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4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7年4月24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4/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4/04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4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世界報:習近平怎麼發明的新獨裁

media 中共十九大閉幕式上的習近平 路透社

習近平通過十九大高度集權後中共政權的性質再次引起外界關注,法國大報『世界報』就此發表專門評論。評論開門見山問道:中國是什麼形式的獨裁?習近平在十九大登上“王位”,甚至他的“思想”也被寫入中共黨章,這意味着他的“新時代”不僅僅止步於專制體制。

專制統治,中國已經就是。但是最近五年的發展使得人們必須把一個中國已經進入後極權主義並且朝着現代政治模式方向發展的那樣一種想法徹底改變。尤其在現在,技術的飛躍發展更為黨國提供了社會政治控制的空前手段的時候。

現在,人們不得不重新對這個政權的性質以及這個政權和它的被統治者以及社會的關係提出質疑。世界報的評論認為,在這裡有必要向讀者介紹19大前一些漢學家和中國問題專家有關中國政權性質的辯論,尤其是牛津大學政治學家斯坦.林根那本書『完美的獨裁:21世紀下的中國』。

林根並非漢學家,但他是國家問題的專家。他仔細梳理了國家政治以及其對公民日常生活的影響。在他看來,中國的獨特在於控制公民的方式:這一控制方式可以形容為完美的獨裁,效率極高但偶爾顯得柔性,以間接的方式。它不同於一個簡單的獨裁政權或專制政體,它比它們要“精緻得多”,我們可以把它叫做“管控獨裁”。如果說這一獨裁體制並沒有取決於無處不在的恐怖,恐怖的威脅卻是無處不在。這一威脅依靠的是可見的暴力,這足以讓人民感到這一威脅一點都不輕鬆。

林根認為,與對軍事化、航天以及警察機器的巨大投資相比,這個“管控體制”對經濟的增長、與貧困鬥爭以及對社會保護的付出遠遠不夠。對人民控制越來越嚴厲的習近平政權,對林根而言,意味着一種新形式的極權主義,表面上看起來它不像實質上那麼極權的極權主義,這就是一個帶有中國色彩的極權主義。林根以為,這種極權集結了所有的專制手段,但不到必要的時候不一定必然使用,因此這是一種“精緻的極權體制”。作為獨裁政權,由於它索取的時候極其貪婪,給予的時候又是極其吝嗇,假若這樣一種形式的體制應該依附於人民的同意,它原本就不可能存在。

2017年出版的名叫『中國共產黨手冊』(Routledge Handbook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的合集對研究中共政體有所貢獻。其中,法學專家伊娃.皮爾斯對後毛時期中國逐漸吸收西方法律基礎的過程進行了研究後發現,中國在制定法律過程時,它的指向是剝奪一切自由自主的力量,從而賦予國家一種巨大的影響力,而對保護多樣性、不同利益、各種團體以及社會中的個人不給予任何價值。

另外一位研究者Chloé Frossart認為,習近平正從事着填平黨和社會的鴻溝、拔除人民敵人的努力,從今以後這個體制已經把任何一個不跟隨黨的路線的人納入到敵人的隊伍裡面,這一做法顯示了他要建立一個極權體制的企圖。這位學者提醒,習的前任領導班子至少知道能在一定程度上容忍有批評性的民間社會,只要他們的批評對共產黨的總體目標有利。習企圖掌控一切,結果創造了一個危機常駐的社會處境,管理這一危機付出的代價被證明極端高昂。

世界報的評論認為,由此產生了另外一個空前的中國專制主義,它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方面加速革新和投資,並使這一技術革新與黨國對人民的控制、監督以及其其致力於在2020年前建立一個“統一完善的社會信用體系”融彙為一體。當一個政權不認為有任何必要對它的跨度和範圍作出規限,這一切是多麼地令人擔心!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