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0117法廣中文第二次播音 北京時間1月17日19-20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0117法廣中文第二次播音 北京時間1月17日19-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2018年1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 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國際特赦:希望大家一起努力讓劉霞自由

作者
國際特赦:希望大家一起努力讓劉霞自由
 
資料圖片:劉霞2012年12月6日接受美聯社記者採訪時泣訴軟禁心酸和劉曉波近況。 視頻截圖

中國獨立作家、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於7月13日因病去世。如果說7月15日的倉促火化與海葬已經讓劉曉波在這個世界不再有有形的存在的話,劉曉波並沒有因此而離開輿論關注的視線。一方面海內外關心中國民主運動以及了解劉曉波其人其事的人發起各種悼念活動,另一方面,劉曉波的未亡人劉霞的命運也越來越引人關注。最近七年一直處於軟禁狀態、與外界聯繫甚少的劉霞自劉曉波去世消息傳出後更是音訊寥寥。人權團體、一些外國政府以及劉曉波夫婦生前好友和同道紛紛呼籲中國當局還劉霞自由。國際特赦組織自劉曉波去世的當晚就發起“讓劉霞自由”的全球聯署行動,幾天來該聯署已經在世界各地徵集到兩萬餘人簽名。國際特赦組織中國研究員潘嘉偉先生接受了我們的採訪:

潘嘉偉:“國際特赦是在上周四、劉曉波先生去世的當晚發起這個全球聯署行動。從那天開始到現在,單是在我們總部的聯署網站就已經有差不多八千人簽名,國際特赦一些大的分會也在網站上發動聯署,有一萬五千多人簽名。也就是說,我們已經有超過兩萬人簽名。”

法廣:聯署信的具體內容是什麼?

潘嘉偉:“具體內容就是要求中國政府允許劉霞去她想去的地方,不要再對她有任何限制。自劉曉波被關押以來,她一直被長期軟禁,很少有機會與外界聯繫,即使是與朋友也很少聯繫。她現在什麼狀況,連她最好的朋友都不知道。自那天火化、海葬以後,到目前為止,她在中國哪個地方,都沒有人知道。我們擔心她有可能重新受到嚴密監視,沒有辦法與工具與外界聯繫。所以,這根本不是如中國政府所說“她是自由的”,如果她真的自由,絕對不可能連給最好的朋友打個電話都不做。所以,我們呼籲大家聯署,要求中國政府停止對劉霞的各種限制”。

法廣:聯署行動在劉曉波先生去世的當晚就已經發起。救劉霞行動如此緊迫么?

潘嘉偉:“這其實也是我們這些在外面的人對她的一種關注、一種關心。我們希望這種聲音能夠傳到中國政府耳邊,也希望中國民眾知道我們在組織這樣的行動。我們是希望通過這些我們能做的工作去呼籲。只能說我們非常希望中國政府儘快做出回應。其實不單是我們,一些外國政府也表達了希望中國政府關注劉霞的情況的立場,希望讓她自由。所以,我們希望大家一起努力,最後能夠讓劉霞享受真的自由。”

法廣:但是從目前形勢來看,從劉曉波從病重、到病逝、到被迅速火化、迅速海葬等這一系列的發展來分析和判斷,您覺得劉霞真正獲得自由的希望有多大呢?

潘嘉偉:“現在的情況當然很困難,因為中國政府面對即將召開的中共19大,特別是習近平在鞏固他的權力。在這些考慮當中,他們當然不太願意劉霞在19大之前出去(離開中國),因為這樣會讓國際關注集中在劉霞身上。而如果她能夠出國的話,中國政府就沒辦法去處理她在國外的言論。但是,出於人權以及人道的立場,我們當然要要求中國政府必須儘快停止對劉霞所有的打壓,並讓她有真正的自由。而且,中國政府也沒有任何理由(控制她的自由),因為劉霞沒有犯任何罪,她只不過是劉曉波的妻子,劉霞長期被這樣對待是說不過去的。”

法廣:中國政府對當時病重垂危的劉曉波出國好像非常恐懼,現在對劉霞,即使對她沒有任何公開的罪名指控,劉霞只是劉曉波的妻子,但中國政府好像對她出國也很恐懼,您怎麼解釋?

潘嘉偉:“當然是有一種恐懼,因為劉霞可以對外說出她的想法,如果她到外國去生活,當然會有很多朋友、很多媒體或其他人會找她;如果諾貝爾委員會也去找她,讓她代替劉曉波領獎,那所有的關注就會重新集中到劉曉波和劉霞身上。所以,現時來看,(讓劉霞自由)確實很困難,但是,我也看不出中國政府現在還能夠以什麼理由、有什麼合法、合理的理由不讓劉霞出國或不讓劉霞受到任何限制。官方的說法是她要處理後事,不想被騷擾,但這種說法非常可笑:她本人沒有機會出來說話,官方憑什麼代表她說話。所以,我們繼續要求中國政府停止對劉霞所有的打壓。”

“劉霞一直都沒有參與什麼(政治)活動,也沒有參與過所謂政治敏感的事件,她只是以她的筆來寫詩、作畫、還有攝影,等方式來表達她的一些想法,但這些都不能說與政治(有任何關聯)或是要與政府作對,完全看不出有這樣的面向。中國政府沒辦法找出任何理由來限制劉霞的自由,更不用說她那麼多年經受的打壓只不過因為她是劉曉波的妻子,她就連寫詩、作畫、藝術創作這些她喜歡做的事都不能去做。”
                                    

劉曉波已經因為重病而在其有期徒刑結束之前脫離了牢獄,但妻子劉霞的莫名刑期何時才是盡頭?劉霞因為丈夫參與起草零八憲章入獄而成為無形的監獄的囚徒,被迫與外界失去聯繫,已經在孤獨以及因為弟弟受到牽連而承受的內外壓力中苦熬了7年。她的唯一罪名是她是劉曉波的妻子。如今丈夫已經離世,這種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囚徒生活是否也應當結束了呢?


