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7月16 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7月16 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0/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0/07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7月16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廖天琪:放行劉曉波是習近平晉身世界級領袖的契機

作者
廖天琪:放行劉曉波是習近平晉身世界級領袖的契機
 
Liu Xiaobo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傳出在獄中罹患肝癌的消息,引發國際社會關注。全球154位不同領域的諾貝爾獎得主聯名發出公開信,多個民間團體和許多異見人士也紛紛呼籲,要求中國政府遵循人道主義原則,允許肝癌晚期的劉曉波和體弱多病的妻子劉霞到國外治療。有消息顯示,劉曉波本人也表示希望出國。劉曉波的最後願望是否能夠實現?等待着他的又將是怎樣的前景?對此,旅居德國的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向我們闡述了她的看法。

法廣:首先請談談,您認為劉曉波出國治療的願望是否有望實現?他在可能為時不多的情況下,為何提出到國外就醫的要求?他能否到國外就醫又有着怎樣的意義?

廖天琪 :這個問題其實是我們這麼多人(國際的人士和中國的朋友、海外的朋友)大家在心裡一直在提的問題。他是不是能夠被中國政府放行、到國外來就醫,我們確切地知道,這是他的一個願望,不止是他,還有他的妻子劉霞,可以說這是他們最後的一個願望。各種跡象顯示,現在是一種非常不清楚的現狀。就是世界上各個大的國家,還有各國的國會、議會,有的,像美國的眾議院和參議院都已經提出了一個決議案,現在歐盟正在醞釀一個決議案,要求中國政府能夠放行劉曉波。現在大家都在等待。我想,如果中國政府有一點智慧,有一點能夠審時度勢,同時有一些胸襟、有一些自信的話, 他們應該同意放行劉曉波。但是我們大家對習近平政府也有一定的了解。我們到現在還沒有辦法估計他們是不是真的有這個眼光和胸襟。因為事實上,這並不是一個政治的問題。中國政府一直把它提高到一個政治問題,說國外不應該干涉中國的內政。這不是中國的內政問題。這是一個人道主義的問題。這是一個普世價值的問題。我認為這個希望是有一半的。劉曉波如果能夠出來就醫的話,對於他個人來說,他一生在追求自由,在追求民主,而且不是為了他自己個人,是為了中國有更好的前途,中國人民有更公平地、自由競爭的機會,權利得到保障的機會。他是為了這個站出來呼籲的。為此,他付出了這麼高的代價。我相信每一個了解他的人、讀過他的東西的人,心裡都會感到心疼,希望他的願望能夠實現。對他個人來說,就是他希望能夠呼到自由的空氣。同時在國外,沒有人每天去監視他、沒有人去盯着他說哪一句話,沒有人看見他是不是去擁抱他最心愛的妻子,等等。這樣的一個願望是最平常的、也是一個最珍貴的願望。我覺得它真的應該能夠得到實現。而如果劉曉波出來的話,這個意義是非常、非常重大。這就表示:中國政府對於人道主義走出了第一步。這絕不是表示他們軟弱或者是他們沒有立場。相反,這就表示中國政府現在對自己有自信,同時對人道主義有一定的尊敬。對於他們在國際上所簽訂的不同的條約,有所遵守。
 

法廣:在劉曉波的眼中,如何定義“自由”二字?

廖天琪 :劉曉波如何定義“自由”這兩個字,其實非常清楚。我現在也許不能把他的全文 給引述出來,但是在2005年我曾經編撰了一本他的書,這本書叫“未來自由中國在民間”。在這本書裡面,他把中國整個的社會的變遷,就是在民間現在自發的一些力量、還有民間跟官方力量的對比,還有中國的政改,它所有的有利的條件,等等.還有比如說,包括中國的產權的問題,還有土地問題,人權意識的覺醒,還有知識分子的覺醒等等。這些問題他都提出來,他說:對自由的追求和對強制的厭惡,在根本上並不是來自理論或社稷,也不是來自所謂的文化和素質或知識累積,而是來自人類的本能欲求和自發行動。他這樣說自由,要求自由是一種人的本能的一種願望和一種自發的行動。我想這是他對自由的最好的詮釋。

