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7年12月15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5/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5/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12月16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網絡沙皇魯煒出事了 網民奔走相告

media 主管網絡監控的中共宣傳部副部長魯煒被查 法新社

魯煒也被抓了,這是許多網民沒有想到的,因為他是中國網絡一號把門人,號稱網絡沙皇,中國七八億網民,能被派去把這個大門的,似乎非他莫屬。他可以對外國媒體信誓旦旦地說“我們沒有關過境外的任何一家網站”。在網絡時代,說刪就刪,說屏蔽就屏蔽,他看起來極有權勢,旭日東升的樣子,突然落馬了,得到了一個19大以來第一位落馬正部級高官的名號。

官媒的新聞只有一句話,“中共中央宣傳部原副部長魯煒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審查”。大家都習慣了,這就是抓起來審查的意思,至於“罪行”過幾天才會公布。

魯煒也倒了,沒有聽說網民有一絲的惋惜,沒有屏蔽的網絡上倒是能見到“你也玩完了“一類稍微有點惡毒的譏諷!

魯煒是2014年5月升為正部級的中宣部副部長、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當官前曾長期是新華社記者。

魯煒做了其他的什麼壞事,要等到中紀委過些日子公布。蘋果日報報道說,暫時不知魯落馬所涉原因為何;但有消息指魯或涉早年行賄受賄、生活腐化及利用習近平重視網絡之機瞞上欺下、胡作非為等。該報還稱微信有引“新華社內部人士”透露,魯有很多負面事件纏身,包括當年被指參加企業招待的“人奶宴”,以及他在新華社負責經營時涉嫌行賄受賄等。

但網民們知道的是這個網上把門人在網上做下的劣跡。聽聽他們的數落。方舟子說:無數人第一時間告知我“魯總管”魯煒落網了,呵呵。“惡有惡報”雖然基本上是一個欺騙老實人的謊言,但是能夠目睹那麼一兩件現世報,就能讓人覺得這個世界也並不是那麼不完美的。秀才江湖說:“五毛頭子裁了,五毛倒戈了。”

有位網友說,“中國究竟有多少網民被封殺、被屏蔽?又有多少網民因發帖因組群被治罪?最典型的就是劉曉波,僅僅因為『零八憲章』和六篇網文,其中認定‘誹謗’的只有223個字符,就被關押致死。魯煒多年被稱為‘網絡沙皇’,單單算他的違紀和貪腐,他的罪行根本算不清”。

魯煒不但網上封殺無數網民,以網文羅織罪名,更是當著世人的面公然撒謊。最著名的一次是在2014年10月30日,當有記者提問中國為何關閉臉書、推特、youtube 谷歌等網站時,魯煒竟然面不改色地說:“我們沒有關過境外的任何一家網站,你的網站在你家裡,我怎麼可能跑到你家去關你家的網站呢?”

不過,也有人勸網民不要高興得太早,魯煒是垮台了,網絡限制控制得更厲害了。打開官媒關於魯煒落馬的報道,都是同樣的通稿,都是同一句話,後面附着一個簡歷。報道後面不是沒有跟着評論,但公開的評論都像是一個人寫的,比如新浪網跟面跟的幾百條帖,都是這樣的內容:“全面治黨永遠在路上,腐敗決不能生根發芽”;“反腐永遠是進行時,全面從嚴治黨更不能一刻停歇!”;“堅定反腐鬥爭的決心,堅持以零容忍態度懲治腐敗,人民支持反腐!”有經驗的人說,這是僱傭的網警,五毛在齊發,話語是從習主席19大報告摘選的,發多了,連他們自己也不想多看一眼,所以那些話顯得那麼僵硬、雷同、你抄我,我抄你,顛倒一下順序就行,滿足了上邊,錢領到了手再說,微博上有關魯煒的消息後面都注有數百條評論,但是打不開,或者打開是空的,顯然已經被網警“抽空”。

紐約時報21日的報道比較簡約:“在魯煒的監管下,中國政府加大了屏蔽國外網站的力度,並頒布了新的規定,限制社交媒體上的分享功能,加強對流行視頻網站的審查。時報曾報道稱,魯煒作為中國互聯網審查和嚴打政策的代表,以其直白髮言和善於交際的風格為人熟知。”該報兩年前就有“魯煒,中國互聯網的守門人”的專題報道。

魯煒大概沒有想到自己會落馬,不到一個月前,10月24日,魯煒曾以“中宣部副部長”身份到延安調研。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