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2018年1月19日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1月18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2018年1月19日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毛誕日的風波和鬧劇

media 毛澤東官方照 網絡照片

今年12月26日毛誕日 鬧出了一點聲響,有鬧劇,有風波,也有幾近於公開的挑戰。有些觀察者指出,一些輿論總是習慣性的覺得毛誕日有官方推動的背景,若從今年發生的情形來看,民間主動做的背景似乎大於官方背景。對官方來說,毛誕日,慶祝也罷,不慶也罷, 越來越成為一塊燙手的山芋。

毛誕日上演了幾齣劇,在毛澤東的誕生地韶山,數萬名擁毛者前往慶祝,他們揮舞紅旗,手捧鮮花,同吃壽麵,在毛澤東銅像前跪拜叩頭,在廣場上合唱東方紅。據熟悉這一慶祝場面的人說,這是地方當局允許出現的局面,前兩年,許多人來韶山燒香磕頭燒紙曾讓當局頭疼,當局寧肯讓擁毛者唱紅歌也不願看到疑似拜神祭鬼的場面。

不過,當局並不願意看到毛派或者崇毛者把事情做大,而且一旦有做大的矛頭尤其帶有組織性質的就毫不留情地打壓。,中國網絡流傳着一個署名田麗君的申請人向河北張家口橋東區警方申,希望在12月20日在該區勝利北路帝達購物廣場舉行悼念毛澤東紀念會,但當局以這項活動“將嚴重破壞社會秩序”阻止紀念。

法新社周三發表的一則消息,題為“一名擁毛者在毛的國度被關押”,說的是去年北大畢業的學者張雲帆,因為上月在廣州一所大學舉辦一場讀書會,會上討論當局對極左派的態度,結果被警方帶走,現在被證實當局在沒有任何審判的情況下,以“干擾社會秩序”的名義判處張雲帆拘押六個月。星期天,已有350人簽名聲援張雲帆,大部分是學者,包括著名的毛派人物孔慶東,司馬平邦等人,也有自由派學者於建嶸、張千帆等人。

如果說前面都是與紀念毛澤東或毛思想有關的活動的人和事,都有官方出面阻攔甚至鎮壓,毛誕日還發生了一件很稀罕的事情。河南文明辦公室官方微博在12月26日不談毛澤東,卻大談1991年同一天蘇聯的正式解體。微博雖短,寫的頗有聲色:“某人”的出生“微不足道“,“烏托邦帝國的崩潰“才是大事。

河南文明辦官方微博當日發文談”歷史上的今天“,1991年12月26日,蘇聯最高蘇維埃召開最後一次會議並宣布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正式解散,文章接着寫道:”這一天,某一個個人出生來到這個世界,也許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而一個龐大的烏托邦帝國徹底崩潰、垮台,這才是人類歷史記住的“。

在一些自由媒體上可看到網民對此一官方微博公諸於世的驚訝。但在官媒上,這一短文很快遭到圍攻,人民日報率先發動,並質問,”且不論今天是什麼日子,作為意識形態的文選部門,這樣的言論是否合適?“隨後,在許多官媒後面跟隨的評論幾乎是清一色的抨擊和咒罵,熟悉這套的網民指出,顯然是有組織的網絡圍攻。

以上可以看出,官方對毛誕日或者對毛的態度有兩種處置手段,或打壓,或圍攻,左右都不是。擁毛也不好,輕視毛也不對。當局既然對申請舉辦追思會,或者研討當局對毛派態度的人進行打壓甚至關押,為什麼河南文明辦的官方微博最後也演變成一場政治風波?河南省委要求對此嚴肅處理,河南文明辦發表致歉聲明,值班編輯勒令停職等等。有些網民嘲諷不久前率領眾官瞻仰習近平種過的一棵桐樹的河南省委書記,“望樹書記”的官運從此恐怕有了問題?

有人分析,官方打壓紀念毛的活動其實不難解釋,因為嚴防組織化的行動是共產黨的常態,只要是有組織的行動,即使是擁毛的左派,都會遭到打壓,這可能解釋了張雲帆遭拘押的原因。

不過,也有的分析認為,現在是習近平正在走向神壇的時候,在這個時候,唯我獨大,唯習獨尊,習或者習的追隨者不願看到民眾過分地崇拜毛澤東,讓毛的陰魂覆蓋。

另外一面就是當局從擁毛大軍里發現的另外一種情形,許多人懷念毛時代,是懷念毛時代的平均主義,對當下紅色資本主義痛恨有加,這種怒和怨其實矛頭對準的是執政者。當局擔心他們藉著崇毛怨聲載道。

毛誕日,當局也不安。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