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10月23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10月22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2/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2/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10月23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聚會巴黎,不同族群觀點各異

作者
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聚會巴黎,不同族群觀點各異
 
2017年8月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海報 法國流亡藏人網站

第四屆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目前正在巴黎外郊聖旺舉行。維族、蒙古族等中國其他少數族群的代表與藏人,與中國海外民運團體代表,還有台灣活動人士共同參與了這次討論活動。大會明確宣示出它的獨立傾向,而藏人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自上世紀70年代末期就堅持“中間路線”,在中國框架下,尋求西藏的真正自治。如果說民族自決權可以是不同族群的共同心愿的話,與會者在獨立問題上的立場則不盡相同。

就藏人而言,在目前環境下,明確要求獨立是否也意味着會有一定的暴力呢?這次大會籌辦委員會成員之一Denam接受本台電話採訪時表示:

Denam : “絕對不是這樣。我認為,問題並不是是否暴力,大會的目的確實是討論西藏的未來是否可以有另外一條道路。自50年代起直到如今,藏人爭取自由的努力一直都是非暴力的。就這一點來說,我不認為會有什麼變化。作為藏人事業活動人士,我也從未聽到我周圍有人提出要拿起武器,或者提出要以暴力的方式面對中國。”

研討會尚未結束,現在很難說大會是否形成一定共識,但Denam 認為,有維族人、蒙古人、中國海外民運團體以及台灣代表參加這次藏人活動,這本身已經是一個重要的進步,說明大家願意共同努力,共建未來。他承認,在當前形勢下,藏人不可能獨自面對中國解決前途問題,而這次大會的目的就是努力在不同族群間找出共同點,與其他追求自由、或者追求建立一個更加開放、自由的中國的人聯合起來。他表示,這第四次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得以舉行本身就很令人鼓舞,尤其是其中有不少在西藏出生目前流亡海外的青年,說明藏人事業後繼有人。

旅居德國的世界維吾爾大會秘書長多里坤•艾沙參加了這次會議的討論活動,他表示,海外維族人與藏人經常合作,命運相同,達賴喇嘛與北京談判的嘗試始終沒有結果,他表示很理解藏人的失望:

多里坤•艾沙:“藏人和維族人長時間以來經常在國際活動中合作,我們的情況一模一樣。這次大會,西藏、東突厥斯坦、台灣、還有蒙古都有人參加,大家在一起討論獨立問題。現在的情況是,獨立是最好的解決辦法,無論對西藏問題,還是對東突厥斯坦或者內蒙古問題。至於這是否現實,這是另外一個問題。達賴喇嘛在很長時間裡與中共談判,要求自治,但至今沒有實現,什麼結果也沒有。很多藏人對達賴喇嘛的中間路線很失望,認為,既然談判沒有結果,就應該要求獨立,獨立是解決西藏問題的辦法。”

但顯然不同族群對民族自決權的解讀、對是否謀求獨立的立場多有分歧。

南蒙古從地理意義上講,主要指內蒙古自治區以及周邊部分地區。2016年11月10日,海外十多個南蒙古團體在東京宣布成立流亡議會 南蒙古世界大會。該組織歐洲發言人布宏夫強調,該組織主要宗旨不是追求自治或獨立等政治訴求,而是為內蒙古境內五百多萬蒙古人爭取政治投票權。布宏夫參加了這次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他認為,獨立訴求是人權的一部分,本身無可厚非,沒有好壞之分,這樣的目標是否現實當然是另外一回事。

他通過電話向我們介紹了參加討論活動的感受:

布宏夫:“我的主要感受是藏人的獨立訴求越來越多,特別是藏人青年,他們對(藏人)流亡政府所提出的中間路線有些不滿意。當然,我們對此也非常理解,因為中國政府始終要妖魔化達賴喇嘛。達賴喇嘛以非常謙卑的姿態謀求溝通,也遭到拒絕。在這樣的情況下,海外一些藏人不得不去尋求反擊。這種反擊是被迫的,是出於一種無奈。所以,這次大會上有很多藏人青年的發言傾向於獨立。”

法廣:從某種意義上說,不同民族在是追求獨立、還是在“一國”的框架下爭取更多民主、更多自由這個問題上,立場有分歧?

