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1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1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2018年1月19日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習近平做這些為什麼 防政變?

media 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 路透社

十九大結束後,習近平的權力按說接近頂峰。“習思想”寫入黨章,中國進入了習近平新時代,接下來做的就是在預定年頭實現中國夢。可是這幾天發生了一些信息量很大的事情:政治局民主生活會,習讓大家管好子女;武警從國務院歸屬黨中央,天安門升旗立馬從武警換成兵;薄王餘毒還在沒完沒了地清除…還有一張讓人跌破眼鏡的很私密性質的習曾合照,這裡面到底有些什麼問題?

詭秘的習曾合照

最近幾天網絡上流傳的習近平夫婦與曾慶紅夫婦北戴河度假的合照令人意想不到。雖然江曾主導下確定了習近平在十九大繼位,但習近平上台後的政治走向為江曾始料所不及,反腐不光反掉了江派,一段時間盛傳曾慶紅亦面臨危險。但是,王岐山終於在十九大遵照黨內約法退下來,曾慶紅安然度過難關,這張據指是八月北戴河的照片意味着兩位對頭在十九大前已經和解?這是習需要穩定江家軍?還是江派挽回了一局?也有人分析是血濃於水,紅二代重歸於好。

如果說這張照片有點旁敲側擊的話,另外三件事似乎暗示,習近平的權力並非想象中的那麼超級穩定,或者換句或說,習近平自己的安全感出了問題。

黨內民主生活會矛頭指向誰

第一件,中共政治局年底召開了黨內民主生活會。這次會上固然確定了要在一月份討論修憲,涉及習思想入憲,監察委入憲,以及可能涉及國家主席任期問題。前面兩個只是形式問題,後面一個若成真,將涉及習近平在2023年國家主席任期屆滿後是否可以連任的問題,如果連任,就意味着習近平將長期執政,鄧時代的廢除黨和國家領導人終身制就將成為明日黃花。

但是,這個政治局生活會引起注意的不光是這些方面。剛開過十九大,為什麼25名政治局委員緊接着要開生活會,從會議傳出的要旨來看,這次生活會更像一個家長會,有點各位委員乃至常委在向總書記習近平述職的意思。新華社還怕大家不明白,專門發表一篇叫做“習近平對中央政治局同志提出這些要求”的文章。標題一目了然,這並不太像黨內民主會,基本上像一個一言堂。

十九大形成了政治局新格局,新進入的都是親信,故有“政治局包圍常委會”的說法。也就是說,從今而後,開這樣的會,重要的話習不必全說,親信們盡可在會上大力鼓噪。達到雖不多言而一言九鼎的效果。

生活會上說了些什麼,核心的話語還是“首先要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保證全黨令行禁止…”也就是說大家要念念不忘“習核心”,“中央政治局的同志對此必須保持十分清醒的認識。”要做到“在思想上高度認同,政治上堅決維護,組織上自覺服從,行動上僅僅跟隨”。

管好家屬子女的話外之音

還有更具體的:中央政治局的同志“要管好家屬子女和身邊工作人員,堅決反對特權現象,樹立好的家風家規”。

這就讓會議開的有點像開交代會,有人分析其實這才是這次會議的重點,暗示習近平用整治家屬子女來威脅其他不聽話的大佬。胡平推文寫到:鄧小平去世前,江澤民曾慶紅擬以貪腐之名抓捕鄧小平的小兒子鄧質方,逼得鄧小平妻子卓琳以自殺抗爭。江曾最終放過了鄧質方,從此以後,鄧質方不再現身商場。鄧小平家族幾乎全部被趕出政治圈。如今,習近平正以同樣手法威脅元老。

從這次細節可以看出,習還會不斷地使用這一“民主生活會”來強化他對中央核心成員的控制。

從中共歷史看,開“黨內民主生活會”往往是在關鍵時期,有時是內鬥最激烈的時候。最著名的要算那次讓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倒台的在鄧小平指使下薄一波主持召開的“民主生活會”,會上大家對胡耀邦輪流批鬥一番,然後就讓他下台了。再遠一點,劉少奇,鄧小平也曾經是毛澤東“黨內民主生活會”的犧牲品。

武警直接歸中央減少政變可能性?

第二件事,把歸國務院領導的武警部隊直接歸入中共中央軍委,實現以中共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的一元化領導。中國國防部發言人28日出面解釋的“很到位”,他說這樣做的目的是“確保政治安全”。有分析稱這是對地方政府的一場“杯酒釋兵權”。

中國獨立評論人士章立凡認為這是軍事改革的最後一步。從而不斷地把權力集中到習近平,建立一個紀律嚴明的軍隊,來保證對他的忠誠,控制解放軍和武警。他認為這一舉措也將減少政府政變的可能性,因為這樣一來就剝奪了其他高級領導人進入武裝部隊的機會。

有的分析認為這是中共在吸取薄熙來、周永康等事件教訓後的政治選擇。2012年2月6日薄王事件主角、重慶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王立軍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薄熙來授意調動市屬武警部隊包圍美國領事館,要帶回王立軍,驚動四方。周永康則長期擔任中共政法委書記兼武警第一政委,手握“第二武裝”,有恃無恐,埋下隱患。

讓武警歸屬中共中央應該是最高當局為排除發生任何“野心家”高官調動武警部隊的可能性。習近平政權非常重視槍杆子,武警也是槍杆子,牢牢地把槍杆子把握在自己手中最好。考慮到中國國防部發言人的解釋,習近平改革武警歸屬更多的是在顧及政治安全。

不斷地清除餘毒本是毛的權術

第三件事就是中共仍在極其頻繁地強調清除薄王孫餘毒,把前儲君孫政才說得比誰都壞,還要“再踩上一隻腳”。從語言風格到實際做法都完全承繼了文革以來的傳統。“清除餘毒”似乎成了表忠心的政治站隊。重慶清除薄王餘毒,結果連帶南京有楊、季餘毒,天津有黃興國餘毒,軍隊有徐郭餘毒。各地都在清除本地落馬官員的餘毒。讓人有點啼笑皆非?

不過,習近平似有苦衷。為什麼薄熙來落馬五年,還要大講特講清除薄熙來餘毒?孫政才主政重慶市,喊清除薄王餘毒叫得比誰都響亮,也沒有挽救倒黴的命運。從意識形態上看,一般認為習薄很接近,薄熙來重慶那一套唱紅打黑搞法,不但完全被習王繼承過來,而且走得更遠,兩人都是左派意識,文革思路。一些觀察人士指出,所謂清除餘毒,根本的問題就是習近平所擔心的“山頭主義”,習近平的親信陳敏爾手下的『重慶日報』近日發表的社論頗得聖旨,稱“薄熙來自立旗幟、標新立異,搞獨立王國;孫政才懶政怠政,欺上瞞下,消極應付中央部署”。原來如此。在習近平眼中,薄熙來,令計畫,周永康,孫政才,都是拉幫結夥,搞山頭主義,所以他們現在有無餘毒只是說辭,核心的問題是殺雞給猴子看,當心,誰都要有“習核心意識”,不能私底下走得太近。

由此看來,習近平政權表面看起來超級鞏固,但公開傳出的這些信息暗示着黨內的鬥爭仍有發生的可能,也許有一天會發生力量對比的變化,因此要趁早防患於未然。但最高領導人如此有防備心,全黨恐怕難以安寧。毛澤東時代便是最好的例子。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