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2018年1月19日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1月18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2018年1月19日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中共再推“楓橋經驗”鼓勵群眾相互檢舉惟反應冷淡

media 在日本使用手機購物的中國人。 REUTERS/Toru Hanai

毛澤東在1963年曾經公開推許浙江諸暨楓橋當地動員群眾就地解決矛盾,又對當時的公安部領導汪東興說,從諸暨的經驗看,“你們不要忘記動員群眾”。到了互聯網時代習近平掌權之下,根據華爾街日報報道,中共今天已經提供手機程式來動員群眾。就地解決矛盾。

報道指,浙江去年推出這個手機程式,為檢舉他人的民眾提供獎勵,以舊酒新瓶的手法,使用21世紀的網路商業、大數據和電子監察科技,來鞏固一個專權的政府。

但報道指出,這個如意算盤卻出了一個問題:很多人都不願意使用這個新科技平台檢舉他人。

名叫“平安浙江”的手機程式,可以讓民眾通知當局日常所看到的問題,從水管漏水到家庭糾紛,從交通違規到非法書籍,不管用文字還是照片,只需檢舉者提供身份和地點。

檢舉者為此而得到的報酬,包括時髦咖啡廳的打折優惠、計程車和串流音樂的現金券,還有就是支付寶提供的優惠。支付寶的母公司阿里巴巴,總部就設在浙江省的省會杭州。

楓橋人口約8萬,被吹噓為這個平台的全國典範,但迄今民眾對此卻厭惡和抗拒,主要是因為民眾不願意被迫使用這種監控工具,又或者害怕因為發聲檢舉不平而遭到官方報復。對某些人而言,讓他們想起了毛的時代,群眾相互檢舉從而讓黨輕鬆掌握民眾的信息。

官方對這個檢舉平台也有點陽奉陰違,害怕有一天被敵對派系的幹部和上司用來對付自己。報道引述楓橋一名負責推廣平安浙江的周姓幹部說:“這是程序一部分,我們要求民眾下載程式(https://itunes.apple.com/tw/app/%E5%B9%B3%E5%AE%89%E6%B5%99%E6%B1%9F/id1084917621?l=zh&mt=8),但至於他們用不用這個平台,卻不是我們的問題。”

中國人民比起西方人表面上似乎不太關心本身的私隱,但從民眾冷淡應對這個程式看來,似乎意味中國人民對是否願意參與政府逐步擴大的人民監控系統,也開始感到有點過分,很多人還未準備好為政府充當義務的檢舉人。

報道指出,這讓北京有點左右為難。它希望藉助科技加強對人民的監控來鞏固黨的政權,但同時又要表面上對民眾的需求有所回應。假如類此手機程式的試驗以失敗告終,中共很可能更多地依賴擾人的監視科技,好像目前在新疆實施的那一套,民眾設立檢查站,用照相機和掃描器檢查身份證、面孔和眼球。

中國已正在建立全球最大的秘密監視人民系統,它採用面部識別照相機、從科技企業取得消費者數據,以及使用一種新興的“社會信用”系統,將人民在網上或現實生活習慣分類評級。

中共領導層現在希望群眾自願提供信息,容許國家對他們進行更精密的監控,阻止他們採取抗議或上訪行動,並且為群眾的不滿和地區幹部的表現,製造出一個龐大的數據庫。

類似“平安浙江”的手機程式,在全國很多程式和省份已經推出,根據參與這個程式的某些人披露,今後更計畫將其與其他數據庫的資料融合,其中包監視系統的視頻等信息。

江蘇今年推出的檢舉平台,還以換取電子商品的積分制度獎勵民眾參與;福建的廈門以手機數據分數來獎勵檢舉者,北京朝陽區更加用現金犒賞檢舉人。

報道引述參與和管理這類程式的人員指出,這些獎勵都似乎未能吸引民眾參與,反而是政府官員的反應更為熱烈。

報道引述倫敦的國際戰略研究所學院的研究顧問賀夫曼女士說:“問題是人民並非自願地參與這個計畫,但黨又需要人民才可以達到目的。”

浙江是中國各省之中,推廣這類平台最是費勁和熱心,可能因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曾經做過該省的省委書記,部分原因也可能是該省是電腦科技的大省,阿里巴巴的總部就在省會杭州,而開發“平安浙江”的公司,也是浙江的天闕科技。

報道指出,天闕科技主要的業務是為中國當局開發“社會管理”軟件,但該公司的首席執行長拒絕接受華爾街日報的查詢。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