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7月18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7月18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0/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0/07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7月18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聚會巴黎,不同族群觀點各異

作者
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聚會巴黎,不同族群觀點各異
 
2017年8月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海報 法國流亡藏人網站

第四屆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目前正在巴黎外郊聖旺舉行。維族、蒙古族等中國其他少數族群的代表與藏人,與中國海外民運團體代表,還有台灣活動人士共同參與了這次討論活動。大會明確宣示出它的獨立傾向,而藏人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自上世紀70年代末期就堅持“中間路線”,在中國框架下,尋求西藏的真正自治。如果說民族自決權可以是不同族群的共同心愿的話,與會者在獨立問題上的立場則不盡相同。

就藏人而言,在目前環境下,明確要求獨立是否也意味着會有一定的暴力呢?這次大會籌辦委員會成員之一Denam接受本台電話採訪時表示:

Denam : “絕對不是這樣。我認為,問題並不是是否暴力,大會的目的確實是討論西藏的未來是否可以有另外一條道路。自50年代起直到如今,藏人爭取自由的努力一直都是非暴力的。就這一點來說,我不認為會有什麼變化。作為藏人事業活動人士,我也從未聽到我周圍有人提出要拿起武器,或者提出要以暴力的方式面對中國。”

研討會尚未結束,現在很難說大會是否形成一定共識,但Denam 認為,有維族人、蒙古人、中國海外民運團體以及台灣代表參加這次藏人活動,這本身已經是一個重要的進步,說明大家願意共同努力,共建未來。他承認,在當前形勢下,藏人不可能獨自面對中國解決前途問題,而這次大會的目的就是努力在不同族群間找出共同點,與其他追求自由、或者追求建立一個更加開放、自由的中國的人聯合起來。他表示,這第四次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得以舉行本身就很令人鼓舞,尤其是其中有不少在西藏出生目前流亡海外的青年,說明藏人事業後繼有人。

旅居德國的世界維吾爾大會秘書長多里坤•艾沙參加了這次會議的討論活動,他表示,海外維族人與藏人經常合作,命運相同,達賴喇嘛與北京談判的嘗試始終沒有結果,他表示很理解藏人的失望:

多里坤•艾沙:“藏人和維族人長時間以來經常在國際活動中合作,我們的情況一模一樣。這次大會,西藏、東突厥斯坦、台灣、還有蒙古都有人參加,大家在一起討論獨立問題。現在的情況是,獨立是最好的解決辦法,無論對西藏問題,還是對東突厥斯坦或者內蒙古問題。至於這是否現實,這是另外一個問題。達賴喇嘛在很長時間裡與中共談判,要求自治,但至今沒有實現,什麼結果也沒有。很多藏人對達賴喇嘛的中間路線很失望,認為,既然談判沒有結果,就應該要求獨立,獨立是解決西藏問題的辦法。”

但顯然不同族群對民族自決權的解讀、對是否謀求獨立的立場多有分歧。

南蒙古從地理意義上講,主要指內蒙古自治區以及周邊部分地區。2016年11月10日,海外十多個南蒙古團體在東京宣布成立流亡議會 南蒙古世界大會。該組織歐洲發言人布宏夫強調,該組織主要宗旨不是追求自治或獨立等政治訴求,而是為內蒙古境內五百多萬蒙古人爭取政治投票權。布宏夫參加了這次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他認為,獨立訴求是人權的一部分,本身無可厚非,沒有好壞之分,這樣的目標是否現實當然是另外一回事。

他通過電話向我們介紹了參加討論活動的感受:

布宏夫:“我的主要感受是藏人的獨立訴求越來越多,特別是藏人青年,他們對(藏人)流亡政府所提出的中間路線有些不滿意。當然,我們對此也非常理解,因為中國政府始終要妖魔化達賴喇嘛。達賴喇嘛以非常謙卑的姿態謀求溝通,也遭到拒絕。在這樣的情況下,海外一些藏人不得不去尋求反擊。這種反擊是被迫的,是出於一種無奈。所以,這次大會上有很多藏人青年的發言傾向於獨立。”

法廣:從某種意義上說,不同民族在是追求獨立、還是在“一國”的框架下爭取更多民主、更多自由這個問題上,立場有分歧?

