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11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11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11月19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劉曉波是誰,為何應被後人銘記?-與他生前的部分朋友談談劉曉波(一)

作者
劉曉波是誰,為何應被後人銘記?-與他生前的部分朋友談談劉曉波(一)
 
劉曉波先生支持者舉行紀念他活動的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根據中國官方消息, 61歲的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國大陸著名社會活動家、知識分子劉曉波先生,因病於7月13號在其接受“保外就醫”的瀋陽醫院逝世。劉曉波先生不幸離世的消息,也立即引來了來自於他生前好友和全世界各界人士,對這一事件的關注和哀悼。法廣也在第一時間請來了部分劉曉波先生生前的朋友、同事和一直關注中國人權進展的一些代表人物,來為您介紹一個他們所認知的劉曉波,以及他們對其不幸去世這一噩耗的回應。

現僑居德國的獨立中文筆會現任會長廖天琪女士,在過去通過工作與劉曉波先生有過密切的聯繫,在談到他們兩人曾經的交往時她說道:“我在1980年代的時候,就已經讀到過劉曉波寫的一些文章,還有特別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寫的關於中國知識分子的那本書。然後他在天安門運動運動所扮演的角色也令我欽佩。例如他的冷靜,如果是沒有他和另外廣場四君子的這一些努力的話,我相信當時死傷的人會更多。

劉曉波:他就是有血有肉的這麼一個人

我跟劉曉波直接的接觸和聯繫是到了2001年,那個時候我在美國勞改基金會工作,我們有兩個網站一個是勞改基金會的網站,另一個是中國信息中心的《觀察》網站。我們邀請劉曉波作為我們的作者,直到2008年他被逮捕之前我跟他經常保持聯繫,幾乎是每個星期都有通話。除此之外他跟我和其他的編輯談論一些問題,當有些重大的事情發生後,我還記得比如說“鄧玉嬌事件”,她用剪刀刺死了一個前來按摩的官員,還有“楊佳殺人的事件”我們也在Skype上討論過的。所以通過我跟劉曉波這種上的聯繫,使我認識到他是一個非常傑出的人,非常有個性,非常情感澎湃的一個人。

但是由於他的聰慧,他的這種熱情,他能把它轉變成一種非常理性的文字和表達方式表現出來。從個人來說,他是一個非常可愛的人。我在Skype上和他通話時可以聽到他有時抽煙的聲音,我也聽到劉霞在後面跟他說話,或者劉霞給他端了一杯茶,端了一碗粥什麼之類的。他就大聲的一邊說話,一邊就吸溜他的湯的這麼一個聲音。我聽到他的聲音就可以感覺到他這個人,他的這種很瀟洒,很奔放的一種性格。他就是有血有肉的這麼一個人”。

艾未未:他是對中國給予希望的一個人

同樣自上世紀80年代就認識劉曉波先生的著名藝術家艾未未先生說道:“我和曉波應該是1989年3月第一次見面,當時我在紐約。1989年3、4月前他是作為哥倫比亞大學的一個訪問學者來了紐約。他來了紐約以後我們就聯繫上了,就經常在一起吧,很短的一段時間。馬上廣場的學生運動就爆發了,他就回到了北京。曉波是一個比較好玩的人,他是樂觀,喜歡開玩笑,又有着一個堅強的信仰。他就有很強的智商,同時又不急不躁,願意付出、願意犧牲,同時自我感覺很良好的這樣一個人”。

法廣:我們今天也知道了劉曉波先生的不幸去世,您對這一事件有什麼反應嗎?

艾未未:“我覺得劉曉波可能也沒有意識到這樣的事情會這麼突然的發生。因為他從判刑以後就有8年多的時間,再有兩年多他就出獄了。那麼時間過得很快,我記得他審判那天我去了法院的現場,沒想到這麼一下8年多就過去了,然後今天他就已經去世了。每一個人都非常震驚,無論是他的朋友或者是知道他的人。曉波是一個非常理性的,平和的來說出自己的觀點,希望這個社會有所變革,向一個比較完善的方面發展。他是對中國給予希望的一個人。但是他遭到了這麼嚴酷的打擊,最後將他送進了墳墓。而且這個整個過程都讓人充滿了疑惑和不解”。

另外在上世紀90年代開始結識劉曉波的法國漢學家潘鳴嘯教授說道:“一方面他是很勇敢的,敢於得罪這個政權,可是另一方面他也不是很極端的,他也是想找一些比較實際的方法來促進他的使命的,就是在中國建立一個比較民主,比較自由的一個政權。他的死,我感到很悲哀,我見到他在醫院裡面的照片和視頻很難想象。在此之前,我還想等兩年再和他去聊天吧,現在當然是要面對這個事實。

