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第二次播音2018年8月5日北京時間晚上19點至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4/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4/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8月1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旅法學者劉學偉談法國總統中國行

作者
旅法學者劉學偉談法國總統中國行
 
圖為法國總統馬克龍夫婦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夫婦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會見 路透社照片

新年伊始,法國總統馬克龍便展開了當選之後對中國的首次訪問行程。針對此次訪問,各方評論不一。我們利用本次機會,採訪了旅法學者、歷史學博士劉學偉先生。

法廣:法國總統馬克龍訪華已結束多日。各方面評論已經很多。你個人對法國總統本次的中國行有什麼獨到的看法?

劉學偉:馬克龍遵循他的幾位前輩的路線,從西安開始他的中國之行。他在西安大明宮發表了在中國的第一場演說。他的演說長達73分鐘,內容很多。他用現炒現賣的中文說出“讓地球再次偉大”大概是這個演說的一個高潮。我這裡要特別提到的是,除了那些捧場好聽的話,馬克龍還說到一些不那麼順耳的話,比如:“一帶一路”的概念應該得到支持,但是,這條路“不應該是一條新的霸權之路,讓所經過的國家都成為附庸,那樣會使它們跨越的國家陷入困境。”他亦指出,古絲綢路從來不是清一色中國人,“這些通路必須共享,而且不可以成為單行道”。這些話,我用百度搜了一下,國內都找不到。
 

當然當然,在訪問期間,中法雙方簽署了核能、航空航天、零售貿易、人工智能等10多個領域的多達27項的合作協議和意向書。阿海琺與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的合作意向意味着100億歐元的交易金額,而這將挽救面臨財政危機的阿海琺。中國計畫在2019年至2020年購買184架空客A320飛機,價格達150億歐元。與此同時,中國的網絡零售商京東宣布了在未來兩年向中國消費者銷售價值20億歐元法國商品的計畫。中國還同意,在半年時間內解除對法國牛肉實施了16年的禁運。
 

但是,我們好像沒有看到一個所獲訂單的總金額。馬克隆說,“數目是給別人看的。我更看重後續的實效。”這話當然不會錯。他不要和特朗普比數字也是聰明的。
 

被問及中國對人權的尊重問題時,他拒絕公開就此發表看法,並表示:“我完全可以對着法國媒體,向中國進行說教。這種事情已經有過很多次了,沒有產生任何結果。” 這肯定讓法國和西方的左派知識群體大失所望。但形勢比人強,在這一點和貿易方面的斤斤計較,他都向特朗普都學得不錯。

法廣:你認為,法國總統馬克龍對中國主席習近平大力倡導的“一帶一路”所作表述採取了怎樣的立場?

劉學偉:在訪問第二天下午的記者招待會上,馬克龍和習近平離開以後,陪同馬克龍出訪中國的法國經濟部長勒梅爾說出了許多馬克龍沒有機會說的話。當被記者問到,“法國是否有仔細審查中國企業在法國的投資計畫”時,勒梅爾說:“是的,我拒絕了很多。”他還說:“我們接受有長遠規畫的投資,不接受掠奪式投資。”

勒梅爾認為,中國投資者“只看重力量對比”,而法國與中國的平衡貿易協議是“允許法國企業進入中國市場”,但“不能以犧牲我們的技術為條件”。

布魯諾·勒梅爾告訴記者,他表示相信“無論在中國還是在其他地方,每個人都能理解,如果投資者只是想着獲取最好的技術,而不顧法國和其他歐洲國家能否受益,那麼他們是不受歡迎的。”“你有你的戰略利益,但是我們法國人,我們也有我們的戰略利益。”

勒梅爾的這些講話,我也用百度搜了一下,中文簡體完全沒有看到。

馬克龍還在中國呼籲歐洲要建立對中國在歐洲和一帶一路上投資的統一立場。一部分歐洲人士認為, 中國的“一帶一路”正在歐洲造成分歧。他們說,得了“一帶一路”好處的一部分東歐國家,對歐盟堅持原則等議題進行抵觸。比如,希臘獲得中共的大量投資後,將重要港口租賃給中國,並對歐盟敦促中共尊重人權的議案行使否決權。但是經濟成熟的北歐國家,如法國是歐盟第二大經濟體,雖在“一帶一路”上贊成合作,但仍和德國一樣擔憂中共的擴張會動搖歐洲原來的政經秩序。亦有歐洲國家領袖警告說,歐盟應當在歐洲受到中國的擴張控制而依賴中國前,對歐洲失去地位與影響有清醒的認識。

本人的一個基本感覺是,馬克龍這次去中國,還是端得有一個相當大的架子,並沒有處處委曲求全。很多人關注他沒有在人權問題上給中國人“上課”,似乎並沒有足夠地注意到,在重要得多的貿易談判中,在一帶一路等問題上,他和他的代表團可是在非常頑強地捍衛着法國和歐洲尤其是老歐洲的利益。也是因為如此,各項協議的簽署並不都是一帆風順,有很多的堅持和討價還價。用中國的一句俗語來形容:他們並沒有認為:“撿到籃子里就是菜。”

法廣:法國方面為什麼表現了一定程度的強硬立場?它的底氣何在?

