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4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7年4月24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5/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5/04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4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鐵漢”吳淦之後,王全璋律師案更受關注

media 王全璋李文足夫婦 網絡

2017年12月26日,“709”案維權人士吳淦由於堅決不認罪而被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重判八年,是至今“709案”中刑期最長的。“鐵漢”吳淦受到關注的同時,人們不能忘記直到目前任何信息全無的“709案”王全璋律師的命運。

“709”案維權律師王全璋因代理包括大量法輪功在內的維權敏感案件,在兩年前被綁架,直到2017年2月14日,王全璋家人收到天津警方書面通知:王全璋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逮捕。但自從王全璋被抓至今,警方一直不允許王全璋的家屬和律師與他會見。王全璋律師成為至今為止,“709”維權律師案中唯一的外界不知生死的人。這種非法手段唯中國才有,在全世界的法制國家中找不到第二例。

很多關注王全璋案的人士表示:王全璋被關押兩年多,從來沒有獲得任何會見,情況真的很不樂觀。王律師的處境一定非常糟糕,糟到不能夠讓外界見他,……可能他生了重病。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一直不遺餘力地尋找自己的丈夫,她非常擔心王全璋的身體狀況,甚至懷疑他是否還活在世上。

李文足和“709”案中其他維權律師的妻子們結伴,多次到天津司法當局門前舉牌要求會見丈夫,她們受到中國警方無數手段的打壓,遭遇了警察的各種威脅、騷擾、跟蹤和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在巨大的壓力下,這些勇敢的女性展現出了非凡的勇氣。儘管在今年12月10日,李文足獲得了2017年度“傑出公民獎”,但仍然沒有任何王全璋的信息。

王全璋的代理律師程海也表示很擔憂他的狀況,希望更多的人來關注王全璋,他同時對中共當局不許會見王全璋感到非常憤怒。敢於為王全璋律師辯護的人並不多,因為這些律師要承擔來自中國警方和司法部門的巨大壓力。在程海律師之前,已經有多位王全璋的辯護律師先後受到司法部門的脅迫,有的甚至為此進了監獄。包括程海律師在內,沒有任何律師獲得過會見王全璋的機會。

如果不是王全璋律師生了重病,或者因酷刑而受傷,還有什麼其他原因使得中國司法當局不許任何人會見王全璋律師呢?難道是因為王全璋律師曾經代理過較多的法輪功等敏感案件,而罪加一等受到特別的懲罰嗎?

高智晟律師曾經在一篇聲援“709”被打壓律師和公民的文章中說:王全璋律師為法輪功受打壓者提供法律幫助的時間比他還早,還曾經到北京來拜訪過他。王全璋律師2000年畢業於山東大學法學院,而北京當局對法輪功的打壓始於1999年,那時整個國家機器全部運轉,集中打壓法輪功修鍊者群體。有報道說:王全璋還在大學期間,就敢於能用所學法律知識,站出來為法輪功修鍊者維權,為遭勞動教養者提供法律幫助,並因此而被山東國保或國安威脅,甚至被限制自由、被查抄。王全璋為法輪功人員辦案收錢很少,他對他們說:對於你們,無論我收多少律師費都顯得太多,但為了幫助更多的人,為了可持續的維權,為了養家糊口,我不得不收費,你們給多少就看你們的 能力吧。

王全璋畢業後曾經在山東省圖書館有穩定工作,但依然利用業餘時間去農村為農民普及法律常識。他一直沒有離開過維權活動,離開過對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的倡導和維護。來北京後,他先在某個研究所工作,後來到律師事務所做執業律師。真正讓王全璋名聲鵲起的是2013年江蘇靖江開庭被拘事件。雖然挨打受壓,但王全璋並未退縮,反而越戰越勇。2014年初,他奔赴建東北的三江聲援被抓捕律師,再被警察施以暴力。王全璋律師因辦案而挨打已經是家常便飯,但他從不屈服。一次,一個地方的警察為了不讓他說話而打他的耳光,王全璋堅持說話的權利,而挨了100個耳光。

多少次挨打,王全璋都不對自己的妻子提及,一次被打得鼻青臉腫,無法再與妻子如約視頻了才被妻子知道。愛家愛妻子兒子的王全璋律師像一個空中飛人,整日奔赴在全國各地進行維權辯護,很少有回北京休息的時間。他在視頻中看著兒子長到兩歲多,被稱為“視頻爸爸”,在被抓捕之前他一直與妻兒在北京租房生活。

維權律師王全璋入獄後,他的妻子李文足漸漸了解了王全璋工作的意義而為他感到驕傲,她戰勝了內心的恐懼孤獨,身體力行追求心中的愛、自由與公義。在獲得2017年度“傑出公民獎”時,李文足說:“我們盼望團圓,更盼望公義在這個國家被高舉!唯有公義被高舉,我們的國、我們的人民才是有福的!對我們來說,沒有公義,何來真正的團圓!”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