除了悲哀以外,那當然有些生氣、憤怒,覺得他的遭遇完全是一種冤枉。他沒有犯過什麼罪,這樣的人很優秀的一個知識分子為什麼不能生存?這一個我真的是不能接受的”。

廖天琪:“ 我非常的難過,雖然這並不是突然而來的。其實好些天以來,所有的朋友每天都在提心弔膽,在擔心這這個事情還是會發生。我們還是抱了一個希望,是不是他最好的願望還能實現呢?因為我們知道他雖然這麼病重,任何這麼病重的人其實都不想動了。他還是提出了他的願望,他是希望能離開這個國家,希望能到一個自由的國度來。但是我認為最重要的一點是他想把劉霞,他最摯愛的妻子和劉霞的弟弟劉暉帶出中國來。

我相信以前劉霞在怎麼樣的忍受這個痛苦都還能有能力來承擔,因為那個時候曉波還活着。現在他離開了這個世界,劉霞她怎麼還能承擔這種孤獨呢?所以這是曉波最後的願望,而我們每一個人都期待着他的願望能夠實現。劉曉波在法庭上最後陳述時他說:“我沒有敵人,我沒有仇恨”。很多很多人包括我在內,都認為劉曉波不是死於肝癌,而他是被謀殺了,他們還在繼續謀殺,這不只是對於劉曉波是對於一切追求自由和言論自由的人”。

法廣:您認為在他一生中最應該被後人記住的是什麼?

廖天琪:“他最因該被記住的是他的勇氣和他的誠實。他的勇氣在於他雖然知道寫這些批評性的文章,包括最後的《零八憲章》,他知道這些文字會給他帶來怎樣的災難,失去他的自由,甚至失去他的生命和失去比他生命更重要的妻子劉霞的自由,這些都應該被大家記得。我最近又挑選了幾篇他以前的文章來讀, 裡面有這麼多的智慧,這麼多的理性。面對暴力時他依然有着平和的心理,而不願意用暴力。

他不像我們這樣普通的人,碰到這樣的事情我如果有力量來反抗,我會用一切的力量來反抗。但是他還是保持他的理性,保持他的寬容的心裡。另外他的文章充滿了各種智慧,特別是對於中國社會上的一些問題和政治上的問題,比如改革的問題他都有非常深刻的見解”。

艾未未:“我覺得曉波在很多方面是值得被記住的。第一,他是極權社會產生出來的優秀反抗者。他很理性,同時又是一個不溫不火的,持續且堅持具有韌度的這麼一個反抗者。不論是他的知識結構,他的這種情操吧,都非常具有人文色彩。

所以他的堅持和對理想的這種追求是非常值得表彰的。那麼他的死亡對中國來說確實是一個非常大的損失,因為中國政府將他最優秀的思考者們不斷的放入監獄或者是驅逐出去。這種做法實際上是對中國未來的發展斷絕後路的做法”。

潘鳴嘯:他是一個比較全面的人

潘鳴嘯:“劉曉波又是一個知識分子,他的思想很豐富,研究過很多理論。但是另一方面他也是一個要做實際的事情,要有一個政治的影響。而且他一直都是搞和平活動,組織能力很強。比方說《零八憲章》是他最成功的(成果),就是在公安並不知道突然就有303個人簽署了這個綱領。當然他不是每次都成功的,有時還會失敗。但他是一個全面的人,一方面是一個有知識有思想,另一方面就是有膽子、比較勇敢。他還有具體做事的才能”。

法廣:關於劉曉波的去世和他家人目前的情況,您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潘鳴嘯:“我覺得雖然沒有給他個人自由,那至少應該給他的妻子自由。劉霞被軟禁到如此地步,很多人都覺得沒有理由,是一種冤枉,完全侵犯了她最基本的人權。所以我覺得因該讓劉霞完全自由。她想做什麼,她想去哪裡都應該聽她的”。

艾未未:“我覺得他不幸已經離開了,他是中國很多很多的律師、維權者和劉曉波有同樣理想的人都同樣在監獄中。那他的家人劉霞也還是在一個嚴酷的監視當中。我希望中國政府能本着道德和基本人性的態度,能夠釋放這些人,讓他們能夠獲得最基本的做人尊嚴”。

廖天琪:“我現在最擔心的是劉霞的狀況,因為我剛已經提到劉曉波去世以後,這個政府會對他的妻子採取怎麼樣殘酷的一種隔絕和打擊。因為劉霞顯然是在他最後一段時間能和劉曉波直接接觸的人,是他的妻子。我相信曉波也跟他說了一些話,說了一些他不能和旁人說的話。當然我不能判斷,不知道最後他們二人是否能完全單獨不受監控的在一起。

