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11月18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11月19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十九大存疑:習近平不要王儲 政治局包圍常委會

media 習近平率領中共新一屆常委25日與記者會面 路透社

海外媒體普遍強調,中共新科常委全由六十歲以上人群組成,也就是所謂的“五零後”一代人,“六零後”一代一個沒有。法新社因此評論,“習近平沒有潛在的王儲”。

沒有接班人

在中共話語中,“培養無產階級革命事業接班人”是一個非常重大的問題,雖然毛澤東是終身制,但也預備了接班人,最早是劉少奇,後來是林彪。最後一個一個把他們“打倒在地”。

鄧小平時代至少很明確提出“廢除領導幹部終身制”,推行“集體領導制”。儘管鄧小平在世的時候,像一個隱形的皇帝。鄧並未能全面集權,有一個重大原因是因為有陳雲等一干老人也不甘心的緣故。

習近平的兩位前任總書記江澤民和胡錦濤完全遵循鄧確定的路子,實行集體領導體制,隔代指定接班。幾十年後,這一套被稱之為黨內約法,或者叫做規矩。習近平要破法,這一點幾年來就有各種分析。

周三公布的常委名單沒有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和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許多分析認為,廢除“儲君”胡春華,不隔代指定接班人,習這樣做是為五年後尋求連任鋪路。法國政治學家高敬文認為,習這樣做,是不要任何人來跟他來分享權力。誰也別想在他跟前提示“準備解決接班人的問題”。

但是漢學家白夏則對本台表示,沒有指定接班人,習近平不希望在黨內有競爭對手,但並不排除習近平在三,四年之後在黨內提拔新的接班人的可能性。這意味着習近平大權在握,掌握着時間進程。不過,白夏傾向於不設立接班人恰恰是習近平缺乏自信的表現, 因為他害怕有人同他競爭。

本台前次採訪知情人士也曾表示過,習近平會在二十大指定接班人。

假如存在着習近平在任期中途、或者在二十大臨時指定接班人的可能性,誰有可能是這樣的人選?有分析認為此次未能入常的習近平親信陳敏爾仍然有很高的可能性。

但有人預測習近平時代是一個不需要接班人的時代,但習近平這樣做為共產體制的穩定性帶來巨大的潛在威脅。習似乎選擇了毛的執政模式,“唯我獨尊”,但是習不是毛。學者張倫認為,習既無毛立國之舉,又無鄧改革開放成就,僅僅靠宣傳吹捧難以長久。

政治局包圍常委會

如果從周三正式公布的七常委的構成來看,的確有着明顯的黨內派系平衡的痕迹。主管意識形態的王滬寧是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三朝元老,此次能入常,被視為是一匹黑馬,由此顯示習近平對意識形態的重視,以及他想跳過鄧小平開闢的實用主義時代,回歸毛澤東時代的願望。總理李克強以及汪洋是團派的人物。汪洋在廣東主政時因處理烏坎事件給外界留下開明開放的形象,但這幾年在習近平治下幾無開明之舉,當然這也是他能夠最終進入常委會的原因;韓正被視為是江派餘緒,他治理上海,舉辦世博,但此次入常後,一方面被排在第七號,一方面可能要主管政協或者人大,因此很難發揮作用。趙樂際也是“三朝人馬”,那麼,真正屬於習家軍的應該是栗戰書,但也有不完全同意這樣畫分的看法。

有分析指出,如果說常委構成還有明顯的權力平衡的特點的話,那麼,如果把視野擴大到新一屆政治局去看的話就很有意味。政治局原班人馬只有10人續任,從新進的15人看,可以說習家軍佔了上風。無論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北京市委書記蔡奇、遼寧省委書記李希、這些口口聲聲近乎膜拜習近平的人物都已布置在政治局。從這次開十九大這些人物的宣傳造勢的能量來看,習近平需要發動黨內機器的時候,這是他所信賴和可以依賴的人物。還有習近平的親信劉鶴、陳希、丁薛祥也進入政治局。劉鶴進入政治局,被視為將進一步縮限李克強主管經濟的權力。另外,新進的李強、楊曉渡、黃坤明也被指為是“習家班”。

七上八下守住了?

被視為反腐沙皇、完全體現習近平執政五年特色的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在攪動了一年多輿論之後,終於沒有在高位上留任。關於他的結局,有種分析認為,在目前情勢下,習近平已不需要王岐山,趙樂際將承擔打虎重任。另外一種分析指,王岐山還有後戲,會以另外的形式承擔重任,有點做幕後沙皇的意思。但是,在中共目前的格局下,王岐山擔任這樣的角色,似乎不可想象。中共最近三十年的歷史,只有鄧小平才可以在沒有職務的情況下繼續操縱全局。

王岐山是海外流亡富翁郭文貴半年來密集爆料的對象,郭文貴爆料對中共政局變動有無影響?學者何清漣發推文分析:“有人說郭文貴爆料對十九大沒有影響,這是錯估。因郭爆料之功,這次十九大成了一局和棋,棋局甚至影響今後政局。但如果要說郭氏爆料開啟了中國民主與法制建設,只能說是胡話”。

趙樂際的聲望遠遠不能跟王岐山比,中央社分析指,他從王岐山手中接下中紀委書記,有分析指有妥協意味存在,既符合習近平反腐的主張,在權術上也有防止王岐山“功高震主”的效用,趙樂際又來自偏遠省份,更對得上習近平的胃口。

人事安排變動劇烈

這次十九大還有一個很重大的疑點,就是開會前與開會中僅僅數日之內,已被視為差不多確定的中共黨內人事安排幾度發生變化。

在會前,胡春華、陳敏爾被預測將進入常委會,但最後,雙雙“失常”。為什麼,有的分析指胡錦濤堅持讓他隔代指定的胡春華入常,習近平則力主陳敏爾跳躍式入常,結果陳敏爾受阻,胡也不得而入。

關於“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提法,也有分析認為比較奇怪。習本來要比肩毛澤東,最好的說法是“習思想”,最後這個名字少見的奇怪,歷史學者章立凡推文寫到:“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十六個字,長度前所未有,名字是習貢獻,“新時代”被江用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被鄧用過;“思想”被毛用過,串在一起各有千秋,感覺是集大成。

從習近平思想到習近平治國理政思想再到如今的正式提法,習思想的“出籠”也顯得並不那麼順利。台灣師大教授範世平就表示,“習近平還是有跨不進的門檻”。不過,習在任上的時候用這樣一種方法 ,至少超越了江胡,比肩毛鄧,而鄧小平理論只是鄧過世後才被追認,而且是“理論”,不是“思想”。在中共的觀念中,思想似乎高於理論。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