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4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7年4月24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4/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4/04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4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劉曉波是誰,為何應被後人銘記?-與他生前的部分朋友談談劉曉波(一)

作者
劉曉波是誰,為何應被後人銘記?-與他生前的部分朋友談談劉曉波(一)
 
劉曉波先生支持者舉行紀念他活動的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根據中國官方消息, 61歲的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國大陸著名社會活動家、知識分子劉曉波先生,因病於7月13號在其接受“保外就醫”的瀋陽醫院逝世。劉曉波先生不幸離世的消息,也立即引來了來自於他生前好友和全世界各界人士,對這一事件的關注和哀悼。法廣也在第一時間請來了部分劉曉波先生生前的朋友、同事和一直關注中國人權進展的一些代表人物,來為您介紹一個他們所認知的劉曉波,以及他們對其不幸去世這一噩耗的回應。

現僑居德國的獨立中文筆會現任會長廖天琪女士,在過去通過工作與劉曉波先生有過密切的聯繫,在談到他們兩人曾經的交往時她說道:“我在1980年代的時候,就已經讀到過劉曉波寫的一些文章,還有特別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寫的關於中國知識分子的那本書。然後他在天安門運動運動所扮演的角色也令我欽佩。例如他的冷靜,如果是沒有他和另外廣場四君子的這一些努力的話,我相信當時死傷的人會更多。

劉曉波:他就是有血有肉的這麼一個人

我跟劉曉波直接的接觸和聯繫是到了2001年,那個時候我在美國勞改基金會工作,我們有兩個網站一個是勞改基金會的網站,另一個是中國信息中心的《觀察》網站。我們邀請劉曉波作為我們的作者,直到2008年他被逮捕之前我跟他經常保持聯繫,幾乎是每個星期都有通話。除此之外他跟我和其他的編輯談論一些問題,當有些重大的事情發生後,我還記得比如說“鄧玉嬌事件”,她用剪刀刺死了一個前來按摩的官員,還有“楊佳殺人的事件”我們也在Skype上討論過的。所以通過我跟劉曉波這種上的聯繫,使我認識到他是一個非常傑出的人,非常有個性,非常情感澎湃的一個人。

但是由於他的聰慧,他的這種熱情,他能把它轉變成一種非常理性的文字和表達方式表現出來。從個人來說,他是一個非常可愛的人。我在Skype上和他通話時可以聽到他有時抽煙的聲音,我也聽到劉霞在後面跟他說話,或者劉霞給他端了一杯茶,端了一碗粥什麼之類的。他就大聲的一邊說話,一邊就吸溜他的湯的這麼一個聲音。我聽到他的聲音就可以感覺到他這個人,他的這種很瀟洒,很奔放的一種性格。他就是有血有肉的這麼一個人”。

艾未未:他是對中國給予希望的一個人

同樣自上世紀80年代就認識劉曉波先生的著名藝術家艾未未先生說道:“我和曉波應該是1989年3月第一次見面,當時我在紐約。1989年3、4月前他是作為哥倫比亞大學的一個訪問學者來了紐約。他來了紐約以後我們就聯繫上了,就經常在一起吧,很短的一段時間。馬上廣場的學生運動就爆發了,他就回到了北京。曉波是一個比較好玩的人,他是樂觀,喜歡開玩笑,又有着一個堅強的信仰。他就有很強的智商,同時又不急不躁,願意付出、願意犧牲,同時自我感覺很良好的這樣一個人”。

法廣:我們今天也知道了劉曉波先生的不幸去世,您對這一事件有什麼反應嗎?

艾未未:“我覺得劉曉波可能也沒有意識到這樣的事情會這麼突然的發生。因為他從判刑以後就有8年多的時間,再有兩年多他就出獄了。那麼時間過得很快,我記得他審判那天我去了法院的現場,沒想到這麼一下8年多就過去了,然後今天他就已經去世了。每一個人都非常震驚,無論是他的朋友或者是知道他的人。曉波是一個非常理性的,平和的來說出自己的觀點,希望這個社會有所變革,向一個比較完善的方面發展。他是對中國給予希望的一個人。但是他遭到了這麼嚴酷的打擊,最後將他送進了墳墓。而且這個整個過程都讓人充滿了疑惑和不解”。

另外在上世紀90年代開始結識劉曉波的法國漢學家潘鳴嘯教授說道:“一方面他是很勇敢的,敢於得罪這個政權,可是另一方面他也不是很極端的,他也是想找一些比較實際的方法來促進他的使命的,就是在中國建立一個比較民主,比較自由的一個政權。他的死,我感到很悲哀,我見到他在醫院裡面的照片和視頻很難想象。在此之前,我還想等兩年再和他去聊天吧,現在當然是要面對這個事實。

