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7年11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11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1/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1/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7年11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世界報》:不隨波逐流者的生命在中國一文不值

《世界報》:不隨波逐流者的生命在中國一文不值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獲釋保外就醫的消息傳開後,德語媒體立即廣泛加以報道。德國一些知名作家也很快參與了聯名請求中國政府允許劉曉波到海外就醫的行動。但中國政府的拒絕令媒體大失所望。《維也納日報》和德國《世界報》等都說中方釋放劉曉波只是為了讓他死在監獄外面。雖然美國、德國等多個國家都願意儘力治療處於肝癌晚期的劉曉波,但劉曉波出不來使媒體對劉曉波的命運和中國的人權狀況繼續感到憂慮。德新社報道說,綠黨要求默克爾總理在習近平周三到訪柏林時,敦促對方放行劉曉波。

《新奧斯納布呂克報》寫道:中方釋放劉曉波,既不是慈善司法行動,更不是專權中國思想轉變的信號,而是充滿挖苦嘲弄的算計。海外大字標題新聞“兩熊貓在柏林休息放鬆並正在適應環境”比“劉曉波死在中國監獄”更對北京的胃口。可劉曉波犯了什麼罪?他參與了一個要求民主改革的憲章撰寫,也就是說,他要求讓中國公民擁有話語權。但批評性行為被一黨當家的共產黨政府視為是對公共安全的危害,實際上是共產黨害怕喪失權力。中國的人權政策繼續遠遠落後於歐洲的期盼。那裡是強者為王,不是法律至上。布魯塞爾和柏林應繼續要求北京改變思想。即將到來的20國峰會為此提供了一個機會。

《南德意志報》寫道:劉曉波領取諾和獎的機會很渺茫。雖然官方允許他保外就醫,但他只不過是從監獄換到了醫院。朋友、記者和外交官都不許和他交談,只是他妻子劉霞允許去看望他,但她也是受到監視的。劉曉波的律師說,他們倆遞交了出國申請,但均遭到拒絕。中國司法部把德國和美國大使和歐盟代表叫去,告知他們說,劉曉波身體狀況不適合旅行。諾和獎評委會雖然在劉曉波病情公布後又向他發出了邀請,但挪威政府並沒有表態。劉曉波2010年在中獄獲諾和獎給挪威政府帶來了不少麻煩。北京2010年中斷了和挪威的所有官方往來。冰河期隨後長達6年,使挪威漁業吃了不少苦頭。直到去年12月,兩國政府才又決定要交談。要讓奧斯陸就劉曉波事件表態,這讓奧斯陸很為難。

《世界報》寫道:要不是中國博客眾多,我們很可能根本就不會獲悉劉曉波患病的消息。中國對待人的生命的苛刻和冷血每次都總是讓人觸目心驚。在這個擁有13億人口的國家裡,一個不隨波逐流、敢於擡頭的人的生命一文不值。中國的粗暴令人難以承受,但政府知道如何把自己的野蠻無情和大部分人的粗魯無禮連成一片。而劉曉波則每天都得經受粗暴無情。患病的劉曉波所必須承受的孤單寂寞令人震驚。

  • 波恩氣候峰會:德國氣候保護楷模風光不再

    波恩氣候峰會:德國氣候保護楷模風光不再

    波恩第23屆氣候峰會本月17日落下帷幕,德國環境部長亨德里克斯對峰會結果表示滿意,但綠色和平組織批評“氣候總理”默克爾沒有邁出新的步伐。德國媒體對東道主德國沒有起拉動作用也多表失望。

  • 特朗普亞洲行:特習會是高峰

    特朗普亞洲行:特習會是高峰

    美國總統特朗普開始了對亞洲的首次訪問。對特朗普批評多多的德國媒體自然立即加以關注。媒體普遍認為,特朗普要談及的話題和問題很多,北朝鮮核項目、與中國的貿易爭端、南中國海域的衝突等是其重點話題。

  • 《商報》:廣開言路才是社會走向正確方向的鑰匙

    《商報》:廣開言路才是社會走向正確方向的鑰匙

    中共十九大召開之時,德語媒體普遍意識到,中國黨主席和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權力已上升到一個令人炫目的高度。中國的某些發展受到媒體的肯定,但權力的繼續集中、缺乏民主的社會體制、數據監控加大等則引起憂慮和批評。

  • 德國大選後:聯盟黨的統一為組閣談判邁出了第一步

    德國大選後:聯盟黨的統一為組閣談判邁出了第一步

    德國大選兩周後,組閣聯盟談判終於邁出了第一步。姊妹黨基民盟、基社盟於10月8日在柏林舉行高層會議,就移民和難民政策達成了統一。雙方表示,出於人道原因,德國每年最多可接收20萬人。頗受爭議的“上限”一詞沒有再出現,但雙方均強調,2015年大批量接收難民和移民的現象不允許再出現。這是一個令人耳目一新的結果。它意味着聯盟黨即基社盟、基民盟兩年來的爭吵終於結束了。

  • 德國大選後:選項黨鬧分裂—三黨聯盟政府難誕生

    德國大選後:選項黨鬧分裂—三黨聯盟政府難誕生

    2017年的德國大選在競選戰期間,看上去有點乏味,因為民調總是顯示,默克爾連任總理毫無懸念。但大選結果初步曝光後,德國還是出現了波動。德國社會明顯向右推移以及兩執政大黨均遭受重大損失使人們開始尋找這一變化的起因和後果。

  • 德國大選民意調查:聯盟黨將獲勝

    德國大選民意調查:聯盟黨將獲勝

    離9月24日德國大選只有12天,大選戰越來越激烈。以默克爾為首的基民盟/基社盟即聯盟黨陣營在民意調查中繼續遙遙領先,第二大黨社民黨在總理挑戰者舒爾茨的領導下,民調支持率數月來始終上不去。不過,德國還有不少選民不知道該投誰的票,可能放棄投票的選民也不少。

  • 德土關係正在步入“冷戰”?

    德土關係正在步入“冷戰”?

    自土耳其去年發生未遂軍事政變後,德國和土耳其的關係不斷惡化。8月中旬,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呼籲德國大選時,土耳其人不要投基民盟、社民黨和綠黨的票,引起基民盟領袖和總理默克爾的不滿,德國多位政治家也對埃爾多安提出了激烈批評。默克爾不排除更強硬對待土耳其的可能,埃爾多安則明顯還想把德土裂痕鬧大。雖然德方避免使用冷戰一詞,但德土關係還在繼續降溫。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