法廣:您在一封公開信中表示:放行劉曉波是習近平晉身世界級領袖的契機,請解釋一下此一觀點。
 

廖天琪 : 我這樣說,有一部分人是不同意的,我也能夠理解。我這樣說實際上並不是要捧習近平,或者是要維護習近平大國領袖的尊嚴。我是在這裡提醒他,習近平執政以來,我們都看到他有一些作為,最近這一、兩年來,特別引起全國和全世界注目的是,所謂的一帶一路的地緣政治的概念。這不僅是一個概念,實際上已經付諸行動了,我們都已經看到。因為在五月間的時候,在北京就已經舉行了這麼一個國際性的會議。中國顯然現在已經並不是只願意做為一個亞洲的大國,或者是一個世界的大國,習近平政權有這樣的一個野心,要在世界的政治上扮演重要的角色。如果是,我現在不對這個加以評論,也不說這個好,或者說作為中國人覺得這個光榮,我有另外的看法。但是,我只是詮釋,習近平做的這些決定,同時還有大家都耳熟能詳的大國崛起的這些理論,他既然有這樣的野心,他的行動的表現也應該配合。作為一個大國的領袖,是不是應該對自己有自信?是不是應該尊重自己的人民、人民的意願?是不是應該尊重人權?是不是應該尊重人道主義?是不是應該尊重全世界各國的領袖?當全世界各國的領袖向你寫信、各個組織向你寫信,各諾貝爾獎得主向你寫信,請求你釋放一個病重的人到國外來就醫,這是中國的內政嗎?誰都知道這跟中國的內政真的沒有關係。這是一個人道主義的問題。在這個事情上,如果習近平能夠退一步這樣想,放行劉曉波,我相信,他會得到很多很多的掌聲,得到很多很多地讚美。而且我相信,哪怕是異議分子,哪怕是反對他的人,心裡都會對他有所尊敬,甚至於有一點感激,包括我自己。這就是我寫那篇文章的主要的意義。

法廣:在劉曉波病重,獲得保外就醫的消息傳出之後,您曾致函德國首相默克爾,請求她救援劉曉波。國際社會的壓力能對北京產生影響嗎? 北京基於何種考慮堅持不放劉曉波?

廖天琪 : 我只是很多很多人中間的一個。我向德國總理寫了信。我之所以寫這封信是因為稍稍有這麼一點點的私人的關係。因為我的好朋友廖亦武先生,他也是近幾年來一直為劉曉波、劉霞的事情在奔走。他跟默克爾夫人也有直接的聯繫,我曾經跟廖亦武也曾經有機會跟默克爾夫人見過面。那麼我寫這封信,稍微有一點從私人的立場。這封信到底有多少作用?我想跟其他的信是一樣的,總之要求中國政府放行劉曉波,這個信息已經確確實實到了默克爾的耳朵里,同時已經在她的議事日程上。因為習近平主席已經到了柏林,他會與默克爾夫人見面。他們將在柏林的動物園裡有一個熊貓的接交儀式。在這種情況下,許多政黨,包括綠黨,包括歐盟,它們都已經寫信給默克爾夫人,要求她不管在私下、還是在公開的場合,也許更好地是在私下的場合,跟習近平談劉曉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德國在外交上,面對中國的時候,常常採取“靜默外交”。就是說,他們做一些事情,但是他們不說。這“靜默外交”主要是使用在人權問題上面。所以我想這個事情的可能性還是有的。我們真的是抱着很大很大的期望。希望劉曉波和劉霞的願望能夠實現,來到一個外面的世界,接受最好的治療。

北京會基於一貫以來的小家子氣,這種態度,說這是干涉中國的內政。因為在中國總是有那麼一些憤青、有那麼一些民族主義特彆強烈的人,他們有一種誤解,任何的事情,別人不要說,別人不要碰,這個事實上他們沒有這種國際上的視野,因為我們的世界已經是一個全球性的世界,彼此互相相關。哪裡能夠說這個普世價值是西方的呢?我們中國人能夠自己貶低自己嗎?難道這種人道主義只是西方的嗎?我們中國沒有嗎?這完全不對的。我們中國的傳統文化裡面, 這個人道主義、這個“人”這個字, “義”這個字,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所以有些人腦子裡的錯誤概念,還有一些中國政府官員,他們會認為這樣做是表示政府的軟弱,這是他們的一個心結,我們能夠理解他們有這個心結,但是我們要慢慢幫助他們把這個心結打開。這個時候釋放劉曉波和劉霞,是最佳的時機,而且也是最應該做的事情。
 

  • 夏明:北京放行劉霞並不是一個具有標杆性的事件

    夏明:北京放行劉霞並不是一個具有標杆性的事件

    7月10日,中國異見人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獲得北京政府准許,離開中國抵達柏林。近年來,劉霞一直在家中受到軟禁,很難與外界取得聯繫。不過,國際社會始終沒有放棄為劉霞獲得行動自由的呼聲。劉曉波去世一周年的前夕,劉霞獲准離開北京,頗令國際社會欣慰。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就劉霞抵達柏林的相關事宜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改革開放40周年回顧:星星畫展的破繭而出與落幕

