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7月18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0/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0/07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7月19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綠色和平警示中國綠孔雀最後棲息地因開礦和水電開發遭破壞

綠色和平警示中國綠孔雀最後棲息地因開礦和水電開發遭破壞
 
綠色和平組織2017年7月發布的關於中國綠孔雀保護狀況調查報告封面

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利用最新實地調查數據,結合衛星影像,對雲南省雙柏縣恐龍河保護區內和新平縣石羊江河谷為主的綠孔雀分布區域的分析發現,恐龍河自然保護區核心區內存在着一系列礦產開發和水電建設活動,涉嫌違法。

根據果殼網的科普文章,原產亞洲的孔雀分兩種,一種是動物園裡常見的藍孔雀(Pavo cristatus),另一種是更加稀有的綠孔雀(P. muticus)。

綠孔雀原產於中國和東南亞,藍孔雀原產於印度和斯里蘭卡,在很晚的時候才被引入中國。在古代中國,絕大多數中國人是沒有見過藍孔雀的,而綠孔雀曾在中國腹地廣泛分布。

現在,綠孔雀卻成了瀕危程度高於大熊貓的稀有動物,中國大陸增長的人口奪去了綠孔雀的棲息地,加之禁不止的盜獵讓它們越來越少,人類引入的藍孔雀又威脅着野生綠孔雀的血統。現在,綠孔雀僅在雲南零星有分布。

迄今為止最為全面的針對雲南省全省範圍的綠孔雀種群數量的調查已經是九十年代初的事情了。當時估計綠孔雀在雲南省的普洱、玉溪、楚雄、大理、保山、德宏、臨滄、西雙版納等地的偏遠地區還有生存,但也只剩下了800-1100隻  現在有多少,沒有準確的數據。

在亞洲其他地方,綠孔雀曾廣泛分布於緬甸、老撾、泰國、柬埔寨、越南和印度尼西亞。印度東北部以前也有分布,但是現在可能已經絕跡。

因此,2009年,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紅色名錄將它的保護等級上調為瀕危(EN)。IUCN估計,在最近約18年內,綠孔雀數量很可能少了一半。與此同時,因為數量的穩定增加,熊貓的保護等級已經從瀕危(EN)下降到了易危(VU)。這就是說,綠孔雀滅絕的風險要遠大於熊貓。

最近,綠色和平通過對恐龍河保護區範圍內2017年4月的最新衛星影像進行了分析,研究者發現,部分礦產開發和水電建設工程項目發生在已經調界後的保護區核心區的小江河河谷兩岸,涉嫌違法。雙柏縣銀洋礦業在小江河河谷北側的保護區核心區內修建了探礦道路、礦洞、炸藥庫,嚴重違反了相關環保法規。

綠色和平森林與海洋項目副經理易蘭介紹,“綠色和平在桌面調研中發現,早在2010年楚雄州林業局在到雙柏檢查工作時就首先到恐龍河州級保護區綠孔雀分布最集中的老石羊一線及陽太窩拖地查看了保護區資源情況及保護區管護情況。而僅僅過了幾年,這兩處保護區中綠孔雀分布最為密集的地方竟然都開始了礦產項目的招商和實施。”

調研發現,恐龍河保護區作為一個州級保護區,諸多的保護問題中工程項目開發給該保護區帶來的影響最大。在小江河河谷南側有兩條為小水電工程配套的道路修進了恐龍河保護區,其中一條在核心區。這些道路西向聯通了小江河一二級電站和疑似小江河新的電站建築;東向聯通了保護區外的現存道路,涉嫌違法。

作為主要熱帶和亞熱帶低海拔地區生存的大型雉類,綠孔雀對於自己棲息地的選擇非常挑剔。它們的生存離不開至關重要的幾個因素:連片的保存完好的森林、濱水的沙灘、平坦的但同時也得背風的地形。

目前,綠孔雀這片最後的棲息地依然面臨著許多威脅。根據綠色和平對這個區域的土地利用變遷分析顯示,礦產開發、修路、水電站建設和蓄水帶來的河灘淹沒、經濟林種植等是綠孔雀棲息地主要的人為干擾因素。