劉學偉:馬克龍和他的法國,現在在國際上至少暫時佔據一個意外突出的位置。主要原因有如下幾項:首先是因為美國選出一位“美國第一”的總統,他在國際上到處“退群”。與法國直接相關的就是退出2016年好不容易簽訂的有關氣候的“巴黎協定”。當今引領世界的三駕馬車就是美國歐洲和中國。這個氣候問題,美國一旦不玩了,歐洲和中國就成了絕對不可互缺的合作夥伴。其次,本來歐洲的一號領袖當仁不讓是德國的第四連任首相默克爾。但由於德國的組閣危機一直未解,默克爾事實上就只是一個看守總理,無法大聲說話。第三就是英國退歐以後,梅姨就不再能代表歐洲說話。在這三國三位領袖退下以後,法國和其總統自然就必須站上歐洲的第一位。再加上的就是馬克龍的一些個人優勢。他是剛剛高票當選的年輕全權總統,各方面的個人形象的確是相當的優越。他在法國的民望在低了幾個月後,現在又開始回升。法國畢竟還是歐洲僅次於德國的工業強國,他和法國現在的確是有一些可以比較大聲說話的資本。

法廣:最後請談談您個人對歐洲、以及整個西方世界情勢的看法

劉學偉:這裡有一個似乎至今在中國的甚至世界的輿論界都還沒有得到足夠注意的大背景是:從2008年美國的金融海嘯和2011年歐債危機之後,雖然幾經波折,西方和歐洲這幾年來經濟其實還是一路向好。到去年底,大局面已經好轉到令人吃驚的地步。比如,根據最新的數據,西方大國中,美國、英國、德國現在的失業率分別是4.1/4.1/3.6%。只有法國還是丟人的9.5%。經濟增長率美國肯定超過3%(看到的第四季度同比增長預計高達3.87%)。德國全年2.2%。法國今年4個季度的同比增長分別是1.2/1.2/1.8/2.3,也表現強勁的增勢。大體而言,這些記錄都已經恢復到2008年危機以前的好景。西方的其它大部分國家都有類似起色。大家都知道,美國和歐洲的量化寬鬆已經告終,美國甚至已經開始升息。西方股市大都在一路高漲。

如果2018年這個大趨勢得以持續,那我們似乎就可以說蔓延西方達10年之久的經濟危機就基本結束,接下去有相當可能就是一個比較長時段的增長周期。這樣,中國面臨的國際經濟甚至政治環境就會有一個相當大的帶根本性的變化了。中國的輿論界對此好像還沒有感覺。主流媒體還在一片志得意滿之中。我唯一看到(可能自己 孤陋寡聞)的清醒的聲音是,王文先生在《觀察者網》發表的文章:“美國並未迅速衰落,中國崛起進入“持久戰”。

月中傳出消息,德國的基民盟和社民黨已經達成聯合執政的協議。這樣默克爾可以滿血復活,和馬克隆聯手,歐洲就有了主心骨。我為歐盟幸甚。

再回到馬克龍,本人真是為他感到慶幸。因為他讓法國恢復活力的願景真的是遇到了順風,駕馭順風當然是比在逆風中航行容易太多。他改革法國勞工法和稅制的意志足夠甚至稍顯過於強大。2022年馬的第一任期結束時,他真的非常有機會把法國的失業率明顯壓低(到比如7%)。如此,他的第二任期就會沒有懸念。如果在第二任期中他能讓失業率繼續下降到6.8%以下,那將是法國自1980年以來40年沒有再回到的低位,他就可以在法國名垂青史了。

  • 首屆中非防務與安全論壇:中非合作跨入新階段

    首屆中非防務與安全論壇:中非合作跨入新階段

    2018年6月26日至7月10日,首屆中非防務與安全論壇在北京舉行。中國軍隊代表和包括12位來自塞拉利昂、南蘇丹等國的軍隊總參謀長、副總參謀長在內的50個非洲國家和非盟防務部門、軍隊代表參加這次為期15天的活動。中非關係近年來飛速發展,2017年中國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在吉布提正式成立,標誌着中國在非洲大陸軍事存在的進一步推進。中國在非洲大陸的軍事存在一直與中國與非洲經貿關係的發展密切相關,中國軍隊開始越來越多地參與非洲地區的維持和平行動,一些中國軍工企業也在那裡參加修路建橋的民事工程。首屆中非防務與安全論壇的舉行是否意味着中非合作在軍事領域出現轉折呢?我們電話採訪了法國政治與經濟學博士、中非軍事關係專家Raphael …