除了悲哀以外,那當然有些生氣、憤怒,覺得他的遭遇完全是一種冤枉。他沒有犯過什麼罪,這樣的人很優秀的一個知識分子為什麼不能生存?這一個我真的是不能接受的”。

廖天琪:“ 我非常的難過,雖然這並不是突然而來的。其實好些天以來,所有的朋友每天都在提心弔膽,在擔心這這個事情還是會發生。我們還是抱了一個希望,是不是他最好的願望還能實現呢?因為我們知道他雖然這麼病重,任何這麼病重的人其實都不想動了。他還是提出了他的願望,他是希望能離開這個國家,希望能到一個自由的國度來。但是我認為最重要的一點是他想把劉霞,他最摯愛的妻子和劉霞的弟弟劉暉帶出中國來。

我相信以前劉霞在怎麼樣的忍受這個痛苦都還能有能力來承擔,因為那個時候曉波還活着。現在他離開了這個世界,劉霞她怎麼還能承擔這種孤獨呢?所以這是曉波最後的願望,而我們每一個人都期待着他的願望能夠實現。劉曉波在法庭上最後陳述時他說:“我沒有敵人,我沒有仇恨”。很多很多人包括我在內,都認為劉曉波不是死於肝癌,而他是被謀殺了,他們還在繼續謀殺,這不只是對於劉曉波是對於一切追求自由和言論自由的人”。

法廣:您認為在他一生中最應該被後人記住的是什麼?

廖天琪:“他最因該被記住的是他的勇氣和他的誠實。他的勇氣在於他雖然知道寫這些批評性的文章,包括最後的《零八憲章》,他知道這些文字會給他帶來怎樣的災難,失去他的自由,甚至失去他的生命和失去比他生命更重要的妻子劉霞的自由,這些都應該被大家記得。我最近又挑選了幾篇他以前的文章來讀, 裡面有這麼多的智慧,這麼多的理性。面對暴力時他依然有着平和的心理,而不願意用暴力。

他不像我們這樣普通的人,碰到這樣的事情我如果有力量來反抗,我會用一切的力量來反抗。但是他還是保持他的理性,保持他的寬容的心裡。另外他的文章充滿了各種智慧,特別是對於中國社會上的一些問題和政治上的問題,比如改革的問題他都有非常深刻的見解”。

艾未未:“我覺得曉波在很多方面是值得被記住的。第一,他是極權社會產生出來的優秀反抗者。他很理性,同時又是一個不溫不火的,持續且堅持具有韌度的這麼一個反抗者。不論是他的知識結構,他的這種情操吧,都非常具有人文色彩。

所以他的堅持和對理想的這種追求是非常值得表彰的。那麼他的死亡對中國來說確實是一個非常大的損失,因為中國政府將他最優秀的思考者們不斷的放入監獄或者是驅逐出去。這種做法實際上是對中國未來的發展斷絕後路的做法”。

潘鳴嘯:他是一個比較全面的人

潘鳴嘯:“劉曉波又是一個知識分子,他的思想很豐富,研究過很多理論。但是另一方面他也是一個要做實際的事情,要有一個政治的影響。而且他一直都是搞和平活動,組織能力很強。比方說《零八憲章》是他最成功的(成果),就是在公安並不知道突然就有303個人簽署了這個綱領。當然他不是每次都成功的,有時還會失敗。但他是一個全面的人,一方面是一個有知識有思想,另一方面就是有膽子、比較勇敢。他還有具體做事的才能”。

法廣:關於劉曉波的去世和他家人目前的情況,您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潘鳴嘯:“我覺得雖然沒有給他個人自由,那至少應該給他的妻子自由。劉霞被軟禁到如此地步,很多人都覺得沒有理由,是一種冤枉,完全侵犯了她最基本的人權。所以我覺得因該讓劉霞完全自由。她想做什麼,她想去哪裡都應該聽她的”。

艾未未:“我覺得他不幸已經離開了,他是中國很多很多的律師、維權者和劉曉波有同樣理想的人都同樣在監獄中。那他的家人劉霞也還是在一個嚴酷的監視當中。我希望中國政府能本着道德和基本人性的態度,能夠釋放這些人,讓他們能夠獲得最基本的做人尊嚴”。

廖天琪:“我現在最擔心的是劉霞的狀況,因為我剛已經提到劉曉波去世以後,這個政府會對他的妻子採取怎麼樣殘酷的一種隔絕和打擊。因為劉霞顯然是在他最後一段時間能和劉曉波直接接觸的人,是他的妻子。我相信曉波也跟他說了一些話,說了一些他不能和旁人說的話。當然我不能判斷,不知道最後他們二人是否能完全單獨不受監控的在一起。

但是我相信在這樣的情況下,劉曉波還是對他說了一些話,也許可能是他要對外面的世界講的。這些話都存在劉霞的心裡,也是當局不願意被她放出來的。因此可見當局會對她進行如何的壓制和隔絕,所以我們現在在悲痛之餘必須盡一切的力量來營救劉霞,也就是保存劉曉波的精神遺產”。

