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7年9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7年9月24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5/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4/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7年9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劍橋不至於淪陷 網友歡欣然而擔驚

media 英國劍橋大學 wikipédia

劇情大反轉,劍橋大學出版社周一宣布,把應北京當局要求移除的旗下學術期刊『中國季刊』315篇敏感論文立刻重新張貼上網。微博上立即出來一個帖:“說劍橋隕落,今天就發現劍橋風骨猶存,非常羨慕劍橋學子了”。

劍橋出版社,世界上最古老、最受尊敬的出版社之一。旗下『中國季刊』創辦於1960年,是中國研究領域聲望最高的期刊之一。日前,中國國家廣電總局要求移除該刊在中國網站上敏感議題論文,否則關閉網站。當劍橋出版社迫於中國壓力照辦不誤,移除315篇所謂敏感議題文章,諸如文革、八九六四、天安門廣場、西藏、新疆、香港以及台灣等等內容之後,海內外學人一片激憤。堂堂學府劍橋,近代以降,數不清的中國學子來學習、以及將來希望來學習的劍橋,也竟然要自我審查,以圖在中國苟延殘喘。

『中國季刊』主編普林格爾很失望,他對『紐約時報』表示:“越來越多的中國學者在該刊發表文章,損失最大的是他們”。“在中國走向世界的同時,卻伴隨着對學術自由的限制,這真是可惜”。

前兩天,微博上可以感到那一種低沉壓抑的氣氛,有位網友絕望地寫道:“那條新聞出來以後,真是傻了眼,劍橋也淪陷了!川總上任以後,歐美國家不以人權借口干涉中國內政已成共識,說穿了,賺錢要緊。劉博士的死,沒有哪位說一句,就是明證!和平演變中國說了好多年,到底是誰演變誰真說不好。”

有些人用各種方式懷念被迫“淪陷”的劍橋,有人不斷在微博發布劍橋大學的照片,引用當年劍橋留下詩名的徐志摩的兩句詩發泄憤懣:“悄悄是離別的笙簫,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在這個壓抑的時刻,歡欣的只有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該報發表評論稱移除敏感內容,“無可指摘”。“中國有關部門提出的要求只要依據的是相關法律,就沒什麼可指摘的”。平實一點看,該報不像平時用語那麼極端霸道,內中就有一句似乎頗為慷慨的話語:

“西方各種機構可以在這方面很自由地進行選擇。它們可以不喜歡中國的做法,並且不與我們接觸。正所謂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如果它們全對,中國全錯,時間會最終懲罰中國,同時成全它們對先進的保持。”

環時期待的顯然是“中國時間”。不過,別掩蓋,中國審查的手正在向世界延伸。一位網友寫道:“中國審查自己,預防外國,花掉巨額人民幣建造一道把人民弱智化的防火牆也就罷了,現在,竟敢想把世界人民都馴良得如喪家的資本家的乏走狗豈不可笑,但這不全是癡心妄想,劍橋之役當局幾乎完勝,世界可要小心”。

劍橋事件大反轉,但是有位網友的批評很尖銳:“劍橋的事件又一次把西方世界的懦弱暴露無遺。許多人覺得被屏蔽的文章又公開了是件好事,其實不然:他們一遇到壓力就縮回殼裡,再遇到壓力又不得已鑽出來,這只能說明他們的行事已經不是根據心目中的道德準則,而是根據世俗世界的利弊得失。這是道德的殘破,靈魂的墮落!他們的懦弱一直是暴政的幫兇!  ”

有一點很清楚,劍橋出版社在華網站敏感論文再上架,能夠持續多久?劍橋大學不會沒有想到,該校管理層至少知道,『中國季刊』從此將冒着被中國封鎖的危險。看來,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劍橋做好了準備。

微博上有網民警告劍橋“不可自宮”,但仍然擔心:“我國教育部會不會迅速作出反應,將劍橋畫歸野雞大學,不承認劍橋大學發放的學位...” 還有一位網友寫道:”東南西北中,黨政軍民學,黨是領導一切的,終於有不服從黨的領導的地方了。估計下一步就是屏蔽 『自然』『科學』等境外學術期刊了,凡在 nature/science 上發表過文章的,一律進看守所。”

旅美學者吳祚來發推指出:“如果中共今天能夠成功刪除劍橋學術文章,明天就會去刪除哈佛評論文字,然後,全世界的學術都可以干預,然後,就開始致力於刪除白宮或英國國家網站上的內容了。然後就赤化成功。堂堂的劍橋,翻開了可恥的一頁,好在又恢復了體面。”

劍橋的勝利只是恢復了劍橋的榮譽,面對中國另外一種形式的閉關鎖國,西方學術界不容樂觀。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