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11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11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11月19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劉曉波有沒有敵人?

media 港人在習近平出席香港回歸二十周年時燃燭紀念劉曉波 路透社

在這個悲傷的時刻提出這個問題也許顯得徒勞,劉曉波到底有沒有敵人?至少,北京當局如臨大敵,在生命垂危的時刻仍對他嚴加監控,不許朋友探視,並儘可能在網絡篩選所有可以導向劉曉波的關鍵詞。

然而有無敵人的問題由劉曉波本人提出,並因此在他無數的朋友中引起爭論。2009年12月23日,在被當局打入大牢的前夜,劉曉波在法庭做了『我沒有敵人 我的最後的陳述』。

請注意,劉曉波恰是在“再次被政權的敵人意識推上被告席”的時候,仍然要對這個剝奪他自由的政權表達他的信念:“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在一個依靠敵人意識治國,期冀在互相仇視中保持平衡的國家,這些話體現出的是一種大無畏和憐憫之心。

劉曉波表達的明白無誤:“仇恨會腐蝕一個人的智慧和良知,敵人意識將毒化一個民族的精神”。這是一個經歷過毛時代,專制體制強力培植你死我活的鬥爭意識環境下成長起來的覺悟者才能說出的透徹之言。一個再簡單不過的事實,數千萬無辜的中國人在毛髮動的鬥爭中互相殘害致死。六四天安門屠殺又是後毛時代當局仇視人民的一個證據。若要挽救中國,非消解仇恨和敵人意識不可。

劉曉波說這番話的時候,與其說他在回顧殘酷的現實,不如說他的發言指向未來。他痛感中共的敵人意識塗抹掉了中國社會最後的寬容和人性,遂希望以宗教徒般的信念,超越個人遭遇,以愛化解很。他在殘酷的境遇中表達的是堅定的信念:“我 期待我的國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達的土地,在這裡,每一位國民的發言都會得到同等的善待.....在這裡,所有的政見都將攤在陽光下接受民眾的 選擇,每個國民都能毫無恐懼地發表政見,決不會因發表不同政見而遭受政治迫害”。

然而一個沒有敵人意識的思想家至少被政權視為可怕的大敵,從八九年後,他被剝奪大學講壇,剝奪發表言論的權利,兩次打入監獄,最後一次,一直關押到癌症晚期,當局也許擔心背上世上最殘暴政權之名才將其送到醫院治療。

許多觀察者指出,劉曉波入獄後,中國的政治環境沒有出現任何消解仇恨的可能,這一點,在習近平執政以來,變本加厲。

在今天這個時候,如何理解劉曉波的話“我沒有敵人”?在您看來,劉曉波有沒有敵人?

歡迎在法廣『大家評說』論壇發表評論。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