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7年11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11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1/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1/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7年11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從法國電影作者論來看第七屆法國中國電影節

作者
從法國電影作者論來看第七屆法國中國電影節
 
第七屆中國電影節開幕式眾嘉賓合照 法廣中文部

成功舉辦了六屆的法國中國電影節(FCCF)5月15日晚上8點15分在巴黎香榭大街的高蒙電影院舉行第七屆開幕儀式。中國駐法大使翟雋當晚在開幕式致辭中稱,電影涵蓋文學、音樂、造型等多個藝術領域,是展現一國文化和社會生活的完美窗口。好的電影跨越時空、跨越國境,是人類共同的精神家園。經過7年的發展,這項電影節現在已經成為中法文化交流及影界合作的重要平台。

據主辦方介紹,今年共向法國觀眾推薦11部題材與風格各異的中國最新電影。本屆電影節的開幕影片為票房與口碑兼具的《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該片導演薛曉路、男主角吳秀波則作為開幕式的中方特邀嘉賓。

另外在15日開幕式之前,主辦方為中方特邀嘉賓舉行了新聞發布會,記者在會上向薛曉路導演與吳秀波演員分別提出問題 ----

法廣:作為導演與北電教授的薛曉路老師,您覺得法國電影理論--作者論,對中國電影有影響力嗎?

薛曉路:關於這個問題,我粗淺說些我的感覺,法國電影是一個非常強調作者論的電影國家。從不管是新浪潮電影還是左岸電影,都是非常強調電影導演中心制,甚至強調作家電影為重。那在中國呢!中國電影在近幾年這種市場比較繁榮,所謂中國電影市場化之前,其實中國電影的模式一直是很多在延續蘇聯的電影模式,那在蘇聯電影模式其實是強調導演中心制的。那隨着這個電影市場的發展和電影工業的變化,那其實美國電影這種工作流程和工作的形態,我覺得,更多的被借鑒到中國電影的創作裡面來,那才開始了比如說製片人中心制,監製中心制。但不可否認在中國電影的決策文化上,導演的話語權以及導演個人的創作喜好、文學修養等等這些因素,對一部電影是非常有影響力的。而且在很多情況下,其實是有非常強的話語權的。所以我覺得,在中國電影這樣一個環境裡面,應該說還是比較好的保持作者中心這樣一個體系和這樣一個狀態。

法廣:《北京遇上西雅圖》系列1和2都看過了,感覺您在第二部放了更多個人的東西?

薛曉路:你看的很准;是的!因為對於每一個創作者來說,其實他都有他的創作階段,不可否認地說,我做了多年的編劇,嗯十七年的職業編劇,做導演相對是近六七年的事,第一步電影是比較作者型,但很遺憾票房上沒有那麼好,那等到拍像《北京遇上西雅圖》的機會,當時對我來說,除了保證電影的品質外,我希望在票房上也是有所成功的。只有這樣,在中國電影現在的環境下,才可能有資源有條件再去拍你更喜歡的電影。所以《北京遇上西雅圖》1相對是一部比較類型劇式的電影,那它比較簡單,然後符合類型電影的規則,對,所以我能理解我們的票房很好,但這樣的話其實給了我個人更多的創作空間,包括製片方對我個人的信任。因此在不二情書的時候,我覺得給我創作上的寬容度和自由就大一些,所以我也有機會可以把更多個人自己的想法感悟體會放到這個電影裡面,就像作者電影那樣。

法廣:吳秀波老師,您現在是演員同時也是監製,這兩種身份對您的演藝生涯是相輔相成的嗎?