同一主題

  • 中國/人權/劉曉波

    王丹呼籲全球合作營救劉霞

    想了解更多

  • 要聞解說

    胡佳:迅速讓劉霞脫離苦海以免悲劇重演

    想了解更多

  • 劉霞行蹤成謎但陸稱她自由 律師籲營救要快

    想了解更多

  • 特別節目

    余傑:劉霞軟禁生活比劉曉波坐牢更痛苦

    想了解更多

  • 再遭判刑 黃之峰:身可被囚,精神不可

    再遭判刑 黃之峰:身可被囚,精神不可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等20人今天(1月17號)被香港法院指控在14年佔領旺角期間,違反了法庭發出的禁制令,被控刑事藐視法庭罪。黃浩銘刑期最重,監禁4個半月,黃之鋒監禁3個月,岑敖暉被判1個月監禁,緩刑12個月,罰款1萬元。另有13人被判緩刑及罰款。

  • 美加牽頭舉行朝鮮半島安全會議 中俄被排除放話表不滿

    美加牽頭舉行朝鮮半島安全會議 中俄被排除放話表不滿

    今天(1月16日)在溫哥華包括美國與加拿大及曾在1950至1953年參加韓戰的近20國外長聯合舉行朝鮮半島安全與穩定的會議,與會國軍事官員也應邀列席,他們將在兩天會期中討論如何遏制朝鮮核野心,以及如何通過外交和經濟施壓手段解決衝突。然而,在朝鮮主要盟友中國與俄羅斯缺席的情況下,會上達成的協議的有效性,恐將令人質疑,甚至被中俄否定。

  • 金正恩的體育外交手腕

    金正恩的體育外交手腕

    一個月前,全球都還在擔心在韓國平昌舉辦的冬奧會能否安全舉行,朝鮮領導人金正恩會不會在兄弟兼世紀宿敵韓國舉辦奧運期間再次“搗亂”之際,朝鮮卻突然宣布,要和韓國展開有關派團隊參加奧運會的談判。此舉不僅讓全球觀察家們跌破眼鏡,也大大鬆了一口氣,而一貫以善於用各種方式吸引全球眼光的金正恩也展示出不可小覷的政治家手腕,通過體育外交將了特朗普一軍。

  • 南北韓商討平昌冬奧會前的實務接觸

    南北韓商討平昌冬奧會前的實務接觸

    韓國統一部13日表示,朝鮮向韓國方面提議15日在板門店朝方一側的統一閣進行有關朝方派遣藝術團參加平昌冬奧會的實務接觸。朝鮮向韓方提議15日在韓朝邊境板門店朝方一側的“統一閣”舉行工作會議,韓國政府12日向朝方提議15日10時在板門店韓方一側的“和平之家”舉行有關朝方代表團參加平昌冬奧會的實務會談。

  • 中朝貿易額上個月大幅下降

    中朝貿易額上個月大幅下降

    聽眾朋友,法新社以及路透社今天自北京報道說,中國與朝鮮的貿易額去年12月大幅下降,中國海關總署周五表示,12月自朝鮮進口較上年同期下降81.6%至5,434萬美元。這是至少自2014年1月以來的最小月度規模。12月中國對朝出口同比下降23.4%至2.6億美元。對朝出口環比下降9.7%。

  • 專家解讀: 特朗普威脅言辭和行事難測或令平壤策略改弦

    專家解讀: 特朗普威脅言辭和行事難測或令平壤策略改弦

    朝鮮半島局勢繼續和緩,在美、韓元首10日的一次電話會晤中,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在合適的時機下願意敞開與朝鮮對話的大門,與此同時,韓國也期待與平壤展開兩國首腦間的會晤。而對於平壤方面在朝鮮平昌奧運會臨近之際突然宣布願意與首爾對話並派團參加冬奧會,多個專家分析指,或許是出於對美國軍事解決半島問題的威脅迫近以及對特朗普個人行事的不可預測性的擔心,促使平壤轉向韓國,以尋求戰略博弈中的空間。

  • 法專家:中國消蝕了歐盟人權問題行動能力

    法專家:中國消蝕了歐盟人權問題行動能力

    法國總統馬克龍1月10日結束他上任以來的首次中國之行。鑒於馬克龍自上任以來一直高調宣示的與陳規舊矩決裂、推行新政的決心,以及近期特殊的國際形勢,這次為期三天的訪問吸引了輿論的廣泛關注。三天之後,如何評論馬克龍這次中國之行呢?從兩國領導人在媒體聚光燈下籤署的經貿合同來看,法國總統此行是否在一定程度上達到了平衡中法經貿關係的目的?法國與歐洲如今是否還能夠與經濟實力壯大的中國開誠布公地討論人權問題?我們電話採訪了泛歐智庫 歐洲對外關係委員會亞洲部副主任杜懋之(Mathieu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