感謝艾未未先生、廖天琪女士和潘鳴嘯教授能接受法廣的採訪。

  • 回顧半個世紀前的68五月風暴

    回顧半個世紀前的68五月風暴

    今年是法國68年五月風暴發生50周年。法國各大媒體對半個世紀前發生的這場波及全社會的風潮進行反思。68年由學生運動開始,工人和法國不同階層加入的抗議行動,至今影響法國社會。的確,五月風暴中有學生,工人領袖,也有政界人士,而且在遊行最高潮期間有1100萬人參加,因此五月風暴屬於法國公眾的歷史記憶,當年那些20多歲,屬於嬰兒潮出生的一代挑戰戴高樂政府代表的權威。現在看來,法國68年五月風暴改變了法國社會勞資關係,推動了法國社會上如女權等方面進步,當然五月風暴也有其局限性。

  • 中國與經濟:霸權主義的誘惑

    中國與經濟:霸權主義的誘惑

    韜光養晦的低姿態策略已經結束,中國開始展示其經濟實力,就像有的評論說的那樣:中國不僅是中央帝國,更是一個經濟和政治帝國,希望成為在本地區的大家長。就此議題,和法廣同屬“法國世界媒體集團”旗下的法國電視24台的經濟訪談節目,日前採訪了法國國際關係研究所(IFRI)的研究員艾麗絲·埃克曼,她(艾麗絲·埃克曼)還是《世界裡的中國》(CNRS出版社出版)一書的主筆。 

  • 世間真有桃花源?——記地球村成立五十周年

    世間真有桃花源?——記地球村成立五十周年

    1968年是在世界歷史上留下深刻印記的一年,五十年後回首當年,更是令人驚嘆不已。1968年年初,捷克共產黨啟動政治民主化改革,揭開了“布拉格之春“的帷幕,同年八月,蘇聯坦克開進布拉格,徹底粉碎捷克民主運動,也使西方的親莫斯科者開始對蘇聯的共產模式產生懷疑。同一年,法國的文藝界以及各大院校的學生從三月起走上街頭抗議消費社會,抗議資本主義社會模式,抗議以戴高樂為代表的建制派,抗議風潮隨後蔓延法國全國各大行業,掀起一場轟轟烈烈的五月風暴最終導致總統戴高樂的下台。在大西洋彼岸,一場曠日持久的反對越戰運動蔓延美國全國,震撼美國社會,而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也在同年遇刺。1968年不僅是全球大學生示威風潮此起彼伏的一年,同時,也是現代女權運動蓬勃興起的一年。

  • 五月風暴五十周年--白夏談五月風暴與毛主義

    五月風暴五十周年--白夏談五月風暴與毛主義

    五十年前的今天,1968年的3月22日,巴黎近郊的楠泰爾(Nanterre)大學的數百名學生召開大會呼籲法國政府釋放兩天前因參加反對美國發動越戰而遭打拘押的六名活動分子,當天晚間,一百多名學生佔領了楠泰爾大學校長的辦公室,為著名的六八年五月風暴拉響了導火線。 五十年後回首當年,今天法國社會對五月風潮的精神以及社會遺產依然存在着激烈的爭議,法國前總統薩科齊就曾經呼籲推翻五月風暴的思想遺產,認為該運動對法國社會造成消極的影響。另外,五月風暴的參與者曾經高呼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的口號,那麼,這些思潮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影響了五月風暴?當年十八歲的巴黎政治學院的中國問題研究專家白夏教授親身參與了學生運動,曾經也高呼過”造反有理“的口號,我們因此請他談談他對上述問題的看法。

  • 2018婦女節:反性暴力,爭取男女平權

    2018婦女節:反性暴力,爭取男女平權

    每年的三八婦女節這一天都是強調和呼籲社會重視婦女的社會和政治權益的機會,但同時也在提醒大眾,人類發展到今天,婦女還遠未擁有她們應該擁有的權益,甚至是繼續成為男性暴力的對象的殘酷現實。

  • 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專題  ---法共談與中方的“坦誠”交流

    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專題 ---法共談與中方的“坦誠”交流

    2018年是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法共人道報2月17日在巴黎舉行馬克思主義論壇,討論馬克思主義是否可以為當今社會所面臨的跨國集團幾乎操縱國際經濟,失業率長期居高不下,貧富差距日益加劇,生態環境日益惡化等社會問題帶來答案。此一論壇開啟了法國共產黨紀念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的系列活動。

  • 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專題  --- 鮑彤評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熱

    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專題 --- 鮑彤評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熱

    2018年是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法共人道報2月17日在巴黎舉辦了馬克思主義論壇, 揭開了法國紀念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的系列活動的序幕。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西方學術界再度掀起馬克思主義研究熱,馬克思的資本論等著作被重新再版,成為學術界及輿論界爭先討論的議題。與此同時,中國國內也掀起了馬克思主義研究熱潮。中國各大院校,從著名的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到各地的地方院校,紛紛成立了馬克思主義研究所。北京大學將於今年五月,臨近馬克思誕辰日舉行第二屆“世界馬克思主義大會”。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