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10月15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10月15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5/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5/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10月15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豐碑”穆加貝將倒塌 鱷魚姆南加古瓦讓人害怕

media 今年1月九日,中國官媒報道,習近平還與穆加貝夜談如何推進十大合作計畫。 法新社

被稱為“中國的老朋友”、全球最高齡總統穆加貝不理睬他的黨發出的“最後通牒”之後,面臨即將被彈劾的命運。津巴布韋首都街頭,年輕的大學生正在撕下到處張貼的“偉大領袖”穆加貝的巨幅畫像,“一座豐碑”倒塌了,昨日還是“偉大領袖”,今日怎被視為“一堆垃圾”?加速穆加貝滅亡的前副總統姆南加古瓦,昨日親信,今日仇讎,人稱“鱷魚”,他有望取代穆加貝讓許多知道其人歷史的人感到害怕。

誰都知道穆加貝眾叛親離,曾經的萬人歡呼的場面多麼虛假,他的黨,他當年一同反叛英國殖民主子的老戰友,他親密的接班人全都背叛了他,一心期冀仗着他殘餘的權勢上位的夫人格蕾絲-穆加貝也不知下落。

統治了津巴布韋長達37年的穆加貝,是他的黨---津巴布韋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向他發出了最後通牒,限定他周一辭職,否則這個執政黨將啟動彈劾程序。穆加貝周日晚上電視講話仍然拒不下台。可能讓穆加貝不可思議的是,昨日他們都是他的崇拜者,支持者,他的親信,一夕之間他們都拋棄了他。連在津巴布韋最有影響力的同他一道參加獨立戰爭的老戰士組織也毫不客氣地要求他下台。

津巴布韋街頭還算平靜,連日只有和平的示威和抗議,遊行者高喊“再見了羅伯特”,“永別了爺爺”的口號,希望穆加貝知趣。周一早晨,氣氛開始變化,首都校園的大學生開始憤怒,他們宣稱要採取過激行動。

津巴布韋自2000年代開始以來就進入了一場大災難,一個本來屬於非洲富有的國家失業率直追百分之九十,激進的分田分地政策徹底敗壞了該國最富有的土地資源,在國際上,除了還有他的老朋友中國,繼續給予他崇高的榮譽,豐厚的資助,穆加貝早就成了孤家寡人。然而,國家凋敝,民不聊生,穆加貝還幻想着當萬年總統,甚至在身後,讓野心勃勃的妻子繼承。穆加貝處在權力頂峰,左右都是恭維之徒,覺得自己的強大無與倫比,11月6日突然下令罷免自己的親信,副總統姆南加古瓦,這無疑是為他的夫人繼任總統掃清了全部障礙,他沒有想到的是,他的最後的任性加速了自己政治上的滅亡。

上周二周三交接之際,軍人們,他賴以掌權的軍人們突然控制了這個國家,抗議穆加貝解除號稱“鱷魚”的副總統姆南加古瓦的職務。軍方在極其短暫的時間軟禁了穆加貝及其親信,控制了政府機構和傳媒,甚至沒有發生一點流血事件。這一方面是津巴布韋人的幸運,一方面也說明貌似強大的穆加貝的權力已經空虛到了何種地步,只需一把火就燃燒得一乾二淨。其實,獨裁者一夜之間就被瓦解這樣的先例世界上比比皆是。從這個晚上軍方發動“政變”起,穆加貝在很短的時間內失去了全部的自從1980年代津巴布韋光榮獨立以來支撐穆加貝權力大廈的所有親信和支持者。

穆加貝最不願看到的一幕終於發生,周日晚間,執政黨津巴布韋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召開緊急會議,推舉被他罷黜的前副總統,“鱷魚先生”姆南加古瓦取代穆加貝在2018年競選總統。

作為政變一方,穆加貝的軍隊還算“禮讓”,他們試圖私下跟“穆加貝爺爺”談妥,爭取讓他得以維持獨立戰爭英雄的身份體面退場。

殘忍的鱷魚

穆加貝毀掉了富饒的津巴布韋,把這個國家毀到了難以想象在能夠多少年內復活的程度。目前有望繼任的前親信,現在的掘墓人“鱷魚先生”姆南加古瓦75歲,則以性格殘忍冷酷出名,他做了穆加貝近四十年的左右臂,突然反叛,現在快要達到目標 繼承誰也不可反對的宗師穆加貝。

兩周前他被解職,然而他的流亡僅僅持續不到幾天。姆南加古瓦上周四在軍方支持下返國。現在,他成了執政黨的頭人,如果穆加貝交權,他將毫無疑問領導這個劇烈動蕩的國家。

姆南加古瓦公認是穆加貝最忠誠的親信,為獨裁政權立下頭等之功。津巴布韋獨立後,穆加貝讓他先後擔任了國防部長、財務部長一系列重要職務。2004年生平第一次在權鬥中敗於喬斯.馬胡魯,他被指責覬覦副總統一職。十年後他在格蕾絲-穆加貝幕後操縱下在一場謠言大戰中擊敗喬斯.馬胡魯,終於當上了“王儲”。但是,他沒有想到,格蕾絲-穆加貝正在謀畫摘取總統寶座,而他是唯一的障礙。

姆南加古瓦在殖民主義時期差點被送上了斷頭台,性格殘忍,鐵石心腸,人們給他送了一個外號“鱷魚”,但他並不是一隻能流幾滴眼淚的鱷魚,他後來總結多年前的游擊戰時,簡單地說,“我從那時起學會了一件事:消滅和屠殺”。作為國家安全部部長,1983年在他領導的鎮壓外省的異議人士行動中,他下令屠殺的人數據報大約超過兩萬人。2008年,穆加貝大選第一輪失利,姆南加古瓦親自上陣操作灌票,採取一系列舞弊和恐嚇暴力行動,讓穆加貝再次當選。他對獨裁者的忠誠引發了歐美的制裁,但穆加貝更加信任,讓他全權掌握津巴布韋所有的安全機構。

姆南加古瓦同穆加貝一樣,視國家為己有,通過在該國的金礦中提取利息,他成為津巴布韋最富有的少數人之一。

可是,僅僅在上周,在他被穆加貝突然解職之後,他戲劇性地與他的宗師穆加貝決裂。他譴責穆加貝與其妻把自己看作是“半神”,他們自以為“有權掌權一直到死的那天”。

好了,現在他的機會就要到了。但是他當總統的前景讓那些沒有忘記這個人的過去的人害怕。英國外交大臣約翰遜這樣概括:“誰會想要這樣的人領導國家轉型,只是一個暴君換成另外一個暴君”。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