  • 潘永忠:健康的政權需要有制約有平衡

    潘永忠:健康的政權需要有制約有平衡

    旅居德國的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秘書長潘永忠先生所著新書《走進中國新聞出版審查禁地》在台灣出版,引發了對中國新聞媒體業發展的普遍關注。潘永忠先生在這部新書中,詳盡地闡述了自古以來,中國新聞業的發展變遷。特別是1949年中國共產黨掌權以來的巨大變化。我們在今天的本節目中,請潘永忠先生介紹一下中共建國之初,傳媒業的發展歷程。

  • 劉曉波遠行一周年:柏林感同身受的紀念

    劉曉波遠行一周年:柏林感同身受的紀念

    各位聽眾,2018年7月13日,柏林葛策馬尼教堂舉行“劉曉波遠行一周年追憶”活動。活動由葛策馬尼教堂與德國著名人權牧師羅蘭•庫納(Roland Kühne)、獨立中文筆會長廖天琪、德國詩人和歌手沃夫-比爾曼、2009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塔-穆勒、旅德中國異議作家廖亦武聯合發起,由羅蘭•庫納牧師與廖天琪共同主持。紀念活動,無論是出席者,還是地點選擇原本就別有深意,而劉曉波遺孀在劉曉波逝世周年到來前幾日突然獲釋更使得這次活動的規模遠超出了組織者的預期,不僅德國媒體悉數到場,香港和日本各大媒體也都專門派出團隊。

  • 廖天琪:劉霞意外獲釋令劉曉波追憶活動盛況空前

    廖天琪:劉霞意外獲釋令劉曉波追憶活動盛況空前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一周年祭日的當天,7月13日,在德國著名人權牧師若蘭特-庫納先生及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的共同主持下,柏林舉行了一場紀念活動。這場活動籌備已久,尤其隨着劉曉波的遺孀劉霞脫離軟禁、抵達柏林而備受關注,並吸引了多國媒體。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採訪。

  • 夏明:北京放行劉霞並不是一個具有標杆性的事件

    夏明:北京放行劉霞並不是一個具有標杆性的事件

    7月10日,中國異見人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獲得北京政府准許,離開中國抵達柏林。近年來,劉霞一直在家中受到軟禁,很難與外界取得聯繫。不過,國際社會始終沒有放棄為劉霞獲得行動自由的呼聲。劉曉波去世一周年的前夕,劉霞獲准離開北京,頗令國際社會欣慰。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就劉霞抵達柏林的相關事宜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改革開放40周年回顧:星星畫展的破繭而出與落幕

    改革開放40周年回顧:星星畫展的破繭而出與落幕

    2018年是中國共產黨第11屆3中全會啟動改革開放政策40周年。1978年,隨真理檢驗標準的全國大討論,中國社會開始掙脫常年政治鬥爭和意識形態的高壓束縛,迅速活躍沸騰起來。西單民主牆開始集結越來越多的民眾,各種民間刊物不斷出現,星星畫社也在這種衝破束縛的渴望中破繭而出。1979年9月27日,一批藝術家在沒有官方許可的情況下,毅然將自己的作品懸掛在北京中國美術館東側的柵欄上……如果說星星畫展被看作是中國當代藝術道路上的一個標誌性事件的話,它的出現與落幕也記錄著那個年代中國政治與社會變遷的步伐。在今天的公民論壇節目中,我們邀請國際策展人、獨立藝術評論家楊天娜女士和丈夫、自由藝術家楊詰蒼先生談談他們對這一年代中國當代藝術發展的觀察。出生於德國的楊天娜女士80年代中期赴中國留學,她的博士論文關注的正是對1979年到1989年中國前衛藝術創作的符號分析。楊詰蒼先生當時則正在廣州美院讀書,對星星畫派事件記憶猶新,也對此後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頗有獨到見解。

  • 廖天琪談“劉曉波遠行一周年追憶”活動

    廖天琪談“劉曉波遠行一周年追憶”活動

    7月13日,是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一周年紀念日。近一年來,劉曉波的名字絲毫沒有淡出人們的記憶。在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一周年祭日之時,德國將在7月13日舉辦“劉曉波遠行一周年追憶”活動。獨立中文筆會、民主中國陣線、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等民間組織紛紛對這次活動進行了大力的支持。本次活動的組織者之一、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採訪。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