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11月18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11月18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11月18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劉曉波遺孀劉霞音訊渺無

media 劉曉波的妻子劉霞 中文網絡照片 DR

到7月28日本周五為止,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遺孀劉霞失聯超過13天音訊渺無。這期間,僅極少地透過中間人向外界報平安。劉霞何罪之有?為什麼在劉曉波去世後仍然不能獲得自由?劉曉波化身“空椅”後,劉霞的命運堪憂。

據報道:在星期五的例行記者會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被問到劉霞問題,以及為何不接受西方外交官與劉霞見面的要求?陸慷對此表示,這個問題已經多次回答,這不是外交問題。從原則上來說,劉霞是中國大陸公民,中國大陸政府有關部門會依法保護她的任何權利。陸慷還說,堅決反對任何國家試圖以各種方式干涉中國大陸內政。但是就連這樣的問答,事後也不能見諸於中國外交部網站正式發表的記者會記錄當中,有報道說:有關劉霞問題的問答是被刪除了。

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7月28日發出新聞稿引述劉霞家屬表示:到今天上午10時為止,劉霞仍未回到家中。陪在她身邊的弟弟劉暉也同樣未能回家。劉霞在28日被允許透過「中間人」再次報平安,但劉霞仍不能與親屬親自通話。

香港泛民主派政黨公民黨一行約10多人,28日中午到香港中聯辦前請願,要求當局還劉霞自由。公民黨議員郭家麒指:自劉曉波病逝後,當局仍持續監控其妻子劉霞,更強押劉霞赴外地旅遊,他要求當局停止監控劉霞,還其自由。

路透社報道說:中國當局顯然不願意討論取消對已故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妻子劉霞的人身自由限制問題,德國對此感到深切關注。路透社援引德國大使館的消息來源的話說,“德國大使館深切關注有關當局明顯不願意討論取消對劉霞女士的限制,而中國當局一直沒能說出(實行這種限制的)任何法律理由。”

德國外長本月早些時候表示:中國應當準許劉霞和他的弟弟離開中國前往德國或他們想去的其他國家。先前劉霞表示希望前往德國。而中國政府屢次批評外國政府對劉曉波及其家人的關注,說他們跟外國政府無關。

目前流亡美國的中國盲人法律維權人士陳光誠、妻子袁偉靜以及“女權無疆界”組織負責人瑞潔(Reggie Littlejohn)星期四(7月27日)發表公開信,呼籲美國總統特朗普、國務卿蒂勒森、美國駐中國大使布蘭斯塔德以及美國國會議員全力爭取劉曉波的遺 孀劉霞的人身自由。

公開信說,自從劉曉波的遺體7月15日被海葬後,外界就與劉霞失去了聯繫,劉霞的朋友和律師都不知道她的下落,國際社會愈加擔心她的健康情況。陳光誠在信中表示說:“我認為他們(中國當局)把劉霞關進了黑監獄。在極權統治下,任何地方都可以 被作為黑監獄  酒店、地下室、或者某個部門的辦公室。這麼做的目的是控制一個人所處的位置,切斷他(她)與外界的聯繫。我認為他們不會好好對待劉霞 的。”

7月27日周四,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舉行審議聽證會,討論對一項紀念劉曉波的決議案做出修正,增加一條有關爭取釋放劉霞的條款。美國國會眾議員布拉德·舍曼在聽證會上說: “這項法案修正案尋求對劉曉波的遺孀劉霞的保護。修正案敦促美國政府在與中國當局會面時持續地爭取釋放劉霞。”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