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11月18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11月18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11月18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中國在埃及追捕維族留學生

media 埃及艾資哈爾大學 網絡照片

法國『世界報』發表題為“中國在埃及追捕維族學生”。報道指出,得到重大金融支持的開羅當局迫於中方要求,把眾多來自新疆的維族穆斯林學生驅逐出境。

有着艾資哈爾大學的埃及如同土耳其,一直是維吾爾族學生嚮往去國外學習的國家。據指出,大約5000至6000名來自中國的維族學生在這所大學讀書,合法地學習阿拉伯語,研究伊斯蘭經文,如同其他五十萬中國在世界各國學習的留學生一樣。

一直到埃及警方七月份開始追捕並把他們驅逐回中國,情況突然發生了驚人的變化。國際大赦組織負責埃及工作的Hassein Baoumi對記者表示,至少22名維族學生被逮捕然後被押往中國。一些擁有學生簽證的維族學生的居留證突然被取消,然後被埃及安全人員拘捕,並且在中國公安人員參與下審問。隨後,一些維族學生被送往秘密關押中心,沒有任何可能接觸律師,完全如同埃及當局對付反對派的做法。

最近幾周非政府組織以及維族海外僑民的努力似乎暫時剎住了遣返維族學生的進程。其實,近年來北京已經在東南亞和中亞等國遣返維族移民,但是,在一個阿拉伯國家,針對留學生採取如此大規模遣返拘押行動,實在罕見。

6月份得以從埃及進入歐盟國家的一名匿名的維族學生說,中國害怕維族學生在埃及激進化,但是,艾資哈爾大學的教育跟激進毫無關係,警方的行動讓人人自危。這位學生和他的夫人帶着孩子,目前正在申請避難。

據這位見證人指出,北京的鎮壓行動始於2016年,北京來的官員在開羅好幾次與他和幾位同學接觸。四月份來了十幾位中國官員,他們中有警方及宗教統戰人士。他們想說服維族學生返回新疆。之後,他們變得越來越具有威脅性,但是維族學生覺得自己有學生簽證,以為中國警方怎麼也不可能與外國警方聯手行動。

這位維族人先在中國上的大學,後來希望到外國研究伊斯蘭經,艾資哈爾大學容易入門,收費少,他在獲得了學生簽證後到埃及讀書。他對記者說,“中國不喜歡我們研究宗教”。

神學研究者托帝 (Hebibulla Tohti) 2016自願返回新疆,結果被中國當局判刑十年。最讓人憤怒的是,托帝是被中國官方伊斯蘭協會派到埃及研究神學的。

埃及當局為什麼與中國警察配合,根據非政府組織揭露,表面上這是根據兩國在2016年達成的聯合反恐協議,實際上是金錢在起作用,中國向埃及總統塞西優惠貸款10億美元。

自從土耳其外長八月初在北京發表“不允許在 土耳其有任何反華行動”,維族人社群現在害怕,中國當局在土耳其發起類似行動。土耳其生活着30000名維族人。流亡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秘書長多里坤·艾沙表示,中國尋求從心理上和精神上恐嚇維族學生。比起埃及,土耳其無論如何一直支持維族人,而且仍然是一個民主政體。中國過去曾試圖在土耳其發起類似行動,但遭到反對黨阻攔和媒體的揭露。

這位德籍維族活動人士清楚北京的胳膊伸得多麼長,多年來北京一直通過國際刑警組織下達所謂“紅通令”想抓捕他,結果,6月底,他到羅馬參加一個論壇,意大利警方把他拘捕了數小時,這種事還是第一次在一個歐盟成員國發生。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