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08月23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08月23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3/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3/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第一次播音2017年8月23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香港《前哨》老總吐苦水“強力部門”恐嚇無日無之

media 香港銅鑼灣書店 網絡照片

被北京視為反中亂港的志《前哨》,其受到所內地“力部”跨境法恐嚇,幾乎已是無日無之,該雜工及屬不斷受騷擾恐嚇甚至架,今年5月,總編、主筆雙雙辭。前哨老劉達文打破沉默,日前接受蘋果日報專訪,揭年與力部周旋,近期被逼到角,“以後凡前哨工、家屬有甚麼三兩短,一定是大黑警做”。

銅鑼灣書店被強力部門跨境執法滅門,蘋果指有人揚言下個目標就是香港政論雜誌前哨。

劉達文接受訪問時說:“(強力部門)恐嚇我們員工,5月底一個執行總編輯的阿媽90幾歲,受不住壓力就辭職。第二個是重要寫手,透過他的兒子的公司,強逼兒子再逼父親就範。一個月兩個人被逼走。大陸梅州、湛江、貴州,好多作者和朋友受騷擾,反正懷疑係前哨作者,就恐嚇他。等你毫無新聞和消息,也沒人手,圍死你。”

報道指,劉達文位於荃灣的辦公室以前幾乎每月都有廣東國安來訪:“就坐在你那個位置同我傾談。發現我們內容敏感,國安會提意見。(他們)搞我,否認是非法,只是話交朋友。八十年代我在《爭鳴》做編輯時就有,沾上(他們),你就沒辦法脫身,除非反面。反面你在明,他在暗,好吃虧,只好對話,所以我捱到現在。”

劉達文舉了一個雙方妥協的例子:10年前廣東“客家幫”接班人李嘉陞官,前哨準備發文揭其在梅州的貪腐,消息外流,廣東政法委書記陳紹基要求公安部派員到港勸阻前哨刊登此文,包庇之下李嘉直到今年才因貪落馬。

前年初前哨一篇《習近平極左無政改意願》披露許多國安部內幕,國安上門要劉勿登續篇,劉拒絕,只肯刪去敏感字詞:“我問有沒有泄露國家機密?有沒有造謠?他們說暫時沒有發現,我說那我憑甚麼理由不登?如何向作者交代?我照登。佢們很生氣,捉劉太(妻子)恐嚇我。”

報道指,銅鑼灣書店五子被捕同期,專案組還拘捕了一名前哨財務員工,直到今年6月劉達文才透露其實是他太太。當時劉太回東莞探親,在室內與朋友聊天,管理員稱樓下漏水騙開門,十幾個便衣大漢衝入,甚麼證件都沒有,將她綁架去派出所,問前哨內部情況,作者是誰等等,劉太被嚇壞了。

此後,劉達文與強力部門的交往中斷。劉太被非法禁錮,兒子也在深圳被跟蹤調查,說不擔心是假,“搞你很容易,法制是假。抓了李波,國際如此大負面影響,專案組阿頭仍然陞官。肯定中央縱容恐怖活動。甚麼是依法治國呢?大不了好像綁李波一樣的綁我回去!”劉坦言自己只能是被綁回去,因無回鄉證,從回歸前就登上內地入境黑名單。

66歲的劉達文在東莞長大,經歷饑荒、文革,直到30歲才來港與父母團聚,八十年代在爭鳴雜誌做編輯,參與過八九六四黃雀行動聯絡工作。1991年劉創辦前哨,靈感來自1989年前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周南一句“香港是反共的前哨陣地”。對他來說,香港與那回不去的“國”唯一分別就是自由,尤其是訊息自由。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