吳秀波:我覺得這個問題與你問薛導的其實是一個問題,不過,我的身份不同。嗯,一部電影可能是一千人工作,也可能是十億人的市場。但它畢竟是一個人的探索和一個人的故事。之所以從演員至最終後來選擇做製片人,不是想擁有更多的權力,而是希望透過更多的付出,能夠更加單純地表達自我對文化的感受和探索。電影可能要承擔更多的金錢,因為我不是如此地幸運,每次都能碰到薛曉路導演的電影。其實在中國大家都清楚,大多數的觀眾是女性觀眾,可能超過百分之七到八十,可是從業的主創女性卻佔得很少,即便這個數字顛倒過來,也沒有很多,恐怕不能佔到百分之二十到三十,也許只有百分之二到三。很難得碰到身在一個理解包容的立場上,表達一種溫暖女性立場上的故事。所以,我們不單要感謝曉路導演導的這麼一個故事,更需要感激我們的電影環境,感激我們的電影管理者,同時也感激更多的創作人共同打造讓中國電影有一個更好的發展。

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电影海报

記者上面問到的法國電影的作者論,常被稱為“作者”電影(Film d'auteur),是什麼呢?這是法國最重要的電影理論之一,1950年代由法國新浪潮主要人物:特呂弗、戈達爾、夏布洛爾等人提出,主張電影像小說、音樂、繪 畫一樣是一個人的作品,即電影作家——導演個人的作品。然而不是所有的導演都能被尊為“作者”。依照該理論,導演並單非指示演員按着劇本走,而要能在影片 製作過程中展現出導演本身個性和個人風格特徵,把個人的東西帶入題材才算作者。簡單來說,作者論的實質是強調電影導演是主要創作人和最終定稿人,其判定依 據是導演對作品的控制。

除開幕影片《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外,本屆電影節還將選了《危城》《火鍋英雄》《長江圖》《西遊伏妖篇》《喊·山》《不成問題的問題》《湄公河行動》《羅曼蒂克消亡史》《我不是潘金蓮》以及動畫影片《大魚海棠》等這些2016年發行的最新作品。

另一方面,我們注意到去年2016年對中國電影市場來說,並非票房大賣的好年。這對本屆電影節選片上是否有影響?作為七屆電影節的藝術與選片顧問龍愛樂(Noël Garino)回答記者說,其實沒有,因為選的都是最好的,他相當滿意本屆片單,不但多元有不同類型電影外,尤其是有比以往更多的法國影迷偏愛的藝術片,今年的片單真的很好。後在記者的追問下,他還推薦了《喊·山》《長江圖》以及一部尚未在中國上映的黑白影片《不成問題的問題》這三部可視為“作者電影”的作品。

本屆電影節從5月15日在巴黎起跑後,陸續在斯特拉斯堡、馬賽、戛納、里昂、布雷斯特等城市直到6月27日結束;5月19日至6月6日期間也在海外省留尼汪舉行。(想要進一步認識中國電影最新製作的觀眾們可不要錯過這場盛宴。

隨後,法國國家電影中心主席弗雷德里克·布勒丹也表示,電影節期間,法國中國電影節組委會還將同法國國家電影中心等機構在戛納舉辦中歐電影工作者研討會,為中歐電影人開展對話與合作提供平台。

 

 


同一主題

  • 電影節

    歷來"作者"電影最多的第7屆法國中國電影節現從巴黎起跑

    想了解更多

  • 比爾·維奧拉的藝術線索

    比爾·維奧拉的藝術線索

    藝術家比爾·維奧拉在西班牙畢爾巴鄂古根海姆美術館的回顧展將於11月9日落下帷幕。比爾·維奧拉的創作在形式上很突出的地方就在於他用古典寫實繪畫的審美來創作影像,用會動的三維影像來模仿平面繪畫的畫面。阿南達∙庫馬拉斯瓦米的書《藝術中自然的形態變化》裡面的觀點對比爾·維奧拉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庫馬拉斯瓦米認為,所有的藝術再現的是非視覺的東西。策展人洛佩茲說,這次展覽的目的是回顧比爾·維奧拉的創作生涯。比爾·維奧拉談的是生命的輪迴。在今天的節目里我們結合策展人洛佩茲的話和過去比爾·維奧拉在各種場合的訪談片斷,嘗試找到比爾·維奧拉的一些藝術線索。

