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2018年1月19日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1月18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2018年1月19日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聚會巴黎,不同族群觀點各異

作者
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聚會巴黎,不同族群觀點各異
 
2017年8月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海報 法國流亡藏人網站

第四屆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目前正在巴黎外郊聖旺舉行。維族、蒙古族等中國其他少數族群的代表與藏人,與中國海外民運團體代表,還有台灣活動人士共同參與了這次討論活動。大會明確宣示出它的獨立傾向,而藏人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自上世紀70年代末期就堅持“中間路線”,在中國框架下,尋求西藏的真正自治。如果說民族自決權可以是不同族群的共同心愿的話,與會者在獨立問題上的立場則不盡相同。

就藏人而言,在目前環境下,明確要求獨立是否也意味着會有一定的暴力呢?這次大會籌辦委員會成員之一Denam接受本台電話採訪時表示:

Denam : “絕對不是這樣。我認為,問題並不是是否暴力,大會的目的確實是討論西藏的未來是否可以有另外一條道路。自50年代起直到如今,藏人爭取自由的努力一直都是非暴力的。就這一點來說,我不認為會有什麼變化。作為藏人事業活動人士,我也從未聽到我周圍有人提出要拿起武器,或者提出要以暴力的方式面對中國。”

研討會尚未結束,現在很難說大會是否形成一定共識,但Denam 認為,有維族人、蒙古人、中國海外民運團體以及台灣代表參加這次藏人活動,這本身已經是一個重要的進步,說明大家願意共同努力,共建未來。他承認,在當前形勢下,藏人不可能獨自面對中國解決前途問題,而這次大會的目的就是努力在不同族群間找出共同點,與其他追求自由、或者追求建立一個更加開放、自由的中國的人聯合起來。他表示,這第四次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得以舉行本身就很令人鼓舞,尤其是其中有不少在西藏出生目前流亡海外的青年,說明藏人事業後繼有人。

旅居德國的世界維吾爾大會秘書長多里坤•艾沙參加了這次會議的討論活動,他表示,海外維族人與藏人經常合作,命運相同,達賴喇嘛與北京談判的嘗試始終沒有結果,他表示很理解藏人的失望:

多里坤•艾沙:“藏人和維族人長時間以來經常在國際活動中合作,我們的情況一模一樣。這次大會,西藏、東突厥斯坦、台灣、還有蒙古都有人參加,大家在一起討論獨立問題。現在的情況是,獨立是最好的解決辦法,無論對西藏問題,還是對東突厥斯坦或者內蒙古問題。至於這是否現實,這是另外一個問題。達賴喇嘛在很長時間裡與中共談判,要求自治,但至今沒有實現,什麼結果也沒有。很多藏人對達賴喇嘛的中間路線很失望,認為,既然談判沒有結果,就應該要求獨立,獨立是解決西藏問題的辦法。”

但顯然不同族群對民族自決權的解讀、對是否謀求獨立的立場多有分歧。

南蒙古從地理意義上講,主要指內蒙古自治區以及周邊部分地區。2016年11月10日,海外十多個南蒙古團體在東京宣布成立流亡議會 南蒙古世界大會。該組織歐洲發言人布宏夫強調,該組織主要宗旨不是追求自治或獨立等政治訴求,而是為內蒙古境內五百多萬蒙古人爭取政治投票權。布宏夫參加了這次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他認為,獨立訴求是人權的一部分,本身無可厚非,沒有好壞之分,這樣的目標是否現實當然是另外一回事。

他通過電話向我們介紹了參加討論活動的感受:

布宏夫:“我的主要感受是藏人的獨立訴求越來越多,特別是藏人青年,他們對(藏人)流亡政府所提出的中間路線有些不滿意。當然,我們對此也非常理解,因為中國政府始終要妖魔化達賴喇嘛。達賴喇嘛以非常謙卑的姿態謀求溝通,也遭到拒絕。在這樣的情況下,海外一些藏人不得不去尋求反擊。這種反擊是被迫的,是出於一種無奈。所以,這次大會上有很多藏人青年的發言傾向於獨立。”

法廣:從某種意義上說,不同民族在是追求獨立、還是在“一國”的框架下爭取更多民主、更多自由這個問題上,立場有分歧?

