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11月18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11月19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官方出示劉曉波“好友”出席喪禮照片惟真的好友稱一個也不認識

media 莫之許(劉曉波摯友):圖片里沒有一個是曉波劉霞的朋友,黨國現在是連演戲都懶得敷衍了,好自信啊! 網絡

諾貝爾和平得主劉波病逝第三天,體立即在15日早上遭到火化並隨即行海葬,寧省瀋陽市15開兩場記者會,出示照片和視頻以及劉波妻子劉霞的筆字條,甚至“安排”劉兄劉光到者會。但根據多個劉波及劉霞生前好友指出,官方所出示的“好友”出席禮的照片,所的“好友”他一個都不認識疑有人做假,劉波生前好友曾金燕官方的做法感到“厭惡”。

香港無線電視TVB播出一段曾金燕接受訪問的視頻,曾說:“我想近距離瞻仰遺容,若可以的話輕撫遺體,並擁抱劉霞,就是如此。這不單是我的心愿,也是(劉曉波)很多朋友的希望,他們儘力跟警方商討,但受到警方控制而沒人如願。可恥的是他們說,劉曉波及劉霞所有朋友都出席,令人厭惡。”

 

瀋陽的官方通報稱,劉霞在遺體前凝視良久,向丈夫喃喃告別,她情緒低落,全程需弟弟攙扶。隨後“劉曉波的親屬與生前好友”依次向遺體三鞠躬。當局發布了一張“生前好友”的照片,惟劉曉波生前舊友野渡、莫之許等均稱不認識照片中人物,而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則引述不在瀋陽的家屬稱,劉曉波6名在大連、長春的家屬並無接到通知,在15日看新聞才知道無法送別。

 

當局下午召開第二場記者會,安排劉曉波大哥劉曉光到場。他多次肯定官方的說法,指劉曉波就醫期間,得到了世界上罕有的高水平治療,又稱這得益於“社會主義優越性”及“黨和政府的關懷”,後事安排也完全按照家屬心愿,非常完美,出乎他意料。

 

記者會開到一半,發言人稱劉曉光年長,連日操勞、喪親悲痛,請劉曉光離場,有記者上前追問劉霞狀況及告別儀式上的“生前好友”是何身分,但劉曉光一言不發快步離開。

 

劉霞好友、德國作家廖亦武在twitter上稱,前晚深夜收到劉家人的消息:“他們在逼我們表態,同意他們的處理,不留一絲痕迹”,信號隨即中斷。他因此質疑家屬並不願意海葬。

 

根據官方說法,劉曉波的告別式有異於一般在早上9時舉行的習慣而改在6時30分,劉霞上午8時許接到骨灰後,即在親友陪同下乘車前往海邊登船,駛向海葬地點,中午12時許,劉霞及眾親友將劉曉波骨灰裝入一個骨灰罈中,用繩吊著沉入大海,隨後眾人向海中撒花瓣。

 

官方未有透露海葬地點,劉曉光在記者會上稱自己剛從大連趕回瀋陽,相信海葬地點在大連附近海域。

 

劉霞好友、德國作家廖亦武在twitter上稱,前晚深夜收到劉家人的消息:“他們在逼我們表態,同意他們的處理,不留一絲痕迹”,信號隨即中斷。他因此質疑家屬並不願意海葬。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