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10月18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2017年10月19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 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經濟學人指習近平乃全球最有權勢的人警惕世人應“慎防”

media 經濟學人雜誌最新一期的封面,指習近平是當今世上最有權勢的人 經濟學人官網

最新一期的經濟學人雜誌以習近平的頭像為封面,封面故事的題目就是《全球最有權力的人--習近平比特朗普更有影響力,世人應當慎防》,內容指美國儘管仍是世上最強大的國家,但它的領導人比起過去幾位前任而言,對內權力較弱,對外則嫌成效稍差;但相反地,世上最大的極權國家的經濟,雖然仍次於美國,但它的主席對外是高視闊步,對內的權力掌控,可說是自毛澤東以來,無出其右。

故事首先指出,美國的總統有一個習慣,總是對中國的領導人有一種敬畏(awe)的感覺,例如尼克森見到毛澤東形容毛語錄“改變了世界”,尼的態度猶如初生之鹿;卡特總統對鄧小平更是讚不絕口“聰明、堅毅、有智慧、坦承、有勇氣.....”;克林頓則形容江澤民“有遠見”,“一個異常有智慧的人”。今天的特朗普也不示弱,根據華盛頓郵報報道,特朗普說這個世紀以來,習近平“可能是(中國)最有權力的領袖”。

經濟學人說,如果特朗普真的不懼自毀政治前途,他很可能會補充說:“習近平是當今全球最有權力的領袖。”

文章指出,至於習近平有多大的權力,世人很快將會目睹,中共在10月18日召開十九大,這是習近平第一次主持的換屆黨大會(習在十八大一中全會獲選為總書記),到時2300個中共黨代表將對習近平的功績予以天般高的讚揚。但更多的觀察者會疑惑地問,習將如何運用他異常的權力,將是好事還是壞事。

報道指出,習近平多次外訪都有意塑造自己是一個和平和友誼的使者,他在達沃斯經濟高峰論壇極力推崇全球化、自由貿易和氣候變化的巴黎協議,聽者莫不感到欣慰,畢竟習近平聲稱要做的,正是特朗普所不願做的。

大家都聽習近平的講話,部分原因是他的話有全球最多的外彙儲備作為後盾,他的“一帶一路”雄圖大計聽起來或許有點令人摸不着頭腦,但潛台詞呼之欲出:中國將會在海外投資數以億計的鈔票興建公路、鐵路、發電站、碼頭以及其他基建,協助一大片的世界踏上致富之路。

習近平同時又對海外展示中國史無前例的軍事力量,今年他開啟吉布提(非洲東北部亞丁灣西岸的國家)軍港,這是解放軍第一個駐外的軍事基地。他又派遣軍艦越洋巡邏,例如今年7月中國與俄羅斯的聯合海軍演習,地點就在北約門前的波羅的海。中國聲稱軍事建設只是用作維護和平、反海盜和人道救援任務。至於在南海所蓋建的人造島,則完全是為了自衛。

經濟學人指出,對國內事務,習近平跟俄羅斯的普京差不多一樣具有“反自由”的本性,他相信哪怕是丁點兒的政治放寬,都可以招致他的倒台,甚或整個政權的垮台。蘇聯的瓦解是習的噩夢,他不但猜忌他所鬥垮的政治假想敵,而且還波及普羅中產階級以及他上台時中國孕育出來的人文社會。他似乎已決意要緊控中國社會,例如加強國家對人民的監視功能,將經濟大權牢牢地掌控在黨的手上。這樣其實導致中國損害更大的創富能力,窒滯中國成為一個安居的地方。習在上台後,人權受到侵蝕日形嚴重,而外國領袖對此的抗議,只是微弱的聲音。

經濟學人說,自由派人士曾經抱怨在胡錦濤統治下,中國“失去了10年”的改革機會,但類此這樣的10年,或許會加長成為15年或甚至20年。有些樂天派說,我們還未看到習近平真正的一面,認為只要黨大會幫他集權之後,他就會開始致力社會和經濟改革。但經濟學人說,如果他真的擁有如此的雙面性格,他的演技實在很好。

經濟學人說,習近平可能認為,集中權力於一人之手來統治14億人民,只是他經常掛在口邊所說的“新常態”,但這絕非常態,而是危險。沒有人應該擁有如此巨大的權力,一人集權統治最終將導致中國的不穩,正如過去已有所證明,只需要想一下毛澤東和他的文化大革命。一人集權同時也會導致對外產生武斷的行為,尤其在特朗普計畫從全球抽身退出而形成一個權力真空的此際,尤其值得令人感到憂慮。

經濟學人的文章最後說:“這個世界不希望出現一個自我孤立的美國,或者中國出現一個獨裁者。但嗚呼哀哉,很可能會是事與願違。”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