這些持續不斷的干擾破壞了綠孔雀棲息地的完整性,影響其覓食、繁殖等生存需求,使原本就種群數量極小的綠孔雀生存環境更加窘迫。目前有保護狀態的恐龍河自然保護區幾經調界,尚且存在違法開礦、修路的情況,保護力度極弱;而更多的綠孔雀棲息地都在保護區外,更處於無保護狀態無法對抗各種開發建設需求。

綠色和平呼籲,對恐龍河自然保護區內各種違規開發建設活動進行查處並開展生態修復。對雲南省範圍內的綠孔雀棲息地進行搶救性的調研工作,並以此為基礎明確划出其棲息地範圍,嚴禁任何開發建設活動。

綠色和平建議,除了目前已有的自然保護區等保護地,極小種群生境也應當被劃入生態紅線,雲南的相關主管部門,應對綠孔雀這一極小種群物種進行生境調查,划出一條能確保綠孔雀長期生存的“紅線”,保住綠孔雀生存的希望。


同一主題

  • 中國

    綠色和平說中國大部分城市空氣污染超標

    想了解更多

  • 中國/剛果/環保

    綠色和平指責中國進口商在剛果參與非法雨林木材貿易

    想了解更多

  • Economie

    綠色和平組織:中國漁船不應在西非複製破壞性捕撈方式

    想了解更多

  • 上海視窗

    綠色和平調查揭有色金屬生產是湖南“鎘米”元兇

    想了解更多

  • 新京報被公開指責為吳小暉洗地開脫

    新京報被公開指責為吳小暉洗地開脫

    2月23日,中國官方宣布,安邦集團原董事長、總經理吳小暉因涉嫌經濟犯罪,在上海被以集資詐騙罪等罪名公訴。

  • 春晚《絲路山水地圖》的多元詮釋

    春晚《絲路山水地圖》的多元詮釋

    2月15日的央視春晚集結了許多意識形態話語,《絲路山水地圖》作為政治與文化與商業結合的案例,引發的爭論尤為有趣。

  •  國家的海航和南方周末記者的抗爭

    國家的海航和南方周末記者的抗爭

    陷入債務危機的海航集團正在全力掙紮求生。2月3日,海航二把手王健罕見地半公開地發出聲音,稱海航的安全與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安全休戚相關。

  • 駐華外國記者們的難堪沉默

    駐華外國記者們的難堪沉默

    幾天來,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華春瑩和駐華記者們就外國駐華媒體從業環境等話題發生了直接的言語衝突,可能是出於保住記者簽證的考慮,大部分駐華記者們保持了令人難堪的沉默。

  • 疑似因報道惹禍  浙江媒體人被毆打案至今未破

    疑似因報道惹禍 浙江媒體人被毆打案至今未破

    1月22日,在江浙滬財經圈子中影響不小的自媒體“浙股”發布消息,《批評上市公司,浙股君遭遇死亡威脅》。本名陶喜年的“浙股君”曾擔任十幾年的多家全國性財經媒體駐浙江財經調查記者。

  • 綠色和平發布2017年中國城市PM2.5濃度排名 華北城市有顯著改善

    綠色和平發布2017年中國城市PM2.5濃度排名 華北城市有顯著改善

    1月10日,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發布《2017年中國365個城市PM2.5濃度排名》。數據顯示,中國政府制定的2017年《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畫》(簡稱“大氣十條”)一期目標基本完成,但全國空氣污染形勢依舊嚴峻,臭氧污染及非京津冀地區的空氣治理問題凸顯。

  • 北航教授涉嫌性騷擾被解職

    北航教授涉嫌性騷擾被解職

    1月11日晚,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官方微博就教師陳小武被舉報性騷擾一事發布調查處理通報。通報表示,對近期關於北航教師陳小武的實名舉報和媒體的有關反映,學校本着高度負責、實事求是的態度,認真細緻地開展了調查核實工作。現已查明,陳小武存在對學生的性騷擾行為。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