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11月18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11月19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西方對劉曉波的死難作出反應時人權參照嚴重缺失

media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法國總統馬克龍13日在愛麗舍宮舉行新聞發布會竟然齊聲稱讚習近平。 路透社

劉曉波逝世後,西方在追悼時以“中國的良心”稱之,然而這顆良心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受到西方領袖的重視?西方媒體開始檢省這些年西方領袖是如何的忽略中國的人權,對劉曉波的命運乃至對許許多多中國的良心犯的命運視而不見,以至於在G20峰會前兩天在德國漢堡舉行時,西方的領袖們竟然迴避跟習近平談論病入膏肓的劉曉波。

『經濟學人』以“中國的良知”稱呼劉曉波,指出劉曉波持久地為中國人民爭取自由,使他躋身於薩哈羅夫和曼德拉之列,然而,他也如同這些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前輩一樣,身陷囹圄。中國政府拒絕劉曉波出國就醫,他的病房內外重重防範,網絡嚴控,刪除所有有關劉曉波的文字,禁止家人發聲。中共想讓這個世界忘掉劉曉波,忘掉劉曉波所代表的人權價值。

然而西方對於中國的人權問題忽冷忽熱。八十年代,西方領袖急於拉攏中國對抗蘇聯,忽略了中國的政治犯,何必為了魏京生得罪鄧小平?直到六四天安門事件,西方領袖的態度開始轉變,譴責中共當局囚禁異議分子成為潮流。中國當局也迫於壓力,時不時釋放一些“良心犯”,希望挽救形象。但是,九零年代後期,中國經濟起飛,異議分子問題又被擱置一邊,歐美國家設立的人權對話機制也與其他問題脫鉤。2008年全球性金融風暴之後,西方開始更加向中國傾斜。以至於本次G20峰會,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大國領袖齊聚德國,竟然無人提到劉曉波。

這究竟是因為害怕中國,還是在漠視中國?法國『世界報』則在“劉曉波與西方的漠視”社評中批評西方領袖在劉曉波逝世後所做的反應嚴重缺失人權參照。

社評指出,劉曉波逝世後,西方對人權問題的所有反應都是嚴重的缺失人權參照。社評簡略回顧劉曉波和其他幾位國際著名人權領袖相同又不相同的命運:為中國實現自由選舉,實現憲政,劉曉波和他的朋友們2008年參與起草以當年捷克異議領袖哈維爾跟他的朋友們起草的『七七憲章』作為參照的『零八憲章』。

哈維爾如同劉曉波,他們都是作家,他們同樣數次入獄,但是有一日,哈維爾成為捷克共和國的總統;曼德拉在坐獄27年之後,也得到了類似的奇蹟般的回報。然而,劉曉波已經死了。被癌症終結了性命,至死都沒有擺脫囚禁。他被以顛覆政權罪判刑,剛剛完成了十一年刑期的八年,這一罪名直接跟『零八憲章』關聯。同曼德拉一樣,劉曉波也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但他卻永遠喪失了親自領取的可能。

中國政府清楚劉曉波的生命接近終點,在他的時間所剩無幾時“有條件釋放”,住院治療。然而北京拒絕讓劉曉波夫婦出國醫治。在外國,劉曉波可能會得到適當的醫療,而他一直被當局軟禁的妻子劉霞可以在流亡中自由地生活。

該報認為還有一個另外的區別,過去,民主國家領袖為哈維爾、薩哈羅夫、曼德拉鬥爭不已。這些政權的反對者在西方被視為是在從事着最正義的事業。沒有一場國際峰會不會不提到他們的名字,為了使他們獲得自由,或者改善他們囚禁的條件,或者交換,西方最高層都直接參与談判。

這個時代已經終結。在漢堡G20峰會,劉曉波的名字被避免提起。當特朗普與馬克龍13日在巴黎的新聞發布會上被一名中國記者問及他們對於習近平的印象,馬克龍稱習是“我們這個世界最重要的領袖之一”,特朗普則稱習是“一個朋友,一個有才能的領袖,一個好人”。兩位領袖甚至沒有一句揭露劉曉波被習的政權囚禁至死的話。

法國總統馬克龍隨後發出131字的推文,“向偉大的自由鬥士劉曉波致敬”;在華盛頓,美國國務卿蒂勒森敦促北京立即釋放劉霞並讓她離開中國。

世界報的社評指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後,西方所有的反應,有關人權的參照都嚴重缺失,沒有譴責北京政權殘酷地非人地對待他的反對者,這是一個令人憤怒的嚴重喪失倫理的姿態,這是一個嚴重的政治錯誤。

該報認為,習近平徒然地代表着一個上升着的強大經濟體,他徒然地成為一個在氣候問題上西方的合作者,他徒然地被視為是一個在國際重大貿易談判的一位重大挑戰者。他本可以在尊重他的敢於爭取自由的人民的生命的同時做到這些。

警告習近平這就應該是西方領袖的責任。現在最起碼的一件事,就是他們應該為劉霞的自由起而鬥爭,讓她選擇一個她想要去的國度。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