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9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19:00點-20:0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2/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2/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9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拉法蘭“歐洲面對新世界的失序”

media 法國前總理拉法蘭在費加羅報發表文章,闡明歐洲如何面對新世界失序的理念 2017年8月25日

被稱為是中國通的法國前總理拉法蘭(Jean-Pierre Raffarin)8月24日在法國《費加羅報》撰文,題為:“歐洲面對新世界的失序”。 «L'Europe face aux désordres du nouveau monde» 在他看來,當今世界之所以“失序“是因為它不再以傳統的方式運行。此前,經濟增長、雙邊貿易、外彙儲備、對外投資、貨幣和軍備是傳統的權力平衡因素。而今,客戶也可以成為供貨商;昔日的盟友也可以成為仇敵,敵人的朋友有朝一日可以成為自己的盟友。銀行、國家、企業、非政府組織都可以發揮其巨大的影響力,這種錯節盤根的影響力改變了以往世界的秩序。

在這個盟友關係高速變換的新世界中,一要與俄羅斯恢復對話;二要更加轉向重視中國。

拉法蘭分析道:”克里米亞“歸俄之後,西方對俄羅斯採取了孤立和制裁的態度。俄羅斯在此情景下在中國找到了對它的理解。拉法蘭表示,俄羅斯總統普京認真地重返北京天安門廣場。

談及中印兩國的關係,法國前總理拉法蘭表示,儘管中印之間在亞洲有高度的衝突,但兩國又可以在金磚五國的範疇內相互合作。

拉法蘭在題為“歐洲面對新世界失序”的文章中寫道,烏克蘭本是歐洲的一個合作夥伴。但制裁使得它遠離歐洲。美國又任憑俄羅斯在這個問題上採取了重要的舉措。而新上任的美國總統又給外交增添了最糟糕的難題-不可預測性。

與此同時,美國對俄羅斯採取了政治制裁。中國對將有可能來自美國的貿易制裁無法平靜下來。而中國在外交上卻沒有給其他大國留下餘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同時外訪沙特和伊朗就是一個例證。

中國在南中國海上遭遇壓力,受壓力的同時又與中國向世界表達和平意願是不相矛盾的。中國在智慧和倡議上向全世界作出了承諾。當然面對美國,對中國而言首當其衝的議題是討論朝鮮是善還是惡。

在美朝問題上,緊張局勢的兩個主角似乎有着同樣的天賦,這就給緊張的局勢增添了危險性。中俄意識到了問題的嚴峻性,但在處理朝核危機上,中俄又不好替特朗普扮演幫腔的角色。

拉法蘭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讓中國在朝核危機上扮演聖人的角色,中方一再呼籲保持克制。而事情複雜的程度要求每一方都要和另一方保持密切的聯繫。中美在這個問題上如能深度接觸,可能效果會更好些。

中國購買了美國那麼多國債,中國簡直就是美國的銀行。美國對銀行家所說的話不能不做要周全的考慮。

美俄之間的緊張情勢在於,兩國的關係到底是朋友還是敵人。這些錯綜複雜的聯繫往往是矛盾的。但這些糾纏不清的聯繫又讓人感到,緊張局勢是有限的,最終可以找到一種平衡點。

幾個大國中相互存在着真正的共同利益。而危險來自於那些貌似要爭第一但卻排在第二位的國家,例如伊朗、朝鮮、沙特等。

我們可以說是處於一個亂世。歐洲身在其中,但又無能為力。為了不讓歐洲再沉默、再脆弱,法國可以給歐洲指出一條不違反基本原則的道路。

為了歐洲的安全,和俄羅斯展開對話是明智之舉。法國恢復與俄羅斯對話,這是理智的外交。但對歐洲東邊事情的預測是不能讓人樂觀的。邊界的每一處都有可能有軍事介入。波蘭和波羅的海沿岸國家對俄羅斯軍事介入就很擔心。

與中國合作,我們要崇尚共同價值,那就是多邊主義,也要提倡合作和互惠的精神。眼下,歐洲並沒有認真對待中國稱之為的“一帶一路”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其實它是歐亞大陸崛起之路。法國總統馬克龍在中共十九大之後訪華,將是一個有說服力的機會。

法國前總理拉法蘭在文章最後表示,我們與美國在制度上有差異,但我們捍衛的普世價值是一樣的,我們都崇尚民主。我們要保持清醒的頭腦:“美國世紀並沒有終結”!聚集起全球的力量,這畢竟是最不糟糕的意識。

拉法蘭表示,歐洲創建了20世紀政體。為了世界和平發展,歐洲要繼續成為促進和平的催化劑。英國脫歐激醒了我們;我們要與民粹主義做鬥爭。加強歐非和歐亞的聯繫。

拉法蘭在題為“歐洲面對新世界失序”的文章中還寫道:“這些是我對未來發展方向的思考。為了不讓滋長的小民族主義泛濫下去,為了全球的平衡,憑藉中國與其和平意識以及歐洲與其和平實體兩股力量,恐怕是現今將避免重大衝突必不可少的力量。”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