    改革開放40周年回顧:星星畫展的破繭而出與落幕

    2018年是中國共產黨第11屆3中全會啟動改革開放政策40周年。1978年,隨真理檢驗標準的全國大討論,中國社會開始掙脫常年政治鬥爭和意識形態的高壓束縛,迅速活躍沸騰起來。西單民主牆開始集結越來越多的民眾,各種民間刊物不斷出現,星星畫社也在這種衝破束縛的渴望中破繭而出。1979年9月27日,一批藝術家在沒有官方許可的情況下,毅然將自己的作品懸掛在北京中國美術館東側的柵欄上……如果說星星畫展被看作是中國當代藝術道路上的一個標誌性事件的話,它的出現與落幕也記錄著那個年代中國政治與社會變遷的步伐。在今天的公民論壇節目中,我們邀請國際策展人、獨立藝術評論家楊天娜女士和丈夫、自由藝術家楊詰蒼先生談談他們對這一年代中國當代藝術發展的觀察。出生於德國的楊天娜女士80年代中期赴中國留學,她的博士論文關注的正是對1979年到1989年中國前衛藝術創作的符號分析。楊詰蒼先生當時則正在廣州美院讀書,對星星畫派事件記憶猶新,也對此後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頗有獨到見解。

  • 廖天琪談“劉曉波遠行一周年追憶”活動

    廖天琪談“劉曉波遠行一周年追憶”活動

    7月13日,是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一周年紀念日。近一年來,劉曉波的名字絲毫沒有淡出人們的記憶。在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一周年祭日之時,德國將在7月13日舉辦“劉曉波遠行一周年追憶”活動。獨立中文筆會、民主中國陣線、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等民間組織紛紛對這次活動進行了大力的支持。本次活動的組織者之一、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採訪。

  • 潘永忠談新書:走進中國新聞出版審查禁地

    潘永忠談新書:走進中國新聞出版審查禁地

    在信息高度發達的當今世界,作為社會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新聞媒體承擔著向社會公眾傳遞訊息的重大責任,往往起着主導輿論導向的作用。新聞媒體的自由關涉着廣大民眾利益的大事。但是至今,在全球範圍,新聞媒體自由仍然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願望。特別是在中國,新聞媒體出版尚受到種種限制。

  • 從李一哲大字報看中國書寫藝術與政治的關係

    從李一哲大字報看中國書寫藝術與政治的關係

    2014年5月,上海外灘美術館舉辦了一場風格獨特的展覽,取名“以退為進”,策展人、獨立藝術評論家楊天娜女士不僅將水墨藝術帶進了當代藝術館,凸出這個中國傳統藝術形式的當代特性,同時也將上個世紀70年代中期在文革末期的中國掀起軒然大波的《李一哲大字報》帶入了藝術殿堂,引人重新思考中國語境下書寫藝術與政治密不可分的關係。2018年5月,策展人楊天娜女士與丈夫、藝術家楊詰蒼先生應邀在安琪主持的巴黎“自由談”沙龍介紹這次展覽的核心宗旨。從展覽籌備過程中的波折,到《李一哲大字報》當事人的感動,再到演講之後的席間談論,兩位演講者相互補充,不僅通過小小的視頻展示將聽者身臨其境般帶回到四年前那次地點遙遠的展覽,更提出了一種藝術欣賞之外的深層思考:我們應當如何面對過去、面對歷史?

  • 夏明談西藏中間道路的價值和意義

    夏明談西藏中間道路的價值和意義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流亡海外至今已近60年。數十年來,身在海外的達賴喇嘛始終在努力尋求西藏的生存之路。在經過長時期地探索和思考之後,達賴喇嘛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提出了“中間道路”的主張,其內涵是放棄西藏獨立的立場,在中國的體制架構下,行使西藏真正的自治權。

  • 陳破空:缺乏四個自信的中共領導人,無法面對六四

    陳破空:缺乏四個自信的中共領導人,無法面對六四

    八九天安門學運今年送走了第29個年頭。29年來, 為六四正名的呼聲始終沒有停止過。但是至今,此一期盼卻年年落空。中國政府面對六四事件的表現難免受到質疑。今年六四之際,旅居美國的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對官方的立場做出了獨到的解讀。他認為,中國主席習近平之所以不敢碰觸六四的話題,是因為缺乏四個自信,即: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我們請陳破空先生具體介紹一下他的觀點。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