布宏夫:“是的。據我了解,在印度的達蘭薩拉,藏人行政中央提倡的是中間道路,也就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權之下,尋求一種自治:是真正的自治,不是現在這種掛羊頭賣狗肉的自治。東突厥斯坦,或者說世界維吾爾大會,他們所追求的是純粹的獨立。至於南蒙古世界大會,我們追求的是民族自決權,就是說我們這些海外政客不做表態,我們只要五百多萬蒙古人去做表態,是獨立,還是自治。”

“我們這三個民族,由於地緣、宗教的不同,產生了不同的政治訴求,很難去進行一種調節。但是,基於人權上的尊重,我們尊重其他民族與我們的不同。”

  • 卡舒吉案讓沙特陷入外交被動 前景難測

    卡舒吉案讓沙特陷入外交被動 前景難測

    沙特阿拉伯籍記者賈邁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被殺害案震驚世界,雖然真相尚未完全大白天下,目前各國也都在觀望中,但這個血腥的事件無疑為沙特帶來巨大的外交危機,也考驗着沙特與美國、土耳其以及西歐等國的外交關係,甚至關係到中東地區地緣政治關係的前景。

  • 特朗普宣布退出美俄中導條約引發莫斯科抗議

    特朗普宣布退出美俄中導條約引發莫斯科抗議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六宣布將退出在冷戰時期與俄羅斯簽署的中導條約,指責莫斯科多年來違反了條約規定。此舉立即引發俄羅斯方面反響。俄羅斯外交部譴責華盛頓多年來“故意破壞這一協議”,主要目的則是幻想建立“單級世界”。

  • 美國輿論拒絕沙特對卡舒吉失蹤案的初步調查結果

    美國輿論拒絕沙特對卡舒吉失蹤案的初步調查結果

    據沙特國家通訊社當地時間20日報道,沙特檢察機關對卡舒吉失蹤案的初步調查結果稱,卡舒吉在進入沙特駐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的領事館與人交談時,雙方發生爭執和肢體衝突,最終導致卡舒吉死亡。目前已有18名沙特籍涉案人員被逮捕。

  • 沙特記者失蹤 西方盟國退出其投資峰會 人權組織呼籲調查

    沙特記者失蹤 西方盟國退出其投資峰會 人權組織呼籲調查

    沙特記者失蹤案發酵,繼續也引起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美國總統特朗普在首次承認沙特記者卡舒吉已經非常有可能死亡,而且威脅利雅得政權要承擔嚴重後果。隨後,美國和法國等沙特的西方盟國官員宣布退出下周在沙特舉行的被稱為“沙漠達沃斯”的投資峰會。人權組織則呼籲土耳其通過聯合國對此進行調查。

  • 歐亞峰會思考有別於一帶一路的互聯互通模式

    歐亞峰會思考有別於一帶一路的互聯互通模式

    第12屆歐亞峰會18日晚在布魯塞爾啟動。在當晚的開幕儀式之後,來自51個歐洲與亞洲國家的元首或政府領導人將在19日正式展開討論。核心議題是歐亞國家如何面對世界性的挑戰建立起相應規模的夥伴關係。歐洲聯盟尤其將提交與會各方討論歐盟提出的“歐亞互聯互通計畫”。在中國在亞洲地區影響力日漸擴大,並通過“一帶一路”倡議,啟動規模龐大卻也不無爭議的連通歐亞大陸的努力之際,歐洲聯盟顯然希望向亞洲國家提出另一種發展模式。

  • 中國疫苗受害者家屬談當局對長生的懲罰措施

    中國疫苗受害者家屬談當局對長生的懲罰措施

    今年夏天,中國吉林長春長生生物科技公司生產的疫苗被曝不合格之後,引發國際輿論強烈反響,中國官方披露的不合格疫苗包括狂犬病疫苗與百白破疫苗,但是,中國輿論認為有問題的疫苗不僅僅涉及以上兩種,也不僅僅涉及長春長生生物科技公司。中國官方周二公布了對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的行政處罰措施,這些措施包括勒令公司及其負責人罰款,並且對疫苗受害者進行經濟賠償等等。 那麼疫苗受害者家屬對官方的處罰措施有何評論?

  • 沙特記者失蹤案有新說法 蓬佩奧急赴利雅得

    沙特記者失蹤案有新說法 蓬佩奧急赴利雅得

    沙特異議記者卡舒吉在土耳其失蹤案出現新的進展,據美國媒體報道,沙特當局正準備承認卡舒吉被殺,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周二急赴利雅得,試圖搞清事件;在案發的沙特駐土耳其使館,土耳其警方周一至周二凌晨展開為時八小時的空前搜查。失蹤事件使沙特面臨國際外交危機,聯合國及西方國家均敦促沙特對事件進行〝可信調查〞。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