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10月23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10月22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2/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2/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10月23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津巴布韋告別暴君迎來鱷魚

media 2016年2月,穆加貝妻子格蕾絲與穆加貝的副總統姆南加古瓦在一起出席本黨大會。兩人爭奪接班人之戰最終導致穆加貝完蛋。 路透社

津巴布韋終於終結了穆加貝37年的統治,周三迎來了有“鱷魚”之稱的前副總統姆南加古瓦。謹慎返回首都的姆南加古瓦稱, “人民說話了,人民的話語就是上帝的聲音,今天,我們共同見證了新民主的曙光”。然而,默克爾政府非洲事務專員努克對此並不看好,他認為姆南加古瓦奪權不過是在中國暗中支持下“老精英集團”取得的勝利。

姆南加古瓦一直是穆加貝的鐵杆親信,穆加貝的“一號打手”,外號鱷魚,殘酷無情,只要是骯髒的事情,都是他親自動手,替穆加貝打掃乾淨。無論是屠殺反對派,還是大選舞弊讓穆加貝一次一次“成功當選”,都是他的拿手好戲。可以說,穆加貝成為民族獨立英雄之時姆南加古瓦只是一個年輕的追隨者,但最終成為暴君,與姆南加古瓦的輔佐,出謀畫策不無干係。當然,姆南加古瓦自有野心,有朝一日繼承宗師,成為津巴布韋新新強人。就在穆加貝93歲高齡的時刻,已經被視為王儲的姆南加古瓦的夢想差一點落空,他被穆加貝突然罷黜,然而,這就是他的機會,忠於穆加貝幾十年的姆南加古瓦在這個時刻突然搖身一變,成為穆加貝的揭露者,他揭露穆加貝和夫人格蕾絲把他們視作半神,以為可以一直執政到死。穆加貝最後一舉失算,軍方站在了流亡只有幾日的姆南加古瓦一邊。暴君被迫下台,津巴布韋街頭一片歡呼,姆南加古瓦實現了自己的夢想。

津巴布韋是否“換了人間”,姆南加古瓦是否變成“新人”,許多了解底細的人抱着深深的疑問。

終於送走了瘟神,津巴布韋人感受到解放的歡欣。兩周前失寵、驟然間走向權力頂峰,現年75歲的姆南加古瓦知道這個被穆加貝包括執政黨包括他在內搞得民不聊生失業率百分之九十之高的國家老百姓期待着什麼。他承諾:“我們要津巴布韋經濟增長,我們要和平,我們要就業,我們要無數無數的人找到工作”。他同時表示希望與國際社會合作,他已經做好接受國際支持的準備。

的確,當老謀深算的穆加貝被迫辭職,津巴布韋首都街頭一片歡騰,許多人手中拿着姆南加古瓦以及三軍首領的照片,像迎接“真神”降臨一般興奮。不過,這樣對姆南加古瓦有利的局面恐怕不會持續很久,稍有記憶的人不會忘記,外號叫“鱷魚”的前副總統與幾十年穆加貝的血腥鎮壓政策密不可分。

人權組織提醒人們,姆南加古瓦八十年代曾經是國家安全部最高領導人,他派遣一支在北朝鮮受訓的別動隊在津巴布韋西部鎮壓反對派,在這場衝突中,至少兩萬名平民喪生。姆南加古瓦從此獲得“屠夫”之名。他總結自己這一段經歷時曾經用幾個字概括:“消滅和屠殺”。

穆加貝的時代終結了,姆南加古瓦要登上權力頂峰了,難道津巴布韋人等來的是從一個暴君到另一個暴君的命運?其實,用暴君來概括穆加貝整個的一生並不全對。穆加貝最早是津巴布韋的民族獨立英雄,他上台後最初力行的政策是實現民族和解,讓黑人從經濟上翻身。種種都在國際上贏得了好評。然而,鎮壓對手,消滅異己,動用老戰士驅逐白人農場主,穆加貝最終成了一個十足的暴君。在穆加貝所有的行動中,都有姆南加古瓦的手。南非洲國際研究專家PIGOU認為,姆南加古瓦那段陰暗的歷史不會消失,它將尾隨着他如同粘在鞋幫上的口香糖一般。這位專家認為,如果姆南加古瓦想獲得積極的評價,他必須採取從根本上動搖執政黨結構的政治舉措,引進多元政治,實行黨政分離,終結黨國一體的歷史。

即使在津巴布韋首都街頭,也有不少居民難以掩飾他們對姆南加古瓦的懷疑。一名銀行的安全人員表示,“穆加貝走了,但我認為姆南加古瓦與他沒有什麼不同。這並不是我所期待的變革,也許時間會解決一切”。這位職員站在銀行的取款機前說話,但取款機里無錢可取。

德國總理默克爾的非洲事務專員努克表述得更坦白,姆南加古瓦掌權,是舊勢力集團在中國支持下的勝利。他將會使用恐懼和舞弊的手法獲選。顯然,津巴布韋眼前發生的事,是一個獨裁者替換了另一個獨裁者。這位代表提出的中國暗中扶持姆南加古瓦的問題,近來炒得很兇,中國一直否認。姆南加古瓦短暫流亡期間,甚至傳出他到中國避難的消息。姆南加古瓦自認與中國的親緣與其青年時代在中國接受軍事訓練有密切關係。穆加貝一直被視為是中國的老朋友,但是,北京清楚穆加貝已日落西山。中國周三特意發表聲明繼續稱穆加貝為中國的老朋友,但是“中方尊重穆加貝的辭職決定”。中方還呼籲外國不要干涉津巴布韋的內政。

前殖民宗主國英國卻寧願相信一切會向好的方面轉化,英國首相特蕾莎梅認為,未來的津巴布韋總統懂得在國際社會為自己的國家謀取一席地位。

無論如何,姆南加古瓦面臨的緊急任務是如何吸引外國投資,如何讓面臨崩潰的經濟振作。穆加貝從前從中國弄來許多錢,搞了很多投資,但沒有見效,許多錢裝進他們私家的腰包,姆南加古瓦當然不例外,他也是這個窮國的少數超級富翁之一。現在,為了贏得津巴布韋人的凝聚並且吸引外資,未來的總統呼籲團結,承諾推動陷入崩潰的經濟。這件事做起來並不容易:通貨膨脹如飛馬,什麼都缺,失業率破紀錄,一千六百萬人口中的大多數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

一些經濟人士寧願相信,如果姆南加古瓦止住經濟衰退,讓這個非洲大陸昔日非常有希望、資源富有的國家跟西方重新建立聯繫,姆南加古瓦就走完了一大截路。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