世紀的法國畫家塞尚的作品《玩紙牌的人 》。

阿拉伯公主之前常年在西方接受教育,教育的作用非常強大。她的教育讓她確信花翻倍的劇額資本買西方教育肯定的歷史作品是很正確、很理性的事。 反過來,3億美元可以支付300位月薪3000美元的教育工作者30年的薪水。高更的畫、塞尚的畫沒有變,但畫價在300位教育工作者堅持不懈地教導下還能變。

在國家收藏,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展覽的推動下,在價值觀教育的代代相傳中,也許會有一天輪到美國總統的後代,象卡塔爾公主買塞尚和高更作品一樣,以半壁江山的代價自信地把韓美林的作品買回家。這一幕將是在中國文化產業羽翼般的帶動下,中國的文化自信在全球範圍的出神入化,也是全球治理變革中文化版的中國夢。
 

  • 巴甫洛娃與天鵝之死

    巴甫洛娃與天鵝之死

    《天鵝之死》是芭蕾舞歷史上的經典作品, 舞蹈通過描繪瀕死的天鵝渴求重新振翅,孤身隻影在平靜的湖面上艱難掙紮,最終默默死去時的神情。

  • 鄭鹿年:味覺與視覺記憶讓鄉愁綿延不斷

    鄭鹿年:味覺與視覺記憶讓鄉愁綿延不斷

    中國和法國飲食可能被公認為是可以媲美的兩種世界美食。法國美食已經進入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非物質類世界遺產名錄,在全世界成為法國文化的一張名片,也是高檔餐飲的同義詞。中餐館也遍及世界各地,但大部分的檔次還不能和高大上的法餐相提並論,尤其是在法國,由華人開的餐館或外賣店隨處可見,但能夠進入米其林星級餐館指南的餐廳卻猶如鳳毛麟角,屈指可數。其中原因何在?在全世界各地的中國人的鄉愁和吃總是緊密相連,這又是為什麼?吃在中國人的生活中佔據着無可取代的重要地位的原因有可能源自何方?這些問題都是旅法中國學者,作家鄭鹿年先生最近出版的法文新書《 …

  • 姜丹丹談中西哲學對人生的思索和探討

    姜丹丹談中西哲學對人生的思索和探討

    上海交通大學人文學院哲學系特別研究員,博士導師姜丹丹女士去年獲得了法國教育部學術騎士棕櫚勳章。姜丹丹本人多年來在中法哲學研究和交流領域可謂是辛勤耕耘,包括在法國主編《中國當代哲思》,在中國主持“輕與重”叢書,將法國的哲學思想介紹給中國讀者等等,她自然也對中法哲學進行比較研究,那麼中西方哲學有何異同?抽象的哲學又能如何幫助我們面對人生,社會和個人等疑惑可能都是大家會關注的話題。

  • 劉震云:文學能讓生命在時間和空間的交叉點凝固

    劉震云:文學能讓生命在時間和空間的交叉點凝固

    中國著名作家劉震雲2017年三月底到四月初在歐洲七國展開“文學電影歐洲行”。劉震雲是中國當代文學重要代表人物,出版的作品包括獲得不少國內和國際獎,作品除了被翻譯成包括法語在內的二十多種語言出版外,《手機》、《一句頂一萬句》、《溫故1942》和《我不是潘金蓮》都被成功拍成電影。在他的歐洲行期間,劉震雲在巴黎停留三天,參加《手機》一書的法文版出版(Gallimard出版社)簽售活動與讀者見面,同時也在巴黎七大和巴黎政治學院舉辦作品討論會,還出席由他的作品改編,馮小剛導演的《我不是潘金蓮》一片的放映及演後談活動。

  • 2017巴黎圖書沙龍:摩洛哥、大選、漫畫及其他

    2017巴黎圖書沙龍:摩洛哥、大選、漫畫及其他

    3月24號至27號,第37屆巴黎圖書沙龍在凡爾賽門展覽館一號展廳舉行。主辦方自稱這個從1981誕生的的文學圖書盛會舉世無雙。這種說法可能也並不誇張, 從數量上看,每年巴黎圖書沙龍都能吸引15萬左右參觀者,其中包括4萬年輕人和2萬學生。

  • 星雲大師派佛光山僧團參加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移動學習周

    星雲大師派佛光山僧團參加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移動學習周

    佛光山僧團走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參加移動學習周,從兩岸關係的角度來看,表面上僅僅是一個北京例外開的綠燈。但當我們仔細考察北京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中發揮的重要作用的時侯,這個例外體現出中國大陸在處理兩岸關係上,為年輕世代着想的高瞻遠矚, 在維護聯結兩岸歷史紐帶,重視中華文化凝聚力上的深思熟慮。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