但是我相信在這樣的情況下,劉曉波還是對他說了一些話,也許可能是他要對外面的世界講的。這些話都存在劉霞的心裡,也是當局不願意被她放出來的。因此可見當局會對她進行如何的壓制和隔絕,所以我們現在在悲痛之餘必須盡一切的力量來營救劉霞,也就是保存劉曉波的精神遺產”。

感謝艾未未先生、廖天琪女士和潘鳴嘯教授能接受法廣的採訪。

  • 劉曉波是誰,為何應被後人銘記?-與他生前的部分朋友談談劉曉波(二)

    劉曉波是誰,為何應被後人銘記?-與他生前的部分朋友談談劉曉波(二)

    根據中國官方消息, 61歲的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國大陸著名社會活動家、知識分子劉曉波先生,因病於7月13號在其接受“保外就醫”的瀋陽醫院逝世。劉曉波先生不幸離世的消息,也立即引來了來自於他生前好友和全世界各界人士,對這一事件的關注和哀悼。為此法廣也再一次請來了部分劉曉波先生生前的朋友、同事和一直關注中國人權進展的一些代表人物,來為您介紹一個他們所認知的劉曉波,以及他們對其不幸去世這一噩耗的回應。

  • 余傑:劉霞軟禁生活比劉曉波坐牢更痛苦

    余傑:劉霞軟禁生活比劉曉波坐牢更痛苦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終於不敵癌症病魔的吞噬,在7月13日離世。他沒能在自由的天空下走完人生最後的路程,這讓他的親朋好友以及世界各地相識與不相識的關注中國命運的人士唏噓不已。應該說,已經四次坐牢的劉曉波此前一直拒絕出國,但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他卻改變立場,表示“死也要死在國外”,他顯然想用他最後一點生命,為因為他而長期處於軟禁狀態的妻子劉霞爭來她應有的自由。劉曉波帶着未了心愿離世給他與妻子劉霞的故事更增添了幾分凄婉。逝者長已矣,但生者、他未能如願送往自由天地的妻子現在狀況如何,沒有人知曉。關心者在痛惜與憤怒之中,開始為劉霞的自由發出呼籲。劉曉波的生前好友、旅居美國的中國異議作家余傑目前正在台灣為出版劉曉波文集第三卷和第四卷忙碌,他接受了我們的電話採訪。

  • 專訪黃聞光談《北京政變》

    專訪黃聞光談《北京政變》

    “酷吏” 、“太子黨” 、“禍水” 、“王與寇”這些詞會讓你想到什麼,是歷史劇?還是武俠小說?也許都可以。實際上這是明鏡新聞集團創始人何頻和美國的記者黃文光2012年共同撰寫的書《中國權貴的死亡遊戲》中章節的題目,這本書從2012年震驚中外,的王立軍事件着手,主線是通過大量的資料對薄熙來,谷開來事件及其導火索,英國人海伍德在重慶南山麗景飯店的死亡事件展開,副線則是中國高層權力的殘酷鬥爭。 中共十九大即將召開,這本書中提到的事件和人物至今還在對中國政治領域餘波未消。

  • 廖天琪:中國政府現在最好的決定就是對劉曉波和家人放行

    廖天琪:中國政府現在最好的決定就是對劉曉波和家人放行

    自今年6月26日傳出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國大陸文學評論家、人權活動家劉曉波先生在獄中因肝癌晚期被接受“保外就醫”以來,該消息立即引發了世界各界對這一事件的廣泛關注。全球眾多團體和個人表達出對他本人病情的關心,以及希望他和家人能自由選擇就醫地點的呼籲。我們今天也請到這些人中代表之一,現僑居德國的獨立中文筆會現任會長廖天琪女士,請她來幫助我們就這一事件從歐洲的角度進行詳細的介紹和分析。

  • 金鐘: 香港回歸20年 香港人心沒有回歸

    金鐘: 香港回歸20年 香港人心沒有回歸

    香港回歸20周年之際,曾經居住香港多年的資深媒體人、香港《開放》雜誌總編金鐘先生接受本台電話採訪,談他對香港回歸變遷及前景看法。

  • 法國立法選舉以及國民議會你想知道的一切

    法國立法選舉以及國民議會你想知道的一切

    法國國民議會選舉在今年6月11和18日舉行全民直選兩輪投票,選出577個任期5年的議員席位,每個議員在國民議會代表其選區民眾利益,參與法國法律草案的討論和投票表決。總統馬克龍的共和國前進黨必須成功拿到至少289席、即國民議會的多數席位,才能順利讓他有關法律的目標通關。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