布宏夫:“是的。據我了解,在印度的達蘭薩拉,藏人行政中央提倡的是中間道路,也就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權之下,尋求一種自治:是真正的自治,不是現在這種掛羊頭賣狗肉的自治。東突厥斯坦,或者說世界維吾爾大會,他們所追求的是純粹的獨立。至於南蒙古世界大會,我們追求的是民族自決權,就是說我們這些海外政客不做表態,我們只要五百多萬蒙古人去做表態,是獨立,還是自治。”

“我們這三個民族,由於地緣、宗教的不同,產生了不同的政治訴求,很難去進行一種調節。但是,基於人權上的尊重,我們尊重其他民族與我們的不同。”

  • 本屆二中全會的修憲任務:寫入“習思想”與確定國監委

    本屆二中全會的修憲任務:寫入“習思想”與確定國監委

    中共19屆二中全會今、明兩天在北京召開,與會者包括中共第19屆中央委員和中央候補委員,以及相關受邀與會官員。基於本次全會負有討論修憲的特殊任務,受到高度矚目。

  • 再遭判刑 黃之峰:身可被囚,精神不可

    再遭判刑 黃之峰:身可被囚,精神不可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等20人今天(1月17號)被香港法院指控在14年佔領旺角期間,違反了法庭發出的禁制令,被控刑事藐視法庭罪。黃浩銘刑期最重,監禁4個半月,黃之鋒監禁3個月,岑敖暉被判1個月監禁,緩刑12個月,罰款1萬元。另有13人被判緩刑及罰款。

  • 美加牽頭舉行朝鮮半島安全會議 中俄被排除放話表不滿

    美加牽頭舉行朝鮮半島安全會議 中俄被排除放話表不滿

    今天(1月16日)在溫哥華包括美國與加拿大及曾在1950至1953年參加韓戰的近20國外長聯合舉行朝鮮半島安全與穩定的會議,與會國軍事官員也應邀列席,他們將在兩天會期中討論如何遏制朝鮮核野心,以及如何通過外交和經濟施壓手段解決衝突。然而,在朝鮮主要盟友中國與俄羅斯缺席的情況下,會上達成的協議的有效性,恐將令人質疑,甚至被中俄否定。

  • 金正恩的體育外交手腕

    金正恩的體育外交手腕

    一個月前,全球都還在擔心在韓國平昌舉辦的冬奧會能否安全舉行,朝鮮領導人金正恩會不會在兄弟兼世紀宿敵韓國舉辦奧運期間再次“搗亂”之際,朝鮮卻突然宣布,要和韓國展開有關派團隊參加奧運會的談判。此舉不僅讓全球觀察家們跌破眼鏡,也大大鬆了一口氣,而一貫以善於用各種方式吸引全球眼光的金正恩也展示出不可小覷的政治家手腕,通過體育外交將了特朗普一軍。

  • 南北韓商討平昌冬奧會前的實務接觸

    南北韓商討平昌冬奧會前的實務接觸

    韓國統一部13日表示,朝鮮向韓國方面提議15日在板門店朝方一側的統一閣進行有關朝方派遣藝術團參加平昌冬奧會的實務接觸。朝鮮向韓方提議15日在韓朝邊境板門店朝方一側的“統一閣”舉行工作會議,韓國政府12日向朝方提議15日10時在板門店韓方一側的“和平之家”舉行有關朝方代表團參加平昌冬奧會的實務會談。

  • 中朝貿易額上個月大幅下降

    中朝貿易額上個月大幅下降

    聽眾朋友,法新社以及路透社今天自北京報道說,中國與朝鮮的貿易額去年12月大幅下降,中國海關總署周五表示,12月自朝鮮進口較上年同期下降81.6%至5,434萬美元。這是至少自2014年1月以來的最小月度規模。12月中國對朝出口同比下降23.4%至2.6億美元。對朝出口環比下降9.7%。

  • 專家解讀: 特朗普威脅言辭和行事難測或令平壤策略改弦

    專家解讀: 特朗普威脅言辭和行事難測或令平壤策略改弦

    朝鮮半島局勢繼續和緩,在美、韓元首10日的一次電話會晤中,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在合適的時機下願意敞開與朝鮮對話的大門,與此同時,韓國也期待與平壤展開兩國首腦間的會晤。而對於平壤方面在朝鮮平昌奧運會臨近之際突然宣布願意與首爾對話並派團參加冬奧會,多個專家分析指,或許是出於對美國軍事解決半島問題的威脅迫近以及對特朗普個人行事的不可預測性的擔心,促使平壤轉向韓國,以尋求戰略博弈中的空間。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