  • 創新 : 風情萬種的法國視角邂逅問題主導的中國選擇

    創新 : 風情萬種的法國視角邂逅問題主導的中國選擇

    法國人的創新觀紮根法蘭西文化,天馬行空。當中國的政治創新成為世界觀察和議論的焦點時,巴黎中國文化中心為法國人提供了舞台,請他們以自身的文化特點來嘗試與當代中國政治文化的兼容並蓄,來解讀和介紹中國的創新思想。

  • 在亂世中發掘美好

    在亂世中發掘美好

    寧岱在文學上的精到將作品裡的社會意義升華到了一個可以讓世界讀者在享受中思考發生在中國,卻在不同的國家、年代和背景里輪迴的普世議題:怎麼樣在亂世里發掘人性的美,找到活下去的意義。小說《託管班》讓我們在這種關切里走進二十世紀70年代的中國,也讓我們期待觀察電影《縣委書記谷文昌》中50年代60年代的中國。在高超的藝術造詣里,從中國的場景出發,討論世界性的議題,這是一種享受,也是一種啟發。在21世紀全球性財富壟斷造成的亂世里,我們可以從中國文藝作品中找到一些依據,摸索到一些借鑒,從而更深刻地理解在不同地區、不同文化里天各一方的大家各自的處境。

  • 孫靖林在巴黎的畫展《耕》中的境界

    孫靖林在巴黎的畫展《耕》中的境界

    位於巴黎聖日耳曼區的liusa wang畫廊最近為中國藝術家孫靖林最近在里舉辦了一個小型展覽“耕”,年輕的藝術家用清冷舊色在木板上勾勒出的日常場景帶着一種難以言說的肅穆和儀式感。

  • 崔保仲談“中國留法藝術家百年開拓與交流”展

    崔保仲談“中國留法藝術家百年開拓與交流”展

    法國作為藝術之都一直吸引着全世界的藝術青年,法國和中國之間的藝術交流曾經也造就着一批又一批優秀藝術家。從上世紀第一批留法的中國藝術家至今已經過去了一個世紀,從帶有政治色彩,以“報國圖強”為目的的徐悲鴻、劉海粟、林風眠和潘玉良等藝術家,到上世紀四五十年代,在上一代的教育中已經對西方藝術有深刻理解,到法國進修趙無極、朱德群、吳冠中程抱一等在法國取得巨大的成就藝術家,再進一步跨越到今天,70或80後的中國留法藝術家各自呈現出時代的風采。

  • 談二十世紀50-80年代中國鈞瓷的價值

    談二十世紀50-80年代中國鈞瓷的價值

    當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達沃斯論壇上警告世界百分之一的人口控制百分之九十九的財富會對世界穩定造成威脅時,巴黎中國文化中心的共和國鈞瓷展告訴人們:那麼難得的,專屬性、象徵性那麼強的帝王將相們享受的好東西,在政治智慧的運籌帷幄下,能夠批量生產,不僅讓老百姓分享審美,也讓老百姓分享更人道、更合理、更安全的財富分配的和平理念。在世界各地社會的中堅力量、年輕人的生活成本越來越高,社會分工受到嚴重威脅的金融吸金遊戲至上的時代,巴黎中國文化中心的這次展覽不正是端端正正地用文化藝術來回應國際上語不驚人死不休地賊喊捉賊的民粹弄臣嗎 …

  • 畫家吳可的丹青詩意在巴黎

    畫家吳可的丹青詩意在巴黎

    金秋九月,來自上海的藝術家吳可剛剛在金秋的九月在巴黎的國家工業宮裡成功舉行了個展“丹青中的詩意”,展出的是30多幅以山水為主題的水墨作品。提到山水畫,往往就會讓人好奇藝術家如何突破宋元山水手法,又如何進行創新的問題,加入當代成分的話題,也是觀眾在看展時進行的思索。藝術家在熟練掌握了傳統中國畫的表現技巧後,又要力求擺脫“匠氣”,每天面對紙墨,自然也會面如何將內心的感受用自己的手法表現出來等等是難題,當然,這個過程和探索都是藝術魅力所在。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