布宏夫:“是的。據我了解,在印度的達蘭薩拉,藏人行政中央提倡的是中間道路,也就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權之下,尋求一種自治:是真正的自治,不是現在這種掛羊頭賣狗肉的自治。東突厥斯坦,或者說世界維吾爾大會,他們所追求的是純粹的獨立。至於南蒙古世界大會,我們追求的是民族自決權,就是說我們這些海外政客不做表態,我們只要五百多萬蒙古人去做表態,是獨立,還是自治。”

“我們這三個民族,由於地緣、宗教的不同,產生了不同的政治訴求,很難去進行一種調節。但是,基於人權上的尊重,我們尊重其他民族與我們的不同。”

  • 被批為“叛徒” ,特朗普試圖以“口誤”籍口走出風暴漩渦

    被批為“叛徒” ,特朗普試圖以“口誤”籍口走出風暴漩渦

    “我看不到為何是俄羅斯(干涉美國大選)的任何理由”  說這句話的是代表美國利益的總統特朗普,時間是與俄羅斯總統普京高峰會面後舉辦的記者招待會,背景則是俄羅斯涉嫌干涉了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美國聯邦法院幾天前剛為此起訴了12名俄羅斯人。特朗普的這句話在美國引發了一場政治風暴,但問題可能絕非他所說的“口誤”那麼簡單......

  • 特朗普拒指普京干預大選 “與敵為伍”震怒美國輿論

    特朗普拒指普京干預大選 “與敵為伍”震怒美國輿論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一在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的聯合新聞會上拒絕指稱這位俄羅斯領導人干預2016年美國大選,並且對本國情報部門的調查結論提出質疑。特朗普在赫爾辛基的這項表現,替自己在國內招來一場鋪天蓋地的討伐。美國兩黨議員幾乎同聲表示,這是令人震驚的與敵為伍。

  • 從第20次中歐峰會看特朗普時代的中歐關係

    從第20次中歐峰會看特朗普時代的中歐關係

    中國與歐洲聯盟領導人16日在北京舉行會晤。如果說中歐峰會已有20年歷史的話,特朗普政府對現有國際關係格局的挑戰也讓這次峰會置身於種種變量,中歐雙方在維護國際秩序和多邊主義的共同立場背後,也對雙邊合作有着不同的期待。雙方在會晤之後發表的聯合聲明在重申原則之外,並沒有呈現出中歐聯手對抗特朗普政府的貿易戰的格局。

  • 法國隊的輸贏與中國華帝集團的虧盈

    法國隊的輸贏與中國華帝集團的虧盈

    今天的是世界盃足球賽法國隊與克魯地亞隊最終決一雌雄的日子,就在法國全國齊心協力為法國足球隊搖旗吶喊的時候,法國輿論注意到由於社會族群,移民問題等種種因素,包括德國,意大利等法國在歐盟的同盟國似乎並沒有站在法國這一邊。但是,最使法國輿論費解的是,中國的華帝集團卻可能因為法國隊的取勝而遭受巨大的經濟損失。法新社以及法國的財經報刊今天都報道說,法國隊今天若取勝將使中國的華帝集團損失慘重。我們知道,足球比賽幾乎從一開始就是一場金錢交易,從球員的薪水收入,贊助廣告,到電視播放權,等等,都離不開金錢交易,這就是為什麼國際足聯貪腐醜聞接連不斷,但是,類似中國的華帝集團將企業的前途下賭足球卻實屬罕見。

  • 法國2018國慶閱兵主題:在軍裝下的博愛 一個生命的委身

    法國2018國慶閱兵主題:在軍裝下的博愛 一個生命的委身

    今天法國舉行2018年國慶閱兵慶典,這是法國自1790年以來除了大革命期間有一些例外暫停及納粹德國佔領期間的停止進行後,又被恢復的傳統慶典。今年的閱兵慶典主題為“在軍裝下的博愛,一個生命的委身”。今年國慶閱兵大典的主賓國為亞洲的新加坡及日本,另外比利時綽號《紅魔》的裝甲車隊也出席走方陣。

  • 劉曉波周年祭:國家是可自由表達土地之夢尚遠?

    劉曉波周年祭:國家是可自由表達土地之夢尚遠?

    2017年7月13號,中國最著名的異見人士,2010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因病在警方監禁下因癌症逝世,兩天後,他的遺體在瀋陽火化後,骨灰被撒入大海。一年後,值得欣慰的是,劉曉波的遺孀,今年57歲的劉霞在其夫周年忌日前夕終於結束了多年遭到軟禁的生活,抵達了德國柏林,開始她嚮往的自由生活。但祭奠劉曉波在中國大陸依然是禁忌,中國也還有眾多仍然深陷囹圄,被剝奪人身自由的異見和維權人士命運需要繼續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

  • 爭議與英國反對民意中特朗普周四將首訪英國

    爭議與英國反對民意中特朗普周四將首訪英國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四繼續在北約首腦峰會的第二天施壓成員國增加繳費,而當天下午,他將在這一政治口角背景下、在英國民眾的敵意中抵達倫敦,展開就任後對英國的首次訪問.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